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三章 独孤荧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眸中闪过沉思,看来那原始森林里,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

    如果连萌团子和小白都害怕危险的话,那绝对很不好弄。

    但是月不好弄的东西,她君霏羽偏偏就有兴趣。

    “等改日学院在原始森林进行实练的时候,我们就往里面闯一闯,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君霏羽的话刚落,小白瞬间夹起尾巴,头缩在君霏羽怀里,可怜兮兮的说道:

    “主人,我能不去么,我害怕。”

    它是真的怕。

    离这么远都让它产生惧意,离的近了,岂不是更要吓死。

    “你怕什么?”

    君霏羽轻轻蹙起眉,有些不解。

    小白露出的模样,绝不是假的,一定是真的怕。

    萌团子回道:

    “姐姐,兽类也分等级,比如低等动物见到小白,就会感到恐惧下意识的逃跑,小白也是如此。见到比它厉害的,让它感受到危险的,也会害怕跑开。兽类的直觉向来准,所以那里面,一定有比小白这种千年神兽,还要为止可怕的物种。那种强大的波动气息,可能活了万年之久。”

    因为它本身就活了万年,里面的东西,只能比他存在的更久。

    君霏羽眉头不禁蹙的更深。

    存活了上万年,还不被人所知,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它只能在那里面生存?

    “姐姐,原始森林里面有很多珍贵的草药,我们可以借此采药,等我能出去了,功力也就恢复了八成了,到时我们再议是否要进入深处。就算有突发情况,我还能保护姐姐。”

    萌团子认真的说道,肉乎乎的小脸格外惹人喜爱。

    因为上次君霏羽警告过他的事,以至于他现在见君霏羽都有点怕怕的,生怕君霏羽会不要他。

    君霏羽点点头,“那就按你说的办吧,正好这段时间我也熟悉熟悉学院。小白,没有我的召唤,你绝对不能离开空间,知道吗?”

    她害怕小白乱跑出去,被有心人看到,想要占为己有。

    也怕小白会被其他野兽识得气息,受到伤害。

    小白啾啾两声,算是答应。

    时间差不多了,君霏羽也从空间退了出来。

    刚现身在宿舍,就听院内传来娇纵的吵闹声,

    “你们把东西都抬到那个屋子,轻拿轻放,弄坏了赔得起吗?笨手笨脚的!”

    这声音,君霏羽一听就知道是谁。

    公孙飘渺!

    真是阴魂不散啊,到哪都能看见她。

    “去,把这院子里的新生都给本公主叫出来!”

    这嚣张跋扈的语调,听到耳里当真让人生厌。

    君霏羽懒得理会她,便也没出去,直到有人敲她的房门,她也没理会。

    院子里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应该是人都出来了。

    “那个房间的人呢?”

    公孙飘渺问道,指向君霏羽所在的房间。

    “回师姐,这房间里没人啊!”

    他刚刚特意敲了好几遍呢。

    公孙飘渺眼睛一瞪,当即骂道:

    “你这个狗东西,怎么可能没人?本公主亲眼看见她进去的,你把房门踹开,人给我揪出来!”

    被骂的男人垂着脑袋,再次来到君霏羽的门前。

    刚要踹,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君霏羽冷眸看了他一眼,吓得他半天没说出来话,腿却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将门口的位置让了出来。

    君霏羽走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向趾高气昂的公孙飘渺,冰冷的声音响起:

    “有事?”

    公孙飘渺被君霏羽身上露出来的气势震慑住。

    很快,她便回过神,清了下嗓子,说道:

    “我叫你们出来,是想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我就在这院子里住了,就住在甲园1号房。这院子里的十个房间,都归我管,包括你们的作息,内务,晚归等情况。如果被我发现谁敢也不归宿,或者乱带野男人回来,就别怪我不给你们留情面,准备从第一学院滚回去吧!”

    这一番话,说的众人面上都有些难看。

    其余的新生也都是敢怒不敢言,毕竟能来第一学院上学已经很不错了,要是被赶回去,一生也就完了。

    倒是有一个新生,在她话落,当即就嗤笑一声,不客气的回道:

    “那你要夜不归宿,或者带回来野男人,我们是不是也不用给你留情面,让你滚回南月啊?你监督我们十个人,我们十个人监督你一个,也算蛮公平的,以后上厕所的时候可要小心点哦,指不定哪里就多了一双眼睛呢!”

    这话说出来,大家皆忍不住一笑。

    连君霏羽不禁都弯了下唇,她有些意外,居然敢有人这样光明正大的和公孙飘渺杠上。

    目光移了过去,只见一个红衣劲装少女,正倚在花坛边缘,一脸的不屑和嘲讽,看起来有几分英姿飒爽之意。

    公孙飘渺的视线也落了过去,当即怒声道:

    “又是你!独孤荧!你不是已经被退学赶回去了吗?怎么还敢在这里出现?”

    见到这个女人,公孙飘渺恨的直牙痒痒。

    之前她们两个是一届的,本来井水不犯河水,她也有意交好,可这孤独荧就是跟她过不去,处处跟她做对!

    好不容易用了点手段,把这女人弄回去了,怎么又出现了?

    独孤荧笑的更是厉害,

    “我为什么就不能出现?我想来就来,想走便走,你管的着么?”

    以为她愿意来啊,要不是……

    “现在这里归我管,我当然管得着!而且第一学院校规明确规定,被学校开除劝退的学生,永远不再录用!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以私闯学校的名义,让人将你关进学校的地下室?”

    公孙飘渺气急败坏的说道。

    “哟哟哟,你这么厉害啊!”独孤荧挪动脚步,一步步向公孙飘渺走来,眼里的轻蔑之意更甚,嘴里说着残忍的话,

    “可惜呀,这次我不是以来求学的身份,被学院录取。而是学院主动写信到北余,请我来上学的!”

    “什么?”

    公孙飘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退后两步。

    她还记得,去年她把中了药的男人扔到独孤荧床上,带领全校师生围观,所以她才被开除的。

    本以为她回到北余,会受尽嘲讽。

    现在竟然毫无异样的站在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