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一百零八章 李显彰(三)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破而后立?谢夫子喃喃失神,这话的意思他自然知道,西夏的破茧成蝶因为一个人的出现,就变成破而后立?他犹为不相信,也就这么失神的小半会他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说像对待徐暄一般对徐家子杀人诛心。

    武官杀人动刀不算狠,手起刀落转世为人算是慈悲为怀了,文官杀人动笔,长篇大论诛心言辞百年千年都翻不了身,这才是真的狠。

    李显彰瞧见谢夫子的脸色变化哪能想不到关键,讥笑一声说道:“夫子,如今晚了,数年之前徐家子上山的时候,心慈手软,现在呐,就算是他死了也无济于事。北齐会坐视不管?只要透出点风声出去,这番作为就是狗急跳墙,心虚到想杀人灭口,若是死了还好,可能是个死无对证,只不过这个前提还是在没人有证据证明他的身份,不说其他人,当年那个带他上山的人,定然是知道的,西夏有本事让他死?若是有本事,当初这人砍了青城山一角,早就该死了。”

    李显彰顿了一会,抬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般说道:“若是没死,他岂会善罢甘休?”

    谢夫子眯眼问道:“你同那徐家小子有何关系,为什么要如此替他说话。”

    李显彰摇摇头说道:“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谢夫子惊疑不定,还是不相信。

    李显彰又是轻笑说道:“夫子,这事本就与我无关,我掺和不掺和已经是这个局面了。至于为什么?对夫子来说重要么?”李显彰说完后拢起袖子,给夫子倒了杯酒,就像当初夫子给他倒酒一般,递了过去之后怔怔说道:“但是这事对夫子来说有利无害不是么?”

    谢夫子故作洒脱一笑,接过酒之后说道:“我图个什么利?”

    李显彰幽幽说道:“夫子授命来到此处,当真是想着教书育人了度余生?还是想搬正天下读书人所谓的风骨。至少眼下夫子起了杀心,不就是想遮掩住那群读书人的脸面名声。夫子心怀西楚,天下如今是西夏当权还是北齐为政,夫子在乎么?”

    谢夫子笑容转眼消逝,盯着李显彰,他不知道李显彰是从哪看出来的,不过确确实实是说到了他的心坎上,要说名利,他几十年在庙堂上也捞够了,不过也正是处在高位上久了,那些谄笑逢迎之内的话不知道听了多少,这可不是他们这辈人口口声声说得蔚然成风的的士子风流,就连到了这边,虽然谄媚逢迎的人少了,但是从那些小心谨慎的表情态度上也是失望,后来碰见面前人经宴上的那番言论,是不是夸大其词有待商榷,但是那份骄傲和轻狂是他很为欣赏的东西,所以走的时候给也是青睐相加,置其他人于不顾,这是他放出来的风声,只是可惜,依旧没人敢借鉴着再来一次。

    李显彰不等谢夫子说话,悠然说道:“夫子是念着读书人的风骨,可是夫子所作所为却不像是扶正,倒像是助纣为虐了,沟渠是不是不堪入目,但是唯有自己将脏东西给掏出来,让世人看到,这才是治本,若是像夫子想的往上面再盖些新鲜香草,能遮掩多久?到时候,若是等到有心人再来,夫子,这就不是往上面添些香草之内的东西就能遮掩过去的了。”

    谢夫子愣神半晌,将酒饮尽之后,似乎是被说通了,但同样又是想到了那些人的举动,顿时失魂落魄的说道:“可惜已经晚了啊。”

    李显彰微微一笑,此番早有预料说道:“夫子以为青城山出手就稳如泰山了?”

    谢夫子哑然不做声,他没接触过江湖人,但青城山是什么地方?几千年的道庭所在,更有传闻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邱掌教都活了几甲子了,这样的活神仙出手还能失手?讲真是不信的。

    李显彰不意外,毕竟这些个一心读着圣贤书,教着圣贤道理的夫子,没关注过江湖上的那些事情也很正常,想他则不然,酒肆茶馆呆的多了,当初更是因为陈雅的事没少在跟处在江湖细枝末节当中的江湖人打交道,而往往这些人的消息虽然杂,而且五分真五分假的,但确实是流传最快的。也就是这番,当年才知道了一个说书的落魄人上了山,在山上呆了三天三夜才下去,细致打听之后,发现这人并不识路,显然就不是熟人访友,后来还故意听他说了一场书,眼尖的时候见到了那个剑匣。

    这会联系起来,那人是谁不重要,但是算着年辰,另外一个跟着上山的眉眼同现在的徐家子有几分相似,这对他来说就够了。李显彰本就是个瑕疵必报的人,为了意图无所不用其极,他爹虽说是跳江自尽,那些个在他爹面前说他不成器的,说难听话的,给他白眼的,他都记着。更有些人后来有几分眼光,跟着骂了几句徐暄,从此就高官厚禄青云直上。

    这些人依仗的不就是那份清高,徐暄究竟是不是卖国贼,是不是想着拥兵自重,功高震主与他何干,只是眼下与他来说,这件事是最能将那些人视如命根的清高毁于一旦,在他的眼里,有些人是该死,但不能让他们死的那么痛快,不然光凭更一万的暗箭,就算是出入仆从入云,总会抓到机会送他上路,就同平王府一般,早些年就查处了幕后主使人,密谋到现在才动手就是这番道理,江湖人有仇报仇,图得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畅快,他到底还是个读书人,杀人,还是诛心,尤其是让人翻不了身的诛心之论才好。

    李显彰呵呵一笑说道:“我听人说,大约半年之前,青城山不出世的师叔去了趟凉州桃花观,至今未归。”

    谢夫子疑惑问道:“这事我也听过,不过于此又有何干系。”

    术业有专攻,明显这位德高望重的夫子不擅长机谋审时度势,李显彰面色不变,在这会倒成了谢夫子的夫子,回应说道:“听说这个青城山的小师叔不出山几十年了,如今去了凉州桃花观,难不成夫子认为是去拜观的?”

    谢夫子微微皱眉,沉吟思索。

    李显彰并没有等下去,这个并不是说花点时间就能想出来的,他了解这个夫子,并不擅长此道,径直说道:“我的猜测是陈铮下了旨意,要让这个小师叔去办事,至于是什么事,不清楚,而且十有八九这风声就是陈铮自己给放出来的。”

    谢夫子虽然觉得李显彰直呼西夏当今天子的姓名有些不敬,但没有深究这个,而他说的话则是让他更是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李显彰直白说了自己的看法,“很简单,陈铮想要立威,在江湖上立威,然后通过青城山的掣肘,让庙堂上的那些人捉襟见肘施展不来拳脚。这个应该才是他的意图所在。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师叔至今未归,不过能肯定的就是皇命还没办成。夫子以为呢?”

    谢夫子总觉得今日的自己就像回到懵懂那会,有些事他能抓到蛛丝马迹,但是要让他根据这些蛛丝马迹直捣黄龙的推测出意图想法,却是有些为难,今日听到李显彰自顾自的推测,虽然每次语气都比较轻,但他同样也察觉到一股不容置疑的自信,他意味深长看了质疑着权威的李显彰,眯眼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你要老夫怎么做。”

    李显彰站起身子,望向门外,风淡云轻,神色也是平淡意有所指说道:“夫子只要顺其自然就好,这事说不定还让不了夫子来抗大旗。过上几日,会有两个人上山,是金陵方家的人,夫子只要见上一见。然后。”李显彰面色不变,顿了一下,衔接下去。“出卖徐家子,给方家指出徐家子的走向。”

    谢夫子也是起身,虽然疑惑,但没有问,沉默之后,点了点头说道:“你想要什么?”

    李显彰背着身子,没瞧见点头,听到这句话之后便也知道事成了,回应说道:“我要夫子到时候让一个人身败名裂。”

    谢夫子疑惑问道:“是谁?”

    李显彰乐呵一笑,打了个机锋说道:“夫子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说完之后看了眼天色,算了会时辰,大约是差不多了,转过身子,朝着谢夫子躬身一拜,就想转身离开。

    谢夫子摆了摆手,这一拜不想受,面色也有些不好看。

    李显彰面色如水,一拜是自己的事,接不接是别人的事,事情办了之后,往屋外走去,才下第一步,屋内谢夫子声音传来。“吕嘉应该是你的化名吧。”

    李显彰转颜一笑。“李显彰。”

    谢夫子喃喃念道:“果真是你。”当初在弘碧城上锋芒毕露指点江山一般的说辞,署名就是李显彰,而让这些夫子面色不好看却没有任何举动的原因是,天下评上有个名字,就是李显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