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二百一十五章 人未至,而圣旨先行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就这么卫家的寿宴如火如荼的操办着,每日都有人进出,实在杂乱,本来卫家就是江湖世家,三教九流之类本来人就多,再加上像之前徐江南那般想要鱼目混珠的,更是数不胜数,而卫家对于这些想着占点便宜混吃混喝的自然不会冷心赶出去,到时候被人说些戳脊梁骨的话,反而得不偿失,再者又不差这些银钱,本就是个图喜庆的日子,就跟皇家普天同庆一个道理,不过规格上却是少了不少,普城同庆而已,整个卫城都是张灯结彩,人流拥挤,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一场大寿,还是因为年关将近。

    就不要说那些沾点亲带点故的可能卫月都不知道这人是卫城哪条街道上的掌柜,都开始带着礼品上门,知道要是等到当天门庭若市的时候,谁还记得你是谁?不如早点,说不定还能捞个印象分。

    不过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像林家这种小一些的世族,也都随波逐流,让些小辈提着东西跟着这些掌柜过来,要是往年,那不得在最后时候,才献上珍宝,求在众人面前落个头品,也好给自家涨涨颜面,毕竟卫家请的可不只是他们这群世族,还有很多游散江湖人,说不定能有看上眼的,也能顺便往家里带带,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而今这么做,不懂的人只觉比往年还要热闹,可看出门道的人,却都是暗叹一声,卫家声望不在,这卫城是要变天了?

    不过对于这些细微动作,卫家稳坐钓鱼台,来者不拒的这份大家气态着实折服了许多人。

    而徐江南就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一意看着竹简记下的人心所向,期间有一次,在他看书累了之后,小眯着眼,手掌揉搓小憩一会,再睁开眼,便看到了郑白宜捧着杯书,一手提着酒,走的很是洒脱不羁,徐江南总觉得他比之现在的人,要多上很多东西,却也少上很多东西,就例如谢贤夫子,要说博览群书,书通二酉自然不假,而说活成一个世外人的模样,谢贤侍弄菜圃,集露而饮,竹屋生计,以酒为墨,不可谓不世外,但比上郑白宜,谢贤看上去就有些故作姿态了,为了出世而活出出世的感觉,可能是因为根深蒂固的礼节说教原因,但郑白宜就要自然很多,这般作态,从某个方面来说是为儒家所不取。

    不过徐江南想想又是好笑,大秦建国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坑杀与国无益的儒士,而郑白宜就是活在那个时候的人物,要想他对有着繁琐礼仪的儒家有些好感,或者说邯郸学步一般,那不可能,不过郑白宜过来之后,便问他看了哪些,徐江南有些兴奋,知道郑白宜的意思,也是有些跃跃欲试的神色,不知道算不算学而时习之的一语中的。

    徐江南指了指地上那一堆散乱的竹简,郑白宜也就是瞟了一眼,不过却不是直接问,而是先开始给徐江南说起当时牵扯到的背景,一句话一声叹息,一口酒一朝大秦,絮叨沉迷了大半个时辰,觉得说的差不多了,郑白宜收敛神色,声音清朗犹如天上音,问及他若是其中之人,会有如何应对之策。

    徐江南起先有些不适应这样的问答之法,不过知道这是最直白的方式,也是给了自己大量空间,因为之前这些世家所处的背景他知晓的并不多,而今听到郑白宜的详细陈述,心中就有了个尺度,对于这些书札上记载的有些东西就合情合理了,而郑白宜这时候才说也是想考考徐江南,就这么短的时间呢,如何拿出应对之策,是壮士解腕,还是神来之笔,又或者堂正无奇,像在这种几炷香之内的短暂时间,要拿出来的想法,自然是与性格挂钩,郑白宜这般做法,一是考究面前人有没有入心,二就是想看看徐江南究竟有几分功力。

    徐江南初逢此事,脑海思路很多,却是杂糅成一团,闭上眼,思量半晌,抓住一线头,剥丝抽茧之后,这才睁眼,很是果决的款款而谈,他一说话,之前的兴奋便就消散无踪,换上的是一副波澜不惊,郑白宜面无表情,没有赞许神色,也没有不悦露出,就像听着城里的闲碎琐事一般,徐江南愈说愈是自信,直到自己觉得滴水不漏之后,这才收声,有些期待。

    郑白宜微微颔首,并没有否认徐江南的做法,只是轻声点评说了句,斩草除根是好的,但法子太过暴烈,容易得不偿失,想想大秦的围三阙一,同样是斩草除根,可没废一兵一卒,而血腥弹压之下,逼得狗急跳墙,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结果是到了,不同样也是元气大伤?你现在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当年那些世家并无后续手段,若是当年,这事就不得不防啊。

    徐江南躬身受教。

    也就这般,每日郑白宜到了点就会过来,说一些,问一些,听一些,点评一些,到后来便只是点头,没有最后的阶段,徐江南潜移默化之下,愈加内敛,原本的世故圆滑又似被打磨了几分,眼神深邃灵动,比起之前有几分市井狡诈的慧黠更有神韵。

    等到郑白宜点评不了的时候,他便不过来了,一切任凭徐江南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他眼里,有时候神来之笔不就是任凭棋子施为?

    就这样日子有序而又无序的过去,徐江南在慢慢给自己镀金,不求腹内锦绣,但求不是草莽。

    又是一旬过后,离卫家老祖宗大寿仅有七天不到,各人各事按部就班,就等着卫家敲响卫城洪钟的时候,卫澈却是在槿下院,捧着卷圣旨怔怔入神,而这些时日又是杀了不少人的卫敬,坐在桌子上,自顾喝酒,吃着花生,他虽然知道自己辈分高,但同样知道这种事他能看出来,但要想出对策,就不是他能做的了。

    虽然他早就在“老祖宗”那里得到过提醒,不过当这卷圣旨真切到他手上的时候,还是冷笑。

    卫敬喝完了壶中酒,吃光了盘中花生米,起了身子,轻声说道:“什么时候杀他?”

    卫澈知道二叔说的他不是前些日子要杀的韩家人,还是自家剑阁上的那位,以前圣旨不到,他可以装作不知情,但如今圣旨到了手,不遵便是抗旨,前者事可大可小,后者只能大,小不了。

    卫澈收回神色之后,像是没听到一般,将圣旨合上,然后撇开话题笑着说道:“月儿这些日子倒是不错,像模像样的,看样子以后我会轻松不少。”

    他知道这个二叔,外软心硬,也就只有卫月能够让他心软下来,所以带上卫月,像是要止住他的杀心一般。

    可不知道为何,今日却行不太通,卫敬一扫袖上灰尘,像是得到了谁的授意一般,轻声说道:“我去剑阁一趟。”

    卫澈面容艰涩,却不知道用什么话来阻止,闭上眼,将圣旨随手一丢,轻声喊道:“二叔,要不等我爹回来之后,再动手也不迟?”

    过了盏茶功夫之后,没有听到回应的卫澈,叹了口气说道:“下手快一点。”

    卫敬依然没有作声,径直往外走去,才开门,一道声音传了进来,“呵呵,不急。”

    卫澈睁开眼,扭过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发现自家爹爹站在门外,卫澈皱了皱眉头,他其实知道自家父亲早就回来了,只不过不知道在哪而已,如今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像是掐好了时间一般。

    卫玦走进屋子,卫澈正要开口将此事陈明,卫玦摆手制止,给自己倒了杯茶,笑道:“此事某已经知晓了,再给那小子三天,三天之后,送他上路,正巧皇使三天后才能到卫城。”

    卫敬没有说话,闻言却是出了屋子,若有意思的将空间给了这对父子。

    卫澈蹙了下眉头,在他的印象里,父亲似乎对于这些事情并不上心,而今却又是一副深谙此事的样子,他有些好奇,等到面前男子落座之后,这才恭敬轻声喊道:“爹。”

    卫玦点了点头,一脸和睦笑道:“澈儿,爹早些年没有管你,如今又要将胆子撂给你,怨不怨?”

    卫澈原本满头疑惑,就在卫玦这般开口之后,烟消云散,无论他觉得面前这个中年人似乎有太多的事瞒着他,但追到底,不会害他,这就够了,一笑而过,因为某些不足为人说的原因,没有说话,却是摇了摇头。

    卫玦走到卫澈边上,原本一手抓着他就能晃荡起来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需要他微微抬头才能打量,卫玦伸手好生替他理了理衣玦,轻声说道:“这事按道理得你娘来做,以后呢,就该程雨蝶这个妮子来做。我这个当爹的,不称职,当家主也是,当父亲也是,当丈夫也是。

    这一点以后别学我,卫家到你手上,我放心。”

    卫玦微微一笑,至此以后,一身轻松,又是说道:“皇使大约三天后到卫城,今日你便什么别多想了,去程家见见那妮子,把事给订下来。”

    卫澈又想着开口,被卫玦不容置疑的打断,笑着说道:“去吧。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

    (晚上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