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六十五章 学院比试

时间:2017-12-23作者:良人

    六长老看着极其完美的阵法,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赞叹,

    “大哥,老七,这真是君霏羽那丫头布置的?”

    天呐!

    这般构思奇妙的阵法,连他活了近百的老头子看了好半天,才看出一些门道。

    但是破解办法,却是怎么也想不出来。

    七长老傲娇的扬了下头,脸上满是得意的笑意,语气带着骄傲:

    “那是自然,我的徒弟那必定是独一无二的佼佼者,这点阵法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虽说这些话有吹嘘的成份在,但说的也不无道理。

    越跟君霏羽接触,他越能发现她的不同之处。

    六长老不服气的哼了一声,

    “要不是你快一步收了她做徒弟,还很不要脸的把自己的宝贝七彩炼丹炉送给她,她能认你做师父才怪呢!”

    一想到自己错失了这么好的徒弟,六长老肠子都悔青了。

    七长老没有生气,反倒嘿嘿一笑,

    “要不是你劳什子的摆什么架子,我宝贝徒弟会看不上你?说到底呀,还是你自作自受,哈哈。”

    “我!”

    六长老叹息着摇摇头。

    他在第一学院受人吹捧惯了,在各国也都是被以礼相待,当为座上宾,哪知道这小丫头吃软不吃硬。

    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一定会好言相劝,和颜悦色的。

    七长老继续臭屁的说道:

    “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我宝贝徒弟帮你画了图纸,这学院的教学楼指不定得建成什么样,什么时候能建完呢,说到底,你还是借

    了我宝贝徒弟的光!”

    大长老一直听着二人打嘴架,这些年,他早都习惯了,反正二人又不会真生气,平日里就他俩关系最好。

    一听教学楼的图纸是君霏羽画的,他当即插话道:

    “你说的可当真?图纸真是那丫头画的?”

    六长老点点头,将那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大长老听后,哈哈笑了两声,

    “得此人才,真乃我第一学院的荣幸啊。这些年,我学院都未出现过出类拔萃的学生,祁天虽然天赋极高,但他仇恨心太强,造

    诣总是差了那么一点,马上二十年之约了,我们和天界第一学院的比试,也要开始了。”

    这比试,世间显少有人知道。

    天界的人称这片大陆为地界,凡事都想压他们一头,认为天界高高在上,而地界则是最低级的地方。

    而除了天界和地界,这个世界还有冥界和隐世十大家族。

    冥界因为距离天界和地界较远,跟这边接触的比较少,而隐世的十大家族,则是神秘而古老的组织。

    据说从盘古开天辟地时起,就存在了。

    不过现在关于隐世十大家族,基本只存在于传说中,也有传言说,十大家族早已被灭,在这世间都不复存在了。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便是天界、地界和冥界的第一学院的比试切磋,据说这规定已延续百年,每二十年比试一次。

    而定下这规定的,则是天界、地界和冥界第一学院的创始人,尤乃。

    尤乃最开始是天界的一位皇家玄法老师,因天赋过人,玄法极高,心思宽厚,被天界人民景仰。

    时至中年,告老还乡之后,收了三个天赋极高的徒弟,并建了三个学院,便是这天界、地界和冥界的第一学院。

    三个徒弟分别为学院的院长,传授学生习得玄法,增强自身体魄,保家卫国。

    而这二十年之约的切磋,则是想看谁更用心教学生,教出的学生更突出,奖品则是学院最为贵重的东西。

    本来是好意,结果经过多年的演变,这种攀比好胜的心里愈来越强,以至于到现在,失去了最初的目的。

    而因天界生来根骨就不同于常人,在切磋中极为有优势。

    冥界因为不推崇学校教学,更向往自由修炼,所以对学校的依赖不大,玄法也极为厉害。

    而地界的第一学院,本身根骨就弱,后天修炼效果又不好,基本都呈败势。

    所以看到君霏羽这般厉害,心里便有了期待的感觉,他预感明年的切磋,有可能会逆转。

    七长老听到大长老的话,当即摇头拒绝道:

    “可不能让我那宝贝徒弟去,你难道不知道那比赛切磋多危险吗?你忘了之前的悲剧了吗?要是我徒弟有个好歹,你还让不让我

    这老骨头活了?”

    那天界和冥界的人,哪次对他们下手轻了?

    上一次比赛,第一学院七位长老倾尽全力培养出的人才,被打的当场毙命。

    这悲剧,他不想再次重演。

    宝贝固然重要,但他徒弟什么都比不上!

    他宁可输,也不要君霏羽去!

    大长老叹了口气,

    “老七,你刚还说君霏羽厉害呢,这会儿咋又怕了?那丫头心思通透,有过人之处,并非就会输啊,而且她身边还有冥王呢。”

    再说了,不是还有他们这七个长老呢么。

    七长老哼道:

    “反正让谁去,都不能让我宝贝徒弟去,我一想到她去了可能会受伤害,我就不舒服,这事以后再说吧!”

    大长老见说不通,便点点头,“行,那就以后再说把。”

    反正时间还有,这事也急不得。

    几人回到学校后便分开了。

    大长老看到等在门口的君霏羽,明显愣了下,“有事吗?”

    他问道。

    君霏羽淡淡一笑,“忘了我的奖品吗?”

    大长老摇头无奈的一笑,他还真就忘了,没想到这丫头记得倒清楚。

    “跟我来吧。”

    君霏羽跟在大长老身后走着,来到最右侧的房门口,大长老闭上眼睛手指翻动几下,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猛的睁开眼睛,房门突然就开了。

    “进来吧。”

    大长老率先迈了进去,君霏羽悠闲的跟在身后,目光四处打探着。

    “在这里设下这等深厚的结界,真是厉害。”

    君霏羽赞赏的说道。

    如果不是大长老的动作,她真看不出这普通的房间,竟然是大长老的藏宝阁,而周围则是一圈看不见的结界。

    大长老得意的笑了下,没有说话。

    当他看到君霏羽手上的纸条时,脸都绿了,

    “你这丫头,来我这拿东西,竟然还写了满满一张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