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惹了火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冷冷一笑,“既然不说,那我可就……”

    “我说我说!”

    见君霏羽沉下脸,旁边瑟缩的男人大喊出声,连忙说道:

    “这赌坊是西凉皇子拓跋寒开的,大约七年之久了,平日里我们哥几个有钱了就去玩玩,知道的就这么多,您快放了我们吧。”

    拓跋寒?

    君霏羽眸子里闪过疑惑,她在那见到的明明是拓拔境啊!

    “撒谎,可是要被割掉舌头的。”

    她森冷的说道。

    “都这节骨眼上了,我们兄弟几个哪敢骗您啊,赌坊确实是拓跋寒开的,但凡去过的人都知道。您没看见看场子的都是西凉人么?”

    为首的男人说道。

    君霏羽脑中闪过赌坊的景象,看场子的几个大汉看起来体格确实比较大,有点像现代蒙族那边的人,原来这就是西凉人的特征。

    她轻轻的点了下头,“那为何,我在赌场见到的,确实拓拔境呢?”

    为首的男人回道:

    “那拓拔境是拓跋寒的弟弟,是个混世大魔王,这依县和第一学院就没有没听说过他的。他哥哥的赌坊,他在很正常啊。”

    “那这赌坊,就没可能是他开的?”

    君霏羽反问道。

    为首的男人快速摇着头,

    “绝对不可能是他开的!这拓拔境天生有残疾,永远长不大,给他个赌坊能干啥?就连继承西凉的资格都没有,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仗着自己武功高强到处惹是生非,弄的怨声载道的,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早就收拾他了!”

    一提这个,为首的男人就一脸怒气。

    听这话,显然被拓拔境修理过。

    “大哥!”

    旁边的几个人小声叫他的名字。

    这话平时几兄弟说说就算了,这在外面明目张胆的说,被有心人听到可咋办?

    拓拔境再不济也是个皇子,还有那么高的武功,想收拾他们几个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为首的男人声音更大了,

    “哼,你们几个胆小鬼,他本来就是个废物,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这又没别人。”

    说到最后,男人的声音小了下去。

    心虚的看了君霏羽两眼。

    君霏羽脑中都在想着男人刚刚的话,见想问的问到了,便转身向胡同外走去,

    “你们可以走了。”

    几个男人一听,顿时如负释重,都从地上爬起来,缓着颤抖的腿。

    而在君霏羽前脚刚离开巷子,巷内就发出几声闷哼声,刚才还活蹦乱跳求饶的几个人,全都瞪大眼睛,七窍流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顷刻间,毙命!

    不知情的君霏羽向客栈走去,脑中沉思着。

    这赌坊在赌民的眼中,是拓跋寒的,可坐镇的人偏偏是拓拔境,从她刚在赌坊的形式看,那些手下也全部听命于拓拔境。

    那只能说明一个原因,就是拓拔境借用拓跋寒的名义,在这里建了个赌坊,隐藏自己的实力。

    这赌坊,没准就是他的一个秘密基地。

    而她和拓拔境的谈话,也不难看出,此人野心极大,内心更是有吞并天下之意。

    也有可能是因为身体残疾,所以心灵扭曲了。

    现在东岭的完颜祁天想要天下,西凉的拓拔境也想要天下,南月还不清楚,但未来的南月一定是公孙夜的。

    北余,则是独孤月冥。

    如果独孤月冥想要这天下,估计早就动手了,以他的权势和能力,应该不难。

    但这男人,为什么没有一点动静?

    君霏羽看向手指上嵌住的碧血戒,眸光微闪,难道,他真的是远古独孤家的继承人,目的是为了报仇?

    他的目标是到天界,而不是现在这个小小的世界。

    想到这,君霏羽唇角一勾,这个世界真是神奇的能够疯狂的引起人的探知欲。

    第二天一早,君霏羽准备出发去第一学院。

    凌霜不舍的拉着她的手,声音有些哽咽:

    “小姐,你要记得经常写信回来,经常下山。”

    公孙夜站在凌霜身边,紧绷着小脸一言不发,眼巴巴的看着君霏羽,目光里满是不舍。

    君霏羽回握住凌霜的手,摸了下公孙夜的头,说道:

    “放心吧。”

    上了独孤月冥专门准备的马车,此时独孤月冥正在倚身侧卧,看着手上的书籍,见君霏羽进来,他的目光落在君霏羽身上,一侧嘴角勾起,说不出的妖冶邪肆,

    “娘子,竟然让为夫等这么久,舍不得那小子?”

    君霏羽找个地方坐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眼皮都没抬的回道:

    “舍得舍不得,与你何干?”

    要不是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她真是懒的跟这男人同乘一辆马车。

    她才不会承认,一想到开学结束独孤月冥就要离开,她心里满是不舍。

    挥去心底那团凌乱,她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儿。

    昨晚练功太晚,她现在困的很。

    感觉鼻尖传来呼吸的波动,吹的她脸上痒痒的,君霏羽蹙起眉,不满的睁开眼。

    这一下,便愣住了。

    入眼处,是一双极其好看的眸子,黑曜石般的瞳孔仿佛一个深深的旋窝,吸引着她往里沉浸,仿佛要迷醉。

    那眸子内,可以看到她愣住的目光,近在咫尺的面庞,微弱的呼吸,君霏羽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你靠的这么……呜……”

    她刚发出声音,便被狠狠的吻住。

    独孤月冥的吻总是那样霸道,带着强烈的掠夺之意,仿佛要将君霏羽整个人都吞下,每次都将她吻的七荤八素。

    君霏羽瞪了他一眼,很不满自己总处于被动姿态。

    她伸手拽住独孤月冥的衣襟,开始反客为主,似是势必要扳回这一局,她吻的越发用力凶狠。

    独孤月冥感受到她的恼意,漂亮的眼睛露出笑意,他含着唇的舌微微缩了一些,感受到君霏羽的主动,更是玩心大起的逗弄起来。

    长时间的缺氧导致君霏羽的呼吸越发的急促,连带着眼睛都蒙上一层雾气,睫毛轻轻颤抖,说不出的魅惑。

    察觉到自己的情况,她拽着独孤月冥的衣领的手松开,想抽身而退。

    偏偏这个时候,独孤月冥丝毫不让的紧贴了上去,将君霏羽压在马车铺着毛毯的榻上,嘴角勾起放肆的弧度,带着**的喑哑嗓音响起:

    “小妖精,惹了火,不准备帮为夫灭掉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