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下人老眼昏花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三日后,卫玦送“卫澈”上京,百里而止,卫家老祖宗前些日子入土之日,卫玦也只是扶棺十里,如今百里,似乎有说不完的吩咐,乍一看不像送别,倒有些像诀别,只不过想到此番上京卫家子似乎也是个凶多吉少的八卦场面,都是感慨人各有命,不过更多的是觉得可惜了那位如同杨柳弱风一般在城头扶着城墙站了一天的妙俏女子,眼神凄苦,一脸悲伤的望着远方。

    无论是白发人送烟发人也好,还是还未出阁就成了寡妇也罢,总归让人唏嘘不已的事情。

    卫城徐江南一事虽说还有余韵,但卫澈上京也算一门谈资,毕竟九死一生的局没有看到落幕,谁也不知道是死是生,不过卫澈的气魄还是让他们有些信服,至少不是装疯卖傻苟活在卫城,敢走上这么一遭,无论是血气方刚也好,又或者如那些阴损人士说的脑子进水也罢,毕竟在他们这些世故到滴水不漏的江湖人眼里,好死不如赖活着,不过如今怎么说都是后话,这个盘是已经开了,至于演多大,怎么演,那是金陵和卫家的争锋相对,他们只要等着看结局就好,只不过江湖这些年在朝廷不遗余力的打压之下,要说当初那股锐不可当的气势早就颓败下去,若说往前再推个几百年,说不定真有打抱不平的热血汉子出手相助,如今这个死气沉沉且世故的江湖,只看利弊。

    卫澈走后,整个卫城上下眼神古怪,徐家子一事,卫澈不说办的漂亮,至少转眼就出卖人的那份果决也让他们有些刮目相看,不说让他们心悸胆寒,总归是有些顾忌,尤其第二日出门,一脸平淡城府,不动声色的样子让他们也有些捉摸不透,而如今留守的卫玦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面对面可以夸赞,背后却是嘲讽的笑话存在,他们坚信卫家这二十多年走过来,靠的是那位已经入了土的卫家老祖宗。

    而今在他们眼里,卫家是条大船,只是可惜了,掌舵的人是个瞎子,不善其事,谁要说没点其余歪歪心思不实在,巴不得从卫玦这个冤大头里捞点什么东西出来,只不过好在之前林墨对卫澈的示好让他们有些投鼠忌器,再者也没人愿意来第一个吃螃蟹,韩家的前车之鉴活生生的摆在面前,韩家家主究竟是怎么死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都是知道不知深浅的硬骨头不好啃,软柿子总有人喜欢捏,而韩家如今就是,韩家这些时日死了多少人,没人去算,还有多少隐而不宣的就不说了,各自心知肚明,早些天还好,一个扛着刀的梁老头气势还在,毕竟怎么说也是个知命老仙人,就算加上一些真的在深山老林里修炼的野狐禅,整个江湖里扳着手指头也能排上号的老人物,在韩家大摇大摆住了几天,算是替韩家镇住场子,不过前些日子也是离开,他与韩家本就没有多大情分存在,要不是教内教主说卫城韩家与教内有些渊源,他也懒得管这些人的死活,毕竟在中原的江湖里,他们算是趋于蛮夷,可同样在他们眼里,中原人不一样是蛮夷的存在,总是脱逃不出一句话,非我族内,其心必异。

    等到他察觉到卫城当中那股争锋的气息出了城,他也不再等待,肩上挑着刀,一副年轻任性的血气模样,除了让人觉得他要么是个傻子,要么就是真的有大本事,当然这种夸张作态,在中原的江湖人眼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的装腔作势,朝廷重威之下,整个江湖都学着内敛起来。

    等到这老刀客循着踪迹往剑门那边走的时候,韩家算是没了依靠,落魄是必然了,而且根本就不用卫家出手,那些个被人喊作公子老爷的斯文人士,这会吃相不见得也好看,只不过卫家没发话,他们也不敢做得过分,喝汤就喝汤,若是主人还没开口,便贪得无厌连肉都咬了大半过去,那就有些过分了。

    而这些人当中,有个门楣却不动如山,知情的人皆是一笑,幸灾乐祸,又或者说庆幸自己的眼光,到了这会才有机会在韩家抠出点东西出来,这个门楣便是林家,林出野没想到自己一生无过,老了之后反而被猪油蒙了心,去了趟韩府得了些许迟早要见光的消息,虽说最后作壁上观,这份心思就是不纯,如今看到好处便又想去咬上一口,这也太不把卫家放在眼里,虽说可能金陵关注着卫家动作,可依着他的性子,如今刀口舔血的事能不做尽量不做,所以林出野准备让林墨接班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让林家人恪守己任就好。

    可发令是一回事,完全不耽误自己后悔心思,如今卫家长子又上了京,他也开始将林墨带在身边,待人接物方面也不会避着他,尤其是出门陪一些他那一辈的老人喝茶,从来不会可以让他离开,一个是向这些老狐狸传递一个彼此心知肚明的消息,另外一个就是让林墨在这些人面前抛个头,露个面,以后不说直接打交道,间接上肯定避免不了接触,算是给他造个势。

    今日归来之后,林出野有些累,卫家子骑马上京,跟的仆人不多,十来个,不过当中有几个打过交道,张七九他也认识,还有几位是新面孔,也是年轻,估摸着是卫澈从卫家挑选出来的亲信,但能肯定没有哪个是好惹的,而他对于这件事看法与大多数人不谋而合,不像当初韩家与卫家之争,他算是特立独行被韩家的姿态所吸引,如今也算自食其果。

    等到林墨进了门之后,林出野原本略微失落的心情这才有些恢复,卫家有个卫澈敢挑着卫家生死毅然入京,徐家有个徐江南能在卫城这么大的绞杀阵仗中脱逃而出,自己不照样有个孙儿眼光独到,可能比上这二人皆是有些不足,但要比上那些个只知道在女人肚皮上争风吃醋世家子弟的确要好上太多太多。

    这位老人转过身子,背对着林墨,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神色,只是轻声问道:“墨儿,你说说卫家此番有几分活面?”

    林墨微微一笑,文扇敲着手心,闲淡说道:“不清楚,但我知道如果是这番过去,可能都出不去西蜀道,更加不用说到金陵。”

    林出野哦了一声,并无表态,只是轻轻颔首说道:“说下去。”

    林墨轻笑说道:“老祖宗,当年圣上便要卫玦入京,可他是个犟性子的读书人,加上死了妻子,留下少儿老父独自上京,再加上卫家老祖宗又是个重病身子,怎么看都是皇家的不对,意图太过明显,可谁也没想到这枯木身子一活,还能活上这么多年,算是拖到了卫澈当家,也该瞑目了,而今金陵召卫澈入京,怎么看都是图谋居多,若是我们想的出了差错,应该是卫玦上京,卫澈留守,而今留下个骑驴吟灞上的穷经书生,怎么看都是个釜底抽薪,想让卫家后继无人。赤裸裸的阳谋。”

    林出野笑了笑,轻声说道:“继续。”

    林墨先是自顾倒了杯茶,喝了口茶,这些时日茶余饭后没少听到徐江南又或者这个瞧不清深浅城府的卫家新人,他虽然面容平定,可终究是个没经历风雨的年轻人,若说这二人强他一星半点,他能接受,可若是说他连给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他不服,而如今林出野就是想着激出他的斗争意思,道门崇尚上善若水,不争为大争,就像他本不争这林家家主的位置,如今落到他头上之后,再要说不争,那就是自求死路。

    林墨喝了茶水,润了润喉之后说道:“这些年来,虽说天下未定,可西夏境内也是一片安详,一副海清河晏的平和景象,但别忘了一点,如今坐在金陵龙椅上的那位,不是个尊儒的皇帝,也不是个傀儡圣上,就连当初从偏安一隅的凉州南下,也是杀的一片血雨腥风,要说他会手软,说来谁也不信,一个身份还未有待商榷的徐家遗子,就让青城山的掌教出手,如此一个不折手段的人,会突然仁慈起来,放过卫澈?显然死人比活人听话,一劳永逸更好。”

    林出野转过身子,望着林墨,一脸的满意神色,频频点头之下又是摇了摇头。

    林墨皱了下眉,不知道自己哪里说得不对。

    林出野眸子精光一闪,语调平淡说道:“你的意思老夫懂,杀了卫澈,卫家自然就会想如今韩家一样分崩离析,也不用金陵出手,卫城这些狼就能把这块肉给吃光了,可你有没有想过,此事的关键在于,读了半辈子书的卫玦是个昏聩之人。”这位平淡带着林家安稳过了几十年的老人,瞥了一眼林墨,一语惊人说道:“倘若天下人都老眼昏花,看错了他,那又如何?”

    林墨闻言一愣,突然背后阴凉一片,由晴转阴,脸色大变。

    林出野点头说道:“他在藏拙,藏了二十年,是个狠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