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六十二章 扑朔迷离的王府局面

时间:2017-11-04作者:骑驴上仙山

    ,!

    霍统领一刀如银光,速度极快,直射而去一方屋檐。

    徐江南也不知道那人是怎么发现自己和秦月的,只见那道白光在徐江南的瞳孔里越放越大。原本伏在瓦檐上的秦月更是一声掩嘴惊呼,徐江南见避无可避,皱紧眉头站了起来。取下背上剑匣,双手拖着,像是临危不惧的刀客拖着刀,不慌不乱,待到白光只有二丈左右的距离时,势大力沉拍了回去,只听得“嘭”的一声在烟夜的清静中煞是连绵清晰,长刀偏了点轨迹,又激折回去,直冲霍统领的面门。

    于此同时,城东一山羊虚白的老者正骑马赶路,眯眼瞧见城内某处楼阁的火光,耳垂细微一动,一掌拍在马背,身形翩然而起,一跃越过十数丈高的城门,轻踩瓦檐,往城南乌衣巷赶来。

    平王府内,霍统领亦是一副武道高手的模样,单手放在背后,眼神一直注视着已经起身的徐江南,轻哼一声。“雕虫小技。”白光及面,他也只是微微侧面,掩耳之势右手轻抬虚抓,巧而不巧的抓在刀柄上,又顺势往下一挥,白光甩出道满弓般的弧度,“唰”的一声,地面上一阵火光闪离。

    徐江南眼神一凝,先前霍统领的一番动作驾轻就熟,是个扎手的点子,倘若就此放弃,临阵退缩,这也不是他愿意干的事。事已至此,既然到了王府,总该要观光观光,不然到后来真要入皇庭了,也不至于像余舍进李安城那般,左顾右盼,乱花迷人眼。

    徐江南平心静气,给秦月使了道眼色,让她见机行事,救下那穿着婚庆喜袍的女子。秦月点了点头,往屋檐下掩了掩身子。

    徐江南这才从房檐上一跃而下。穿着喜袍的新娘子,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眼神怔了怔,有了些许神采,似乎是想到了早之前道士给她说的,又有了些许希望,轻启嘴唇,又有气无力。

    而在院中楼阁上的平王虽然从这道士口中得知了今夜会有不速之客的消息,或许又想起了霍统领的安排,也不至于太过慌乱。他可是亲眼见过那统领一柄长刀收割人性命就如同割草一般的凶狠手段,渐渐安定下来,却也在楼阁上不敢出声。

    道士更是镇定自若,像是个隔岸观火的局外人,这样的情景早在他预料之内,他抖了抖袖袍,将碗中的清水一饮而尽,一手端着碗,一手提着降妖的桃木剑往下面走去,丝毫不受影响一般。

    霍统领借着月光定眼一看,走出廊道,平淡说道:“原来是你。可知擅闯王府是何等罪名?”

    徐江南也是瞧见了霍统领的面容,遂将剑匣立在身旁,摊开双手无奈说道:“唉,赶马的,倒不是在下想来。只是我们家小姐说,昨日的场子不找回来她睡不着,你看我就一个跑腿的命,要不你让我扇几个巴掌,我好回去交个差。然后你们继续?”

    霍统领轻蔑一笑,他手上的人命官司多了去了,好的,坏的都有,早些年还上过战场,砍过蛮子。不至于被徐江南几句话就乱了心境,声音肃杀就像个勾命无常。“油腔滑调。该死!”

    一声清喝,拖刀奔袭而来,气势如山如海。

    徐江南总算体验到了秦月之前说的,为什么剑客就算气势再盛,也不如刀客的一往无前,凛冽杀气笼罩之下。徐江南面色凝重,魏老侠客说生死相搏,胜负往往就是一招一式之间,如同狮子搏兔,亦要全力一般。他不敢大意,或者说也从来没有大意过。

    只是面前的霍统领气势之盛,比起原本拼杀过的人要强上太多,还未提剑,便觉得这一刀倾泻之威不可撼动。

    徐江南也没有刀口舔血以硬碰硬,单脚蹬地,桃木剑应声而出,单手抓过,原本一身流氓圆滑气质浑然一变,一身上下便如利剑出鞘,凛冽无比。

    霍统领气势不减,像是要一刀送人下黄泉,刀势近身,徐江南侧身一闪。

    霍统领见状手腕一转,劈砍一半转为横扫,行云流水。徐江南一手拎起剑匣,铿锵之声响起,徐江南只觉一股大力从剑匣传来,连绵不绝,手臂发麻。

    徐江南支撑一会,险些拿不准剑匣,脚下发力,左手借力一抵,趁着这点空隙。桃木剑狠辣刺去,霍统领着实有些诧异,横刀轻松挡下,往前一步,竟然在地面踩出个脚印,一刀笔直刺向徐江南的心窝,毫不遮掩。

    徐江南脚踩太极,宛如游鱼一般,身法轻灵躲闪。一般用刀的都是一力破十会的路数,霍统领也是这般,往往直来直往,出手十分,不留余地。徐江南闪躲数招,眼见刀势愈加密集,袖袍一挥,双腿用力,轻轻一跃,身姿潇洒回到屋檐上。

    霍统领眼见徐江南脱离出战圈,正要穷追不舍,徐江南一脚踹飞数片烟瓦朝霍统领激射过去。霍统领见此顿下身形,讥讽说道:“黔驴技穷了,先前的威风没了?”他一边说话,一边从背后抽出根铁棍,往刀柄出一接,顺势一扭,原本的长刀竟然变成了长柄刀,手腕一旋,长柄刀旋转再前身旋转起来,恍如镜面圆盾。

    烟瓦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楼阁上的平王早就看得目瞪口呆,从先前徐江南与霍统领的对招拆招开始。

    道士则是下了楼阁,对这边的战况置若罔闻,提剑提碗走到喜袍女子身边,用仅用两人能听到细微声音说道:“姑娘走好,这个仇,我来替你报。”

    喜袍女子听见熟悉的声音,瞬间抬起头来,两眼惊恐,却又死死的看着面前的道士,她记得这副免控,十年前就是他说自己有凤格面相,三天前也是他说她新婚之夜有一大凶兆,又说她会化险为夷。她满脸不解和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道士会惦记上她。

    徐江南本身的目的就不是与这统领生死对拼,而是将他拖延住,将四周的瓦砾踢完之后,徐江南站在屋顶,呼出先前被气势压制的满腔闷气,然后一脸狡猾笑意。

    霍统领瞧见徐江南脸上的笑容,顿生不妙神色,他转身往后看去。果不其然,一人悄无声息从他背后溜了过去,他皱了皱眉,折返身子想要截杀秦月。

    徐江南一脚大力将剑匣踢出去,便如利箭径直袭向霍统领后背,笑道:“赶马的,你的对手是我。”人紧追其后,气势一加,剑招跟着愈加精湛圆润起来。也没有太早之前的悍不畏死,一命换命,招招袭向命脉,又留有回招的余地。

    霍统领冷哼一声,讽刺道:“宵小就是宵小,连手段都是这般见不得人。”带刀回头,借着月光看清了剑匣模样,眼神一寒,提刀挑飞剑匣,也不管偷偷潜入的秦月,一边与徐江南纠缠,一边大声喊道:“来人!”

    秦月先前与那姑娘便只有几步之遥,眼见面前握着长柄刀的凶猛汉子与徐江南缠斗在一块,也看到面前道士的举剑样子,机不可失,一个加速。挑飞道士手中的桃木剑,一把将穿着喜袍的女子拉到身边。

    这位穿着大红喜袍的姑娘正想着张口说些什么,却被秦月上前一步,将她护在身后。在秦月眼里,这位姑娘是无辜的,那么只要想伤害她的便是罪大恶极的人,面前道士自然也不例外,有罪的人杀了也是死有余辜,再一剑,毫不犹豫刺了下去。

    眼见这一剑就要夺人性命,突然之间,一支羽箭撕裂空气迅雷一般闪烁过来,而躲在暗地射箭之人似乎觉得箭支的速度过慢,又或者是急于救下道士性命,又一声嗡响,双星赶月。只见后发先至的一箭撞在前一支尾部,第一支羽箭瞬间提速,剑箭相交,秦月只觉虎口一麻,佩剑便拿捏不稳,脱手而出,而另外一箭速度虽然减缓些许,却从红袍女子的侧颈穿透过去。

    穿着喜袍的女子顿时就支撑不住,身子瘫软下去,一张唇,血液便止不住的往外淌。

    秦月转身扶住红袍女子,一脸悲戚,不停的喊:“姑娘,姑娘……”

    徐江南见到此情此景,也是悲痛,手中的桃木剑也是愈发凌厉起来,一剑一招又是凶横了几分。也是这时,王府侍卫将此处他团团围住,张弓持弩,寒光一片。这些侍卫一脸冷漠,剑拔弩张的肃杀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秦月不问不顾,面色冷淡,她第一次真切的体验到生命的脆弱,或者说是自己的无能为力。以前在卫城,在她家的地段,她纵然再是无良骄横,也没有过草菅人命的作为。而且卫家向来以救世为主张,这些东西理念贯彻多年,已经深入到她的骨子里。

    霍统领冷笑一声,全身气机外放,将徐江南震开数丈之后。衣袖无风而动,原本的银白刀身,渐渐生出些许几股如同蛇一般的烟色气息,将刀身细细缠绕起来。

    “众人听令!将这些擅闯王府的刺客都抓起来。胆敢反抗者,杀无赦!!!”撇过头吩咐完了之后,霍统领又转眼盯着徐江南,就像是猎人盯上了必死的猎物,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不管你和这个剑匣的主人有没有关系,今日,你都必须得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