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巧遇

时间:2018-05-18作者:佛前一水莲

    ,!

    “天宇哥哥,我竟然睡着了。”凤歌眨了眨朦胧的双眼,迷迷糊糊的醒了,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了。

    “睡足了吗?”唐天宇伸手擦了她嘴边的水渍。

    “恩,你要不要也睡会?”

    “好!”唐天宇点点头,他是也有些困了,找了个姿势半躺下,眯了眼。

    “你,你手上的伤,让我看看,好些没?”

    凤歌红着脸,拉唐天宇那只昨晚被她咬伤的手,她这个毛病像了母妃,生气发怒时喜欢咬人,听说父王刚开始认识母妃时,被母妃也咬了,到现在手上的牙庸在那呢。

    “歌儿,你好狠心,下嘴一点也不留情,疼,还疼。”唐天宇立即睁了眼,委屈的小眼神看着凤歌。

    “……”凤歌。

    看着他手上已经结了痂的牙印,再看看他的装模做样,无语望天,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天宇哥哥是个狡猾的悬狸,她关心的问一声,他还委屈上了!

    “活该,谁叫你到处沾花惹草?哼。”凤歌暗哼一声,别了头,放开唐天宇的手。

    “歌儿,我哪有到处沾花惹草,是草非得粘上来的,我……”

    “粘上你的?那意思是天宇哥哥你长得太俊了?以后出门,脸上都给我抹上锅底灰,保证没花儿粘上你,没草儿扒拉你。”凤歌翻了大白眼。

    “哈哈……行,我都听歌儿的,是抹锅底灰,还是抹泥,都行。”唐天宇笑出声来,没想到歌儿吃醋的样子还挺可爱,凤歌被他笑得小脸一红,不自在的瞪了他一眼。

    一行人到达青州府后,各自回了家中歇息,因这段时间提心吊胆的忙碌着,大家都累了,宁知府让各人先行回家,然后带着唐天宇和凤歌回了自己的住地。

    在路上费了些时间,这没几日便要过大年了,在府中歇够后,凤歌就决定出去看看青州府的年景,看看这原大华国的过大年与凤南的过大年有什么不一样。

    听凤歌这一说,唐天宇便陪着她出了宁府,往青州府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走去,宁知府因为有二人陪着过年,早就乐得找不着北,随便他们出去逛,二人肯留下陪他就好,再说在他的管辖之地,不怕出什么事,以宇儿的本事,一般人还真打不过他,二人不欺负别人就阿弥陀佛了,所以很是放心二人出去。

    青州府最热闹的一条街道,叫青龙街,这条街道宽敞得能容四辆马车并排驶过,街道两边,各种商铺林立,酒楼,茶楼,成衣铺子,首饰楼,胭脂粉铺子,绣铺……等等,应有尽有。二人并肩走在这条宽敞的街道上,不禁生了自豪感,凤歌的自豪是因为二哥这个皇上的贤明,让天下臣民安居乐业,而唐天宇则更多的是想着外公不愧为官几十年,老了老了还在这把原来清贫的青州给治理得如此繁华。

    “那有卖糖葫芦的,哇……好大好红,我好久没吃过了。”凤歌双眼望着远处眼神闪烁,吞了吞口水。

    “走吧,想吃就去买。”唐天宇看着她馋猫样,笑着往那走去,拿了一支递给凤歌,付了银子。

    “唔,唔……好吃,好吃!甜甜的,酸酸的,天宇哥哥,你也尝一颗。”凤歌咬了一颗下来,鼓着腮帮子,把糖葫芦递到唐天宇面前,唐天宇笑着也咬下一颗,然后凤歌吃得一脸满足,满脸的笑意的往前再慢慢逛过去。

    二人就这样肩并肩的逛着,有好吃的,买一点,二人一起尝一尝,对于凤歌来说,什么成衣铺子,首饰铺子都对她都没有诱惑,二哥宫中多的是,她一点了不喜欢那些个冰冷的东西,至于衣裳,王府和皇宫的绣娘做的可是比外面的好看多了,无论是布料,还是款式,不是外面平民的东西能比较的,她只喜欢外面的小吃。

    “咦?那前面卖什么好吃的?好多人围着买呐。”凤歌见前面人群围着一个小摊,里三层外三层的,很是好奇,拉了唐天宇,往那跑去。

    “哦,原来是白色的棉花糖啊,在这凤南很是平常,不想在这里这么稀奇。”

    走近一看,原来是许多大人带着孝子在买那像云朵一样洁白柔软的棉花糖,看样子,大华人见得甚少,或许以前没有,三国统一后,互通有无才有的吧。

    “你要不要来一支?”唐天宇看凤歌双眼发亮,笑着问她。

    “要。”凤歌连连点头。

    “你站在这等我,人太多,我挤进去买给你。”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唐天宇怕挤着凤歌,自己向里面挤去。

    凤歌站在外面等着唐天宇,无事眼睛到处骨碌碌的看着,突然她的眼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大红色的衣袍,身边跟着一个十五六岁女子,心中好奇,忘记了唐天宇让她不要乱跑,在原地等他的事,脚步一动,朝那红色身影追去。

    追着,追着,那红色身影转进一条小巷,凤歌跟了进去,只是红色的身影转进小巷后不见了,凤歌不由纳闷,看身影和穿着特别像姑父,姑父四处都有产业,长青酒楼和水果铺子,作坊等,出现在这也属正常,只是他身边的女子肯定不是清清姑姑,那女子是谁?二人来这又是干什么?

    “哟,小美人,你在这等谁呢?”

    凤歌沉思间,突然一个轻浮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抬眼一瞧,面前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公子,身穿灰色衣袍,面如冠玉,一双风流的桃花眼溢着水光,红唇薄抿,手摇纸折扇,端的是风流倜傥,富家公子模样,凤歌皱了皱眉,模样倒是生得不错,就是性格实在不讨人喜,他这是见自己一个姑娘落单了,想上来占占便宜?

    “我等谁,与你有何干系?让开,别碍着我寻人。”凤歌不想在这给宁知府惹了事,绕过眼前的公子和他身后的两个跟班,准备再寻寻欧阳清的身影,寻不到就回,否则天宇哥哥发现她不见久了,肯定会着急寻她。

    “哈哈……寻人?在这简陋小巷是寻情哥哥吧?”那男子大笑,桃花眼闪烁,嘴上说话不客气。

    “你是想寻死,嘴巴继续放臭点!”

    凤歌冷冷的瞥了眼前的男子,直接绕过他,向小巷继续走去。

    “哟,小美人还是颗辣椒啊,我喜欢,够味,啧啧,要是带回去折腾……”男子一声淫笑。

    “你找死!”凤歌火了,转身回头,掏出怀中防身的银针,朝那男的手臂膀上扎过去。

    “啊,啊……疼,疼,来,来人,给我抓住她。”

    凤哥扎一针后,也不停留,转身就走,哼,一针就够他受的了,这针上可有她喂的毒药,扎入血肉中,立即让人感觉到浑身疼痛,疼痛止后,除了被扎的地方会红肿,别的任何症状都会消失,人照常可以活动,只是白讨疼了一场。

    “暗一,拦住他们,不用动手,拦住就好。”

    凤歌朝空气里吩咐了一声,从小巷中穿过,还是没有发现欧阳清的身影,不由暗忖,难道自己眼花,看错了?只不过是同样穿红袍的别的男子,算了,先不找了,回去跟天宇哥哥汇合,要不天宇哥哥得急了,然后和天宇哥哥一起去寻寻看看。

    身后的那公子和他的两个下人,看见突然凭空出来的暗一,一身黑衣斗蓬,整个人隐在黑衣中,只看得见一双嗜血的眼神,就像凭空而出的鬼魅一样,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要不是听了凤歌的那句不让他动手,只拦着他们,三个人此时必定会吓得晕了过去。

    “还不过来扶着你家公子,我们走。”灰衣少年对着两个下人吼了句,强做镇定,忍着痛在两个下人搀扶下往外走去,只是那颤抖着快腿软得走不动路姿势,出卖了他此时心中的恐慌,凤歌听着身后的动静,嘴角勾起,没用的家伙,还以为有多能耐呢!

    在人群中买完棉花糖的唐天宇,挤出人群,一看凤歌站的地方没人了,以为小丫头是看到什么好奇的东西跑了,也不着急,站在原地等她,她身边有两个暗卫,自己身上防身的药粉和银针,一般人可是无法奈她何。

    “天宇哥哥,你买好了?”凤歌老远的就瞅见唐天守手中拿着白色的棉花糖站在那等她,飞奔过去。

    “恩,你去哪了?”

    “我刚刚看见有个人像姑父,就跟了一段路,准备去打过招呼,可是跟了些路,他就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凤歌只说了欧阳清的事,没说自己碰到了那三人,免得唐天宇担心。

    “要知道是不是还不简单,我们去这里的长青酒楼问一问便知。”唐天宇把棉花糖递给凤歌,回她。

    “好,我逛街也逛好了,你陪着我去吧,问问这里的长青酒楼在哪,若是姑父,他肯定不久要回凤南京城,我们让他给捎封信回去,向我们爹娘,还有哥哥他们报个平安。”凤歌接过棉花糖,边舔边说。

    “你等等,我去问问路人这里的长清酒楼在哪。”唐天宇走到一个小摊前,问了摊子的主人,长青酒楼在这名气还是很响的,唐天宇一问,那个人立即就指了路。

    “走吧,歌儿,就在隔壁街上,不远,走段路穿过前面一条小巷就到了。”唐天宇问完回到凤歌身边,然后由他带了路,往青州府的长青酒楼走去。

    二人走进长青酒楼,酒楼中的伙计就迎上前来。

    “二位是想在大堂,还是二楼,想吃些什么?”伙计彬彬有礼的问二人。

    “你们的掌柜在吗?”凤歌没有直接问欧阳清,而是问掌柜。

    “二位寻我有何事?”酒楼掌柜的看见二人进来时,发现二人气质清贵,不是一般的人,所以已经在留意二人,一听二人问他,立即应了。

    “你好,我想问声,你们的东家是不是这些时间来了这里?”二人走到掌柜面前,凤歌客气的问他。

    “不知公子和小姐寻我家东西有何要事?能否说给我听听?”掌柜并未直接回复二人,欧阳清来还是未来。

    “我们是你们东家故人的子女,想见见他,如果他在,你把这个给他看看,他便知道我们是谁。”凤歌从脖上取下自己的玉佩,递给掌柜,掌柜拿在手中一看,立即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什么身份,并未拿着玉佩去验证,欧阳清手下的各酒楼掌柜可都不是一般的人,都是欧阳清亲手训练了来的,不能认不出凤歌手中玉佩代表的身份。

    “小姐,公子,请随我来,我们东家正与人在商量生意上的事,我想他会很高兴看到二位的。”掌柜的立即在前头带路,凤歌二人跟上,上了二楼,到了一间房门前,轻轻叩了门。

    “进来!”里面果然传来欧阳清的声音。

    “二位请。”掌柜的把门推开,侧身让凤歌和唐天宇二人先进。

    “凤歌?天宇?你们二人怎么来这了?”欧阳清正在与人商量事情,知道这时候敢来叩门的肯定是掌柜的找他有事,门开后,下意识的眼神朝这边看来,一看见两个小鬼,惊讶的站了起来。

    “欧阳叔叔!”唐天宇礼貌的叫了声欧阳清。

    “姑父……我想死你啦!我要吃好吃的,你现在就让人给我做。”凤歌冲到欧阳清面前,一把抱住他撒娇。

    掌柜的一愣,原来是夫人的侄女,摄政王的女儿,凤小郡主啊,唐天宇则抽了抽嘴角,这馋嘴的模样,好像他路人就没给她吃饱过似的,欧阳清看着凤歌撒娇的模样,脸上立即堆满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好,好,歌儿想吃什么,姑父立即让人给你做。”

    “我要吃水煮鱼,东坡肘子,酸菜鱼,虎皮青椒,里面塞肉的那种,清炒豆芽,还有……”

    凤歌小嘴巴巴的,报了一串的菜单名,掌柜的怔怔的看着她,他不会看到了个假郡主吧?一个女孩儿,能吃这么多?而且,贵为郡主啥没吃过?怎么整得像饿牢里放出来的似的?!

    “好,歌儿是路上辛苦了吧,姑父听你清清姑姑说,你到处去游历了,没想到会到这里来了,今天你想吃什么吃什么。”

    “掌柜的,把酒楼的招牌菜都做一份,犒劳犒劳我的小歌儿。”

    欧阳清应声,然后吩咐掌柜。

    “是,东家,我这就吩咐下去。”

    掌柜的立即转身出了房间,顺手把门带上,凤歌和唐天宇坐在欧阳清身边的软榻上。

    “咦?怎么是你?你个坏人,来这干什么?!”

    凤歌坐下,吃的搞定了,这才有心思看着软榻对面坐着的人,大叫道,唐天宇一愣,欧阳清也一怔,疑惑的看看凤歌,再看软榻对面坐着的二人,这二人是来和他谈生意的,想借他的牌子做水果罐头生意。

    “歌儿,怎么了?他们怎么招惹你了?”欧阳清意识到事情不对,再看了对面的二人,这二人,中年男子是来同他谈生意的,他的身边坐着他的儿子,此时那小子脸色苍白,眼神躲闪。

    “姑父,他欺负我!前面我在路上看到有个人身影很像你,边上还跟着一个女子,我就奇怪会不会是你,所以就跟着你,准备追上你看看,只是到了那边的小弄堂那儿,你就不见了,然后我就碰见他和他的两个下人,他,……他调戏我,哼,坏人。”

    “半个时辰前,我的确出去过,跟着我的女子是楼中掌柜的儿媳妇,来寻他有事的,看来此事是真的。秦老板,你刚刚还说你的家族生意会落到你的儿子秦斯身上,这样品质败坏之人,怎么担此重任,看来,我们的生意还是没法谈了。”

    欧阳清一听歌儿被眼前人欺负了,气不打一处来,盯着对面的父子二人冷冷道,唐天宇也蹙了眉,没想到凤歌刚刚那一会儿就被人欺负了,还没和他说,歌儿这是怕他担心,若不是正好碰见了,她肯定不会再提起,双眼盯着那少年,双拳握紧。

    “你个孽子,你就不能收收你那脾气?整日里游手好闲。快向这位姑娘道歉。”对面的男子秦老板一听,也顾不得是在欧阳清面前,气得吼自己的儿子秦斯。

    “姑娘大人大量,请原谅我先前的鲁莽,是我该死。”秦斯白着脸站起,向凤歌弯腰陪礼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你吃了我一针,受了苦头,扯平。不过,就你这样子,还想继续家族之业?你不败光就阿弥陀佛,我真是替秦老板揪心。”凤歌淡淡的回道,与这种人计较,失了她的身份。

    “……”秦斯身子僵在那儿,脸色难看,明显凤歌是不想原谅他。

    “对不起,姑娘大人大量,请姑娘原谅犬子的这一次。”秦老板再次替儿子道歉。

    “他欺负我的侄女,我若真要计较,你们二人今天都要留半条命在这,但看在秦老板的面子上,我此次不会对他动手,但是我们二人的合作就此打住,没必要往下谈,请吧。”

    欧阳清冷冷的下了逐客令,看得出来凤歌不想原谅此人,秦老板一再道歉会让凤歌为难。

    “是,欧阳公子,我们告辞。”秦老板知道再说无益,虽然他不是很清楚眼前女子的身份,欧阳清的身份也很是神秘,但看得出来,欧阳公子对这个女孩甚是宠爱。

    二人尴尬的走后,屋中的气氛恢复。

    “天宇,歌儿,你们二人是经过这里,顺便来看宁知府的吧?”欧阳清笑眯了一双桃花眼。

    “是,也不是,是这样的……所以,我们就跟着宁爷爷来了这里,今天出来逛逛,就碰到姑父你了。”凤歌将二人碰上唐家村的瘟疫,然后协助宁知府治理瘟疫的事说了一遍。

    “哦,咱歌儿是真长大了,能为为民造福,为你二哥分忧,好,好。”欧阳清一听,没想到二人还真是出来历练的,不仅仅是游山玩水,甚是感叹。

    “姑父,这没几天就过大年了,你不回凤南过年?”凤歌侧头看欧阳清。

    “是,因为这边有事处理,一直拖着没回,现在想回也赶不回了,就干脆等年后吧。”

    欧阳清笑了笑,脑中浮现家中妻小的身影,这次出来全凤南巡视,已有三月了,他也很是挂念他们母子三个。

    欧阳清在生了女儿欧阳碧后,又得一子,取名欧阳霆,已经满了两周岁,一家人在一起时,很是温馨,他的这一生,因为两个女子改变,事业上因为唐黛的出现,平步青云,实现了三国首富的梦想;感情婚姻的事虽然以前受了些波折,但凤清清出现在他的人生中后,他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和睦的家庭,算得上是事业和家庭双丰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