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谓天界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体内早就涌起异样的感觉,再加上独孤月冥对着她的耳边吹起,勾人的喑哑嗓音,手指有意无意的戳着她的小肚子。

    她忍不住娇咛出声。

    该死!

    她恼羞的闭上眼睛,贝齿咬住被吻肿的红唇,好看的眉心轻蹙,不想在看独孤月冥妖孽邪肆的脸。

    本身此刻就敏感的厉害,再见到他那妖孽的长相,她真害怕自己会把持不住,把她扑倒。

    虽然她前世今生都未经历过人事,但那种内心最原始的**,却在叫嚣着我要。

    那全身张开的毛孔,正在发出强烈的呐喊,等待着。

    独孤月冥似是不想放过她,在她耳边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挽起她的一缕秀发,发尖在她脸上轻轻的拂过。

    “小妖精,这就不行了?”

    君霏羽闭眼移开脸庞,混蛋!

    她在心里怒骂。

    就仗着她打不过他,每次都用这种下流的手段欺负她!

    可最让人羞耻的是,她竟然不觉得厌恶,甚至……甚至有时候还想要更多,会随着他情不自禁的发出叫声。

    君霏羽恨死了自己这般不知羞耻的模样。

    眼看着她的牙齿更加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独孤月冥眸底闪过一丝恼意,

    “再用力咬你的唇,我就把你上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是我的,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包括你自己。”

    独孤月冥霸道的说完,俯身便吻了下去。

    撬开贝齿,深吻。

    一吻完毕,独孤月冥猛的起身,拉开和君霏羽之间的距离,坐在最里侧离君霏羽最远的地方。

    他的体内燃起熊熊烈火,他怕离的再近一些,那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要崩塌了。

    “真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小妖精,本王现在明白,那些男人为何都甘愿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自言自语的嘟囔一句,独孤月冥闭上眼睛,假寐片刻,调节着自己紊乱的内息。

    君霏羽理了下被弄乱的头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个随处发情的贱男人!

    心里虽然在怒骂着千万句独孤月冥的坏话,但估计君霏羽自己都没察觉到,为何她能忍受独孤月冥的触碰。

    甚至在碰了她之后,还能安然无恙。

    恐怕她自己都不清楚,独孤月冥早已像一颗毒瘤,深深的埋进了她的心。

    而因为之前受过的伤,她一直在封闭着自己,不肯接受。

    她现在需要是,是一个能让她正视自己感情的途径。

    “还有多久能到第一学院?”

    君霏羽挑开车帘,问道。

    寒冰恭敬的回道:

    “回夫人,一个时辰左右。”

    汗血宝马日行千里,普通马屁想要从依县到第一学院,起码一天才可以。

    而汗血宝马,三个时辰就够了。

    “好,辛苦。”

    君霏羽回到车内,发现独孤月冥不知何时已睁开眼睛,正幽幽的看着她。

    “娘子,你跟谁都能好言好语,就连寒冰都会慰问一番,为何只对我这么残忍?”

    独孤月冥突然间就幼稚起来,开始钻起牛角尖。

    正在赶车的寒冰只觉得脖子一凉,屁股往外移了移,不由自主的降慢了赶车的速度,给独孤月冥和君霏羽创造更久的独处的机会。

    君霏羽淡然的抬眸,

    “如果你不突然对我动手冻脚,那我对你肯定也能好言好语。”

    她又不是性子极端,目中无人的人,不会抽风到随便找人发脾气。

    “你是我娘子,怎么能叫动手动脚呢,那是爱的抚摸和亲吻。”

    独孤月冥大言不惭的说道。

    君霏羽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这让人闻风丧胆,享誉四国的男人,竟然能说出这么肉麻的话?

    传出去,怕是要惊掉人的大牙吧。

    她没好气的说道:

    “得了吧你,你正经的样子,可比你耍流氓时的样子,帅多了。”

    独孤月冥突然一笑,仿佛蔽日的夜空突然绽放出一抹柔和的白光,让人心生荡漾,美轮美奂,

    “娘子,你夸我帅?”

    他对自己的长相向来自信,平日听过的赞美更是数不胜数。

    但唯独君霏羽说他帅,他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和兴奋。

    君霏羽见他眼放异光的模样,顿时浑身一抖,生怕他扑上来,连忙转移话题说道:

    “能给我讲讲天界的事吗?我很好奇。”

    独孤月冥轻微的点了下头,算是答应,然后开口说道:

    “所谓的天界,并不是指它们生活在天上,而是与我们一样,有不同的国家和民众,分居在不同的领土上,只不过,与我们不在同一片陆地而已。那里的国家也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土地更加辽阔,物产资源更加丰富,不是我们现在的大陆所能比拟的。”

    “因为物资矿产丰富,纯净灵气强大,更适合人类习得法力,所以天界的人从出生起,便都是紫尊者。如果低于紫尊者,那绝对是废物,不被家族待见,有可能会被秘密处死。在那里,以武为尊,不看身份,不看地位,只看实力。实力强大的人,才被所有人折服,尊为上者。”

    君霏羽听着,眉头下意识的蹙起。

    尤其听到从出生起,便是紫尊者,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在东岭乃至四国,有的人修炼一辈子都未必能拿到紫尊者,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那为什么在我们这个大陆,没有人提起天界呢?”

    至少,她从未听任何人抬起过。

    独孤月冥唇角一勾,露出一抹不屑的笑意,语气说不尽的嘲讽和苍凉,

    “因为天界的人,不屑于来我们这里,在天界人眼中,人分三六九等,而我们所在的大陆,就是最低等。强者向来不屑于待见弱者,更何况,我们修炼了一辈子的高手,连人家刚出生的孩童都打不过呢。”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似是察觉到独孤月冥有些不对劲,君霏羽疑惑的问了起来。

    为什么一提天界,她就觉得独孤月冥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恨意呢。

    “只要存在,就会被人发现。”

    独孤月冥淡淡的说道。

    而且他知道的,远远不止这些。

    “那你知道,我母亲的事吗?”

    君霏羽突然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