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一百三十四章 活下去(第二更)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谢祈才下去不久,陈铮也没翻几章折子,一身草履的纳兰天下走进书房,朗声说道:“参加圣上。”

    “免了免了。”陈铮搁下手上活,没有抬头,朝着手哈了口气,搓了搓手,笑着说道:“说吧,什么事。”

    纳兰天下躬身说道:“圣上,西蜀道今日传来消息,说前些时日方家公子方云已经同徐家子交过手,而今这事在西蜀道已经传的风风雨雨,众人皆晓了。”

    陈铮哦了一声,不动声色问道:“不是相传方家公子如今已经六品了么?怎么,没打过?”陈铮其实从纳兰天下的话语之中已经抓到了关乎结果的蛛丝马迹,只不过似乎想要确认下来,这才有此一问。

    纳兰天下嗯了一声,依旧风淡云轻回应说道:“回圣上,据传回来的消息,方家公子是七品,不过似乎是技差一筹。”依旧简单,这才是纳兰天下,陈铮不问的他不说,也不会越过雷池半步,但是该办的事从来不会落下,这也是陈铮信他的原因。

    陈铮闻言之后自言自语说道:“方家这是在藏拙啊,没想到徐暄的小子藏得也深啊。”继而也是乐呵一笑,并没太过在意,他相信即便再是藏拙,在青城山那些个道士的数甲子功力面前也是不值一提,而是意有所指的盯着纳兰天下说道:“他的身份也让人给戳破了?”

    纳兰天下眼神清明回应过去,知道陈铮问的什么,摇摇头说道:“没有,西蜀道津津乐道的都是那天战况,说是两位少年俊才,并没有听说是徐家子,想必他的真是身份没有戳破,背后也没朝堂的人替他开路。”

    陈铮将眼神从纳兰身上移开,脸上表情平常,帝王心思彰显无疑,真说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对徐家子是何态度才好,更不要说揣测,不过陈铮是知道,只要对西夏江山有上半点阻碍的,都得死,而他这些年也是这么做的,当年徐暄不照样一道圣旨归天,顺口说道:“青城山呢?这徐家小子能借机整出这么大动静,朕倒是小觑他了,呵呵,倒有点徐暄的风采。”

    纳兰天下之前的功课显然做的极好,双手合袖,对答如流径直回应,“赵副掌教如今已经过去了。”

    “消息出落在何处?”陈铮声音平淡,吹了吹几案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轻轻问道。

    纳兰天下少有的停顿下来,那里几乎是他记忆的全部,他也是在那里被自家娘亲赶出柴门,他其实很想回去看一眼,但是知道自己并不能回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纳兰天下每天都很忙碌,也是借着忙碌想将那个其实很卑微的想法抛却掉,也想早点做完这一切,早点回去看看那个老娘亲如今是什么模样。

    等到陈铮再一次抬头的时候,纳兰天下微微闭目,声音清澈说道:“弘碧城。”

    陈铮觉得有些熟悉这个地方,直到看到纳兰天下的时候,这才想起来,这位文华殿大学士不就是那里的人么,一脸通情达理的笑容问道:“朕的大学士,不回去看看?真可以特旨给你放上三旬的假期,一月之内有朕在这个朝廷之上那些人也乱不了。”继而又是苦笑说道:“再长可就不行了,这个时候,朕还得盯着北齐和辽金,力不从心。”

    纳兰天下睁开眼,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谢圣上好意了,不过不用了,国事为重。”

    陈铮没有拒绝,虽然说朝堂上眼看都是他的臣子,只不过当头那几位舞文弄墨还成,真要说治理的才能,别说一州一郡,给个芝麻大的县令,估摸着都玄乎,但是私下勾心斗角追名逐利的勾当没少有过,就像个市井人物一样,奈何原本入金陵本来就是铁血手腕,西夏文人本来就少,武官当政不太现实,也不好大肆罢免弄得人心惶惶,只能由着这些人占着茅坑不拉屎,毕竟他需要这些人的名望来彰显自己的仁德,让更多的有才人士觉得他是个明君,老实巴交当他的臣民,索性还好就是有眼前这个人在,或多或少的能让他轻松很多。

    徐暄替他打天下,纳兰替他治天下,看似很完美的事,如今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就可能成为泡影,也是可笑,徐暄在军中的名望不多说,前无古人是肯定的,就连他这个君主都不如,当年他还记得他去军营探看,被几个大头兵用刀架在脖子上,直到徐暄出现,这才能入军营,那可是他从西夏带出来的子弟兵啊,后来也就有过一个流言,军中只认徐将军,不识西夏王。

    如果徐江南身份曝光,无论是真是假,只要有人信,西夏积蓄了十数年的声望就得一落千丈,北齐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大肆传扬之下,西夏就真的内忧外患了,什么都有可能成为镜花水月。

    不过这个情景的发生有一个避免不了的前提,就是徐江南能活下去,而陈铮也能想到此处,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气急败坏。

    陈铮兀自摇了摇头,又是问道:“依你所见,徐家子会在哪落脚?”

    纳兰天下道:“卫城。”

    陈铮微微皱眉,“卫城,不去景州?”

    纳兰天下回应说道:“虽然眼下去景州找唐家人正名能保全性命,不过十多年前唐府同徐喧就势同水火,而且这十多年来,唐府的名望每况日下,呼风可能还成,唤雨就力有不逮了,再者他如果有此想法,应该早就到了景州,而不是在叙州地界,更不会去平王府。

    此子在叙州逗留,想必也知道,就算唐府愿意为他张榜发声,作用并不大,这充其量是拉大声势的锦上添花,并不是雪中送炭,过不了青城山,方家那关,他还是活不下去,反而会连累两位老人,只有去卫城,才有一线生机,真正的一线生机。”

    说完这番直言不讳的话语之后,纳兰天下抬起头,望着思索的陈铮说道:“他不傻,相反很聪明,身份暴露出去能活一时,同样麻烦也会不断,他知道自己只有活下去,才会让西夏忌惮,才有资本同圣上谈判。”

    陈铮沉吟之后,也是理解到了纳兰的意思,抬起头,倒有些赞誉的意思说道:“有点心机。”不过继而脸色微沉,话锋一变覆手说道:“假若朕不想让他活下去呢?”

    纳兰天下早有预料,声音不带丝毫感情,“卫城卫家。”

    陈铮微微蹙眉,方家失手原因几何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然有人会去追究,不过青城山的掌教能失手?他着实有些想不通,一个弱冠的人,就因为是徐暄的儿子?如果说是青城山故意留情,这也太过荒诞,当年徐暄在青城山大放厥词的时候,这个梁子怕已经是结下了,两人之间怎么看都有怨无恩,突然之间陈铮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世道,也看不懂人心,只是好在有纳兰,径直问道:“青城山拿不下他?”

    纳兰天下眉目清朗的点点头,“在其他的地方,拿的下,在卫城,拿不下。”

    陈铮刨根问底疑惑说道:“这是何为?难不成青城山还会放过徐家子?”

    纳兰天下身形不动,就像一桩木头一般,陈铮问什么,他答什么。“因为卫城是卫家的地盘,就算赵掌教能拿下徐家子,也压不过卫家这个地头蛇。”不过纳兰似乎为了让陈铮更加明白,又是解释说道:“当年徐将军灭西楚,卫家看似弃暗投明,从朝廷捞了好处,但弊端也有,就是在江湖上的声望一落千丈,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反而弊大过利。

    这些年在圣上治理之下,卫家并没有出一个令江湖人心悦诚服的大人物,倒有点日落西山吃老本的光景,赵掌教如果在卫城拿人,即便是圣上要的,卫家也不会答应,毕竟赵掌教的立场是青城山,本就日落西山一般的名声,再让青城山踩上一脚,雪上加霜就真的成了苟延残喘了。”

    这才是算人心啊,滴水不漏,一言一语就像是拍案定论一般,莫大的自信。

    陈铮冷笑一声,负手从几案上站起,他有些不信徐江南光凭自己能算计到这些。

    不过说实在的,纳兰机关算尽,也没算到其实徐江南真的没想到过这些,毕竟徐江南认识卫澈这是他不知道的,而徐江南在凉州遇见卫澈,在卫澈的点明下,知道卫家的剑阁,只能算作是阴差阳错,不过对于唐家,倒是被纳兰说中了,心有芥蒂。

    陈铮走到纳兰天下的身边,镇声询问道:“他想活,倘若朕不让他活呢?”

    纳兰微微侧身恭敬说道:“让卫家人来做这件事。”

    陈铮点了点头,知道了纳兰天下的意思,将头凑到纳兰天下耳边轻巧说道:“这事你去办,还是那句老话,兵马不能动。徐家子,必须死。”

    纳兰天下闭目应声说道:“纳兰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