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三百二十一章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仗剑江湖徐江南面色阴寒的接过黄纸信封,沈涔摇晃起身,言语清淡说道:“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下。”

    徐江南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沈涔,沈涔笑了笑说道:“去吧,你要知道的等会有人会与你说。沈姨有些累,想休息一下。”徐江南担心不减,因为这笑容看起来就有些揪心。只不过想了一下,也好,总比在这强撑着身子要好,哀苦轻叹一声,拿着黄纸信封出了门,罕见的没有见到魏老侠,不过当下他也没去多想,顺着暗道回到庙内,然后跃上屋顶,没有拆开,就像当初从唐老太公府邸出来拿着徐暄给的信,也没拆开看过一样。

    将两封黄纸书信搁在腿上,用剑匣按着,紧接着侧身去拿腰间的酒壶,伸手摸了个空之后才想起来酒壶落在客栈,怅然若失的看着月光,也就是这么想着,有人在屋下朝着他喊了一声。

    徐江南低头一看,卫月似乎气消了不少,眉尖平缓,扬了扬手上的两壶酒,然后又得意的勾了勾嘴角,意思明显。

    徐江南轻微一笑,满腔愁绪似乎在这一瞬间冲淡了不少,紧接着将剑匣和书信搁放在一旁,然后走到屋檐边上上,伸了把手将卫月给拉了上来,说来也怪,在北地走了一圈,大多都是平房矮房,想寺庙这种斜檐屋顶很是少见,微微有些不适应,将卫月拉了上来以后,坐到原处,卫月走的很小心,她不怕自己摔下去,只是怕在他面前丢人而已。

    等到了徐江南旁边坐下之后,她若无其事的望着身前,又或者说是平原草地,手上的酒却没有半点要给徐江南的意思,等了半晌之后,徐江南还是退了一步,朝着卫月伸出一只手,不言而喻。

    卫月没有理他,却是侧过身子望着他,一副老娘很生气的样子说道:“客栈内跟你眉来眼去的那女人是谁?”

    徐江南莫名其妙觉得卫月这样冲着他质问的语气有些温暖,至少在现在,他还知道有人会关心他,当然小烟雨也是,不过他知道这辈子,小烟雨都不会朝他说出这么一番话语。发了会呆之后,卫月有些丧气,回过身子,又觉得有些委屈,眼眉微低,却是将酒递给了徐江南,再不作声,她原本觉得两个人还是可以当朋友的,就像一开始初见那样,现在一看,其实她还是有着不少的贪念,往前走一步,发现受伤的原来还是自己。

    徐江南回过神来接过卫月手上的酒,瞧见她的低落神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关于刘馨的事情,而今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多说,也没那个心情,取下酒壶仰头而饮,卫月经过之前的小挫折,也是愁苦满怀,仰头一口下去,豪气倒是豪气,只不过北地烈酒跟西蜀的还是差别很大,卫月再是自认有些酒量,这一口下去,也是招架不住,用手捂着嘴,半晌没回过神来,徐江南看着有些好笑,好心提醒说道:“慢点喝,这凉州的酒,可比你们西蜀的要烈,因为在你们西蜀那边,喝酒是行侠人的标志,有侠自然要有酒,有酒怎么可能会缺侠,但在凉州,喝酒大多数时候是为了御寒,好在冬日活下去。”

    卫月动作轻微的抹了下嘴唇,有几分江南女子的羞怯感觉,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身子往上挪了挪,双手捧着酒壶,看了一眼徐江南放在一旁的书信,轻声说道:“你没拆开看?为什么?”

    徐江南呼了口酒气回过头看着卫月说道:“其实不看也知道里面说的是什么。”

    卫月不解其意扬了扬眉尖以示疑惑。

    徐江南嗤笑一声,有些自嘲说道:“我爹的不知道,但先生的我知道一些,二十来年,我跟先生相依为命,不是父子,却情同父子,只不过先生未提,我也没说而已。

    而先生呢,就是这么个人,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他不会跟你说,他只会把你带到选择的分岔口,至于往北,还是往南,全让你自己做主,所以以前的时候啊,我没少选错方向,有苦自吃,经常被人打个半死,他从没说过关心我的半个字,有时候我也会傻到觉得先生是一个无情的人,可后来有一次我看见先生半夜出去,不讲理得将白日欺负我的流氓混混给打了个半死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不是铁石心肠,先生只是不说而已。”

    卫月眼如秋泓,她本来就是一个直率的性子,对于李闲秋为人处世的方式就有些不太认可,疑惑问道:“为什么?”

    徐江南摇了摇头说道:“不清楚。不过在我离开桃花观的时候,先生就说让我少和朝廷的人接触,说朝廷的水深。”徐江南冷静了下来,摊了摊手感伤说道:“先生知我为人,我也知晓先生为人,一般事他从不插手,若是涉足的,自然就是不能做的,又或者说不当做的,九死一生的都不算,定然是十死无生的那种。如今沈姨说先生有话要给我,自然就是不想让我提前跟朝廷交错。”

    卫月张了张嘴说道:“那……你怎么想?”

    徐江南无奈的拍了下手,“以前在桃花观的时候,有个老道士,他曾经就问我,问我这辈子有没有信心到九品。”

    卫月手撑着下巴,望着徐江南,她突然觉得这样子听他说话也很不错,抿着唇,突然想到了一个词语,花前月下,不过只是应了半句景,酒前月下才对,脸上一热,不过有着夜幕遮掩,徐江南也觉察不到,而这个卫家小姐,这段时间说沉稳也沉稳了不少,变化比之在卫城,也是有着天壤之别,却独独在徐江南面前,还是之前那个耍着小性子却容易多想的天真少女。

    徐江南只是回忆以前在桃花观的事,卫月有些做贼心虚的插嘴问道:“那你是……?”

    徐江南侧头一笑说道:“你不会以为我在那会就知道自己会上九品?”

    卫月收回视线,脸上热度微减,假装轻松说道:“难道不是?”

    徐江南回过头,不敢看卫月,有些无奈说道:“别说九品了,当时那老道跟我说什么不惑知命就够我晕乎一天了,哪里敢拍这个板?至于说替我爹昭雪的事情,不怕你笑话,当时就觉得自己该做点为人子该做的事,并没觉得有多大的机会,徐家有无反意,去了唐府之后,我才发现已经不是很重要了,那两个老人才是,还有沈姨和先生,还有远在金陵的小烟雨。

    从凤城出来往长安走的时候,有过一段时间一直再想能不能就这样算了,这一年来我也累,休息一下,陪着两位老人入土。”徐江南撇过头,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尤其是偌大个唐府却如陵墓一般空荡,一整个深院,乃至一整条街都无人际,这样子别说二十年,一年我都呆不下去,而老太公就是这样,院如灵堂住了二十年,供着我娘我爹的灵牌,想都不敢想。

    尤其第一夜,两位老人似乎是怕我走,轮番在门口守着,其实那一夜我没睡,也睡不着,却装作睡得很熟。”

    卫月不曾想会在这个时候听闻徐江南说出这么一番话语出来,上一次听的时候是在天台山,那会听到面前人毫无包袱的说出心声,尔后每次想起都会觉得那是两个人离得最近的时候,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走,反而俏皮说道:“但是你还是选择了离开。”

    徐江南嗯了一声又喝了一口酒说道:“对啊,有些事不是想想就能做到的,再者又说,开弓哪有回头箭,以前觉得去金陵的路很是渺茫,至少现在能看到路了。只不过先生走了。”徐江南紧紧闭眼。

    卫月像是抓住了什么,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抓住,只是沉默着,不过一会之后,她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咬牙说道:“你还是要去金陵?”

    徐江南愣了一下,看着卫月。

    卫月抬头看着月亮,徐江南的神色已经说明了答案,她心里也是杂乱,一方面她觉得他该去,另外一方面她又觉得他不该去,咬了咬唇说道:“你不看信,是不是怕先生在信上不许你去金陵?”

    徐江南呼了口气出来,没有回答,却已经是很明确的回答。

    卫月也是喝酒,不知道是喜是忧。

    徐江南看了一会月,然后无厘头的说道:“其实你没必要这么做。太傻。”

    卫月停下小口喝酒的动作,将发丝顺到耳后,她不知道面前人是如何知晓的,只是低头轻声说道:“你知道?”

    徐江南笑着说:“之前不确定,但现在确定了。沈姨说会有个人来告诉我我想知道的,那个人就是你,对吗?而且早在以前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沈姨不是一个寻常的人,肯定有什么天大背景,不然雁北那掉钱眼的县令也不会亲自上门道歉。”

    卫月点了点头,小心翼翼说道:“那你没什么想问的?”

    徐江南摇了摇头。“之前想知道,现在不想了?”

    卫月皱着眉头说道:“为什么?”

    徐江南哈哈笑道:“这就是我说你傻的原因。”

    徐江南笑归笑,可笑容之下的叹息和心疼却只有自己知道,他也知道,若是自己知晓了沈姨的身份,还有潜藏的势力,他在以后可能会走的更稳,更为妥当,但无疑欠面前这个女子会欠的更多,所以他宁肯自己走点弯路,自己多背负一点,到时候自己的良心会安妥一点。

    卫月不明就里,只是傻笑,徐江南很是随意的将手上酒壶伸过去,碰了下卫月的酒壶,声音清脆。

    卫月抿唇一笑,隐隐羞涩,却是豪气喝酒,徐江南也是一笑饮酒。

    其实徐江南不知道的便是,他所谓的不亏欠,其实都立足在卫月不会伤害他的光景之上,而这一点,就已经让他欠了很多。

    还在找”仗剑江湖”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