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380章 战火起

时间:2018-05-06作者:佛前一水莲

    唐黛送郑柏回了将军府,王夫人这才知道他受了伤,看着那大大的疤痕心痛不已,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当时的吓人状况,人还算是平静,唐黛临走时,将白无常召了出来,命他和八个小的,好好护着将军府,护了爹爹的安全,才放心的回了王府。

    刺杀事件后,两国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就连老百姓也感觉到了凝重的气氛。

    二月,春暖花开,就在唐黛准备再次起程回长安县时,唐黛收到了李氏修来的书信,书信中,李氏说外公已经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只是遗憾没能见到她这个他最宠的小外孙一面,还有她生的几个孩子。

    李氏还说,她知道现在局势紧张,为了她和孩子的安全,暂时就不要回长安县,等局势稳定了再回去到外公坟上烧炷清香。

    信的末尾,提到了三奶奶,说三奶奶因为得急病也去世了,走以前还一直念叨唐黛,说她后面这些年享的都是她的福,叮嘱唐贾孝在她走后,依然要为唐黛好好办事,帮唐黛守住长安县。

    唐黛捏着手中的书信,又愧疚又难过,眼泪叭叭掉,她没想到,几年不回长安县,一下子就走了两个疼爱她的老人,这才恍然发现,自己来到这个时空已经十几年过去了,心中伤感不已。

    一旁的凤容若见她拿着信掉眼泪,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取了她手中的信,一目十行的看后,知道她为什么哭,出言安慰她。

    “丫头,不难过了,等局势稳定了,我陪着你,带着孩子回去看看。”凤容若温柔的用了大手拍着她的背,就像哄女儿小凤歌那样,让怀中的唐黛忘记了难过,破涕而笑。

    “娘,你怎么了?又哭又笑的。”

    小歌儿走了进来,看见爹爹怀中的娘亲红着眼在笑,脸上还挂着泪。

    “娘没事。歌儿,你是干嘛去了?身上的衣裳怎么脏了?”

    唐黛擦了泪,看见小凤歌粉白的裙子上都是泥土,问了小凤歌,看了眼跟在她身后的诗芫。

    “小姐,郡主去后花园扑蝴蝶去了,后花园中的花开了,有许多好看的蝴蝶。”诗芫见唐黛和凤容若二人都看她,忙回了话,生怕二人误会,怪罪她没有照看好小歌儿。

    “是啊,娘,有好多的蝴蝶,白色的,黑色的,淡黄色的,彩色的,可好看了,我想抓,可是没有抓到。”小歌儿很兴奋的回了唐黛,忘了娘亲又哭又笑的事。

    “你呀……男孩子似的,比你三个哥哥都皮实。”唐黛看着小凤歌,果然红红的小脸蛋上都是细汗,想必是追蝴蝶累的,伸出手指在她的额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恩,我是比三个哥哥活泼,像娘。”

    小凤歌点头,很坦然的承认了,凤容若和诗芫二人笑了,唐黛却愣了,像她?谁说的?她有这样吗?还活泼?!看着她得瑟的小嘴脸,唐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闭了嘴。

    诗芫看着唐黛脸上讪讪的表情,识趣的牵了小凤歌的手,带她去了净房,给她洗手换衣,唐黛看着二人走开的身影,回头瞪了一眼正笑得欢的凤容若,凤容若这才收了笑,严肃了一张冷清脸。

    “世子,我们的线人传来消息,凤北的军队准备要正式同我们凤南开战了。”楚陌走了进来,向凤容若禀报。

    自发现对方有奸细潜入凤南的军营,凤容若便已雷霆之势,在轩辕惊雷没有反应过来前,安排了凤南的人,潜入凤北的军队,甚至是皇宫,官员的家中,做了线人,为后面的战争做准备,没想到,开战这样秘密的事,他们的人都探到了,他埋的线起作用了。

    “恩,有没有说更详细的?”

    “说了,十日后,从凤北和大华两处,分为北线和东线,出动七十万大军,北线由龙将军领四十万大军,东线由另一个将领,接替虎将军的人,带三十万大军,说是要分两处痛击我们凤南。”

    “十日后,以凤北和大华到凤南边境的距离,此时,他们应该已经点兵了,我们得快,不能等他们打入凤南边境。楚陌,告诉我们的线人,再继续探他们的做战计划,越详细越好,我这就进宫去。”

    凤容若吩咐完楚陌,立即起身进宫,大战要开始了,而且要与凤北的军队抢时间,要立即集结军队赶往边境。

    凤容若走了,唐黛看着他匆匆而去的身影,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沉重起来,这场战争,他们准备了半年,现在终要开战了。可是,一开战,就意味流血牺牲,百姓流离失所,她的至亲,最起码是三位要上了凶险的战场,饶是唐黛有心理准备,心中还是免不了担心。

    “娘,爹爹呢?”小凤歌洗好小手,换好衣裳,出来,见只有娘亲一个人坐在软榻上,沉默不语,小小的她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平常,问唐黛。

    “爹爹有事进宫了,走吧,娘带你去外婆家,看外婆去,好不好?”唐黛征求小家伙的意见,很快娘和大嫂就会知道这事了,她不放心,得去看看。

    “好,我也想去看看雨桐姐姐和雨果弟弟。”小凤歌点了点头,她也好些日子没去将军府了。

    唐黛带着凤玄玢,凤玄琛,凤歌三个孩子,坐了马车去了护国将军府,护国将军府中果然只有王夫人和上官明珠在,爹爹和大哥都在军中没有回来,估摸着凤容莫得了消息,会立即召他们去了宫中商讨迎战事宜。

    “月儿,今天怎么有空来?”王夫人很高兴唐黛能来看她,忙朝母子四人迎了过去。

    “外婆……”三个小萌宝,齐整整的喊了王夫人,喜得王夫人抱着三个不想撒手。

    “我来陪陪娘亲和嫂子,有事与你们说。”唐黛笑着回了王夫人,王夫人一听,命了身边人去叫上官明珠,并将两个孩子带过来。

    上官明珠带着郑雨桐和郑雨果来到王夫人的院中,三人刚进院,三个小家伙就冲着来人一阵乱叫,舅娘,表弟,表妹,表姐……叫得唐黛和王夫人都笑了起来,这是凤玄宸不在这,要不然要更加热闹了。

    五个孩子由下人带着在院中玩了捉迷藏的小游戏,唐黛则跟上官明珠和王夫人说了自己来的目的,把很快要打仗的事说了,王夫人和上官明珠听了后,果然二人脸色都白了,最后还是唐黛安慰二人,让二人不要太过担心紧张,并且,等爹爹和大哥回家后,在他们二人与她俩说了此事后不要说了让他们担心的话语,让他们安心的上前线打仗。

    当晚,唐黛带着三个孩子在自己出嫁前的流风碧月院中歇下,没有回安王府,正如唐黛所料,凤容莫听了凤容若的消息后,连夜召了郑柏,郑国,护国候……一众将领进宫。然后又宣了户部,兵部……等相关部门进宫,一同商量迎战事宜。

    郑柏和郑国出宫后回了将军府,各自与王夫人和上官明珠说了要出战的事,看着二人为他们都收拾好了一应随身物品,这才知道唐黛来过了,这时候,唐黛已经回了王府,她怕凤容若回来后要找了她。

    三日后,凤容若二十万大军和护国候的十万大军从各处秘密开拔,往凤南和凤北的边界而去;在此同时,郑柏和郑国二人也秘密出了京城,带着自己的四十大军,去了大华和凤南接壤的边界东线迎战敌军,他们在和凤北的敌人抢时间,看谁先到边界。

    十日后,凤容若和郑柏带的大军,经过急行军到了边界,安营扎寨,这时候,凤北的军队的也抵达了凤北的边界,本以为偷袭凤南,却发现凤南的大军也到了,这才知道,他们的偷袭计划已经暴露,对方已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凤北的大将龙将军,站在边城的城楼上,望着远处的凤南军队,再也不敢轻敌半分。

    在京城的唐黛,在凤容若出发后,日夜忧心,又要担心他,又要担心爹爹和大哥,却又不能让安王爷和安王妃,娘亲发现自己在担心,得将这份忧心藏在心中,照顾着府中的老小。

    两国势力相当,凤北吞并大华后,国力还稍要胜之,所以,注定这场战争一定是得要拼个你死我活,越是势均力敌,越是不好打,伤亡越大。

    凤容若走时,告诉唐黛,他会派老鹰传信,三天报一次平安,东战线上的郑柏和郑国也是一样,三天发一次平安回将军府。这已是第十次来信了,唐黛从老鹰脚下取下信件,又让诗苋取了肉喂了老鹰,打开信,看完,立写了回信,绑在老鹰脚上,看着它再次冲向云宵,展翅飞翔,带着她的牵挂和思念飞向边境。

    凤容若在信中说,他们到的第二天,就开始与凤北的军队进了了对决,对方的势力也不容他小觑,但是经过一个月打打退退,你来我往,拉锯战后,现在敌军已经被他们打退在边界,并已经夺了凤北的三座城池,士兵们士气大振。

    唐黛刚回完信,小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欧阳清。

    “嫂子,我准备去表哥军中,带着天星楼的人过去,能帮上一把就帮上一把。”欧阳清坐下,妖孽的脸上是少有的认真。

    “你表哥同意?”唐黛反问了欧阳清。

    “没,但是他知道,我去了信,没回我。我想,等我去了,他要真不留我,撵我回来,我再回来;若是留我,那我再留下。”

    “战场上刀剑无眼,你娘怕是不愿意你去,万一有个好歹,你表哥可没法向你娘亲交差。”唐黛摆了事实,也不是很同意他去,毕竟上战场不是过家家,长平公主本就因为她对凤容若很冷淡。

    “我不会连累表哥的,我去求皇上,我也是男儿,怎么能当缩头乌龟缩在京城,这不是我的性格。”欧阳清想了想,黛黛说的没错,他不能因自己的一腔热血为难了表哥,但是决心很坚定。

    “你自己考虑吧,这种大事,我不能阻止你,也没法劝你,若是皇上让你去,你娘没话说,你就去,若是皇上不同意你去,你还是乖乖的呆在京城比较好。”唐黛的整个心思,都在前线的几个人身上,也没了耐心和欧阳清磨。

    “嫂子,表弟……”

    就在二人沉默时,凤清清走了进来,唐黛在凤清清和欧阳清二人身上扫了一眼,挑了眉,这欧阳清没到一晌,凤清清就知道了。

    “表姐!”

    欧阳清礼貌的叫了声凤清清,虽然她是半路上认回王府的,但是没有轻视了她,因为她柔和守本分的性格,更因为她不让人讨厌,王府中的人都喜欢她,包括唐黛和凤容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欧阳清也不讨厌这位表姐。

    “嫂子,我给宸儿做了件衣袍,不知道他合不合身,先给你,你有空去宫时,让他试试,若是不合身,再拿回来我改改。”

    凤清清将手上一件叠得整齐的紫色锦衣小袍,捧给了唐黛看,唐黛接过,展开,布料是上好的紫锦,胸前绣了翠竹,高贵中透着雅致,很是好看,唐黛一看,凤清清做这衣袍费了大心思,很喜欢。

    “清清,我代宸儿谢谢你,很好看,他定会喜欢,大小我看着差不多,若是要试也行。妖孽,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进宫找皇上?”唐黛由衷的谢了凤清清,侧头问欧阳清。

    “哦,我一会出了王府就去,你是想我把这衣袍带给宸儿试试?”欧阳清立即明白唐黛问话的意思。

    “恩,你去正好顺路带去,再说,如果皇上真答应了你去前线战场,顺便看了宸儿,宸儿一直担心他爹爹,看他有没有什么话要对他爹爹说的。”

    “行,我知道了。”欧阳清点点头。

    “表弟,你进宫去求皇上要去大哥那?”凤清清的脸色变了。

    “恩,有这想法,还不知道皇上会不会同意呢。”

    欧阳清点头,凤清清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没有再说话,唐黛却将她的神情全收入了眼底,心中暗思,凤清清喜欢欧阳清?!看她担心的样子,不似单纯的一个表姐的身份担心表弟的模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