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七章 公孙飘渺被打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和独孤月冥跟着几人来到三长老的住处,只见此时院子里有大约十多个学生,而在一间紧闭的房门内,传来公孙飘渺痛苦的叫喊声。

    君霏羽不禁蹙了下眉,还以为三长老是故意将她叫来,难道这公孙飘渺真的受了伤?

    “君霏羽,师父让你进去。”

    刚才的男子进屋通过之后,出来说道,那语气较之前相比,明显好了不少。

    禁闭的房门被打开,君霏羽让独孤月冥站在原地等着,她向里走去。

    毕竟里面是女人,他不方便。

    君霏羽走到门口处,便闻见一股浓重的中药味儿,再往里去,味道更甚。

    室内的床边是一个大夫模样的人,惨叫的声音正是从里面传来的,三长老正背手站在屋内,一双三角眼阴鸷的看着君霏羽,眼中满是怒气。

    “哼,君霏羽,你还敢来?你看把飘渺弄成什么样了?你这女人的心怎么这样恶毒!”

    三长老重重的哼了一声。

    如果不是顾忌外面的独孤月冥,此时可能一掌就打到君霏羽身上了。

    君霏羽唇角微微一勾,丝毫不畏惧他的怒意,面不改色的清冷问道:

    “到底是谁做的还没有个结论,三长老何必急于把帽子往我身上扣?”

    “除了你,还有谁能跟飘渺有仇?”

    三长老低声吼道。

    君霏羽突然就被逗笑了,

    “这学院里跟她有仇的,怕是数不过来吧,这公孙飘渺的秉性您应该清楚的很,妥妥的招黑拉仇恨体质,您何必只揪着我呢。”

    这一番话,将三长老一时堵的半天没坑声。

    确实,这公孙飘渺性格娇纵,再加上他的庇护,在这学院更是无法无天。

    公孙飘渺正疼的死去活来,她本想告诉师父打她的一个男人,一听君霏羽的话,当时气的半死,眼里闪过恨意。

    她咬牙切齿的恨声说道:

    “师父,就是君霏羽,就是她动手打的我,这是我亲眼看见的,绝对不会有错,您要帮我报仇啊!”

    一想到刚才被打的事,公孙飘渺就气的厉害。

    她本来从宿舍出来,想要找三长老告状,让他狠狠的收拾收拾君霏羽。

    结果走到一半,突然被人给拉近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顿扇,打了将近几十个耳光,那人才离开。

    她只记得那是个围着面罩的男人,身材极小,目光冰冷无情,对她下手毫不留情。

    估计是听到了她的惨叫声,刚好有师兄路过,就被送到了三长老这儿。

    她当时疼得都晕过去了,两个脸颊肿的极其厉害,就连内侧的牙也被扇掉两个。

    大夫正往她脸上敷药,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痛苦的哀嚎,等她清醒的时候,君霏羽就在这房间了,刚好被她听到那番话。

    反正她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她,那她就把这盆脏水泼到君霏羽身上!

    君霏羽嗤笑一声,

    “飘渺公主能否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让我和三长老都听的清楚一些。”

    “哼,就是你,君霏羽,是你嫉妒我,所以动手打了我!你一个紫尊者打我太容易了,你等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公孙飘渺怒吼出声,每说一句话,脸上的疼痛就加深一分。

    “君霏羽,这下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飘渺都说亲眼看见就是你了!”

    三长老怒声道。

    君霏羽脸上笑意未变,带着深深的嘲讽之意,

    “她说是我,那就是我了?那请问飘渺公主,我是在何处打的你?又是以什么理由打的你?这无缘无故的,我不可能对你动手吧。”

    “就在刚才,你把我拉到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一直使劲的扇我耳光。理由?当然是你嫉妒我和冥王走的近,嫉妒我貌美如花,而你丑陋如蛇蝎,你害怕我抢了冥王!”

    公孙飘渺恨声说道。

    君霏羽唇角笑意加深,

    “哦,原来是这样。但是刚才,我一直和冥王在一起呀,难道我有分身术?”

    三长老本来愤怒的脸色一变,目光中带着探究之意。

    公孙飘渺隔着纱帘狠狠的剜了君霏羽一眼,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刚才是多久?也许是你打完我之后,故意跑去找冥王,想要冥王为你作证呢?你可真是好手段!”

    该死的,她刚才怎么会和冥王在一起!

    冥王是她的,谁也抢不走!

    “那请问三长老,飘渺公主晕过去到现在,有多久了?”

    “半个时辰。”

    三长老不耐说道。

    君霏羽笑了,“那这就更不对了,这最近的一个时辰内,我都和冥王在一起,从未分开过。是不是飘渺公主被打傻了,所以记错了呢?我记得校规上明确规定,谁要是有诬陷她人之罪,那将被学院开除,永不录用的。”

    公孙飘渺目光闪烁两下,眼里满是不甘。

    该死的,这女人怎么这般难对付,伶牙俐齿。

    她小心的挑了下纱帘,刚好对上君霏羽带着戏谑和不屑的目光,猛的将窗帘放下,再看向另一侧的三长老,发现三长老也正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她突然心虚的别过头,声音小了不老少,

    “那可能,我是记错了。不过打我的那个人的脸跟你长的很像,虽说你有冥王作证,但还是避免不了嫌疑。毕竟在学院里,最近跟我有仇的只有你,所以最大的嫌疑还是你!”

    不管怎样,她都不想让君霏羽好过。

    她刚才挑起纱帘的时候,君霏羽刚好看到了她此时的面容。

    本来闭月羞花,明媚皓齿的一张脸,此时肿胀的跟个猪头一样,满脸都是青紫交加的红色肿痕。

    估计公孙飘渺还没照镜子,不知道她此刻的模样。

    等她照了镜子……

    君霏羽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开口道:

    “是你把我视为仇人,并非我与你有仇。另外,你刚才也说了最近,那之前还是有很多仇人咯,你不能因为我刚来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吧。不如你把之前跟你有过节的人都列出来看看,你曾经打过谁的耳光,所以才会被人用这种办法报复?”

    如果是她的话,手法绝对没有这么幼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