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261章 天生异象,血月凶兆!

时间:2018-03-09作者:佛前一水莲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是我俩嬴了,小姐姐。”小五与小六得瑟的走出了八人的队列,走到唐黛面前,傲娇的看着她道。

    “好,你们俩嬴了也不要骄傲,要继续努力。还有你们,输了,也不要泄了气,跟着小白师父继续努力学习,争取再进步。”

    “小姐姐,我们知道啦!”

    “好了,今天的考核结束。小白,今天早点带孩子们回去,孩子们辛苦了,我晚上给他们做顿好吃的。”

    “是,小姐。”

    “噢,噢……今天有好吃的咯!”八个小家伙又是一阵欢呼。

    唐黛与欧阳清,小青三人出了深山,回了唐家村。欧阳清满心郁闷的也得到了开解,第二天在唐黛家吃完早饭后,就回了长安县长青酒楼。

    唐黛接下来的日子,则是给娘亲配解毒的药,再到长安县县衙,各个作坊,豆腐坊,查看叮嘱了一番,为去京城做了准备。

    三日后,唐黛与欧阳清一起出发了,身边带了小青,小五和小六,还有暗中护卫的影子和小蝶。家中留了小白和六个小鬼护着唐家村,护着家里。

    小青赶车,小六同唐黛坐在马车里,小五与欧阳清骑马,唐黛的小白马给了小五骑,欧阳清还骑着他来时骑的马。一辆马车两辆马,唐黛与李氏告别就出发往长安县而去,李氏虽心有万般不舍,但是还是抹着泪送唐黛的马车远离了唐家村,直到唐黛一行消失在村口,才回了家。

    一行人走得不快,山路上马车缓缓而行,跟在马车后面的二人,骑着马紧紧护着马车中的唐黛。只是走到飞来寺山下时,同样一幕又出现在众人眼前,路中间又坐着一个无赖老头,只不过,这次不是躺着的,而是生龙活虎的坐在那,拦住了唐黛一行。

    “吁……”小青停下了马车。

    “小青,怎么了?”

    感觉马车停下来,唐黛掀了帘子,伸了头出来。只是话音未落,眼光也瞥到了前方,拦在路中间的老僧,唐黛眉心直跳,真是冤魂不散,她一时心软,救了个无赖,死老头,当初就不该救了他,现在还赖上她了!

    欧阳清,小五,小六见小青未动,唐黛也没惊讶,还一脸无奈,知道她们二人认识那拦路的老僧,停了马,也停了要将老头了拎着扔一边去的冲动。

    “小丫头片子!我终于又碰到你了,你救了我就不管我了?!这次你得带上老头我,要不然,我就坐地上不起。哼。”坐在地上的老僧,对着站在车外的唐黛嚷嚷。

    “我救了你,就得带你走?这是什么道理?要知道你这般无赖,我当初就不该救了你,让你死路上好了。”唐黛下了马车,缓步走到老僧面前,斜眼看着他。

    “你还好没让我死,哼,让我死了,你就麻烦了!而且,你那未婚夫凤世子也麻烦了。怎么样?带我走吧?”老僧丢了个炸弹,没说更多,他知道只要说了凤容若的名字,她一定会带他走的。

    “你知道我是谁?!”

    果真唐黛一听凤容若的名字,皱了眉头,这老僧知道她,知道凤容若,是故意来拦着她的。

    “小丫头,谁说你聪明了?我看你蠢死了。我不知道你是谁,我来拦你干什么?!你以为天下三国,不管哪个人都值得我一拦的?哼。”老僧依旧傲娇的坐在地上,哼了一声。

    后面的欧阳清,旁观者清,他脑中亮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人,但是并不确定眼前的人就是他,于是喊了唐黛声。

    “黛黛,你过来,我有话与你说。”

    “什么事?”唐黛没理了老头子,走到欧阳清马前问他,欧阳清跳下马来,附在唐黛耳边说了两句。随着欧阳清的话,唐黛的脸色复杂了起来,朝欧阳清点了点头。

    坐在远处的老僧,则一点也不急,依然坐在路间,拿眼斜了两个说悄悄话的二人一眼,耳朵则竖起偷听,心里则说,算你臭小子有点眼光,知道我是谁。

    唐黛从欧阳清身旁离开,缓缓的走到老僧身前,打量着他,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打量了许多遍,心中则是想,还以为欧阳清嘴中说的人有着仙风道骨的模样,哪知道是个无赖的老头,若不是欧阳清提醒,她真的不会想到。

    “哎,臭丫头,你这什么眼神?爽快说声,你带还是不带我?”坐在地上的高僧被唐黛的眼神打量的发毛,还是不输了势,吼唐黛。

    “带,为什么不带?你这么赖着我,还拦在路上不许我走,我不带也不行啊。但是,你骑马,我的马车是给你坐的。”

    “哎,臭丫头,我不骑马,我要坐马,我要睡觉,你这是虐待老人,你懂不懂,懂不懂?” 老僧一听,带是带了,却是要骑马,不同意,朝唐黛大声嚷嚷。

    “我不懂!在我眼里,只有人,没什么老人。你要跟着我们,可以,骑马。不骑马,别跟着,我还真不求了你。哼。”唐黛也傲娇的哼了声,转了身,要回了马车里,不理那老僧。

    “哎,丫头片子……哎,丫头,打个商量啊,我不会骑马啊!”老僧从地上爬来起来,追在唐黛身后。

    唐黛拿手捂了耳朵,脚步依旧不停,不会骑马?鬼才相信相信你的鬼话。

    “小五,你进来,来马车中坐,马让给他。”唐黛走到马车边,吩咐骑在马上的小五。

    “哦,来了。”小五一听,机灵的纵身跳了下马,哧溜一声进了马车,小青就将马车赶了起来,欧阳清也打马跟在马车后面。

    那老僧一看,不骑马不行了,黑了一张老脸,只好爬上了小白马,也骑着跟在后面,心里则憋屈得慌,想他老头子老哪不是被人供着,抬着的。咋到了这个小丫头片子手里,他就变得一文不值,骑了马做了她的护卫呢?!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唐黛掀了帘子往后瞅了一眼,见那老僧乖乖的骑在马上跟了来,嘴角弯起,放下马车帘子,就知道你是个傲娇货,难缠货,管你是谁,从开始就不给你开了好头,你要跟着我,就傲娇不下去。看你跟着我想干啥?!听他的语气,她与凤容若二人,还有事得求他。

    发生了这么小插曲后,唐黛一行多了一个人,往京城缓缓而去。在暗中的影子已经将唐黛往京城出发的消息传了出去,而他们一行人出发的消息,也传到了诛魂阁的六个杀手手里,不再往唐家村出发,准备半路截击。

    一行人走了四天后,已经走出了庆安府的地盘,小青,还有暗中的影子和小蝶都已经戒备了起来,他们收到了楚陌传来的消息,说是诛魂阁派出了杀手,目标就是他们护着的人,而且,世子也在路上来了,要与他们来会合。

    为免唐黛担忧,影子并未将这一消息告诉唐黛,只与小蝶,小青,还有护着唐黛的小五,小六悄悄交待了,让大家随时注意会来的刺杀袭击。

    马车缓缓而行,天边的太阳如血缓缓的要落下,唐黛见天色已是不早了,吩咐小青寻个镇子歇下,此次不着急,不用那么赶,行夜路不安全。

    “小姐,你看,前面有个小镇子,我们去那找个客栈住下吧?”

    小青停下车,指着一片稻田尽头的房屋,问掀了马车帘子的唐黛道。

    “就去那儿,老头我困了,饿了,我要睡觉,我要吃饭。”

    坐在马车中的唐黛还未回复,老僧打了马上前来,冲着唐黛嚷嚷,唐黛朝他翻了大白眼,不理他。

    “走吧,就去那儿,天要黑了。”

    一行人进了镇子,镇子并不大,整个镇子上就一条街道,街道两边仅有两家客栈,几家杂货铺子,两家酒家,一个医馆,还有七七八八的铺子,一眼就能望到尽头。唐黛一行,寻了两家客栈中较好的一家,看上去还算干净。

    “掌柜的,你们这还有几间上房?”唐黛进了门,问正忙着的掌柜。

    “还有四间上房,你们要几间?”掌柜见唐黛一行人,穿着不俗,知道来了大主顾,立马迎了上来,回了唐黛。

    “四间我们全要了,记得将马喂了料和水。”

    “好嘞,客官随我来。”

    唐黛一行随着掌柜的上了楼,唐黛一间,是四间中最中间的一间,也是最大的。小青与小六住一间,住在唐黛一间的左边,小五跟着欧阳清住了一间,在唐黛的右边,而那老僧则是一个人一间,在欧阳清一间的隔壁。

    晚上,唐黛一行行走了几天后,的确累了,一起吃了晚饭,各自去歇息,只是当大家迷迷糊糊的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我面无比的惊诧声,吵吵嚷嚷声,大家都被这吵吵嚷嚷声惊醒了,就连唐黛也披衣起了床,准备起来看看是发生了什么。

    然后当她推了门,却发现大家都起了床,小青,小六,小五,欧阳清,还有那老僧,都站在外面,大家一脸严肃的望着天空,唐黛顺着众人的目光也往天上望去,呀,好美的月亮啊!

    原来一轮银色圆月,此时已经变成了通红的大月,高悬于天空,散着红色的光芒,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红月,月食啊!

    “哇,好漂亮的月亮,红得真好看!妖孽,小青,这么好看的月亮你们为什么要拉着一张脸?”唐黛瞅了瞅月亮,可惜这个时代没有手机,要是有手机,她就给它拍下来留做纪念了,但看到众人的严肃脸,有些疑惑的问道。

    “小姐,那老僧师傅说,这是天生异象,天下要出乱子了。”小青拿手指了指那老僧。

    “啊?哦!”唐黛忙闭了嘴,也不向他们解释,这是正常的自然现象。

    因为她也想起了在现代时看到的资料,说是古代的皇帝一见这几百年难得一见的血月,会认为是天生异象,是警示他们,会出了乱子,有的甚至是会下了罪己诏,责怪自己失德。难道这古凤南国也有这说法?那此时,皇宫中的凤千君,岂不是会在那坐立不安。

    唐黛还真猜对了,此时的凤千君由一云道人,二皇子凤容烨,贤妃,太子凤容莫陪同,正立在御花园中最开阔的视角一方,望着天上的血月,心头大骇。

    自凤南国建国以后几十年来,从未降过如此异象,而且据史书记载,曾在凤南国建国前两百年出现了一次,那次血月后,天下大乱,诸国混战,峰火突起,民不聊生。

    “一云道长,这天降异象,血月生,你可知道这对我凤南国有何影响?预示着什么?你当日对我说,异像生时再禀报于我。你现在可以说了?”凤千君背对着众人,看着天上的血月,心情沉重,语言迟缓,问立于他身后的一云老道。

    “禀报皇上,据老道推算,这次的异象,不仅是凤南国,而是对三国都有影响。此次血月光芒覆盖了凤南,凤北,大华三国。三年内,必生战乱呐,皇上。”

    “恩,据史料记载,两百年前,也曾出现过一次血月异象,那次血月后,几个国家都灭亡了。据你推算,此次我凤南国怎么样?是存是亡?”

    “皇上,恕老道无法相告,此乃天意,老道不能泄露天机,否则老道立即性命不保,而且皇上就算知道了好坏结果也无用处,还不如不知道的好。但臣可以告诉皇上的是,此次血月不仅会生了战乱,对凤南国还有一个影响,臣刚刚推算出来,两月内凤南国的南方会发生地动,不做了防备,百姓会遭了灭顶之灾,还请皇上早做了准备。”

    “也罢!那就顺遂天意吧。只是,地动会发生于何时,发生于何处,还请一云道长仔细再推算一番,时间与地点准确了,我才好命人去转移百姓。明日,朕就会下了旨,封一云道长为我凤南国的国师,请道长为了凤南国的百姓,一定要推算仔细准确了。”

    “谢皇上赏识,并谢皇上龙恩,一云回去后,定仔细的推算清楚了,再来禀报于皇上。”

    “好,回宫,贤妃,今夜朕就歇在你那。”凤千君点了点头,带头回了宫,且第一次主动的要去了贤妃的殿内。

    “是,皇上。”贤妃心中一喜,立即跟上了凤千君的脚步。皇上今夜心烦,需要她的安慰!

    太子凤容莫望着父皇反常的背影,知道这血月凶兆让父皇心忧了,不说了话,带着宫人回了自己的太子殿。后面的凤容烨眼光看着前面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了讽刺的笑,与一云道长对视了一眼,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一云望着天上的那轮红月,沉默了一晌后,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利用这次的异象,坐上了凤南国的国师的位置,接下来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第二步,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和人了!

    这一次的血月,不仅是凤南国的凤千君心下大骇,此刻在凤北国,大华国的皇宫,两国的皇帝也由着本国的国师陪着在观看这异象,心中恐慌担心,不知道接下来等着他们的是什么,因为另两国的国师与凤南国的一云老道说了同样的话,三年内,几国必生战乱,最后会鹿死谁手,谁存谁亡,谁也不知道,就算是能推算出来,也不敢说了出来,怕泄露了天机,自己立即死于非命!

    大华国,皇埔冰立在自己父皇的身后,听了国师的禀报和分析,不同于他人的是,此刻他的双眼亮得吓人,此事别人会恐慌,他却不会,因为他就希望天下能打破现在的格局,生了乱子,他才有机会实现了自己的野心,他才有机会夺回那个他心中唯一爱着的女子!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