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断了关系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完颜祁天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望着君霏羽看向独孤月冥幸福温柔的笑脸,他异色的双瞳风起云涌,蕴起深深的旋窝,好似下一

    秒就要喷出怒火,周身散发出强烈的怒气。

    司马锐见他情况不对,连忙开口说道:

    “既然君小姐家里还有客人,那本将和祁王就先不打扰了,有缘再见。”

    说着,便起身拉住完颜祁天的衣袖,用目光示意他离开。

    完颜祁天瞪着二人,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他知道君霏羽和独孤月冥的关系不一般,但怎么也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般不知羞耻,还没结婚呢,就跟男人滚到一个床上去。

    他真是眼瞎看错了人!

    带着满身的怒火快步行走,在门口见到等候的君严,他冷冷一笑,说了声‘都是你教出的好女儿!’

    便气冲冲的离开了。

    司马锐无奈的看了眼君严,也跟在身后离开。

    君严被吼的一脸懵逼,急忙往君霏羽的院子走去。

    完颜祁天前脚刚离开,君霏羽便起身离独孤月冥远远的,脸上温柔的笑意也全都消失不见,摆出一副冷漠的模样。

    独孤月冥眸中露出委屈,“娘子,你怎么了?”

    明明刚才还对他巧笑嫣然呢,这一会儿就跟不认识他一样,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君霏羽没有理他,而是看向凌霜,“东西收拾的怎么样了?”

    凌霜见独孤月冥吃瘪的模样,偷偷一笑,“小姐,都已收拾妥当了。”

    本来也没多少东西,除了随身携带的,其余都已经存放在异空间里了,上路倒也轻巧。

    “嗯,再去检查一下吧。”

    但凡她的东西,一样都不想留在这里。

    耳内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一听就是君严那个老东西的,君霏羽眸底一寒,这么快就来找她麻烦了。

    她看向独孤月冥,冷声道:

    “君严来了,你还不躲起来?”

    独孤月冥故作天真的眨了眨眼睛,“为夫为何要躲?我又不是长的见不了人。”

    他对容貌可是极为自信的。

    君霏羽无力的白了他一眼,“那你就在这呆着好了。”

    他都不怕,她怕什么?

    该怕的是君严才对!

    北余冥王不在皇上安排的驿站,借口有事离开又出现在国公府,还气走了四皇子和司马小将军,够他心颤的了。

    君严怒气冲冲的走进院子,刚要开口吼君霏羽,眼睛突然不可置信的瞪大一圈,整个人都愣在原地,嘴唇哆嗦着:

    “冥……冥王?”

    他没看错吧。

    君严闭着眼睛摇摇头,再睁开,独孤月冥还是冷着一张脸坐在那里。

    他顿时吓的咽了口唾沫,看向君霏羽,发现她也是冷着一张脸,一副漠然的样子,轻咳一声,小声的开了口:

    “霏羽,冥王怎么在你这?”

    君霏羽抬眸,随意的回道:

    “腿长在他身上,我管的到么?”

    这一句话把君严噎的半死,他没好气的瞪了君霏羽一眼,继续小声问道:

    “那刚才,四皇子也见到冥王了?”

    还没等君霏羽开口,独孤月冥阴冷的声音幽幽的飘了过来,带着丝丝的凉意,吓得君严出了一身冷汗:

    “本王不能见人?”

    独孤月冥淡漠的目光落在君严身上,君严身子连忙一弯,赔笑道:

    “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就是突然见冥王出现在这小院,有些吃惊,再加上刚才四皇子从府中离开,好奇的问了句。”

    独孤月冥唇角微微一勾,讽刺出声:

    “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人么?”

    君严擦了擦冷汗,连忙说道:

    “知道,知道,下官再不敢乱问了,不知冥王何时来的,有怠慢的地方还往海涵,您看这霏卿院地小又偏,不如下官带冥王移居

    别院,已尽地主之谊?”

    该死的,这国公府的侍卫都是摆设么!

    这么大个活人在这,居然一个察觉的都没有。

    不对啊,刚才他来的时候冥王还没在呢,这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了,难不成他一直都在?

    想到这,君严额头冷汗更甚。

    传闻冥王武功出神入化,他身为紫尊者,竟然丝毫没能感受到他的气息波动,真是可怕。

    “不用,本王就喜欢这里,今晚还要在这住,国公大人没意见吧?”

    “这……”

    君严脸上有些为难。

    君霏羽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冥王又是男人,这住在君霏羽的院子里叫什么事啊!

    传出去不是毁了霏羽的名声么!

    但他又不敢拒绝冥王,一时间也没敢出声。

    “无耻!”

    君霏羽清冷的吐出两个字,以为拿君严压她就可以了?

    想的真美。

    这一声可把君严吓坏了,他连忙朝君霏羽挤弄了两下眼睛,这孽障,是真不知天高地厚啊!

    君霏羽懒得搭理君严,语气中带着些许的不耐烦:

    “父亲要是无事就离开吧,女儿要收拾东西,明天起早离开。”

    这明显的逐客令当真一点都不给君严面子,在独孤月冥面前君严又不好意思发作。

    “那你收拾吧,好好招待冥王,满足他的一切要求。”

    君严瞪了她一眼,便跟独孤月冥告退离开了。

    独孤月冥则像偷吃到了糖果的孩子一样,瞬间轻笑出声,

    “娘子,记得满足为夫的一切要求哦~”

    “神经!”

    ‘砰’的一声,君霏羽关上了房门,耳根却不自然的透着粉红色。

    君严一路上脸都惆怅的厉害,这君霏羽怎么又跟冥王扯上关系了,还嫌不够乱么!

    太子,完颜祁天,这又来个独孤月冥,每一个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当真是要气死他啊!

    在书房沉思良久,终是忍不住将君霏羽叫了过来。

    “你跟冥王到底怎么回事?”

    君严沉着一张脸,手重重的在桌上拍了两下。

    君霏羽都习惯他这狐假虎威的架势了,随意的回道:“没什么事。”

    “没事他能跑到你的院子把四皇子气走,晚上还要住在你那里?君霏羽,别把你爹当傻子,我能坐到国公的位置,成为皇上面前

    的红人,靠的可不仅仅是运气!”

    君严怒吼出声。

    君霏羽真心无力吐槽,她说的又不信,能有什么办法?

    难道要是独孤月冥看上她了,非要娶她做老婆?那更得把君严吓死。

    “以后,不准再和冥王有任何联系,也千万别有勾引他的念头,那不是你能惹的起的人!”

    君严警告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