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三十三章 没用的东西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公孙飘渺露出本性,她本身就娇纵,又从小受宠,身边的人都捧着她,对待下人也是非打即骂,毫不留情。

    这突然被个没名分,长的又丑的女人冷眼相对,不给面子,自然忍受不住。

    君霏羽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目光依旧冰冷,

    “我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个东西吗?”

    “我才不是东西!”

    公孙飘渺当即回了一句,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对,猛然闭紧嘴巴。

    周围传来客人的低笑声,目光都往这边看来,公孙飘渺顿时羞的脸通红,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这么丢人过呢!

    公孙夜本来紧绷的手,此刻也放松下来。

    他笑着看了眼君霏羽,然后挑衅的看了眼公孙飘渺。

    这个贱女人,活该!

    居然敢说他姐姐!

    “敢不敢爆出你的家门,本公主非得让你跪着给我认错!”

    公孙飘渺气的手指向君霏羽,指尖颤抖。

    在她的目光扫过公孙夜脸上时,突然停住,目光里开始是震惊,随后闪过复杂的光芒,

    “你是谁?”

    “要你管!”

    公孙夜根本不买她的帐,转头对君霏羽笑道:

    “姐姐,我们回屋子里去吧,这里有个像苍蝇一样惹人厌的东西,真是恶心至极!”

    君霏羽温柔的笑了笑,“好啊,我们走吧。”

    说着,便起身牵住公孙夜的手,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不准走!”

    公孙飘渺大喊一声,随即手心涌起一团青色的气体,她手伸向腰间,一柄带着寒气的剑直指君霏羽的方向,

    “看招!”

    她大喊一句,整个人向前攻击。

    君霏羽唇角一勾,刚要动手,公孙飘渺突然痛苦的大叫一声,整个人向后飞去,直接撞到了青衣男子们所在的桌子。

    “啊!”

    公孙飘渺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痛苦的神色,唇角流出鲜血。

    “飘渺,你没事吧?”

    “师姐,你怎么样了?”

    “.”

    跟她一起来的人瞬间将她围了起来,担心的问着,为首的青衣男子当即怒视独孤月冥,怒声道:

    “你们明知飘渺公主的身份还敢打伤她,到底意欲何为?敢不敢报上名来,他日定当上门讨教!”

    君霏羽嗤笑一声,这人一看就是敢说不敢做,狐假虎威的。

    她刚要开口,独孤月冥站起身走到她身边,目光淡漠的看向青衣男子,声音薄凉至极,

    “你配么?”

    那目中带着的不屑之意,深深激怒了青衣男子。

    本就厌恶独孤月冥,此时更是借着公孙飘渺被打伤的事大做文章,

    “行,既然你态度如此恶劣,那就别怪我们欺负人,师弟们,上啊,为飘渺公主报仇!”

    他大喊一声,向独孤月冥的方向冲去。

    他身后跟着的几人,也全都冲了过来,周身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圈。

    君霏羽当即就笑出了声。

    这些人最厉害的,不过就是为首的青衣男子,不过才是个蓝尊者,就他们这水平,怕是连独孤月冥的衣角都碰不到。

    还没到面前,就被寒冰几脚‘砰砰砰’的踹了回去。

    几人倒在公孙飘渺旁边,为首的那个青衣男子更是直接砸到公孙飘渺身上,将她砸的半死。

    “滚开,你这个没用的东西!”

    公孙飘渺怒骂一声,一把推开他。

    捂着肚子费力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君霏羽和独孤月冥,

    “很好,本公主记住你们了,有本事你们就在这别走,咱们走着瞧!”

    她何曾受过这么大的委屈,真是气死人了。

    尤其那男人旁边的那个丑女人,真是恨不得挖了她的眼!

    君霏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独孤月冥动了手,所以心情突然就好了不少,听公孙飘渺说出的话,更是有些忍俊不禁之意。

    这话说出来,就像小学生打架一样,放学你别走,学校门口见。

    她无奈的摇了下头,准备上楼。

    就在这时,公孙飘渺突然大喊一句,

    “公孙夜!”

    公孙夜的小手一僵,脚步停下,人却没有回头,眼里满是憎恨。

    “呵,我就知道是你,你个没人要的小杂种,苟且偷生的活着,这次被我抓到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公孙飘渺咬牙说着,眼睛里满是阴狠之意。

    她就说刚才看这男孩觉得眼熟,简直跟他七哥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年事变的时候,她8岁,对这事记的很清楚。

    那个女人死了,孩子却没了。

    绝对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孩!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她给碰上了,等下她就给哥哥飞鸽传书,非扒了这小畜生的皮不可,刚才居然还嘲笑她。

    君霏羽手用力捏了公孙夜一下,转过头的脸上面无表情,她平静冷淡的看着公孙飘渺,声音冰冷:

    “再敢多嘴,就要了你的狗命!”

    “你!”

    公孙飘渺简直要被气死了!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东岭国公府的小公子,君夜,飘渺公主年纪轻轻,脑子却不够用,真是南月之悲哀。”

    君霏羽冷淡的说着。

    公孙飘渺恶狠狠的瞪着君霏羽,嗤笑一声,

    “呵,东岭国公府?不过就是一个臣子罢了,敢跟我们南月较劲?就算是东岭皇,也不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

    脑残!

    君霏羽的脑海中瞬间飘过这两个人。

    这牛逼,真的有点吹大发了,真不知道这句话如果被有心人听到,会传成什么样。

    “南月不把东岭放在眼里,那可把本王放在眼里?”

    独孤月冥淡淡的开了口,话语中说不出的疏远和冰凉。

    公孙飘渺把目光移到独孤月冥身上,眉头紧皱着,这时一直捂着伤口的青衣男子从地上站起来,看向君霏羽的方向,呢喃道:

    “东岭国公府…你是君霏羽?已经达到紫尊者的君霏羽?七长老的唯一弟子?”

    他震惊的看向君霏羽。

    他还记得这个消息刚传到第一学院的时候,整个学院都炸了。

    一向独身的七长老,居然在学院以外收了个女徒弟,这让多少人感到遗憾。

    而且还传出,东岭的废柴国公府小姐,年仅16岁便达到紫尊者,天才中的天才!

    再看她旁边跟着的男人,白衣如雪,绝代风华,难道他是……

    “你是北余冥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