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321章 下聘(下)

时间:2018-04-05作者:佛前一水莲

    ,精彩小说免费!

    知道今天是安王府来下聘的日子,将军府的大门一早就已经大开,大红毯从府内铺到府外,直延伸到将军府的一里以外,专等凤容若的到来。

    凤容若下了马,在郑国的亲自迎接下,进了府,去了大厅,二人身后的聘礼担子,也紧跟着进了府,挑的挑,担的担。郑柏和王夫人也早得了消息,等在大厅内,凤容若一到,府中的下人们立即上了上好的茶水和点心上来。

    凤容若进将军府约坐了两刻钟,聘礼担子的尾担还在将军府外,没能进了将军府,看着满厅,满院的聘礼,岂只是将军府的下人目瞪口呆,就连见过世面的郑大将军和王夫人都心中惊讶不已。

    这聘礼的数量,表面上未超过礼制的规定,凤南国对公主的聘礼定的是最高一百八十六台,郡主是一百六十六台,县主是一百二十六台。但实际上早就超过了,郑将军和王夫人不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欣慰。王夫人亲自为凤容若斟了一杯茶水,端于凤容若面前,凤容若忙站起接了王夫人亲自斟的茶水。

    “世子,您与您父王,母妃操心了,这样重的聘礼,月儿受之有愧啊。”王夫人心中感动,但还是谦虚了一句。

    “夫人,您谦虚了,就这些,我与我父王,母妃觉得还是怠慢了小妞,怎么会受之有愧?!你们高兴,你们生了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儿,而我,也高兴,能娶到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

    凤容若真诚的回了王夫人。

    当绵延几里的聘礼全部进将军府,已经是半个时辰后的事了,唐黛至始至终躲在流风碧月院内没有出现,她得装了脸皮薄,要不好的意思的躲在院子里,其实心中则是早痒痒的想出去看看凤容若到底送了些什么来。

    “小姐,小姐,你是没看到啊,聘礼的队伍太壮观了,绵延好几里呢,凤世子送的聘礼是一百五十六担,看着是按县主的礼制一百二十六担,可是却有许多担中担,整一百五十六担,郡主的级别呢,哎呀呀,什么东西都有啊,闪得我们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小姐,小姐……是凤世子亲自送来的,这会子在前厅与将军,夫人,小将军说话,喝茶呢。”

    “小姐,小姐……奴婢们都替您高兴,仅这聘礼就能看出,安王府对小姐有多看重,世子多喜欢小姐呢!”

    诗芫和诗苋出去瞧了热闹回来,迫不及待的向唐黛禀报,两个丫头跑得是气喘吁吁,兴奋无比,比唐黛这个当事人兴奋许多。

    “哦,有些什么?”唐黛笑着问两个一脸兴奋的丫头。

    “金银珠宝,字画摆瓶,绸缎锦绣,首饰头面,珍贵药材,铺子,农庄,院子,马车……应有尽有,只有我们想不到的,就没有世子没置办到的。”诗芫扳着手指头,如数家珍。

    “好,我知道了。”唐黛点点头。

    “小姐,你怎么不高兴啊?”诗苋见唐黛表现平淡,疑惑的问了她。

    “我很高兴啊,哪有不高兴?不过是没像你们两那样激动罢。”唐黛又笑着看了眼诗苋,估摸着在她们眼里,她应该像她们那样兴奋得又叫又跳,才是表现高兴的方式。

    “嘿嘿,还是小姐见过世面,我们看了后,又是惊讶,又是震惊,又是兴奋。”诗芫笑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你们俩啊,只要跟小姐时间久了,见大世面的时候多着呢!”小青也笑着同诗芫、诗苋道,她现在可是跟着小姐习惯了,习惯了她的与众不同,习惯了她的优秀,习惯了她的习惯。

    “恩,恩,我们一定忠心侍候小姐,一辈子跟着小姐。”两个小丫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唐黛和小青看着两个的可爱模样,笑开了。

    “一辈子,那可不行,你们是女子,都要嫁人的。”唐黛笑完又加了一句。

    “小姐,我们不嫁人,一辈子都陪着你。”诗芫立即表态,诗苋却是笑而不语,只是脑子里却是闪现了凤容若英俊的身影,以及对小姐的万般柔情,一瞬间小脸有些红。

    不知道,她是不是有那个福份,跟着小姐嫁去安王府,同侍候世子爷?就算没那个福气,跟在小姐身后,每日能看到世子也是好的。

    “呵……不嫁人?!那是不可能的,我可不会为了自己,耽误你们的青春和幸福。这事以后再说罢,等我嫁进了安王府,世子身边的人物色物色几个优秀的,能让你们心悦的,也不是没可能。”唐黛笑着看了看表忠心的诗芫,浅笑不语的诗苋,还有在一旁也脸红红的小青。

    小青与楚陌的事,唐黛多少有些发觉,但是因为自己与凤容若都还没个说法,一直也就没有问过小青。只等自己与凤容若成亲后,就问了二人的意思,成全他们二人,也是美事一桩。

    其实,这聘礼隆重,将军府震惊的下人可不只诗芫和诗苋两个,将军府的所有下人看着聘礼都惊讶得目瞪口呆了,议论纷纷,挤着看热闹。

    与此同时,也觉得自己是将军府的一员,脸上有光,哪像那二小姐出嫁,整个一灰溜溜的被人抬走了,二皇子连面都没露,三朝回门没来不说,一直就没踏过将军府的大门,连大将军都感觉脸上无光,这凤世子只是来下聘,还没正式娶大小姐呢,就给将军府做了这么大的脸面,大小姐就是大小姐,是个有福气的大小姐,替将军府争回了面子。

    前厅。

    “婶子,你太客气了,其实,你和郑大将军不用世子,世子的叫我,叫我的名字就可以,这样亲近。”凤容若听着王夫人和郑将军的称呼,心中有意亲近,就感觉有些别扭,就同王夫人道。

    “这……世子,不太妥,我怕别人会说我们将军府没有大小。”王夫人犹豫一晌,不敢答应。

    “婶子,没什么不妥的,我不说,谁敢置喙?!”

    “好,好,慧慧,既然容若这么说了,以后我们就这么叫,这样月儿也高兴。”郑柏毕竟是军人出身,不太拘于小节,爽快的答应了,且立即改了口。

    “好,那就这么叫。”王夫人也高兴的应了。

    “哈哈……还是郑伯伯爽快。”

    凤容若高兴的大笑,立即改口叫郑柏为伯伯,开完笑,丫头还没娶回去,这种能拉近关系的时候,不拉近拍拍马屁,什么时候能将丫头娶回去?!

    “世子,我俩可不好称呼哦,我是叫你容若兄呢?还是容若老弟呢?”郑国笑着逗趣道。

    “我年龄比你痴长了几岁,你还是我叫容若兄吧。”凤容若自是明白郑国话中的意思,他年龄比郑国大,但是郑国却是唐黛的大哥,所以说不好称呼。

    “哈哈……”厅中的众人皆大笑了起来。

    “爹爹,娘……你们在笑什么呢?这么开心!”

    唐黛还是没能安心的继续留在院内,想凑了自己的热闹,来到前厅,还未进入厅中,就听了几人开心的笑声,于是,笑意盈盈的走进厅中,问众人。

    “月儿,你来啦!”

    王夫人笑着起身,拉了女儿坐下,凤容若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唐黛走了进来,脸上立堆满了笑。

    “娘,你不是要寻凤世子说说话,今天正好他来了,你好好说说就是。”唐黛依然笑意盈盈,却是在大家看不到的角度,给了凤容若一个眼神。

    “婶子,你要同我说什么,容若在这,一定洗耳恭听。”凤容若收到唐黛递给他的眼神,立即接了话。

    “是要说,一直还没说到这事上,容若啊,婶子要唠叨几句,你可别见外。”

    “婶子,不会,您说就是。”

    婶子?容若?唐黛突然搞不清楚状况了,一脸蒙逼的瞅瞅娘亲,瞅瞅凤容若,再瞅瞅爹爹和大哥,什么时候称呼变得这么亲近了?!

    “容若啊,我呢,就这么一个女儿,又不在我跟前长大,这刚刚认回来,她又老往外跑。她性子拧巴,决定的事别人很难劝她改变主意,我听了你郑伯伯说,她决定要跟你去凤北,为皇上寻解药,从凤南到凤北,不用猜,想也想得到,山高水远,艰难险阻,我这心呐,七上八下的不安,为她担心,我真是舍不得她去啊!可是我又不想她不开心,所以啊,我在这托付你,你定要安全的将她再带回来,护她周全,你可是做得到?”

    “……”唐黛。她什么时候性子拧巴了?!娘真是能睁眼说瞎话,那是叫个性,个性!

    “婶子,郑伯伯放心,我发誓,我定会护小妞周全,安全带小妞回凤南,我在她在,我不在她也会好好的!”

    凤容若立即应了王夫人,心中则是想,还是母妃厉害,幸今天来下聘表了诚心,要不,估摸着王夫人的话不会才样和缓,会更犀利,说不定想要丫头跟他走,还得费番功夫说服王夫人,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夫人总算是勉强的点了头。

    王夫人点了头,唐黛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朝凤容若比了v的手势,凤容若立即嘴角勾起,一双俊目中满是笑意,这个手势他能看懂,丫头跟他解释过。

    王夫人同意了,事情就好办,众人又商量了二人的出发日期,唐黛说是还得去唐府跟李氏说说,最好也要去大学士府,跟外公,外婆告别一番,宫中皇上那,在走之前她也得去看看,叮嘱叮嘱谢院首。

    而凤容若也还有许多事要处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太子凤容莫那,要叮嘱他小心,他不在凤南的日子,皇上又躺在床上昏迷着,可别遭了小人暗算。所以,最后定的日期是正月初六这天出发,这天是出行的吉日。

    凤容若在将军府吃完午饭才回了安王府。

    此时,二皇子府郑莎房中。

    “呵……庶女就是庶女,你看看人家,及笄那天多隆重,还有谁记得你也是在同一天及笄啊?还有,这要嫁了凤容若,那聘礼都快排了十里路长了。她若是不出现,这一切都是你的。”凤容烨语带讽刺,看着躺卧在自己身下的郑莎道,修长的手指轻佻的划过郑莎赤裸着的上身。

    “当初,贤妃娘娘和魏姨娘没下了狠手,亲自掐死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本来就是庶女,我能有什么办法?!”郑莎满脸潮红,媚眼如丝,身子敏感的在凤容烨的划过下颤了颤,张了小嘴不屑道。

    有本事当时就将那贱人掐死,不至于十几年后,还落了空,还害得她从嫡女变成庶女,遭了别人的轻视和白眼,爹不疼,娘不爱,姨娘还被杀了头。

    “蠢货!无用,你就不知道想了办法?夺回属于你的一切!”凤容烨猛然发狠,说着郑莎,也说的是自己。

    “唔……你告诉我,我能用什么办法?你有办法,我便照做。”郑莎死咬了嘴唇,半晌反问凤容烨。

    “我倒是有个办法,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胆量,有没有想要夺回自己一切的决心?”凤容烨俯首在郑莎的耳边轻语。

    “你说就是,有什么敢不不敢的,只要我能办到,我定会去做。”郑莎已是意乱情迷,加上嫉妒和恨,早就没有了理智,此时,估计凤容烨让她去提刀杀人,或是纵火烧了郑府,她也是肯的。

    “我父皇得了重病,需要一味解药,凤南却是没有,须得去了凤北寻,几日后,那小贱人和你曾经的心上人,要去凤北寻找这味药草,京中没他们两人,无论是将军府,还是皇宫内,都要好对付很多,到时候你只需要按我的吩咐配合我就行。”

    她不敢表达心中的感觉,因为她曾失声一次后,被凤容烨讽刺她浪荡,欠收拾后,而且真的狠狠的收拾了她一通,那次后她三天三夜没能下床,且自那次后,与凤容烨在一起时,就再也不敢了,她害怕他像狼一般的疯狂。

    她曾以为,自己这个不算表哥的表哥,如他表面的儒雅俊美,款款深情,却在嫁了他后,方才明白,那一切不过表象,她和轩辕至丽一样,被他俊秀的外表给欺骗了,他就是黑夜中的魔鬼,不顺了他的心意,不设防就被他无耻的整治,而且花样百出,什么办法都用。

    唐黛几天都忙着与亲近的人道别,去唐府,李氏和宁未雨都是恋恋不舍,特别是李氏,小闺女一直养在脚下,这突然成了别人家的闺女不说,还三天两头的往外跑,整月整月的见不着人,拉着唐黛的手,抹着眼泪,千叮嘱万叮嘱她在路上定要当心,多带些保护的人出去,唐黛抱着李氏,哄了又哄,安慰了又安慰,保证又保证,才堪堪将李氏哄好,自己也出了一身的汗。

    唐绝年末沐休,因为李氏在京城,也带了李静一起来京城过年,这年后还没回书院,听了唐黛说去凤北国,则是两眼冒了星星,说自己游学还没去过凤北呢,让妹妹从凤北回来后,到时好好的与他说说凤北的风土人情,好增长增长自己的见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