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六章 宝贝任你挑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大长老看了独孤月冥一眼,又看向君霏羽,开口道:

    “既然都不是外人,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是这样的,咱们学院后面……”

    大长老将刚才对独孤月冥说的话,此时又给君霏羽重复了一遍,顺便将独孤月冥说出的办法,也讲给了君霏羽。

    “所以现在我希望你能帮助学院度过这次难关,减少学校的损失和人员伤亡。我知道这件事交在你身上,有些为难,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月冥推荐了你,我自然也会相信你的能力,需要什么东西就直接说,我尽全力满足你。”

    大长老语重心长的说道。

    君霏羽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将目光落在的独孤月冥的身上,薄凉的开了口,

    “所以说,这次的事,是你让我去做的?”

    独孤月冥讨好的笑了笑,

    “当然不是,是大长老让我推荐个合适的人选,我就想到了集美丽与才华一身的你。而且,”

    独孤月冥说到这,顿了下,“大长老说了,只要你答应他这次的事,他的宝物任你挑选,不论件数和珍贵程度。据我所知,大长老手里,可是有不少的灵丹妙药,还有专门帮助神兽修炼的秘籍,皆是世间难得的宝贝。”

    独孤月冥说完,大长老唇边的胡子颤了颤。

    他虽然说了刚才的话,但没说让着丫头来选啊。

    而独孤月冥话里这意思,那要是君霏羽想把他的宝贝全要走,他也得给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

    大长老刚要开口,独孤月冥向他看了过去,打断他即将说出口的话,

    “怎么,大长老是反悔了?那我可要带娘子回家去了。”

    “你!”大长老瞪着眼睛,最后狠了狠心,点下了头,

    “行,只要这丫头能把这事完成,我的宝贝任她挑选,但要完不成,哼哼,你们屁都别都得到!”

    他就说这独孤月冥哪有那么好心帮他推荐人。

    感情是帮着丫头坑他的宝贝来了。

    君霏羽听到二人的对话,眼里闪过一抹精明,望着独孤月冥对她讨好的眨眼,对着大长老笑了笑,

    “那这事,霏羽就答应了,大长老到时候一定不要藏私哦。”

    “你这臭丫头!”

    跟独孤月冥这小子都学坏了!

    说完,连他自己都忍不住一笑。

    “行了,你俩可别气我了,赶紧走吧,明天的开学典礼记得准时来参加。”

    大长老挥挥手,就开始撵人。

    独孤月冥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把牵住君霏羽的手,拉着她向外走去。

    君霏羽连突然就红了,挣脱两下也没挣脱开,大长老见这模样,更是重重的咳了两声,简直辣眼睛。

    “快出去吧,临走还要刺激我这个老头子。”

    不知道他是没娶过媳妇的人啊!

    他这一声沉迷武学,到老也没个暖被窝的媳妇,想想就觉得心酸。

    走出大长老的房间,君霏羽终于挣脱开独孤月冥的手,手背上仿佛还残留着独孤月冥灼热的温度,她用力的攥了下手心,害怕被人察觉出异样。

    “别担心结界的事,我会帮你。”

    独孤月冥先开了口。

    这事,他本来也没打算让君霏羽冒险,无非就是想帮她要点宝贝而已。

    君霏羽摇摇头,

    “既然我答应了,就会把它做好,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

    独孤月冥见她认真的模样,笑了笑,抬起手臂,修长的手指帮她挽了下额间被风吹乱的碎发,声音温柔缠绵,

    “我相信你,但是又怕你遇到危险,只有你才会让我变得畏手畏脚。”

    这突如其来的煽情,让君霏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有些小慌乱。

    就连对视到独孤月冥的目光,也有些羞涩的移开。

    这一瞬间,她真有一个冲动想要对他说,那我们就在一起吧,我不想猜来猜去了,好累。

    可话到嘴边,终究是停住了。

    “那个,独孤荧是你妹妹吗?”

    君霏羽向前走了两步,故意岔开话题。

    独孤月冥‘恩’了一声,“是我表妹,也是我让她回来上学的。”

    “我听说之前她被学院开除了?”

    独孤月冥话里闪过一丝冷意,

    “被人陷害到开除跑回家,这样的废物独孤家不要。如果不能将陷害她的人,加倍还回去,那她这辈子,都不用再回去了。”

    独孤家,不需要弱者。

    君霏羽点点头,她能明白独孤月冥话里的意思。

    就好比她自己,原主是个废物的时候,被家人欺负冷落,被全东岭的人当为笑柄,如果不是她穿越过来,那原主现在早已化为一堆白骨。

    “你现在要去哪?”

    君霏羽问向独孤月冥。

    独孤月冥刚要回答,从远处突然跑过来几个穿着学院府的陌生人,将二人围住,

    为首的对君霏羽冷呵道:

    “君霏羽,随我们走一趟,三长老找你。”

    君霏羽蹙了下眉,并未动,

    “三长老找我有什么事么?”

    “少在那废话,缥缈师姐被你打成重伤,三长老自然是要找你兴师问罪的,如果你不乖乖的跟我们前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君霏羽按住独孤月冥微动的袖口,与他对视一眼摇摇头,对男人说道:

    “公孙缥缈受重伤跟我有何关系,我刚才可一直都在大长老那里,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问大长老。”

    一听君霏羽提起大长老,此时君霏羽所在的地方又离大长老住处不远,来的几人一时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没敢说话。

    这万一真弄错了,大长老怪罪下来,他们都担不起。

    君霏羽勾唇冷冷一笑,

    “既然有人想把这盆脏水扣我头上,那我也不能让她如了意啊,正好这会我闲的没事,便跟你们走一趟吧。”

    见君霏羽答应,几人松了口气。

    “他不能去,三长老只要你一个人!”

    为首的男人对独孤月冥说道。

    君霏羽嗤笑一声,

    “他是北余冥王,你若能管得了他,那随意。若是管不了,等会少了胳膊少了腿,或者一命呜呼,那就自求多福吧。”

    “这……”男人一脸为难,“冥王要是想去的话,那就请吧。”

    毕竟他真的没有胆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