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冥王绝宠:嫡女狠逆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司马锐

时间:2017-12-17作者:良人

    独孤月冥推开君霏羽的房门,向里面走去。

    君霏羽正坐在茶桌旁发着呆,见他进来,抬起眸,又落下,一句话都没说。

    独孤月冥轻声一笑,在旁边落座:

    “怎么,生气了?”

    看她这小脸揪在一团的模样,就知道她生气,或者是吃醋了。

    君霏羽心里闷闷的,装作无事一般开了口,

    “我生什么气,你神经吧。”

    “东岭皇今日想要将完颜朵嫁给我,我以心有所属为由拒绝了,所以你不用生气,我不会跟任何除你之外的女人有关系。”

    独孤月冥解释着。

    他不想让君霏羽误会。

    君霏羽听他这么一说,本来沉闷的心情,瞬间豁然开朗,就连垂下的眸子里也带上喜悦。

    她轻哼一声,回道:

    “跟我说什么,你爱跟谁有关系就有关系,本小姐不稀罕!”

    看她这口是心非的模样,独孤月冥宠溺一笑。

    “我就是想解释给你听,我害怕你生气,这个答案娘子可否满意?”

    君霏羽耳根有些泛红,她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步向外走去,话里带着几分高兴,

    “都说了跟我没关系,不用和我解释。”

    推开房门,刚好看见在门口偷听的赤焰和凌霜。

    君霏羽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越过二人向前走去,她居然……居然也有害羞了一天。

    讨厌的独孤月冥!

    赤焰满脸的不可置信,妈耶,他刚才没听错吧,那是他们家主子会说的话?

    果然,恋爱中的人,是最让人看不透的。

    见独孤月冥也走出来,赤焰连忙往后躲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独孤月冥看了他一眼,淡漠的说道:

    “去看看还缺什么,马有没有喂饱,另外,今晚你就睡在那里吧,别丢了东西。”

    赤焰顿时一脸哀怨,欲哭无泪的像马圈走去。

    他堂堂暗阁的阁长,冥王身边的四大守卫之一,居然,居然沦落为了马仆!

    呜呜呜,他现在回北余还来不来得及~

    君霏羽被赤焰逗的一笑,目光一凛,耳朵微动,有几人正朝着霏卿院的方向走来。

    独孤月冥看了君霏羽一眼,转身进了她的房间,关好房门。

    这时,外面的人也到了。

    抬眸一看,居然是君严领着完颜祁天,身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黑衣华服男子。

    那男子看起来一身正气,国字型的脸显得很刚正不阿,看起来也不粗犷,如果单拿出来看,也绝对是个美男子。

    只可惜站在完颜祁天身边,被完颜祁天压住了气势和长相。

    那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君霏羽,炯炯有神的目光清澈透明,一看就是坦荡之人。

    “四皇子,司马小将军,这就是我女儿,君霏羽。”

    君严的声音响起,一副恭敬之意,对他们说完,转身看向君霏羽,见她坐在那里毫无表示,眼里闪过一丝恼意。

    “霏羽,四皇子来了你还不快起身行礼,真是越大越不懂规矩!”

    君严数落着。

    君霏羽撇了他一眼,没有出声,身子也没动。

    君严气的刚要说话,完颜祁天一摆手,异色的瞳孔在君霏羽身上打量几下,笑道:

    “国公大人何必生气,本王与霏羽是朋友,无须行这些虚礼。既然已经到了,国公大人也请回去忙吧。”

    这明显的撵人走让君严脸上有些难看。

    但没办法,谁叫他得罪不起呢,只得离开了。

    完颜祁天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君霏羽不远处的椅子上,连带着他身边的男子也跟着坐下。

    “就这么不愿意见本王?”

    完颜祁天自嘲一声。

    君霏羽淡淡回道:

    “知道还问。”

    “哈哈,这丫头可真有意思,不愧是祁王看上的人!”

    旁边的黑衣男子瞬间大笑出声。

    能让完颜祁天吃瘪的女人,这么不给他面子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君霏羽的目光中,更是带了几丝探究的意味。

    君霏羽嗤笑一声,

    “司马小将军不驻守边关,抵御外敌,突然跑回来,不怕皇上怪罪你么。”

    刚君严开头,她便猜到了这个男人的身份。

    司马锐。

    司马将军的独子,也是司马茹的哥哥。

    司马锐笑了笑,“本将回来可是受了皇上的命,自然不会怪罪。之前听茹儿提起过你,祁王最近也总提你,便想着来看看,今日

    一见,果然名不宣传。”

    当真是个奇女子。

    君霏羽嗤笑,毫不留情的回道:

    “我可没有被当成猴子观看的嗜好,二位出门右拐,慢走不送。”

    “这……”

    司马锐也没想到君霏羽会这样,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完颜祁天哈哈笑了两声,

    “司马兄,你说不过她的。”然后看向君霏羽,“今日来也没什么事,一是带司马兄看看你,另一个就是想请你吃个饭,明天你要

    走了,几个月都见不到,想多看你几眼。”

    这一番话说的,好像跟她关系多好一样。

    君霏羽在心中腹诽。

    就在这时,房间门突然被打开,阴冷的声音霸道响起,带着狂傲的占有欲:

    “本王的女人,还轮不到别的男人肖想!”

    随着独孤月冥出现,完颜祁天和司马锐瞬间警惕的向后看去,目光中皆带有敌意。

    独孤月冥一袭白衣,缓缓向君霏羽身边走去,在她身后停住。

    阴冷不悦的目光直射二人,嘴边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四皇子就这么喜欢觊觎别人的娘子?”

    他嘲讽出声。

    完颜祁天脸色变得阴沉,“又没结婚,霏羽怎么就是你的娘子了?”

    他还没有动手呢……

    独孤月冥不屑一笑,“那你觉得,本王为何出现在这?”

    完颜祁天脸色顿时变得特别难看。

    “你们已经……”

    他不可置信的看向君霏羽。

    难道昨晚,独孤月冥是在这里住的?他刚才,也是从君霏羽的房间走出来的。

    那房间,他还没进去过呢!

    君霏羽突然很温柔的看向独孤月冥,温婉一笑,“既然四皇子猜到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就是你想的那样。”

    如果让他误会能断了他的念想,少了这个麻烦,她很乐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