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我有故事,尔等有酒否?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朝霞过后是盛阳,晚霞过后是深夜,同与不同就在这里,徐江南说完之后,假装自己很是忙碌的翻阅书籍,但是他知道自己其实一点都没看进去。连一个字都没有,将自己匿在阴影里,他很清楚知道卫月的事与他来说就是一个泥潭,只会越陷越深,越欠越多,到后来剖心剖腹都还不了,但是当一个女子不接招,也不应承的时候,他也无计可施,想不到最好的脱身手段,难不成到时候真当一个还没走心的负心人?

    徐江南想了很多办法让自己静下心,但感情这种事如果你想静心就能安心下来,这种微妙的感觉早就被世人说干道尽,徐江南面无表情,他想克制住自己的想法不过雷池,五指入掌,希望通过连绵的痛楚来告诫自己究竟要做什么。

    崔衡天听了徐江南的回答之后,先是一愣,继而回过神,风花雪月他没经历过,但拒绝个俏丽姑娘这种事算是这么些年头一次看到,很稀奇古怪,睁着眼睛看了一会故作姿态的徐江南,按道理本该落井下石的他,却是充当看客轻轻一叹,不知道是叹息徐江南的装傻充楞,还是在叹息那位姑娘的痴傻深情。

    郑白宜比他想的开,但同样看的要深,他觉得这事肯定事出有因,因为这个小后生,如今摆明了心神不宁。思忖了小片刻,郑白宜起身走到徐江南同一列的书架边上,喝着酒看似随口的问道:“小后生,听你话语,刚才那傻闺女是卫家千金?”

    徐江南微微一怔,然后将手上并没看进去几页的书给合上,放回书架,平静说道:“嗯。”

    郑白宜有些疑惑,好奇说道:“这下老夫就不懂了。”徐江南手上动作一顿,接着又是行云流水从书架找书。这时候背后崔衡天略带讥讽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有什么不解的,将相之子看不上江湖女儿呗。”

    郑白宜没有理那个胡扯话语,轻声问道:“崔老头话糙理不糙,你是权贵之子,她乃世家之女,再者你小子之前不也说了,家道中落,而这个傻闺女虽说在江湖世家,好歹也挂着个不大不小的侯爷头衔,门楣之别不算大。你就不想着借机让徐家东山再起?”

    徐江南默不作声,自顾做着自己的事。

    郑白宜又是开口说道:“再者又说当年徐暄与卫家并无纠葛,结为秦晋之好那不是锦上添花的大好事?”

    徐江南低着头依旧寡言清心,可能同样因为好奇,之前就同气连枝的使了一出激将法的崔衡天又是讥笑说道:“朝廷之人会有情?情义二字不过就是个笑话而已。你与他多说何益?还真是闲事管上瘾了?过来跟老夫再下一局。”

    郑白宜没有理会目的跟他一样的老伙计,这种劣质激将法能逼出话来,这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郑白宜嗤笑一声,像是低嘲说道:“你们官家人不是追个利字吗,这事不摸清楚心里也痒痒,你也莫怪老夫多事,要没有多事这个心,这些年也在这个地方呆不下。

    老夫也不白占你便宜,瞧你小子来了一整天,翻来翻去,也就看了一本《凌剑录》,而老夫与崔老头在这剑阁呆了不知道多少年多少载,其中的书该看的也看了,不该看的还是看了,你说道说道,给老夫解解乏,之后老夫教你,怎么着也能事半功倍,如何?”

    他本来觉得这是天下最大店家和最小商客之间的交易,真不是他自夸,不说外面的人,就说楼下那几号人物,若是知道他提了这么一个简单要求就能得到千万倍的俸酬,天晓得会眼红到什么程度,不过郑白宜却是觉得这买卖划算,待价而沽这种事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再者又说,这些个书卷东西他都已经看完了,在别人眼里可能千金不换,在他眼里,也就是一堆上了年纪的破烂,而面前小子又不是仇人,说说也无妨。

    当然,这两位守阁人也有自己的傲气,不然随意来个人哪有这般好言,就连之前的卫澈上楼,也是没给过好脸色,而卫月更是连眼都懒得睁开。徐江南运气不错,正好托了点徐暄的福,当年之事,或多或少的余韵之下,这二人反而认可了他,至少在徐江南给他二人解了十多年的困局之后,觉得他有些可取之处。

    不过让他失望的就是徐江南轻轻摇了摇头,拒绝了让江湖人都眼红的生意,抢过郑白宜手上的酒壶,用着就像说书人对着众生的口吻,先豪饮一口,紧接着坐在地上的书卷上轻声说道:“想知道?也行,我的故事有三两重,也不要你们教,酒管够就成,我也不是个贪小便宜的人,这个买卖让你们赚。”

    郑白宜对于这事不管过程,只听结果,眼瞧面前小子点了头,哪怕出言稍有不逊,都不是大碍扭过头望了一眼崔衡天,白眉老头心领神会往楼阁上翩然而去,不多时,手上拎着十多坛,头上还顶了几坛子陈年老酒过来,有点心疼,但想着等会有就有故事,白眉老头也不心疼起来,看样子就不是一个喜欢将就的人。

    徐江南并没有因为崔前辈之前的话语而说一些难堪下作的暗讽言辞,先是随手拎起其中一坛沉缸,解开系在上面的红绳,开口便饮,一坛酒估计喝了一半,有一半径直从嘴角滑落。

    郑白宜盘腿坐在徐江南对面,浪费这点酒来说不是太心疼的事,痛饮痛饮,不都是都是喝上七八分,浪费二三分,不然怎么叫痛饮,那种杯尽的只能算消愁,他精品细啜着,等着下文。

    一坛落定,徐江南抹了把嘴角,这才开了腔,一阵絮絮叨叨下去,天色已经全然黯淡下来,地面上的空坛子愈来愈多,整个二楼都是酒香洋溢。

    “说白了,我就一国贼余孽,屁的权贵子弟,就别说如今自身难保,与我一起定然会被拖累,还有,我虽然不尊儒,但也知道有些礼法该尊崇,哪怕只是我一个人觉得该尊崇,三年之孝,还一个生育之恩并不多,而今我三年之孝都没经历过,又在替家父扫尘之中结缘姻女,这跟三年之孝的时候办那酒事又有何异?”说到最后,徐江南自嘲一笑,带着点滴醉意眯眼反问道:“敢问尔等,这份情,汝是接还是不接?”

    (晚点还有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