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四十七章 赌坊背景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轻轻一笑,

    “我对你本就没意思,又何来看不上一说?既然知道我与独孤月冥有关系,还敢跟我说这种话,就不怕他来找你算账么?”

    拓拔境冷笑两声,

    “我若怕他,就不会跟你说这些!他独孤月冥再强又如何,这世间强人可不止他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也不止他一个。跟着我,我保证以后可以让你站在顶端,傲世这个天下!”

    君霏羽笑着摇摇头,

    “我从没有靠男人的习惯,与其靠着你傲世天下,不如我自己将这天下夺来,岂不更是大快人心?”

    “你!”

    拓拔境也没想到君霏羽这么难缠,更没想到君霏羽会有这么大的野心。

    他盯着君霏羽看了一会,脸上的怒气散去,突然笑道:

    “不管我们谁能掌控这个世界,未来你肯定会嫁人,而我会娶人,既然我们的目标一致,为何不联合起来,以后这个世界再交给我们的孩子,岂不是更好?”

    君霏羽突然就笑出了声,而且笑的一发不可收拾。

    她漂亮的眼睛完成月牙形,目光奕奕,笑声入耳,“有这个想法的又不止你一个,我干嘛要找你。而且拓拔境,我建议你想明白了再来跟我说话,或者你可以去东岭打听一下我,我君霏羽,不是你能掌控的女人。”

    “没有女人是不能被男人掌控的!”

    拓拔境怒声说道。

    君霏羽冷冷一笑,“可惜我,是个例外。”

    她站起身,懒得再跟拓拔境废话,准备离开。

    就在这里,拓拔境猛然出手,五指成爪向君霏羽的方向袭去,君霏羽早有戒备,见他动作,身子快速闪开。

    紧接着,袖子一甩,一团白色的烟雾整个袭上拓拔境的面部。

    拓拔境眉头一皱,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想用玄法,却怎么也用不了。

    君霏羽嗤笑一声,

    “拓拔境,这个世界不是只有玄法是独一无二的,聪明的人,都善于用脑子。”

    说完,她转身向外走去。

    而拓拔境,则砰的一声摔倒在地,额头冒着虚汗。

    就在刚刚的一瞬间,他竟然一动都不能动了,身上感应不到一点玄法。

    真是太可怕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

    此时地上,衣服上,哪还有那白色的东西,就连粉末都没有,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目光里闪过阴险和复杂,等身子能动了,才叫人去查探君霏羽的情况。

    而此时,君霏羽出了赌坊,正在街上闲逛。

    余光撇到在她身后鬼鬼祟祟的跟着的几个人,唇角轻轻一勾。

    从她出赌坊,这几个人就跟着她,而且这种没有玄法的人,一看就是普通的百姓。

    估计钱输多了,准备打劫她。

    君霏羽邪恶一笑,但凡能入眼的东西,连价都不问,直接让人送到客栈,出手更是阔绰。

    不过半个时辰,满满的一袋子金银财宝,就被她挥霍掉一半。

    身后跟着的几个人,急的不行。

    “大哥,照她这么个花法,这钱一会儿就没了啊?”

    “就是,我们等下还打劫个屁啊!要我说,趁着现在人还不是很多,咱哥几个上去就把人掳走,抢了钱就跑,何必跟在她身后啊!”

    为首的人‘呸’了一声,“你们这几个榆木脑袋,你别看她在花钱,但别忘了,她去赌场的时候,手里可是有那么大的一个黄金疙瘩呢!而且一赔三的比率,她手里现在就有三个!跟那三个黄金疙瘩比,这点小钱算什么!”

    被这么数落一番,刚说话的那两个人觉得也对。

    “那大哥,咱就一直跟在这丫头身后,万一等下她跑回家了,或者人影突然不见了咋办?那咱不就白费这功夫了么!”

    被叫大哥的人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儿。

    他勾了勾手指,悄声说道:

    “你们两个,从前面那条路绕过去,你俩,去她跟前跟着,我在后面守着,再过两个胡同,就有死胡同,咱就直接动手把人敲晕,人带过去抢了金疙瘩就走。等等,先不走,那胡同不远处就是怡红院的后门,咱直接把她卖给那个老鸨子,没准还能卖几两银子呢!”

    “大哥说的是,那咱就这么定了!”

    合计完,这五个人就分头行动了。

    君霏羽虽然一直在买东西,但也着这几个人的动向。

    她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直接走掉,但她不想回客栈见独孤月冥,也想打发下无聊的时间,顺便问点事。

    于是故意走到他们约定好的死胡同。

    几个人见君霏羽向死胡同内走去,对视几眼,眼中都露出狂喜。

    额滴娘哦!

    这么给力的么?

    几个人快速的向胡同内跑去,刚一露面,‘砰砰砰’几脚,全被君霏羽踹到了最里面。

    她在手心蕴起一团紫气,在几人眼前晃了下,又收了回来。

    这几个人在第一学院的脚下生活这么多年,很清楚她手心的紫气代表什么。

    当即就跪下来,磕头求饶道:

    “姑奶奶饶了我们吧,我们就是路过,放我们走吧。”

    “对对对,就是路过,不知道姑奶奶在此地,我们保证以后见到姑奶奶绝对离的远远的。”

    “放我们走吧!”

    “……”

    几个人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他们不止一次的见识过第一学院的学生打伤人的事,生怕自己也被收拾了。

    君霏羽在他们面前慢慢走了几步,细碎的脚步声,更是在他们心上压的慌慌的。

    浑身都抖的厉害。

    “你们几个,从赌坊一直跟我到现在,以为我不知道?”

    君霏羽故意压低声音。

    为首的当即回道,“我们只是顺路顺路,真的不是有意跟着你的。”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我现在问的问题,你们只要如实回答,我就放你们离开。”

    君霏羽停下脚步,说道。

    几人互看了下,都点点头,“好好好,您说,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讲讲这赌坊的背景吧。”

    “这……”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怎么,不想走了?”

    君霏羽眸中无比冰冷,整个人散发着强大的威压。

    “姑奶奶,不是我不想说啊,实在是我们惹不起啊,不让,您换个问题?”

    为首的人冷汗直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