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五章 奇门遁甲之术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独孤月冥听的大长老的话,眼里闪过一抹沉思。

    对于这森林深处的东西,他早有耳闻,也曾派人进去打探过,一支精锐的部队,遥无音讯,尸骨无存。

    后来因为别的事耽搁,也就放弃了。

    今日听闻大长老说起,他也在做着考量,里面隐藏的东西,也许和他一直调查的东西有关。

    “原始森林附近做防御了吗?”

    独孤月冥问道。

    既然发生人员失踪的事,那肯定是有人偷着跑了进去。

    如果把能进入原始森林的入口全部封锁,想必就不会再有人失踪了。

    大长老叹息着摇摇头,

    “这森林的面积实在是大,而且入口四通八达,随随便便就能进入。这学院的学生更是一个个自恃高才,根本听不进去旁人的意见,总有那么几个偷偷摸摸的溜进去,想要猎几个中等晶核。况且失踪的事又不能和学生们明面说出来,要是引起恐慌的话,对第一学院,乃至四国都不好。”

    独孤月冥眼里闪过了然。

    确实是这样。

    来第一学院上学的学生,无非就是想在这里学东西,回国之后能得以重用。

    而提升功力最好的办法,就是吸食各种神兽的晶核。

    学院里有规定,除非是学校组织的试炼,否则学生不可独自进入森林,更不可去往深处,后果一切自负。

    但人的私心是抵不住的,之前失踪的学生,估计多少也跟这个有些关系。

    “那你想我怎么做?”

    独孤月冥问道。

    大长老摇摇头,

    “我是想让你帮我想个办法,看能不能制止学生的再次失踪,还学院一个安稳的环境。”

    独孤月冥唇角微勾,眼底闪过一抹寒光,森冷说道:

    “唯一的办法,就是进入最深处,摧毁里面捣乱的怪东西。”

    “这确实是个办法,但是行不通。”

    大长老不赞同的说道:

    “这怪物并非人力能够控制,而且里面到底是什么,谁也说不准。普通人进去肯定不行,贸然派大批精英进去,如果全都在里面遇难,我跟各国也没法交代啊。看看能不能想个折中的办法,暂时将这股异动压下去,等我们再查阅古书,询问高人,确定了里面到底是何物时,再动手。”

    这是最保守的方法,也能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独孤月冥知道大长老的意思,他笑了笑,

    “如果我能帮你封住里面流露出来的气息,防止学生再失踪,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大长老愣了下,突然‘哼’了一声,眼里闪过笑意,

    “你这小子,就知道抠我这老家伙的老底。这事你要能帮我办成,但凡我有的,东西随你挑!”

    他知道,只要独孤月冥能说出这句话,就证明他一定有办法。

    心理倒也安稳不少。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独孤月冥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开口道:

    “阻止学生进入森林深处的办法很简单,布置一个结界,将深处的地方掩盖住,只留下学院允许学生进入的范围。当然,这个结界要配合奇门遁甲之术,将原本的道路掩盖,换成另外一个样子。学生只要走进来,就自动有条路,引着他们去往安全的地方。”

    独孤月冥说完,大长老眼里全是笑意,他点点头,

    “秒啊秒啊,这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果然是人老了,脑子都不中用了。我一心只想怎么能压下这股异动,却忘了只要把异动从人们的视线和感官中屏蔽掉就好了。但是月冥啊,这森林非常之大,我也知道你通晓奇门遁甲之术,那该怎么将整片范围都覆盖住呢?”

    这是目前比较头疼的问题。

    独孤月冥想要心底的那个人,眼里涌起柔和的光芒,

    “有个人可以。”

    那就是,君霏羽!

    他还记得君霏羽破了完颜祁天院内的暗术,还把自己的院子周围设置了大大小小的障眼法。

    那精湛的手法,绝对是这方面的行家。

    “是谁?”

    大长老连忙问道。

    他很是好奇,能让独孤月冥都刮目相看的人,到底是何人。

    “君霏羽。”

    独孤月冥缓慢的突出这三个字,语气带着说不出的柔和和爱意。

    大长老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丫头当真通宵这奇门遁甲之术?月冥,你可别拿我这老头子开涮,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怎么?你不相信?”

    独孤月冥眼底隐隐闪现出不悦。

    居然敢怀疑他的女人。

    大长老摇摇头,

    “不是不相信,而是不可置信!那丫头自从跟你走的近后,我留意过她的消息,虽说是个练武的奇才,但从未听说她通宵这方面的事啊。”

    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真的太可怕了。

    这些年轻人,真的让人感到后脊发凉,一代强过一代。

    “来人,去把君霏羽叫来。”

    大长老严肃的冲门口喊了一声,门口响起远去的脚步声。

    君霏羽被人找到的时候,正在欣赏着用她图纸建造的教学楼,一共上下三层,每层皆有不同的特色,在这学院里显得尤为特别。

    第一学院请的工匠也都是这世界最好的工匠,将教学楼建造的非常完美,君霏羽眼中闪过赞赏。

    跟着一身学院服的学长来到大长老住处,进门,就看到独孤月冥正坐在首位,他旁边坐着一个精神抖擞,身体消瘦的老头,老头的眼中满是精光,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大长老好。”

    君霏羽微微倾了下身,对大长老行尊敬之礼。

    她向来注重尊师之道,就算不给皇上行礼,也绝对会对老师礼仪相待。

    大长老哈哈笑了两声,伸手捋了捋下巴上一掌宽的白胡须,沉稳厚重的声音响起:

    “坐下吧,这里没有外人,不用讲究那些虚礼。”

    独孤月冥当即回道:

    “就是,让我娘子给你行礼,你也受得起。”

    “受得起,受得起,哈哈。”

    大长老更是开心的笑了两声。

    君霏羽疑惑的看了二人两眼,丝毫没有做作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很快有人给她上了杯热茶,瞬间将屋内的门关上。

    “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她开门见山的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