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忘年交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你少在这胡说八道,学院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一定是你使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回来这里!”

    公孙飘渺简直不能相信。

    独孤荧冷冷一笑,“几个月没见,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你这张破嘴早晚会给你惹来大麻烦!”

    说完,似是懒得理会她一般,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临走前,还意味深明的看了君霏羽一眼。

    那目光,说不出来是挑衅还是试探,总之看起来很怪异。

    “你们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离开,被我抓到你们谁犯了校规,你们就死定了!”

    公孙飘渺气急败坏的吼着。

    君霏羽不屑的嗤笑一声,

    “有这功夫,还是多想想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说完,君霏羽向宿舍外走去,她可懒得听她在院子里大呼小叫的,有这时间不如去熟悉熟悉校园。

    其他新生见君霏羽也这么不给面子,当即也都埋怨的嘟囔道:

    “就是,真当自己是什么公主啊,跑这里管这管那的,看了就让人恶心。”

    “谁说不是呢,弄出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当谁欠她的啊!”

    “也就知道用身份压我们,我们又不是南月的人,凭什么受她压迫管制啊!”

    “就是,真当自己是颗葱啊,谁还不是个有头有脸的小姐咋滴,走了走了,别听她废话了。”

    “我们也走,东西还没收拾呢,光听她在这墨迹了。”

    “……”

    不过片刻,伴随着众人不满的嘟囔嘲讽声,整个院子里就只剩下公孙飘渺和她带来的人。

    公孙飘渺此时气的脸通红,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从遇到君霏羽之后,她就从未顺当过,每次都被欺压,现在连这些没用的新生也敢嘲笑她!

    公孙飘渺气的眼圈都红了。

    见她带的人都像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不知所措,她当即怒骂道:

    “都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本公主的东西都搬进去弄好!一群没用的废物,没一个能用的上的!”

    ‘哼’了一声,她走出宿舍院子,向三长老的住处走去。

    她要告君霏羽的状,让三长老收拾她!

    独孤月冥到了大长老所在的地方时,大长老正气的吹胡子瞪眼。

    见独孤月冥过来,当即就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摔,

    “哼,你小子还知道来看我这个老东西啊,我看你的魂儿都要被那小丫头骗子勾走了!我让人叫了你那么多次,现在才过来,是不是诚心想要气死我?”

    大长老的胡子又抖了两下。

    独孤月冥唇角带着柔和的笑意,举止优雅的坐在椅子上,开口道:

    “您这气势,越活越年轻啊,这吼声都要把我震出内伤了。”

    “你少跟老子说那些个屁话,反正你到第一学院不先来看我,我不依!”

    说着,大长老撅起嘴,再配上他那瘦小的身形,活脱脱像一个受气的小老头。

    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平日里严谨的面无表情的大长老,此刻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估计都会被惊掉大牙的。

    独孤月冥无奈的摇摇头,轻轻一笑,

    “你跟我娘子相比,那不是自取其辱么,我要是你,虽然心里这么想的,但绝对不会说出来,因为丢人。”

    听到独孤月冥这番毒舌的话,大长老斜着瞪了他一眼。

    “老子当年眼睛真是瞎了,怎么会和你这个小东西做忘年交!”

    这话说来还得是十年前,那时候独孤月冥也不过十岁,大长老受北余皇邀请,在北余皇宫做客。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独孤月冥,先是被他的长相惊艳住,后又被他的才华和武功惊住。

    本想收这小子为徒弟,奈何这小子摆了他一道,还用奇门遁甲把他困住五个时辰,让他在阵里转的直迷糊,最后还是北余皇下令破阵,才将他放了出来。

    死皮赖脸的缠了好久,没认做徒弟,最后独孤月冥被他烦的不行,说了忘年交这三个字。

    自此之后的每年,大长老都会去北余一趟,要么在冥王府,要么在皇宫,要么约个小酒楼,反正他就得见独孤月冥一面。

    亲眼见证了独孤月冥每年惊人的变化,更是让他暗自咂舌,没能收他做徒弟,当真是后悔莫及啊。

    可惜归可惜,到底也算的上好朋友。

    根据二人保密协议,绝对不能像外人提起二人的关系,所以北余冥王和第一学院大长老交好的事,这世间几乎没人知道。

    如果完颜祁天知道自己的师父,每年偷偷跑下天山去见独孤月冥,估计一口血都得喷出来了。

    尤其师父在他面前,更是严肃的厉害。

    “今年不去北余找我,偏要我来你这儿,到底有何意?”

    独孤月冥不想研究他那些花花肠子,直奔正题。

    他今年像往常一样,拒绝他的邀请,但是大长老今年执意要他过来,他便也就来了。

    大长老听他问起,当即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愁容,

    “月冥,这次找你来,确实有件要紧事。”

    “您说,但凡我能帮上忙,定当竭尽全力。”

    独孤月冥应允道。

    毕竟这些年,大长老也帮了他很多,尤其那个地方的事。

    “以前我跟你说过,学院后面的原始森林深处,是通向地狱的入口,从未有人活着出来过。最近这段时间,我总能感觉到来自森林伸出那股蠢蠢欲动的气息,感觉就像有什么东西在苏醒一样,而且愈演愈烈。”

    大长老说到这,更是深深的叹了口气,

    “这三个月来,学院总是无缘无故的有人失踪,到昨天为止,已经是第五个了,好再都是一些家里地位较低的孩子,这事跟家里通知一下,便也就压下来了。但这总有学生失踪,也不是个事啊,我怀疑跟森林深处的东西有关。”

    独孤月冥瞳孔闪了闪,“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大长老摇摇头,

    “具体我也不清楚,最近我一直在查阅古书,翻看学院的历史。对深处隐藏的东西,说法不一。有说是成了精的妖怪被封印在里面,妖法在作祟。也有说里面是一只万年之久的猛兽,在守护着什么东西。还有说,那里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只可惜,进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谁也说不清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