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八章 雾瘾门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的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公孙飘渺。

    被她打耳光,那不就是今天在校门口的杨清清吗!

    那个贱人居然敢找人算计她?

    公孙飘渺眼中闪过阴狠。

    “哼,反正人没找到之前,你别想洗清嫌疑。”

    君霏羽淡淡一笑,

    “我做事向来光明磊落,不是我做的,我绝不成承认。如果飘渺公主再因为独孤月冥而针对我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这话一方面是说给公孙飘渺听的,一方面则是说给三长老听的。

    她得提醒三长老,别只顾着相信公孙飘渺的一面之词,而被人利用了。

    果真,三长老脸色一遍,恼怒的瞪了眼公孙飘渺,对君霏羽不耐的摆摆手,

    “既然没你什么事了,你就先离开吧。”

    他最讨厌女生之前这些斤斤计较之事。

    君霏羽轻轻的点了下头,目光落在梳妆台上的镜子时,微微一笑,

    “哦对了,飘渺公主还不知道自已此时的模样吧,接好,不谢。”

    说着,君霏羽袖子一动,一把卷起梳妆台上的镜子,朝公孙飘渺床上扔去。

    在君霏羽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屋内突然传出惊恐凄惨的喊声: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不过喊了两句,便没了声音,想必是晕过去了。

    “君霏羽,你这个孽障!”

    三长老又怒吼一声。

    君霏羽无趣的掏了掏耳朵,走到独孤月冥身边,浅浅一笑,“我们走吧。”

    “好。”

    独孤月冥温柔说道。

    二人离开三长老的住处后便分开了,君霏羽要回去弄森林的图纸,独孤月冥则是有自己的事要去做。

    君霏羽刚走进院子,便看到独孤荧正斜靠在她的门前。

    见她进来,直起身子,“喂,你就是跟我哥有关系的那个君霏羽?”

    她的语气很不客气,但听在耳中并不反感,不像是皇室中人,倒像是江湖儿女。

    君霏羽不着痕迹的打量她一眼,向前走去,

    “有什么事吗?”

    独孤荧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也没啥,就是想问问你怎么把我哥制服的?”

    当时她也在学校门口,独孤月冥的温柔模样简直要把她吓死了。

    她从小就害怕这个表哥,虽说长相如谪仙,但那手段绝对如来自地狱的魔鬼,每次独孤月冥看她的时候,她都心慌害怕。

    君霏羽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只回了三个字,“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

    从见到独孤月冥开始,就是独孤月冥在缠着她。

    她也很惆怅啊。

    独孤荧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愣了半天,才回过神,“不是吧,你的意思难不成是,我哥追的你?”

    君霏羽想了想,“算是吧。”

    噗!!

    独孤荧鞋底一滑,差点没摔倒在地。

    “姐姐,你莫要骗我,我胆小心慌,要知道我哥他向来不沾女色,这这这,让我有点难以接受啊。”

    “没事就离开吧。”

    君霏羽不想跟她在这件事上费口舌,她还有事呢。

    独孤荧非但没生气,反而脸上笑意更深,“姐姐,莫非你就是这样收服我哥的?说来也是,从来都是女人倒贴他,突然遇到一个对他爱理不理的,我哥心里肯定不舒服,这样想的话,也倒是解释的通。”

    不过再看看君霏羽这张像,独孤荧为难的摇了摇头。

    她表哥怎么就喜欢这样一张脸?

    果然,她永远猜不到表哥脑中想的东西,这就是差距啊。

    “你是雾瘾门的人?”

    君霏羽注意到独孤荧腰间佩剑上的徽章,问道。

    这类似于太极符号的徽章,是雾瘾门的标识。

    而这雾瘾门,则是北余第三大组织,干的是镖局的生意,保镖送镖,名声遍布四国。

    凡是雾瘾门送的镖,几乎就没有失手的情况,所以名声才这么响亮。

    雾瘾门的独门暗器就是火雷,相当于现代的炸药,威力宏大,所以一般人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玄法再厉害,也得能逃的过火药爆炸的速度。

    没人愿意用自身**跟这种冷兵器去硬碰硬。

    独孤荧点点头,“我外公是雾瘾门的门主,我从小就在雾瘾门长大,要不是我娘亲去世,我爹非把我抓回去,我才不回去呢。”

    那个破地方,规矩多,人又坏。

    她一个直爽性格的人,根本玩不过那些人的花花肠子,暗地里被欺负了很多次。

    本以为从王府来到第一学院能过一段潇洒的日子,结果又遇到了公孙飘渺这个小贱人,暗地里欺负同学,还陷害她。

    重点是,这个学校除了一堆老古董外,还很无趣。

    要不是她想离开这无趣的地方,公孙飘渺诬陷她的时候,她早就大嘴巴子呼上去打她了。

    可惜,她离开学校的第二天,就被她爹派来的人找到,直接带回了北余。

    她的逃亡之梦,破灭了。

    回去她爹就给她安排亲事,想把她嫁出去,她不答应,就把她关在王府禁她的足。

    啊啊啊,真是气死人了。

    直到表哥上了门,她爹才又把她放了出来,而她也来到了第一学院,给她自由的唯一条件,就是顺利毕业。

    在学院随意她怎么作怎么闹,人必须得稳稳的在这呆着。

    所以为了自由,她回来了,顺便还要把公孙飘渺陷害她的仇给报了!

    君霏羽点点头,心里闪过了然,难怪她身上会有雾瘾门的标识。

    不过她现在和雾瘾门没什么接触,也就没放在心上。

    见独孤荧没心没肺的模样,她还是忍不住提醒了句,

    “公孙飘渺前一刻刚被人打了,你小心点,别让人将脏水泼到你身上,最好找个人能证明你没有出过这个院子。”

    一听公孙飘渺被打,独孤荧眼里瞬间冒起亮光。

    哇靠,是谁这么给力,她还没动手呢,先把人给揍了。

    “嫂子,你放心,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能给我作证,而且我本来也没出去过,谢谢嫂子关心。”

    独孤荧嘿嘿的笑着。

    刚才趁公孙飘渺出去,她可是干了一件大事。

    把这院子里的新生全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一起孤立公孙飘渺,顺便监督公孙飘渺有无违纪,把她从这里赶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