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五十章 抵达第一学院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独孤月冥望着君霏羽期待的目光,幽深的目光闪烁一下,随即轻声说道:

    “你母亲的名字,当年响遍四国,被封为天下第一美人,但凡见过她的人,无不被她的容貌和才华所吸引。只可惜,后来嫁给了君严,在生你的时候,难产而死。而君严,也是你母亲当时的追求者之一。”

    君霏羽咬了下唇,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问道: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其他的,比如我母亲没嫁给君严之前,是否有其他心上人?”

    独孤月冥轻声一笑,

    “你母亲生你的时候,我不过才几岁,又怎会知道的那么清楚,你若想知道的话,你爹,恐怕是最清楚的那个人吧。”

    君霏羽恼怒的瞪了他一眼。

    这人故意的是不?

    问君严这种问题,那不纯属找抽呢么。

    而且因为母亲的死,君严一直都很不待见她的好吧!

    但想到密室内的东西,君霏羽再次问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母亲的母家是谁?又在哪里?”

    独孤月冥摇摇头,“这我倒不清楚,应该是放眼四国,都没什么人会清楚。你母亲名声响遍四国的时候,也像你这么大,倾国倾城的容貌,高深莫测的武功,很多人都在试图找你母亲的母家,可惜都未果。她就像凭空到这个大陆上的人一样,只是不知为何会嫁给君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母亲应该是天界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

    君霏羽连忙问道。

    “首先,找不到她的母家。其次,武功太过强大。按理来说,以她这种体质不可能会难产而死,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怀疑过么?”

    独孤月冥幽深的望着君霏羽。

    君霏羽垂下眼帘,轻声道:

    “我要是不怀疑,就不会来问你了。”

    如若不是在密室发现了母亲留下的东西,她真的会以为母亲难产而死。

    但母亲留下的书信也曾告诉她,她的亲生父亲根本不是君严,而是另有其人。

    连独孤月冥都不知道的话,那她还真是有点无从下手。

    难道她要回家当面去问君严?

    “如若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派人去帮你查探。”

    独孤月冥在这时幽幽的开了口。

    他对国公府的家室没兴趣,所以也就没注意过这些。

    不过既然是他女人的母亲,他女人想要查当年的事,那他自然乐意帮忙。

    “那就谢谢你了。”

    君霏羽生硬的回道。

    “你我夫妻,不必言谢。”

    “切!”

    君霏羽给了他一个大白眼。

    见独孤月冥眼底隐隐露出的笑意,她更是一阵懊恼。

    以前她从不会摆出这种小动作,如今,就跟习惯了一样……

    “独孤月冥,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样,我母亲当年怀了我,然后我亲生父亲不见了,她迫于无奈所以嫁给君严了?”

    这现代版的‘喜当爹’,也会发生在古代么?

    君霏羽有些好奇。

    不过这也只是她大胆的猜测。

    独孤月冥目光里涌起一抹异样,这种惊世骇俗的话,怕也只有眼前这个小女人敢说出来吧。

    他赞同的点点头,“有可能。”

    君霏羽继续说道: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跟君严一点都不像?我母亲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看上君严这个废物,她看上的肯定也是这个世界里的天之骄子。那你说,那个人,为什么会抛弃了我已经怀孕的母亲?”

    独孤月冥回道:

    “有多种可能,你想听好的还是坏的?”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君霏羽果断拒绝道。

    其实她自己也能想明白,母亲被抛弃的原因,无非就是要么是被人陷害,失了身子。

    要么就是那个人家里不同意,生生拆散了她们。

    或者是,那个男人始乱终弃,对母亲虚情假意。

    但不管怎样,母亲被抛弃是事实,不管她那个所谓的亲爹是否活着,她对他都没有任何一点好感。

    “你这么想知道你母亲的情况,何不去天界看看?”

    独孤月冥薄凉的声音响起。

    君霏羽摇摇头,“我是要去的,但不是现在,至少也要等我有能力后。”

    “你觉得什么样,才算有能力?”

    “最起码,我要成为这个大陆的巅峰,才能去天界闯荡。你也说了,我们所在的大陆跟天界完全无法比拟,如果连这个大陆的人都打不过,那我还去干什么?”

    独孤月冥眼里闪过一抹赞赏,“加油,我相信你。”

    突然被他这么正经的鼓励一下,君霏羽倒有很多的不适应。

    车子很快到了第一学院门口,根据学院的规矩,马车一律不得入内。

    所以在门口处,寒冰便把车子停下,君霏羽和独孤月冥出了马车。

    君霏羽下来的时候,到也没什么人注意,多数人只是扫了她一眼,便移开视线了。

    反倒是独孤月冥从马车里出现,瞬间吸引了大部分的女性,其中还夹杂着一些男性同胞的仇视。

    “哇,他是谁啊,好帅啊,我从未见过长得这般英俊的人,当真是风华绝代,绝世无双!”

    “是啊,我也只第一次见到这么吸引人的公子啊,他也是新生吗?”

    “如果是新生就再好不过了,那岂不是能经常看见他了?跟他一起下马车的丑八怪是谁啊,是他的丫鬟吗?穿的还挺好的,啧啧。”

    “……”

    周围的人指指点点,一边夸着独孤月冥的天人之姿,一边吐槽着君霏羽的长相。

    君霏羽故意往边上迈出两步,只要跟这男人在一块,她就无辜的躺枪。

    “他是北余冥王,可不是你们能肖想得起的人,我曾在北余皇宫有幸见过他一面,我父亲可是北余的兵部尚书。”

    一个脆生的女声响起,打断了那些人花痴的话。

    一天是北余冥王,这些人更是激动的厉害。

    “哇,这就是四国第一美男子冥王,果然是对得起这个称号,真的是太帅了,完了我要晕了。”

    “他刚刚看了我一眼呢,真是要醉了,真的太帅了。”

    “……”

    刚自称是兵部尚书的女儿的人,生气的瞪了周围的花痴几眼,刚要上前跟独孤月冥打招呼,便被后面的人狠狠推开。

    紧接着,公孙缥缈的身影出现在人们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