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182章 练习轻功,妖孽告白失败

时间:2018-02-21作者:佛前一水莲

    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的欧阳清,就这样告别了公主娘亲,与凤容若打了一声招呼,出发去长安县见他想念的小丫头了。

    欧阳清到长安县时,已经是十月金秋季节了,漫山遍野的叶子都黄了,红了,秋意醉人。在长青酒楼内处理完相关事情,没来得及休息,就骑马往唐家村飞驰而去。

    欧阳清到唐黛家时,李氏去了豆腐坊,贺柱子去忙作坊的事去了,唐黛也不在家,只有王小敏正好喂了鸡鸭回来,见是欧阳公子,忙倒了茶,说是表妹去了白云山上跟着师傅学练轻功去了。

    欧阳清一听,眼睛一亮,他倒想看看小丫头用轻功飞时,该是何样的飘逸如仙子,忙一口喝了王小敏倒的茶,往白云山中寻唐黛去了。

    只是,想像都是无比美好的,当他寻到他的小丫头在树干上晃悠晃悠,然后再摔了个狗吃屎死后,无奈的抽了抽嘴角,走上前去扶起了五体投地趴在地上,嘴里还正跟师傅耍赖嚷嚷着她快要摔死了的小丫头。

    唐黛听了有脚步声朝自己走来,还扶起了她,背对着欧阳清的她以为是师傅终于知道好心的扶她一把了。

    “唉,死老头,你今天终于知道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了,摔了我几百次,知道扶我一回了!”唐黛愤愤的嚷嚷。

    “你想得美,谁扶你了?你这么蠢死的丫头,就该摔死你!不摔,你不长记性,你师傅我急死了要出去玩,在你这鸟不下蛋的地方我都呆了二年多了,你还啥也没学会,我不摔死你,我摔谁?!”

    “师傅,你这是公报私仇,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是你自己教我的方法不对,还怪徒儿我笨,哼!今天回去你别想有好吃的!”

    “噗嗤……哈哈……黛黛,我没想到你师徒二人竟然这么逗啊!哈哈,笑死我了。”听完二人对话的欧阳清,见被扶起的唐黛还没来得及回过头来看他是谁,就知道与师傅斗嘴,笑喷了。

    “呀!妖孽,是你啊?这么久了,你这死鬼还知道来看我啊?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被那死老头给虐没了,你只能对着我坟墓哭了!”

    “呵……前面不是表哥受伤了在你这,没回去嘛。他不在,我忙不过来,走不了。你看,这一闲下来不就来看你了?”

    “死丫头,你还练不练?不练,老头我回去喝美酒睡大觉了!”

    “不练!你麻溜的走。刚刚已经是摔今天的一百零一回了。还练,你想摔死我啊?拔苗助长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哼!”

    “不练我走了。哎,小子,小丫头交给你了啦,她的安危你负责,少了一根毫毛,我揪了你小子那头闷骚的头发。”

    仙僧看了眼欧阳清,威胁一句,飞走了。欧阳清扯了扯嘴角,这师徒二人,一个比一个难说话!

    “死老头子,终于走了!我都要被他折磨疯了!”唐黛噘嘴说了一句。

    “呵,老人没有耐心,我在这的时间我来教你轻功,保证你不摔跤。”

    “啊?真的?啊!啊!啊!……我终于被解救了。妖孽啊,你果真是来江湖求救的急啊!你是我的江湖好伙伴,哈哈……”唐黛扬着一脸灰尘得瑟大笑起来,看得欧阳清眼角抽搐,无奈的摇头。

    “那,今天还练不?”

    “今天不练了,都练了大半天了!我现在是腰酸背痛,腿抽筋,极度缺钙,极度缺爱啊!唉……”

    “啥?你极度缺啥?”欧阳清又不懂了,一脸蒙逼看着唐黛。

    “哦,没,没缺啥,随口说说而已!走吧,回家。从明天开始你教我哈,说好了。”

    “好!黛黛,你要缺啥,跟我说,我去帮你找了来给你哈。”欧阳清虽没听懂后面的,但是缺字听懂了,执著的说了一句。

    “……”唐黛泪奔。跟古人实在无法沟通,她想撞豆腐,有没有?!

    “恩,知道了,我缺啥会跟你说的。”

    唐小妞煞有其事,郑重的点点头。

    接下来几天,欧阳清都在唐家村陪着唐黛练习轻功。也是奇怪,欧阳清一教,唐黛的轻功熟练度飞速上涨。十天后,她已经能从地上飞到三米的树叉上,虽还不是很稳,也是有很大进步了。

    唐黛就跑去气仙僧老头儿,说是他这个师傅没用,还老骂她蠢丫头。呐,没看欧阳公子一教,十天,她就能飞上三米高的树叉嘛!气得仙僧抖着白胡子,要打她的屁股出气。

    唐黛一急,提气纵身,竟然飞到了屋顶上,这是一不留神的事,惊讶得唐黛“哇哇”大叫,结果乐极生悲,气一松,“扑通”一声,人直接往地上倒栽下去,路过的欧阳清吓得一身冷汗,飞身接她,在最后一秒才堪堪接住她,让她没有当场摔死。

    一身汗的欧阳清,黑着脸立即将影子,小蝶召出来训了一顿,说唐姑娘的危险,并不是指有敌人杀她了,打她才算危险,像这种练武功出了差错时,也是危险!

    再有下次这样眼睁睁看着唐姑娘快出事,也不出手。他就去禀报他们的主子凤容若,将二人召回去,扔回暗卫营再训个三年再放出来。吓得影子,小蝶忙向唐黛认错,说以后再也不会了。

    本来是自己失误的唐黛,见别人为了她的错误挨了训,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小手豪迈的一挥,说是她原谅他们二人了,让欧阳清不要告诉凤容若。她是知道凤容若在她面前很是无赖,可是对属下却是极其严格的。

    欧阳清这才恢复了脸色,说下不为例,才放过了影子与小蝶。当然,后来凤容若知道这次的事后,还是惩罚了影子与小蝶,这是后话了。怪就怪他二人倒楣,跟了这么个不着调,时常抽风的主子。

    五天后,也就是欧阳清来唐家村的第十五天,欧阳清接到凤容若的来信,信中催他赶紧回天星楼处理事情。

    本想在这陪着小丫头呆一个月,等唐黛轻功使用的诀窍差不多掌握了再走的欧阳清,看着表哥的信气得磨牙,但又不能不回去。因为如果在唐家村呆满一个月,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的确是有点长了。

    而凤容若之所以催欧阳清回去,一是时间太长,天星楼的诸多事务要处理。二呢,他可是知道他这表弟本身就是一棵大桃花,他可不放心他在他的小丫头面前晃一个月,要是这快成他媳妇的小丫头被表弟骗去了,他找谁哭去?

    虽然他知道欧阳清是在陪在他的小丫头练习轻功,那也不行。等他有空了,他自己教小丫头去,又不是什么难事。说不定他比那呆子表弟教得还要好呢!

    白云山上的落叶红的更红,黄的更黄了。

    欧阳清准备最后一天教了唐黛,他明天就得起程回京城了。想着这次来还有事要问小丫头,就在教功夫的间歇里,准备找唐黛聊聊。

    “黛黛,我有两件事与你说,但是首先你得答应我,你听了可不要生气?”欧阳清找了树下的一块大石头,吹干净了,与唐黛肩并肩的坐下。

    “恩?啥事?你这还没说呢,咋就知道我会生气?”

    “呵……以防万一嘛,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那我答应了,你说吧。”

    “哦,其中一个呢,是一个关于我长辈的故事,但这个故事有点长啊,你耐心听。”

    “恩,好。”

    “就是上一次,你去京城时,不是去了我家拜访嘛!可是我公主娘亲在你走后,却告诉我,她不讨厌你本身这人,但是她讨厌你长了一副她讨厌的人一样的面孔。黛黛,我说我公主娘亲讨厌你,你不生气吧?”

    “没啊!我生气啥?我没那么小气。你娘又不是讨厌我,只是正好我长得像她讨厌的人而已。我没生气,你继续说下去。”

    “恩,就在那之后,我就想搞清楚我公主娘亲为啥会讨厌这个人,我问她,她必不会说的。所以我就暗中着手调查,但是一直没有进展。前段时间,我想治病还得治本,我就悄悄去寻了那个与你相像的人。也就是我皇帝舅舅说的那个护国将军府的夫人,我见了她后,才知道为什么皇帝舅舅与桂公公为啥都说你俩像,是真像!你二人的差别,只不过她年龄大,而你年龄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

    “真的那么像?”

    “真的很像!黛黛,我想问的就是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你不是你现在的父母亲生的?”

    “这……这个我倒真没想过。怎么可能呢?我以前那克星的名声,可是村里的人都知道的。若是我不是现在爹娘亲生的,总得有个人知道点什么吧?你看,我爷奶,伯叔,婶娘家里人都不知道,村里人也没人知道,他们不知道我也就不说了,难道我娘与我爹爹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亲生的他们是最知道的。”

    “你看我娘对我与对我二姐,两个哥哥可是一模一样的,没点差别。我生病了她会着急,我离开久了,她会想我,会担心我,牵挂我。而且,听我娘说,我爹爹可是在我出生的第二天为了怕我大冷天的冻着了,去山上砍树做柴火烧炕,才被树砸到,医治无效而死的。”

    “是啊,是不是,你心里应是有感觉的,只是你与那王夫人太像了,太像了!世界上怎么有两个这么相像的人呢?我真心搞不懂,才会怀疑的。黛黛,我这样问你,你不生气吧?”

    “不生气啊,妖孽,咱俩是好朋友,有话就说,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朋友之间,太过谨小慎微了,就不好了。那还叫什么朋友,对吧?你看我对着你,还不是有啥说啥。从来不拐弯抹角的。”

    “行,你不生气就好!但是,黛黛,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我觉得你应该在你的身世上投点时间查查。当然,为免李婶知道了伤心,你暗着查。我回京城后,也会着手继续查的。因为,不仅是你两个人相像,而且还有别的疑点。比如说,黛黛,你与你的家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长得不像,也就是说你不像你娘,也不像你爹。那你为什么不像?你又像谁?”

    “是哦,你这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唐家的人都是杏眼,只有我一个人是丹凤眼,而我外公,外婆也没有哪个人是丹凤眼啊,那我这眼睛像了谁?我得问问我爷奶,或者我外公外婆去,看有谁是我这样的眼睛?!”

    “恩,你留意些吧。查清楚,你的确是唐家人,那大家都放心了。如若不是唐家人,那你的亲生父母又是谁?为什么让你来到了唐家?唐家也不缺儿女咋还收养了你?你娘亲知道不知道你不是她亲生的?如果她知道,又为什么对你又没提起过?所以,查清楚了,万一以后发生点啥事,那你也有个心理准备,不至于受到伤害。”

    “好,我知道了。对了,你所说的长辈的故事是?”

    “就是我公主娘亲与那护国将军夫人之间的恩怨。我前些时间才查探得来的,原来我公主娘年轻时喜欢护国将军郑柏,可是郑柏又不喜欢我娘,而是喜欢上了当时称为京都第一美人的王夫人,这王夫人不仅是外貌出众,而且才华在当时也是京都第一,可以说是才貌双全。”

    “当时先皇还在世时,就是我皇帝外公,我公主娘亲就向他请求赐婚给那郑柏,那时的郑柏还是郑小将军,没有被封为护国将军。当我皇帝外公问郑将军时,不想郑将军却立即表明他已心有所属那王夫人,并当场就请我外公赐婚二人,我皇帝外公又不是昏君,很是贤明。知道强扭的瓜的不甜,只得成全了郑柏。”

    “王夫人在娘家的闺名叫王慧慧,他的爹爹是王大学士,她出生于大学士府,且是大学士府的嫡女。与护国将军府的小将军郑柏,倒也是甚是般配。后来,二人成亲后,我公主娘亲心有不甘,几次三番派人查探,查探的人来回话,说是二人成亲前就已经认识,两情相悦。婚后二人也甚是恩爱。我公主娘亲就对那王夫人起了嫉妒,有一次约了王夫人到公主府,本意是想想法子下下那王夫人的面子,也没打算伤害她。可是,下人做事不知轻重,竟让那王夫人受了伤,王夫人当时肚里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就是她的大儿子郑国,差点带累孩子也没了。这事郑柏知道后,闹到御书房,状告当朝公主,我的公主娘亲伤了他的妻儿。我皇帝外公一听,也怪我公主娘亲不懂事理,做事没轻重,免再节外生枝,就立即下了旨,赐婚给我的附马爹。从此后,我公主娘就讨厌那王夫人,看都不愿意看到她!唉……”

    “呵……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么多事啊!”

    “是啊。我觉得我公主娘年轻的时候还真的是很任性,人家两情相悦,你就不要去掺和了嘛!说起来,那王夫人并没招惹她,王夫人怎么知道她也喜欢郑将军啊!无故受了平白之冤!”

    “哈……妖孽,你公主娘亲若是知道了你的想法,胳膊肘往外拐,非得削你不可!”

    “嘿嘿……黛黛,看了王夫人,我真以为她是你娘亲,而你是她在外的私生女!因为,她与那郑柏将军总共只育了一子一女,大的儿子叫郑国,小的女儿叫郑月,二人又没缺一个,我想来想去也想不通,请饶恕我,我只能这么想了!”

    “哈哈……你的想像力的确丰富。还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快别说了,王夫人的清白要被你毁完了!”

    “我不过是与你说说而已,哪敢真的去外面这样子说。王夫人岂不是要恨死我了,那郑柏又要跑我皇上舅舅那去告状,我舅舅也给我赐婚,我岂不是没事找事了嘛!”

    “妖孽,你这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也是时候找个媳妇。你在京城有看中的没?你公主娘是不是又逼着你去相亲啊?”

    “黛黛……你不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在京城被我娘亲烦死了,到这来还被你念叨。我没看中的!黛黛,要是我看中你了,你嫁不嫁给我?”

    “切,妖孽,你又在那没事瞎掰啊!我说过了,我们只是好朋友。你看中了,我也不嫁你。就我这性格,可不敢荼毒了你这好朋友,好朋友可是比爱情更难寻到。再说,你公主娘亲,见到我的脸都讨厌,我可不敢在她面前晃去,除非我自己找虐。”

    “黛黛……我哪里不好了?你嫁我,我会对你很好的。你想吃啥,我给你找啥;你想出去了玩了,我陪你出去玩,凤南国全国,哦,不仅是,还有凤北国,大华国,我都陪你去;反正,你想干啥我就陪你干啥!还有谁比我对你更好的?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我?我公主娘亲,你也不用担心,我回去就找她好好说,让她不再讨厌你!”

    “哎……妖孽,你来真的啊?我知道你对我好,什么事都帮我,也顺着我。可是,我对你不来电啊!在我心里,只当你是朋友,从来没有想过,你以后会是我丈夫。连想一想,我都觉得怪怪的。而且,就你那桃花一个个的,怪吓人的,我要是嫁了你,哪天死在那些人手中,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呀呀……不说了,不说这事了,越说越感觉怪。”

    “黛黛……你嫌弃我!我心好痛。呜,呜,呜……”

    欧阳清听了唐黛这样子说,为免二人尴尬,小妞起了介意,二人以后会真的连朋友都没得做了。赶紧压了心里的真实情绪,像以往那样,向唐黛耍起赖来!

    “哈哈……就知道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在京城被你公主娘逼惨了,到我这来寻找安慰,耍无赖来了。好了,此次谈话结束,我不会生你公主娘亲的气,也会对我自己的事上上心。来,继续教我轻功!免得你走了,我又要被我师傅虐傅惨了。”

    “哦!好吧,开始。”

    此次的欧阳清终于是大胆告白了,但是却被唐黛当作欧阳清是寻安慰,要娶她是欧阳清为了躲避公主娘亲的追亲而告终!至此,表白彻底失败!

    第二天,欧阳清带着满心的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无计可施的心情回了京城。

    唐黛的轻功,在欧阳清的指导下,也窥见了门路,后面再跟着师傅练习的时候,就再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天摔上百次,摔得是狗吃屎,五体投地,也就不再会被师傅骂做是蠢丫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