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一百九十九章 算计人终被算计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书友们元旦快乐。第二更奉上)

    徐江南这话出口真算个狂生,口气太大,在这两位面前敢说这话的,天下似乎不超过三人,徐江南不是故意而为之,而是有感而发,不想换几句牢骚,也不想换几句唏嘘,纯粹就是想找骂,觉得这样兴许自己会好受一点。

    郑白宜听完之后倒是如他所愿,只是没有因为最后一句话,而是他的思维,指着徐江南笑骂道:“迂腐。”而崔衡天更是坐在空酒坛子上不屑说道:“学什么不好,非得学酸儒,顽固不化。儒家礼法究竟有何用?无非是盛世的时候用来锦上添花,要是在乱世,一文不值,想去独当一面也没这个本领。”

    徐江南醉态横生,觉得如此坐姿有些不舒服,继而往前挪了挪,往后一靠,一手搭在酒坛上,醉笑道:“老前辈,莫说小子圆滑,你们何尝又不是,且问二位老前辈,若是你们处在我的位置上,是接还是不接?”

    郑白宜的白须早就被酒液沾满,黏在一起,与崔衡天相视一眼,皆是幸灾乐祸笑道:“自然不接。”而郑白宜话说完了之后,敛了敛神色,又很实在的道出了天下的实情,“其实呢,说你迂腐,何尝又不是在说老夫自己道貌岸然,天下之辈大多都是这样,你怕也是司空见惯了,明道暗娼的人多了去了,就比如老夫,冷眼旁观也是替那傻闺女不值,但真要设身处地,你的做法无疑也是老夫的选择,无疾而终实际上对二人都好,感情这种事,要伤心,不是伤在一时,就是伤在一辈子。你别瞅老夫,老夫是没历经过,天下人一个性子,越是没走过的路越是会夸夸其谈,老夫敢承认。

    还有一个,你不接受看似因为金陵那名女子,其实同样也是为了她好,这一点不容置否,但是你想全盘否认这个,这事上,你小子就做的不厚道了,在这一点,老夫替那个闺女是真不值。

    这个

    老夫阅人不多,但也能看出来她是一心一意为你打算,一个小姐能低声下气的跟你小子说话,算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这笔账,你逃不掉。”

    徐江南微闭双目,这种以晚辈之态对于长辈同徐江南来说有些陌生,所以他说话的时候反而是将这二人看做类似卫澈这样可以喝酒诉苦的人,不过这事的确与卫澈是说不得的,而这两位老前辈倒是甘之若饴,也没觉得他的无礼是有多无礼,不过到了这会,郑白宜用一个长辈的口吻微微训斥,徐江南不觉得过分,反而觉得亲切,尤其是一番一针见血的说法,他本心有一点出于对卫月的关心,只不过他不愿意承认而已,想借着小烟雨给搪塞过去,自欺欺人。

    被郑白宜点破之后,徐江南眨着醉眼,一脸慵懒说道:“江湖人不说过程,只看结果。结果是一样的,至于我否认不否认,有区别吗?”

    郑白宜自古喝酒,一脸神秘笑容,而一旁崔衡天却是没好气的讥讽点破,“自然,与你来说没区别,与这个闺女来说可就是瞑目与不瞑目的关系了。”

    像是商量好的一般,一人烟脸,一人白脸,郑白宜轻笑说道:“你小子算是官宦子弟,不幸是家门被灭,但所幸的是你人还活着,而且还活了近二十年,可这二十年来混迹江湖,学到了江湖的求生之道,这是好事,但同样有利有弊,过了十多二十年的苦日子,风餐夜宿的,你觉得自己卑微,自卑到只要能活下去就行了。”

    徐江南微微抬起头,盯着郑白宜,眸子清醒之色转瞬即逝,故作轻松说道:“前辈说什么便是什么好了。”

    郑白宜笑道:“小后生,你诳骗不了我,这是江湖人的劣根,百年前老夫就看了出来,无论是谁,都会有,不然江湖里哪有那么多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就连那些扬名立万的剑客大侠都一样,绝大多数因为自卑,才想着把人踩在脚下,这样,就没人看出他的自卑。唯一的区别就是踩对了人,他就名扬四海,踩到了钉子,那就是自讨苦吃。

    而你呢,不过是野心大了点,想踩在金陵皇权的头上,其实说踩都算轻的,凌辱才是真的,但是你想过没有?江湖的道理在江湖是行得通,但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卑微行事于江湖里的确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护身符,但你要于官府之人打交道,一是礼法不能废,二是仪态,居上位者若是姿态卑微,那房门府第也一辈子抬不起头,还有便是军伍,军伍说法,要是世故,风牛马不相及,那就只能当一辈子的老油子,出不了头。

    这也是文武不相投的原因所在。

    老夫觉得放在儿女之事上约莫也是差不多的。”

    徐江南默然不说话,但他知道这位老前辈说的是对的,万事讲究个对症下药,只不过这种事症状能寻,药物却难找。

    郑白宜点到即止,乐呵呵捋着胡须,可能是摸到了酒渍,又将手搁了下来,换了个话题说道:“你呀你,就是太过沉稳,行事如将木之人,反而少了轻狂。”

    徐江南知道郑白宜说的是什么,一改醉意嬉笑说道:“老前辈何故至此,小子给前辈说个故事,前辈喝点酒,今夜便过了,之后大路朝天不好吗?”

    郑白宜眼瞧着徐江南不在装醉之后,哈哈笑道:“非是老夫所愿,是你小子行事风范与你爹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罢了,既然你不想听,老夫也不说了。”

    说罢便要起身,只是这会反倒是徐江南不允了,耍无赖说道:“哎,郑老,先前是小子口无遮拦,你老大人大量,还请别放在心上,再与小子说上几分如何。”徐江南原本觉得也就说说卫月,所以装醉想要蒙混过去,后来发觉这老前辈话头打开之后,反而滔滔不绝的说道了自己和徐暄,这就要另当别论了。

    郑白宜吸了口气,指着徐江南说道:“你小子就这点好,也就是这点不好。”不过话虽这么说,却依旧是坐了下来,而一旁的崔衡天老前辈似乎早就有所预料,像个看戏的在旁边看着这两位一来一回的打擂台,不过唯一有些疑惑的就是郑白宜对于这小子的青眼相加,他想归想,但没有扫二人的兴,反而是喝着酒,剑阁这么多年,来了个能让他们愿意与之说话的,不容易,往年都是二人絮叨,也都是争论居多,就算势弱,也是输人不输阵,面红脖子粗。

    徐江南轻轻一笑,开了个新坛借花献佛递了过去,开门见山顺势问道:“老前辈认为小子当下该如何是好?”

    郑白宜思量小会并没有直面给出答复,而是轻声说道:“你现在的境地不错,至少是活了下来,当然这些归功于那些年的江湖之行,没有陌在江湖里,但这不代表你以后能活下来,江湖之所以是江湖,而天下论为天下的道理就是有庙堂的存在,江湖人各自为战,凭喜好做事,所以志同道合的人少,而庙堂人则不然,全凭利益,拉帮结派就多。

    但庙堂上有利有弊,不像江湖人只论个人心,庙堂做事牵扯的东西要多,人心也要复杂,所以也就有些拘束,这是弊端,也是你的优势所在。只不过你要靠着这个优势走到最后,万万不可能的,就像现在,金陵的人都认为最大的利益就是秘而不宣的取你人头,但你要说凭借这个能让他们分崩离析,那你就少算了那些人的道行。

    在他们眼里,这场博弈没有第二个结果,差别在于得失的多少。你做的不错,至少在现在看来,没有依仗你爹的身份去讨价还价,反而是诱人参赌,只不过你还是急功近利了一点,借了卫家的势,也入了剑阁,小觑了庙堂人啊。”

    徐江南皱着眉头“嗯”了一声。

    郑白宜没有开口,安静喝酒,安静听人交谈的崔衡天睨了他一眼,讥笑说道:“臭小子,你这是身在局中不知局,无论你之前做的再对都好,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跟卫家人搭上关系,而且还入剑阁,这么一做,前番百般努力可都是付之东流了啊!你有没有想过,既然皇家知道了你的身份,而今你在卫家又是众人皆知,一个国贼余孽,一个江湖千年世家,关键还有你爹当年与卫家有过接触,这几项加起来,是在逼金陵撕破脸皮了。”

    徐江南疑惑问道:“小子不来卫家,这事就能干休?”

    崔衡天哼哼唧唧说道:“干休不了,不过会死的好看很多。若你不想借卫家的势,游历江湖,金陵的手段可能就偏向柔和,而你小心谨慎一些,未尝不能苟活个多少年,只不过你一入卫家,金陵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道理,自然激进许多,就凭你如今七品的小身板,遭得住?而且老夫听你小子所言,若不出意料,皇使已经到了卫城,而他手上拿着的,就是你的生死簿。”

    崔衡天突然换做一脸的可怜神色说道:“若是老夫没有猜错,而那个勾你魂魄的烟白无常,就是卫家人给扮演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