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31章 打残再说

时间:2017-11-11作者:佛前一水莲

    抬眼朝那说话人的看去,只见一个大约十五模样的少年,头扎秀才巾子,身着宝蓝儒衫,腰挂玉佩,右手摇着纸扇,左手拿着那只玉镯子,本该是年华正好少儿郎,却被他一脸色相轻浪样,深深整成了一副纨绔子弟相。

    那纨绔也正眯着色迷迷的双眼打量着唐黛姐妹,长得真是周正齐整,特别是大的那个,模样风流温柔惹人疼。小的?恩,正冷着一双眼看他,一看就是个泼辣的,滋味应该更过劲。脑里已浮现些不堪的画面来……

    唐黛不说话,身上没有一点惧意,只冷冷盯着他,唐华脸色一白,不敢出声,颤抖着本能朝唐黛靠去,伸手扯着妹妹的衣袖。

    见二人不说话,似是怕了他,脸上更是得意,将手上折扇扔给身后的小厮,抬手就朝唐华脸上摸过来。“美人儿,本少爷的提议如何?只要从了我,我定让二位美人满意。”

    唐黛一见,眼神一冷,光天化日之下,此人竟如此大胆。在现代组织里虽然是主攻医毒,武功只做为防身作用,但要对付这么一个纨绔弱鸡还是绰绰有余的。心里道一声:找死!迅速抬起右脚朝那人下身踹去。

    “啊!”一声惨叫,响彻整个银楼,纨绔弯腰捂住裆部,手上的玉镯也掉在地上“啪”一声响,碎成了几瓣。

    霎时,银楼里的人全部聚集过来,包括掌柜的,还有二楼上一些尊贵的客人也听到声音起身准备下楼看看。

    “哎呀,白少爷,你这是怎么回事?是哪里伤了?”掌柜急急的过来,看竟然是县城首富白家的少爷白次,一脸冷汗的蹲在地上,吓得上前询问,又急急吩咐酒楼的伙计去请大夫过来。

    身边的那小厮也从呆愣中回过神来,这县城里还从未有人打过他家少爷,这个女子可是第一个,所以吓傻了,站在那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个…毒…妇!你是死人啊,去给我打,往死里打!”疼得直哆嗦的白家少爷,指着唐黛姐妹二人,吩咐还傻瓜般站在那的小厮。

    “你确定他打得过我?想调戏本姑奶奶,你那两只眼睛应该长在猪头上去!”唐黛眼神锋利,放开身上的气势,鄙视的看着脸色痛白了的纨绔。管你是白少爷还是黑色爷,敢调戏本姑娘,先废了你再说。

    旁边的唐华心里怕得要死,但见白家少爷吩咐小厮过来打妹妹,就站到唐黛面前,替她挡住。唐黛伸手把她拉一边,对她摇了摇头。见一脸镇定的妹妹,唐华也慢慢安下神来,刚刚她可是看着妹妹一脚把人给伤了的,只是踢的那个地方……

    而一边的人也有很多认识白家少爷的,包括掌柜的在内,见一个小小姑娘,居然气势如此凌历,若久居上位者,压得他们都不禁后背开始生出凉意,再不敢多说一句话。那小厮也吓得顿住脚,软得无法往前行一步。

    “这是怎么回事?哎呀,次弟,你哪里受伤了?”一妇人下楼来,后面跟着两个丫鬟。看见竟然是自己的胞弟受伤了,忙嚷道。

    “姐姐,被那毒女子踢伤命根子了,要残废了!呜……”白家少爷看着自家姐姐来了,似乎找到了主心骨,指着唐黛姐妹,竟然抱着姐姐不顾形象的哭起来。

    唐黛一看,哇靠,缘分啊缘分,竟然是镇上给她赚了第一桶金的白少奶奶。心下顿时有些小庆幸,还好自己控制了力道,没真废了这个纨绔,又看着哭得伤心的家伙,不禁嘴角抽了抽。

    “是谁这么大的的胆子,竟然敢打伤你!”听到弟弟被踢伤了命根子的白少奶奶大怒喝道,顺着弟弟的的手指看了过去。

    “恩?怎么是你两个?”白少奶奶一怔,立即记起这姐妹二人来,因为唐黛上次信手拈来的画功让她记忆深刻。

    “让让,大家让让,大夫来了!”银楼伙计急急的带着大夫过来了。

    大夫走到白少爷面前,执住手把脉,又带人去了内室,说是要检查一番才能断出。白少奶奶见唐黛姐妹二人没有走的意思,没有心思理她们,但也没吩咐其他人管束住二人。站在外面焦急的等着诊断的消息,

    半晌,大夫提着药箱走了出来,朝白少奶奶拱了拱手,道“吃了一顿苦头,内有小伤,近段时间小心将养着,其他方面无碍!”

    听了此话,白少奶奶松了口气,看由小厮扶着走出来的弟弟,走上去准备问问怎么回事。是不是又老毛病犯了,起了那些心思!这次好了,踢到铁板了,差点命根子都残废了!

    众人散开,临走时都深深的看了眼唐黛,眼神有些复杂,其中有人认识她,这一会儿众人中间已经传开了,原来姑娘是豆腐坊的东家,可是那个神秘少爷护着的人,以后回去可得叮嘱家人小心不要冲撞了她。还有刚刚身上那显出来的气势,连白家少爷说打就打,说不定背后那人是尊大菩萨!

    站在那画圈圈的唐黛还不知道,她这母老虎一发威,竟然起了杀鸡骇猴的作用。

    而正准备向自家姐姐继续告状的白次,见唐黛扫眼过来,吓得缩了缩脖子,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有些怕这打他的小姑娘,又恼怒起来直嚷着要叫人打杀了两个贱人!

    “住嘴,你闹够了没有?乖乖的坐一边去。”白少奶奶看着胡搅蛮缠的弟弟,又是心疼又是头痛的喝道。又不是自家奴才,你说打杀了就打杀了,简直胡闹。

    自己弟弟什么都好,平日很乖,就是怕犯浑,特别是见了看得上眼的女孩总要去招惹人家,已经在外闹了几趟了,爹那张老脸都快给他丢尽了!今天挨一顿也算是让他受受教训。

    思绪一瞬间,白少奶奶就朝面前跪着的小厮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你说,撒谎一个字我就给你卖得远远的,就知道整天陪着少爷胡闹。”

    那小厮见小姐要把自己发卖了,也不管自家主子在朝他拼命使眼色了,忙磕头求饶命,把事情前后一字不漏详细的说了一遍。一边的唐黛的脸色也瞬间缓和了许多,算你聪明没敢撒谎,又看了眼瞪着眼珠子要出来的白次。

    听完整个事件的白少奶奶,站起来,朝唐黛姐妹施礼道歉。

    “小弟不懂事,冒犯二位唐姑娘,还请姑娘原谅。现小弟受了一脚,算是对他的惩罚。我与二位姑娘也算是有缘,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请姑娘不与计较,回去后定让家父严肃管教,让他面壁思过。”

    又勒令弟弟白次向唐黛二人道歉。白次虽然很是不愿意,但还是站起身来朝唐黛拱了拱手,说了一句“求二位姑娘原谅在下的冒犯,是我的不是。”

    唐黛扫了眼前的姐弟,没说原谅或是不原谅。淡淡的接口说“白少奶奶,不知你上次买的那幅鲤鱼跃龙门图可是送给你这位弟弟的?又可是中举了?”

    “正是,只是小弟功夫未到,差了名次,未曾中。不知唐姑娘问此话有何意?”白少奶奶回道。边上的白次听说姐姐的那幅图竟然是这位姑娘卖的,他可是听姐姐说过这故事的。看唐黛的眼神竟有些诧异!

    “白少爷,俗话说:鱼跃龙门,过而为龙,唯鲤或然。不知你可懂这句话的意思?”

    唐黛未回白少奶奶的问话,看着白次,又问道。

    未等二人回复,道声得罪了,拉着唐华往外走,首饰也不买了,出了银楼往豆腐坊而去。

    曾有诗云:“黄河三尺鲤,本在孟津居,点额不成龙,归来伴凡鱼。”

    是想做龙,还是做鱼,就靠个人自己了!

    白少奶奶,白次均是一怔,没想到这故事最后还有这样的深意!呆呆的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身影。醒过神来,白次沉思不语,没有了往日轻浮狂浪样,心里竟觉得有东西要破胸而去,是以前曾未感觉到过的。

    甚是了解自家弟弟的白少奶奶,看他变了神色,知道他今天碰了白虎石,又遭了当头棒喝,怕是起了变化!心里竟是有些感激唐黛。

    赔付那打碎了的镯子钱时,又问掌柜唐黛二人是来买什么,顺手把二人要的一对银镯子和另一个成色与摔坏了那只相似的买了下来,准备一会差人送到豆腐坊去!

    回豆腐坊的路上,缓过来的唐华拉着唐黛,说“小妹,幸好刚刚那白少奶奶没有计较,听说他们家可是县城首富,又是镇长的儿媳,要是追究起来,咱们俩可是难脱身了,以后可别这么鲁莽了,知道吗?”

    “二姐,我可不是被那白痴气疯了吗?当时啥都没想,只想着打残了再说。”唐黛晃着小脑袋贴着自家姐姐的胳膊又开始撒娇了。

    “……”听了这句打残再说,唐华抬头无语问苍天,用白嫩嫩的小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唐黛。偶很不喜饭被别人摸头好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