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不知好歹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仗剑江湖徐江南背匣回城,卫月没有并排而行,而是不近不远的跟在后面,她没想瞒过徐江南,或者说就想让他知道自己跟在后面,大大方方走在街道上,不过瞧着心情似乎不是很好,踢着块小石头滴滴答答往前滚着。

    徐江南对此视若不见,刚开始还觉得卫月变了,开始稳重起来,这会天性又是暴露无遗,嘴角一勾,相比之下,他还是觉得这样子的卫月比较实在,喜怒于色,不矫揉造作,为了拖延他回客栈的时间,还不惜脚下一滑装作扭伤了脚踝,像模像样的蹲了一会,起先看着徐江南身子一顿,脸上一喜,不过之后又变得铁青起来,徐江南也仅仅是顿了顿,继而加快脚步,朝着客栈赶去。

    之前徐江南不知道那唐迹的忌惮原因,如今知道了,与其等着他们万事俱备,还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以前李先生说为官人要奸,无论贪官还是清官,贪官奸才能拿钱,清官奸才能活命,江湖当中一样,与君子斗用君子法那叫坦荡,与小人斗用君子法那叫找死,既然这当中有文章,况且这个文章还是针对他的,徐江南不介意火上浇油。

    顺着原路从窗户返回到屋子,卫月想着跟上的时候,被人伸手拦下,有些气怒,转过头,却是笑脸相迎,喊了一句魏爷爷。

    魏青山点了点头,却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紧接着指了指一旁,卫月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开着的窗户,这才转头嗯了一声。

    魏青山瞧见卫月的动作,低声打趣说道:“他如今都九品了,还能出什么事?再不济,他要跑,这天下怕也没几个人拦得住吧。别担心了。”

    卫月这才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却又是板着脸说道:“我会担心他?他可是去救美的。”后半句语气愈加厚重,尤其最后几个字,咬牙切齿,一股子让魏老侠都能觉察到的杀伐凉气。

    魏青山摇了摇头,他其实知道卫月是一个识大体的女子,在这件事上关心则乱而已,要是他换个角度站在徐江南的位置上,不得不说,如此做法算是实用,只是不占理,而以魏青山的坦荡生性,他自然不屑去用,他也好奇,为什么李闲秋这种做事大气的人,会教出这么一个行事乖僻的徐江南,手段实在是无赖了点,不过好在徐江南的为人心性让魏老侠有些安慰,至少在戈壁一事明知死路而逆上,这番也就顺着他去了,要是初见时的那会,徐江南这般为人,指不定要被劈头盖脸一顿痛骂。

    魏青山看了一眼兀自不平的卫月,轻笑数声,喃喃了一句冤家。

    卫月疑惑回过头,看了一眼背着把丑陋大剑的魏青山,疑惑问道:“魏爷爷,你刚才说什么?”

    魏青山回过神,促狭笑道:“魏爷爷说你和那姓徐的是冤家。”

    卫月蓦然脸上一红,声调猛然降了下去,“魏爷爷,之前你都听到了?”双眼瞪大,难以置信的望着魏青山,像是想从这老人脸上看出否认意思,不过一会之后又放弃了这般近乎天真的想法,羞恼埋怨说道:“魏爷爷,你怎么这样啊。”

    魏青山闻言哈哈大笑,越加觉得卫月这个闺女深得他心,这年头,知情的江湖人物巴不得来讨好他,就连徐江南,见到他也是谦恭有加,在他面前也是有些拘谨,只有卫月,话不藏心,打趣说道:“老夫可不是故意的,只是瞧着你们良久未归,出来看看,谁晓得才出来,就听到一个傻闺女在骂姓徐的,哎,这些天,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好大的天怒人怨啊。”

    瞧着魏青山还有说下去的意思,卫月面颊羞红,转念一想,灵光一闪,指了指手中酒壶说道:“魏爷爷,待会……”

    魏青山一怔,捋着胡须的手悄然放下,马上脱口的话语又连忙吞咽回去,打了个哈哈说道:“不说了,不说了,走走走,喝酒看戏去。”老侠客也不觉得丢人,人当如此,被自己孙女辈的人威胁,真的丢人吗?

    卫月就像一个初涉胜仗的小狐狸,哼哼唧唧,趾高气昂的在前面领路。

    徐江南回屋之后,瞧见卫月没来,而屋子里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月光借着窗户闯了进来,齐红尘躺在榻上,呼吸微弱,酒菜还在桌上,不过估计这会也凉了,徐江南借着月光,倒拿起桌上竹筷,夹了块凉肉放进嘴里,紧接着背着又提过桌上酒,像是壮胆一般灌了一口,这才背着剑匣啪的一声踹开房门,当然,踹门之时,他也不忘将门栓上的剑羽拔下。

    紧接着自己酒气翻天的摇晃出门,从楼道上一跃而下,落下之后,顺手一剑匣砸在木桌之上,“轰”的一声,木桌顿时四分五裂,木屑乱飞,起先踹开房门之时,就有少许人士推门出来看看情景,而今震响之下,几近房门全开,二楼廊道人员站满,甚至有不少人骂咧喊道:“大半夜的吵什么吵,扰了爷爷的清梦,活的不耐烦了?!”

    徐江南眯着眼,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双手手腕撑在剑匣上,自己则将下巴搭在手背处。

    也就一会儿,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掌柜的掌着蜡烛过来,用手遮着风,怕被吹灭,来的很急,衣带都没系好,走到堂前后,点了盏挂在柱子上的油灯,拔了拔灯芯,在整个前堂亮了起来之后,这才一边系着衣带,一边快步凑到徐江南面前,看着一手拿着支羽箭,一手拿着酒壶的徐江南,躬身笑道:“公子,你这……”

    徐江南没等他说完,便推了他一把,用了巧劲,不伤人,紧接着歪着头,梭巡了一圈楼上人士,骂咧说道:“别他娘的给小爷说这个有的没的,是谁?!小爷正喝着酒,吃着肉,想着白花花的姑娘,这箭就来了。”徐江南扬了扬手中剑,又是灌了一口酒,哈了口气阴森说道:“要不是小爷身手矫捷,有几招防身之术,这会还能他娘的喝酒?!怕是在喝孟婆汤了吧。”

    说完之后,徐江南顺手将箭抛了出去,不正不倚从掌柜的耳边穿过,紧接着徐江南走到已经噤若寒蝉的掌柜身边,也不顾他因为遭了无妄之灾而面色铁青的害怕模样,一脚踩在木凳上,将人按在桌上,剑匣搭在掌柜的脖颈之上,也不急着说话,再饮一口,笑眯眯说道:“说吧,是谁,反正在这西北之地,每年都要死上那么些人,多一个替人当剑的,谁在乎?”

    掌柜的嘴唇铁青,额头汗渍一片,他哪里知道这祸事从何而来,不过他也知道徐江南说的不错,西北之地,年年死人,要是哪年生意差了点,他也掌过刀,发过死人财,三脚猫的功夫懂一些,可真要打起来,在经过白日那一场争斗,他自认十来个自己也打不过徐江南,嘴唇颤抖,带着哭腔说道:“公子饶命,小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徐江南本就知道这箭是谁的,此意无非就是滋事而已,徐江南也不听他的说辞,将插在案上的羽箭拔了出来,用箭羽轻轻拍了拍这掌柜的脸,“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唐迹也站在屋外,看了一阵,轻笑着跟身旁黑衣人说着什么,说完之后,又是摇头又是蔑视神色。

    刘馨一伙人也在屋外,刘馨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似乎觉得自己不认识徐江南一样,以前至少在她的印象里,这个人算怪,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而今一副蛮不讲理的霸道姿态,着实诧异,刘若云低声絮叨,骂了句哗众取宠,不过姓钱的老人却没有反驳,若有所思的看着徐江南,眼神意味难以言明,其实他也想贬低一下这个人,踩上一脚,可当时戈壁沙暴那一幕在他脑海里着实震惊,以人力对天象,说不自量力那都是溢美之词,本来一开始他也不相信那人就是混杂在他们队伍当中的背匣人,要不是笑声实在独特和獗傲,这一页就算是自欺欺人他也要翻过去。

    至于之前另外一伙西北刀客,之前还骂骂咧咧的,听到徐江南的荤话之后顿时乐了,醒了大半,其中一满脸络腮胡的汉子也是饶有兴致的煽风点火说道:“小兄弟,年纪不大脾气倒是挺大的嘛,不过对我胃口,这事要搁我老关身上,非得把店拆了不可,什么气都能受,他娘的就是这种站头上拉屎的腌臜气受不了。”

    话语一落,本就一个裤裆撒尿的哪里会嫌弃事大,附和口哨声迭次响起。

    唐迹瞧见此状,轻哼说道:“鼠蚁之辈,难登大雅之堂。”说完之后,也没想着出手相救,转过身子就要回屋。

    才提脚走了一步。

    徐江南的清淡话语便在前堂响起。

    “今日这件事不给小爷个交代,谁都别想走。”

    唐迹闻言之后,不怒反笑,也没说话,又是一步,前脚刚落,徐江南手上的羽箭便脱手而出,“噔”的一声嗡鸣之音,羽箭插在房门之上。

    徐江南还是那副无良姿态,一脚踩在木凳之上,左手提着酒搭在膝盖上,右手扛着扛着剑匣,随后用提着酒壶的手指了指唐迹,先声夺人骂道:“不知好歹。”

    瞧着徐江南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二楼唐迹身上的时候,掌柜的身子一软,继而脱逃跑开,果决到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唐迹在楼上回过头,伸手摸了摸脸颊,有些湿黏,眼神阴暗如蛇信的看着徐江南,声音冰寒说道:“杀了他,日出之时他没死,我会杀了你。”

    还在找”仗剑江湖”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