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一章 杨清清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欢迎冥王来到我第一学院,我受大长老之意,前来接待冥王,请随缥缈来吧。”

    公孙缥缈微仰着头,故作一股高傲的模样,一脸笑意的看着独孤月冥,声音婉转动听。

    周围的人见她这幅张扬的模样,也皆是敢怒不敢言。

    毕竟他们的身份和地位,比不上公孙缥缈,也不是七大长老的直系徒弟。

    刚被她撞到的北余兵部尚书的女儿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走上去,对独孤月冥说道:

    “拜见冥王大人,小女乃兵部尚书杨广之女杨清清,家父早在前几日便已飞鸽传书给小女,说冥王这几日要来,故小女每日都在学院门口等候,今日终于等来了冥王。学院内有我们北余资助的教室和译馆,冥王大人可随小女一同前往,小女定当亲力亲为,照顾好冥王大人。”

    见被抢了戏,公孙缥缈当即就不乐意了,

    “杨清清请你什么意思?我刚刚都说了,是奉大长老的命令来接待冥王的,你凭什么要他跟你走?”

    杨清清冷冷一笑,

    “这是我北余的冥王,理应住我北余译馆,你只是负责在门口接待而已,而我是北余的人,自然更了解冥王大人的需求。”

    公孙缥缈气的脸色煞白,嚣张跋扈的本性尽显,

    “我不管,今日冥王必须跟我走!你们谁都不许跟我抢,否则,就是跟我公孙缥缈过不去!”

    她早就对独孤月冥一见钟情,这么好的机会,更不会白白拱手让人。

    看着二人吵放越来越厉害,君霏羽无趣的犯了个白眼,抬脚便往学院内走去。

    近期陆陆续续来了很多新生,君霏羽算是来的最晚的一个。

    “娘子,你去哪?”

    独孤月冥幽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人也跟在了君霏羽身后。

    周围人顿时被他这一声称呼惊掉了下巴。

    什么?

    这个丑八怪居然是他娘子?

    这这这……

    众人的目光不禁落在君霏羽身上,全都带着不可思议。

    公孙缥缈和杨清清也停止了争吵,见独孤月冥要离开,当即追了上去。

    “冥王,你要去哪?译馆不在那边!”

    “你快回来呀,大长老还等着见您呢!”

    独孤月冥不悦的回头,目光阴冷的看了二人一眼,二人皆被这仿佛来自地狱死亡之神的目光吓住,停住脚步,半天不敢动弹。

    见二人不再追赶出声,独孤月冥转过头,目光再次变的柔和起来,

    “娘子,你要去哪?”

    君霏羽头也不回的说道:

    “新生报到处。”

    她得拿着印着东岭国玉玺印章的文书去报到呢,还要交学费,算是正式入学。

    “我跟你一起去。”

    独孤月冥屁颠的跟在身后。

    君霏羽无奈的说道:

    “拜托你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再被那些苍蝇盯上,烦都要烦死了,真是站着都中枪。”

    独孤月冥突然一笑,快步走到君霏羽身侧,拉住她的手,“娘子,你吃醋了?”

    “鬼才吃醋!”

    君霏羽收回手,“这里是学院,你正经点!”

    被人看到她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指不定又被传成什么样的。

    虽然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她也想安静的在学校度过。

    而被二人甩在身后的杨清清,回过神来,瞪了公孙飘渺一眼,“冥王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她怎么从来没见过?

    也从未听说过冥王竟然有了夫人?

    公孙飘渺回手就给了杨清清一耳光,啪的一声,直接将杨清清透白的小脸扇出五条巴掌印。

    这一巴掌,不仅杨清清呆住了,就连周围的学生也都呆住了。

    “杨清清,你最好给我认清自己的位置,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本公主抢人?一个小小的兵部尚书之女,真当自己的是冥王的未婚妻了?下次若再敢当着我的面抢人,就不指这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公孙飘渺说完,仰着头高傲的离开了。

    她刚被君霏羽弄出来的脾气,都撒在了杨清清身上,心里顿时爽的不信,但对君霏羽的恨意,更是加深的厉害。

    独孤月冥,一定是她的!

    只要她才配得起这世间最优秀的男人!

    “看什么看,都滚开!”

    杨清清气的胸口直起伏,眼泪簌簌的流着,指甲深深印在掌心,留下道道血痕。

    她哭着跑开,心中满是对公孙飘渺无尽的恨意。

    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等欺负?

    她是兵部尚书之女,自小才貌双全,不知受了多少夸奖,又有幸来到第一学院学习,她是家里的骄傲。

    可再骄傲,她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兵部尚书之女,跟公主的身份,无法比拟!

    所以,公孙飘渺打了她一巴掌,她愤怒,却不敢还手。

    因为还手就意味着她会被推上浪尖。

    如果公孙飘渺借题发挥,那她绝对会被南月抛弃,因为公孙飘渺是公主,南月没必要为了她一个举足轻重的女人,和南月撕破脸皮。

    如果,她能嫁给冥王,那一切都不一样了。

    从前在宴会上第一眼看见独孤月冥的时候,她就被深深的吸引了。

    可惜,她不敢表露出来。

    因为北余有凤箐。

    整个北余都知道凤箐心系独孤月冥,但凡对独孤月冥表露出爱意的女子,都被她明里暗里弄的很惨。

    她想好好体面的活着,只能收起这份心思。

    可她现在听说,凤箐嫁给了东岭的大皇子,她的机会来了。

    所以,这次她一定会好好把握,公孙飘渺的这一巴掌,她早晚会加倍的还给她!

    杨清清抬手,擦了擦眼里,眼里闪过阴狠。

    “这么漂亮的小脸蛋,竟被人打出伤痕,当真是该死。”

    身后传来稚嫩的男声,吓了杨清清一跳。

    她猛的回身,就看到拓拔境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望向她的目光满是疼惜。

    杨清清吓的猛然退后几步。

    对于拓拔境这个混世小魔王,她向来是敬而远之。

    拓拔境眼里闪过受伤的失落,闷声说道:

    “清清,你很讨厌我吗?”

    没想到拓拔境会这么跟她温柔的说话,杨清清尴尬的笑了笑,

    “怎么会呢,我们是同学。”

    “清清,我喜欢你。”

    拓拔境突然抬起头,目光定定的看着杨清清,稚嫩的小脸上,闪过属于小年的羞涩之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