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仗剑江湖 第365章 情絮

时间:2018-06-24作者:骑驴上仙山

    徐江南站在岸边看着秦淮河上的飘摇小舟,心里其实很不痛快,他需要先生来告诉他这么做是对还是不对,虽然他也知道先生可能什么也不会说,但有李闲秋在身边的时候,他的确很容易找到思路。

    以前没有想这么深,就是单纯的觉得杀人偿命,到了这一步才发觉原来一点都不简单,杀人简单,可是杀人之后呢?他爹花了那么多年的心血将西夏带到这么一个位置,琉璃年岁一场空?如果西夏跟徐暄一点关系都没有,想必徐江南眼都不会眨一下,只不过人生在世,偏偏就没有如果一说。

    徐江南其实是个皮里春秋的人,心里藏不住话,以前学过江湖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圆滑,自从上了九品之后,对此就有些不屑,一个是以前见缝插针是为了活命,如今并不需要,再一个就是话都到了口中,不说出来心里难受,他不像纳兰天下这种人,就靠此法活着,徐江南知道这个大学士还有很多事瞒着自己,同样他也知道这些事若是纳兰不开口,他就算刀架着脖子也问不出所以然来。

    他只是希望纳兰还有陈铮不要在这件事情上诓骗他,毕竟徐暄和李闲秋在他心里占了很大的分量,本来陈铮和纳兰天下用这二人当依仗已经就让他很是反感,若是到头来发现陈铮和纳兰天下还在这事上作假的话,怕是前者真的会杀到地府,还有他最后近乎威胁的话语,都说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对于这些不守规矩的,真要气上头了,徐江南也不担保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出来。

    徐江南看着有小舟靠近乌篷船之后,便背着剑匣开始朝城北走。

    而经过这一切之后,金陵又是趋于平静,一切照旧,秦淮之上的歌舞依旧,之前被挑动起来的紧张气氛也在这么短短数天之内开始平淡下来,就像一块石子砸进了秦淮河一样,涟漪之后还是回归平静,不过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多了很多,无论是徐江南干净利索的对敌,还有那份遗传下来的娟狂话语,也都成了众人口中的谈资,尤其是最后的落幕,更加逃不过有心人的眼,江湖可不止恩仇,情长向来也是跑不掉的旋律,当然褒贬不一,有人说年少情深,原来也过不了绕指柔,自然也有人说这样的人没什么可以畏惧的,连个女人都跨不过去,难堪大用。

    只是这些徐江南也听不到了,出城以后,他往下拉了拉斗笠,开始朝着北方走,连回头的意思都没有,瞧着背影倒是有几分秋风的萧瑟味道,当然北上的人不止徐江南一人,许多本就闻讯而来的江湖人过足了眼瘾之后,也是陆续开始撤离金陵,更加不用说藏在这些人当中的各方眼线,为了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到家主手上,更是一骑接一骑从徐江南身边穿梭过去,当然还是有人进城的,而且人还不少,不过大多都不是为了看徐家这位后生如何如何了得,而是读书人居多,因为五年一次的大考,就在这次秋冬之后开春,很多读书人为了不错过这一次大考或者说早些熟悉金陵的水土风情,已经开始进京,都说江湖人的龙门关是九品这个分界线,读书人的龙门关则是这一次大考,五年一次,这人一辈子能参加个三四次也就到头了,如何能不重视。

    徐江南跟这些人背道而驰,不过不得不说,秋天是个很适合望远的日子,一望无际,天边挂着薄丝一边的白云,被风一吹,就被拉扯成藕断丝连的样子,徐江南走了三四个时辰之后,身旁的路人开始少了起来,直到整条官道上只有自己一人,徐江南对此也不在意,只是背着剑匣往长安的方向走,他本来想着去洛阳,后来想着长安还有事情没有解决,这才想着先去长安。

    又徒步走了一两个时辰后,背后有人骑着马跟了上来,不过徐江南在想着当初天台山上的事情,一时间也没有在意,不过何曾想这滴滴哒哒的马蹄声一直跟在后面,不从背后超过他,也不换道而行,徐江南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对劲,往前走了几步,停了身子。

    后面的马蹄声也是窸窸窣窣停了下来。

    徐江南转过身子,抬了抬斗笠,看到一人坐在马上,一手拉着缰绳,一手将剑按在马背上,不过瞧着手臂的纤细样子,应该是个女人,尤其那修长白嫩的手指,怎么看都不像长期练剑该有的主儿,徐江南疑惑着又往上拉了拉斗笠,等看到人长相的时候,脸上的寒意像是如沐春风一般瞬间消逝,徐江南柔和说道:“你怎么来了?”

    骑在马上的女子起先在发现徐江南的时候很是欣喜,不过跟了一段时间以后,欣喜就只有十之一二,等到徐江南回头以后,欣喜早就丢的一干二净,尤其是这句话像是无端的戳到了她的敏感处,对啊,前者过来一个是替双亲讨要公道,另外一个是人家的红颜知己在金陵,来的理直气壮,而自己呢?就是为了看一个人是不是安然无恙?尤其自己在这人的心里似乎连一席之地都没有,不然怎么在后面跟了一两个时辰都没被觉察到,卫月想着就有些委屈,撇着嘴赌气说道:“怎么了?金陵地大路宽,还不让人走啊!”

    徐江南回过头又是继续往前走,打趣说道:“金陵的路的确路宽,你可别绊脚摔倒了。”

    卫月娇哼了一声,酸酸说道:“我在金陵倒是没绊倒,倒是某些人啊,九品老剑仙都奈何他不了,最后反倒是折在一女子手上,美人关?还是美人计?!若是美人关就好了,过不过无所谓,可若是美人计嘛,小心便宜没占到,最后把命都给丢了。”

    徐江南嘴角一勾,当然骑马跟在后面卫月不知道。

    卫月瞧着徐江南不说话,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抿了抿唇,愈加委屈,不过卫月又舍不得离开,下马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徐江南走了一程以后,轻声说道:“你说在天台山刺杀你的人姓夜?”

    卫月嗯了一声,柔声说道:“姓夜,叫夜知冬,现在住在长安丹凤街,每日深入简出,经常会去酒楼茶馆喝茶听戏,不过每次坐不了多久就会回去。我找人跟他接触过,是个很谨慎的人,什么都不愿意透露。”

    徐江南顿了一下,等到卫月走到并排的时候,这才开口说道:“他和你卫家有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