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二十七章 讨点利息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君霏羽象征的应付两声,就回了霏卿院。

    独孤月冥正在院子里假意的赏月亮,君霏羽撇了他一眼,理都没理,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独孤月冥帅气的俊脸满是挫败,好吧,又被无视了。

    虽然君严说让君霏羽满足他的一切需求,他也有需求,但还是不敢呀。

    第二天清晨,君霏羽几人便离开国公府,去往第一学院。

    君严在门口假心假意的虚寒了几句,还叫君霏羽时常写信回来,摆出一副慈父的面孔。

    而被君霏羽狠狠修理过的王氏,则一脸不情愿的站在旁边,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睛还不停的翻着。

    其实她内心是相当得意的。

    等君霏羽走了,她就在君严的耳边吹吹枕边风,再把君灵云给接回来,反正君霏羽也不在皇城,到时候在让她家灵云好好跟太

    子接触接触。

    想法是美好的,到时候会怎么样那就不知道了。

    一共两个马车,君霏羽和凌霜在一个,赤焰赶车。

    独孤月冥自己一个,寒冰赶车。

    除了下车吃饭方便的时间,二人几乎都没怎么见面说话,君霏羽倒是没什么,独孤月冥可坐不住了。

    这么好的培养感情的机会,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这不,中午刚吃完饭,几人准备赶路,君霏羽一掀开车帘,就见独孤月冥正侧身斜躺在马车内的床榻上,惊为天人的帅气面容

    上,此刻满是哀怨。

    “娘子~”

    他嘴唇蠕动两下,发出的声音更显可怜。

    君霏羽最受不了的就是他这样,独孤月冥要是用强,她会比他更狠,但要是装可怜,她是真的没辙。

    尤其这么一个大男人,眼巴巴的看着你,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干嘛?”

    君霏羽头疼出声,在侧方坐下。

    “我一个人在马车里呆了两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好无聊,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

    独孤月冥继续可怜道。

    君霏羽刚想拒绝,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也是,把独孤月冥一个人扔在马车里两天,似乎是有那么点点不妥。

    毕竟这两天的路程能一直风平浪静的,也多亏了独孤月冥身边的暗卫。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杀手,也不知道是刺杀独孤月冥,还是刺杀她的,从皇城出来,一路上就没听过。

    三个时辰一小杀,五个时辰一大杀,全都是没有身份特征的死士,而且来人也是参差不齐。

    有厉害的,有特别弱的,看样子似乎是几波不同的人派来的。

    “只能呆一下午,晚上滚回你的马车。”

    君霏羽退了一小步。

    独孤月冥眼里一喜,流转出笑意,“就知道娘子最好了。”

    君霏羽被这一句麻的,身上瞬间起了不知道多少鸡皮疙瘩,像看怪物一样看了独孤月冥好几眼,

    “你正常点。”

    传闻不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惜字如金的高冷男人么,怎么在他面前,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对了,你去第一学院有什么事吗?”

    君霏羽问道。

    她才不相信这男人专程是为了送她呢,没准那边也有他的势力也说不定。

    “送你。”

    独孤月冥的目光一直落在君霏羽身上,轻声回道。

    君霏羽白了他一眼,语气微微有些不悦,“说正事。”

    “什么事也比不上你重要。”

    独孤月冥说完,从榻上坐起,如仙人般的姿态和动作说不出的优雅高贵,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便撩的人心跳加快。

    君霏羽深吸一口气,移开视线,小声嘟囔了句“贱男人”。

    她以为独孤月冥是故意这样勾引她的,尤其本来束起的墨色长发,此刻散落开来,与月白色的衣衫交辉相应,直垂腰际。

    棱角分明的帅气面容上是一抹若有似乎的笑意,眸底暗含情愫,从她进来,视线就没移开过。

    长着一张比女人还妖艳的脸,真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

    君霏羽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独孤月冥听见她小声嘟囔的话,唇角笑意更深,眸底闪过危险的光芒,手臂微微一动,月白色的袖子瞬间缠在君霏羽腰上,将

    她往怀里一带,

    “贱男人是不是要做些下流的事,才配的上这个称呼?”

    独孤月冥禁锢住君霏羽的腰,在她耳边轻声呢喃。

    君霏羽内心恼怒,挥手就朝独孤月冥身上打去,可手才刚抬起,便被按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在榻上,双手钳制在头顶。

    “放开我!”

    君霏羽蹙起眉头,用力挣扎两下。

    这马车颠颠跛跛的,独孤月冥又压在她身上,二人的身子时不时的贴在一起,难受的很。

    尤其鼻息内全都是独孤月冥的气息,让她有些慌乱。

    “不放,我好想你。”

    独孤月冥故意将头凑在君霏羽的颈间,深深吸了口气,闭眼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

    都两天没有跟她近距离的接触过了,真的想好。

    君霏羽冷哼一声,“你想我就是强迫我?”

    独孤月冥目光幽深的盯着她的小脸看了一会儿,轻笑一声,“丫头,你利用我这么久,讨回点利息不算什么吧?”

    要不是顾忌她的名声,真想就直接要了她。

    君霏羽心里一惊,面不改色的问道:“我利用你什么了?”

    似是惩罚一般,独孤月冥在君霏羽的唇上狠狠亲了一下,发出一声‘啵’响,才缓缓开口道:

    “利用我对付完颜三兄弟,不是么?先让完颜浩不敢打你的主意,接着断了完颜钰的念想,现在,又把完颜祁天的仇恨引到我身

    上,你个小妖精,真够聪明的。”

    独孤月冥说完,再也忍不住,直接吻上了君霏羽的唇。

    他闭上眼睛,睫毛轻轻颤抖,描绘着君霏羽唇瓣的轮廓,由浅及深,从最开始的小心浅尝到后面的狂烈吞噬。

    不给君霏羽逃离的机会,他只想把她吻的再无其他心思,脑中全是他的身影。

    君霏羽本来还想反驳,却在独孤月冥猛烈的攻势下,渐渐失去思考的本能,顺从着他的带领,呼吸急促,闭上双眼大脑一片空

    白。

    感受到君霏羽的回应,独孤月冥本就积攒的火气此刻更是疯狂的想要喷发,他的大手开始在曼妙的身段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