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四十五章 赢钱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含笑向里走去。

    赌场内大约五张长条桌子,每张长条桌子都围着很多人,有堵大小,骰子等方式。

    最简单的,莫过于猜一个圆形铁片,转圈之下是正反还是反面。

    但人最多的,就是骰子。

    君霏羽转了一圈,来到最先瞄好的位置,半个巴掌大的黄金啪的往写着小子的桌布上一拍,

    “我买小!”

    清脆的女声外加金灿灿的黄金,顿时让热闹的赌桌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小姑娘,这可是赌场!”

    “就是,你在哪偷的金子?真的还是假的?敢来这里玩?”

    “趁现在赌局还没开,赶紧走吧。”

    “……”

    一些好心的堵民开始劝着。

    他们都是这县城里的本地户,偶尔手痒了来这里堵几把,玩的也都是小的。

    但多数人,都是幸灾乐祸的。

    “哎哟,这是哪家的女娃娃这么有钱啊,还有没有其他的赌资了?”

    “这一下子可能就赔了,我们堵的都是大!”

    “就是,你这女娃子还敢跑到这种地方来玩,报上名来,等下输光了好找到你家要钱去!”

    “哈哈,还是第一次见到女娃子来这里,这小妞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这张小脸和身段,可是绝品啊!”

    “……”

    君霏羽听着这些人的话,唇角缓缓勾起一个笑意。

    她目光清冷的扫视一圈,最终落在开局人看着黄金带着贪婪的目光处,

    “赌资在这,这局,你开还是不开?”

    开局人就是赌场的东家,为了公平,骰子也是开局人动手摇晃,但其中到底怎样,当然只有赌场的内幕了解。

    不过十赌九输,这开局裸地人就是帮赌场赚钱的,也就是俗称的老千。

    “开开开,小姐你可想好了,这金子落定了,可就不能变了!”

    开局人脸上满是贱笑,‘好意’的提醒了一下。

    这锭金子可值老钱了,而且金子本身就是难得一件的贵重物品,要是能把这金子弄到手,没准老板还能给他些赏钱呢。

    “不变,愿赌服输。”

    这边的热闹很快吸引了其他几桌的赌徒,纷纷围了过来,小声指指点点着。

    开局人咧嘴一笑,手放在骰钟上,“那好勒,还有没有要押注的了,一赔三,马上开始!”

    又有一些赌徒加入,不过多数都是堵的大。

    毕竟刚才连开三把小的,现在再有小的几率,是很少的。

    ‘咚咚咚咚’!

    开局人动作娴熟的拿起骰钟,开始在空中摇了起来。

    左三下,右三下,耳根还一动一动的,似是在听声。

    君霏羽勾唇不屑的一笑。

    就这三脚猫的功夫,竟然也把这些人耍的团团转,她要是开个赌场,肯定赚翻了。

    这个想法,还是可行的。

    君霏羽心里暗下决定。

    骰钟‘砰’的往桌上一拍,开局人大喊道:

    “答案马上就揭晓了!”

    “开开开!”

    周围人高呼喊着。

    开局人势在必得的看着桌上的黄金,眼里是止不住的得意,手慢慢的将上面棕色的木盖拿起,众人也都屏住呼吸,一眨不眨的看着。

    “六六六!”

    他们小声的说着,毕竟桌上是他们的赌资。

    开局人神秘一笑,手快速抬起,“哈哈,是大!”

    他刚说完,目光突然落在桌上,看着上面三个明晃晃的一点,当即愣在原地:

    “这这这,这怎么回事!”

    他有些语无伦次。

    明明应该是三个六的啊,他干这行这么多年,从未失手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君霏羽淡定的轻轻一笑,开口道:

    “一赔三,外加桌上所有的赌资,现在都归我了。”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压的小。

    赌坊规定,如果出现只有一人压某处的,赢的除了桌上的全部赌资外,额外赠送三倍的自由赌资。

    将桌上的钱全都归拢到自己这里,君霏羽淡然的看着开局人。

    开局人慌乱的向后看了一眼,帘子后的人影点了下头,他害怕的擦擦冷汗,

    “给这位小姐拿钱。”

    君霏羽将三锭金子放在袖中,用赢来的全部赌资,再一次压在了小上。

    “继续吧。”

    周围人已经全部石化了,这下全都缓过神来,纷纷拿着钱,都压在了小上。

    赌场还有另一个规矩,如果所有人都压在一面,而且赢了的话,会得到双倍赌资。

    “小丫头厉害啊,这都能猜中。”

    “那我就跟这小丫头压一次,反正输了这么多了,也不在乎了。”

    “就是,我也压。”

    “……”

    经过几个人的煽动,其余的人也都一样。

    开局人看着小上面的赌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哼,上次算那丫头侥幸。

    这次,让你们全都输的血本无归!

    在空中拿着骰钟挥舞几下,落到桌上,看见还是三个一点的时候,他当即就懵了。

    “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额头上冒了很多虚汗,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

    今天一定是撞了鬼了。

    周围的堵民见他们赢了,当即欢呼出声。

    “你这丫头简直太厉害了!”

    “太神了,下局压什么?”

    “对,我们还跟你压!”

    “……”

    周围股民一阵骚动,尤其双倍赌资到手的时候,更是乐的合不拢嘴,此时已经把君霏羽当成财神下凡了。

    君霏羽将赢的钱收进钱袋,“你们玩吧,我得回家了。”

    说完,准备离开。

    “小姑娘,拿这么多钱可别遇到个坏人啥的,不如你把钱先存放在赌局,等以后再来取?”

    有人给她出招。

    君霏羽摇摇头,“不用。”

    钱放在赌局,她还能拿的出来?

    她又不傻。

    而有些心怀不轨、输惨的人,看见君霏羽满满的钱袋就两眼放光,心里计算着自已的小九九。

    刚走两步,便有赌局的人将她拦住,

    “小姐请留步,我们老板想请您进内室一叙。”

    君霏羽看向布帘后的人,点了下头,算是应允,便跟在大汉身后向内室走去。

    她倒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一是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人去的,如果她出了事,赌局的人说不清。

    第二,她相信自己的能力,绝对可以脱身。

    第三,也是最万不得已的办法,她身边还有独孤月冥派来的暗卫,和她手上的碧血戒,只要她出事,独孤月冥会第一时间赶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