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看不上我?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大汉挑起门帘,君霏羽抬眸一看,便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此人正是拓拔境。

    只见他一脸天真笑意的坐在桌前,见君霏羽进来,稚嫩的脸上更是开心的厉害。

    待大汉出去,他突然天真的叫了声:

    “姐姐快坐,我们又见面了。”

    说着,便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君霏羽的面前。

    刚伸出手想要拉住君霏羽,君霏羽身子一动,躲闪开来,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何时成为拓拔公子的姐姐了?还有男女授受不亲,离的远点为好。”

    拓拔境没有丝毫的尴尬,反倒嘻嘻一笑,

    “你比我大,当然就是我姐姐呀,你很对我的胃口。”

    如果不是独孤月冥告诉她,拓拔境有二十多岁,她真不敢想象这明明少年般稚嫩脸庞的人,竟然会这么大。

    只能说,他伪装的太好了。

    君霏羽唇角一勾,

    “我若没记错的话,拓拔公子可是比我大了好几岁呢,这声姐姐,恕我受不起。”

    拓拔境目光闪了闪,突然哈哈笑了两声,收起那副稚嫩的模样,少年般的脸庞露出罕见的成熟之意,

    “既然君小姐已经知道我的身份和底细,那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本想逗逗你的,真是可惜呀!”

    君霏羽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拓拔境说了个请字后,坐在了茶桌的另一侧。

    “国公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竟来我这赌坊豪堵,而且赌技精湛,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拓拔境倒了一杯茶,递到君霏羽面前。

    君霏羽垂眼看着茶杯浅浅一笑,“也许是缘分吧,今日突然想出来逛街,刚好来到了你这。”

    如果知道这堵房是你开的,她才不会来呢,简直是给自己没事找事。

    不过她这也算暗中知道了拓拔境的部分势力,而且是拓拔境故意而为之,这又是为什么呢?

    君霏羽敛去眼中的复杂,恢复清明。

    “要知道君小姐今日会来,我定当出门亲自迎接。”

    拓拔境顺着她的话,说着客气话。

    君霏羽内心冷冷一笑,她抬起头,眸光径直看向拓拔境,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见,声音变得清冷:

    “拓拔境,你故意叫我来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

    如果说只是单纯的看她赢了钱,她才不信!

    拓拔境笑意加深,手指在茶杯边缘轻轻摩擦,稚嫩的声音响起:

    “我不过就是看你眼熟,外加你赢了钱而已。要知道,这赌坊在依县开了7年,那开局人7年从未失手过,只有今天,在你来了之后,频频失手。所以我想问问,君小姐是怎么做到的?”

    赌术不比玄术,也不是光靠玄法就能操控的,它需要强大的耳力和手的巧劲。

    君霏羽非但能听出骰钟内的点数,还能让它全部变成自己想要的数字,不可小觑。

    连玄力强大的他,都无法做到。

    他很好奇。

    “侥幸而已,哪有什么办法,你要是想学,可以让你的手下教你啊,他技术不错。”

    君霏羽漫不经心的回道。

    这其中的门道要是交给他了,以后指不定坑害多少人呢。

    而且这种赚钱的事,不留着自己用,脑子锈掉了才会告知他人。

    拓拔境听了不怒反笑,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办法,这样吧,只要你告诉我,这间赌坊送给你,如何?”

    拓拔境说着诱人的条件。

    君霏羽笑着摇摇头,

    “我想开赌坊,自己会开,不需要别人的馈赠和施舍。况且,我和你只是仅有一面之缘,谈不上有什么交情,拓拔公子这样做又是何意?”

    用一个赌坊就想换她的方法,呵呵,当她傻么。

    有了这个方法,她想开多少个赌坊不行?

    重点是,她又不缺钱。

    如果她真的要了拓拔境的赌坊,这事要传出去,那就是她君霏羽和拓拔境私下有关系。

    放到台下说,那是私人关系。

    但要放到台面上说,上升到国家的高度,那她国公府就有通敌卖国之罪,而她君霏羽,就是那个最大的罪人。

    这点道理,她还是分的清的。

    拓拔境也没想要君霏羽会这么干脆的拒绝,愣了一下,忽然仰头笑了两声,眼里闪过一抹赞赏之意。

    这女人,果然跟传言一样,变的与众不同。

    而且眼光谋略也都是上层。

    这么着急的跟他撇清关系,不就是害怕会传出去对她不好么,可他偏不如她的意!

    “君小姐,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刚好是二八年华,按你们东岭的习俗来说,这年龄应该嫁人了吧。我今年二十出头,是西凉皇子,配你这国公府的嫡女,绰绰有余把?”

    拓拔境一脸的得意。

    这表情出现在他稚嫩的脸上,显得有些诡异和阴险。

    君霏羽脸上挂着疏远的笑,眸光染上一层冰冷,

    “拓拔公子的意思,我有点听不懂。”

    拓拔境目光紧紧的盯着君霏羽,带着强烈的掠夺之意,直白的说道:

    “我想娶你,嫁给我,如何?”

    君霏羽不屑一笑,面上带着些许的轻蔑之意,

    “不如何。”

    听他说这句话,君霏羽突然就想起完颜祁天了。

    那个男人当初也说过,嫁给他,许她后位,态度显然比眼前这个诚恳多了。

    拓拔境没想到会被这么干脆的拒绝,他猛的收起笑意,一双眼睛阴狠的盯着君霏羽,咬牙切齿的问道:

    “为什么?因为独孤月冥?”

    他记得那天,君霏羽和独孤月冥一起牵着手。

    如果真是因为独孤月冥的话……

    “不止因为他,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嫁给你。”

    君霏羽冷硬的回道。

    她真是讨厌死这些古代的霸权主义者了,一个个摆着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姿态,以为身份就能压死人。

    你让我嫁我便嫁?

    简直做梦!

    皇后之位她都不想要,何况一个小小的西凉后呢!

    拓拔境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戾气,稚嫩的声音变得阴狠无比,眼中汇聚着强烈的怒气,

    “那你的意思,就是看不上我了?”

    如果这个女人敢说是的话,他保证立马就要她死!

    他的身体,是他永远不能提及的话题,是他这辈子最后悔莫急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