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148章 唐菊香设毒局,草香入局

时间:2018-01-09作者:佛前一水莲

    “呵,那里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可多了。我讲了你也不知道啊,不讲了。”唐风说着一转折,不讲了。

    “哈哈……大哥,我咋发现你现在也变坏了,知道吊三哥的胃口了呢!”唐黛大笑。

    “大哥,你怎么这样?哼,你不说算了,等我长大了,我自己去看。”唐绝哼了声。

    “大哥,有件事与你说声,二姐已经与白次在七月初七定亲了,彩礼很贵重,白府是用了心的。”唐黛想着二姐定婚,大哥不在家,得与他说声。

    “恩,你在信里不是说过的。只要大妞喜欢,白府看重,我没啥意见。”唐风回了句。

    “呀,大妞,你定亲了?我不知道啊,你看我这恭贺的礼物都没有给你带呢,真是抱歉。恭喜,恭喜。”宁未雨一听,赶紧向唐华道喜。

    “宁姐姐,你看我姐姐这年纪比你小,都订亲了。你何时觅得佳婿,也让我小妞高兴高兴,向你贺喜啊?”唐黛装作不知道二人的心思,逗着宁未雨。

    “小妞,你个小丫头片子,从我一进门,你就一直在逗我。我哪里有什么佳婿?我娘亲不在,没人搭理我这事,我还等着你给我找呢。以后,宁姐姐我的终身幸福就托付给你了。”

    大家说说话,宁未雨没了刚开始进门的忐忑羞涩,她还怕小妞家人因为她就这么跑来了,会多少有点想法,但没有想到,小妞,李婶都这么热情,心里的那点不安没了,说起话来就恢复了平日的利落。

    “哈……宁姐姐,这是你说的哈,我到时给你找个瘸子,瞎子,你也同意?或是在外沾花惹草,自诩风流倜傥的你也要?”

    “小妞……你个小妮子,你能不能正经点说话啊。”宁未雨听唐黛越说越不像话,无奈跺起脚来。

    “嘿嘿,宁姐姐别急,我可舍不得将你许给那些人。不过,我倒是有一个现成的,此人呢,长得是英俊潇洒,且才华横溢,又能吃苦耐劳,是将来的好丈夫一枚。更更关键的是,他是天不怕,地不怕,人又聪明的唐小妞的大哥。宁姐姐,你觉得这人怎么样呢?哈哈……我觉得与宁姐姐很配哦。”

    “……”

    看着宁未雨已经羞得恨不得找个缝隙钻了进去,跺跺脚站起来往楼上跑去,大家对如此直白的唐小妞无语了,唐风也是面红耳赤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哈哈……”始作俑者的某人却是坐在那乐不可支的大笑。

    几天功夫,就是除夕了,这次的新年,因为少了一个阿夕,而让大家多了一份挂念,却又因多了一个宁未雨,大家又多了许多欢笑声。

    新年一到,按照去年一样,大家大年初一在家歇了一天,初二去外祖家拜年,初三去大姨家拜年,初四唐风与贺柱子又踏着薄雪出发了,宁未雨也一起跟着回了府城。

    初五这天,知道唐黛家闲下来的白次,带着礼物来唐黛家拜年了,顺手递了一张请帖给唐黛,唐黛打开一看,原来是白少奶奶下来的,原来白少奶奶在白府坐月子休养了十天后,被他相公接回镇上李府去了,一时小腊八的爷奶想念孙子,再者是要将母子二人接回家过大年了。

    帖上说,初八这天是小腊月的满月酒宴,让唐黛这个恩人一定得去参加小腊八的满月礼,还说,为了热闹,可以将家人一齐带了去。

    唐黛当然开心的应下了,小腊八的礼物她已经给过了,这次只带张嘴去吃就行了。顺便去逗逗小包子,开心开心。

    说起可以带家人,想想初八唐绝也得出发去书院了,唐华初五跟着白次回长安县店铺了,小青又留在了唐黛身边,李氏因为上次的事心里有阴影,不爱凑热闹。

    带谁去呢?有了,唐草香。那次唐孙氏托付她,她嘴贱答应了,可是一直没啥机会。那这带次她去,让她去见识见识,看看有没有哪家夫人,太太,或哪家公子对她有好印象,她也好交了差事。

    本初八这天是唐黛生日,去年是在去京城路上过的,李氏没给她过着,今年李氏想给她好好过一过,却不想又接了请帖,要去吃酒,只好又是马马虎虎的过了,等晚上回来给她做碗长寿面,放两只蛋。

    初八这天,唐草香好好的打扮了一番,高兴的唐孙氏带着她一早就到唐黛家等着唐黛。现在的唐黛在唐孙氏眼中可看得顺眼了,就上次那事,小妞与她亲叔叔都不亲,偏心她,呐,她托的事,这没多久,也帮她办了,还亲自带着草香去。

    等唐黛吃好早饭,小青驾车,二人坐着马车就出发了。

    车子到李府门口,二人下了车,正想走进李府,却没想到碰到一个久违没有啥消息的人,就是被转卖给贾地主做妾的唐菊香。只是唐菊香却挺了个大肚子,看上去六个月左右了,后面跟着个丫鬟侍候着。

    “哟,这不是我的两位好堂妹嘛?你们俩这也是了来李府恭贺,吃小公子的满月酒?”唐菊香看前眼前的两人,还是少女婷婷玉立的模样,而自己却快要做娘亲了,心里一恨,阴阳怪气的问着二人。

    “呵,这不是我的好堂姐嘛?你这是怎么了?怀孕了?真是了不起啊,这没多久后就是要做娘的人了,我觉得啊,你这说话以后得好好说,可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多积积口德才行。”唐黛学着唐菊香的语气又怼了回去。

    “是啊,那贾老爷可是答应我了,只要这孩子生出来,他就让大少爷正式提我做姨娘,我这孩子可是有福得狠,他爹爹是贾府的长子,大少爷脚下到现在没有一儿半女的,我这孩子生下来可就是贾府的长孙,以后可是要继承贾府的万贯家财的,连我这做娘的,可也得托他的福,以后有福想呢!”

    唐菊香一听,唐黛让她为肚里的孩子积口德,却反而得瑟起来,只是她这一得瑟,唐黛总算是听明白了,这唐菊香倒真是还有两下子,上次事情发生回来后,不但没有吃苦头,竟然还攀上了贾大公子,爬上了他的床,而且还被贾大公子搞大了肚子,现在是母凭子贵,准备享福的意思。

    这贾府还真有意思,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父子共享一个女人,也不怕心里膈应得慌?共享吧,还大了肚子,谁知道是哪个的?以后生出来到底是兄弟还是儿子?是儿子还是孙子啊?

    哦,my 嘎的!我的老天爷,天下真是无奇不有!唐黛无语的翻了翻眼,觉得好无意思,懒得理唐菊香,带着唐草香进了李府,去逗小包子去了。

    唐菊香,走在她们后面,也一走三扭的进了李府,原来她也是来吃满月酒的。因为李府得了金孙,李老爷,江老夫人高兴,镇上有点名气的人家都下了请帖,包括贾地主家也下了。

    贾地主贾老爷,因为唐菊香正怀着,想让她去李府沾沾喜气,也生个大胖小子下来,为他贾府添丁进口。

    唐菊香看着前面的二人,眼睛紧盯着唐草香已经是长得弱柳扶风的模样,眼珠子转了转,想到了什么,一脸阴深的对着耳边的丫鬟交待了几句。

    那丫鬟脚下一顿,犹豫了一下,马上回身往外走去,急急的跑回了贾府,见大少爷今天果真在家,没有出去,于是对着大少爷将唐菊香吩咐的话说了一遍。

    “她说让我在家里等她?”贾大少爷问了句。

    “是,唐姨娘是这么说的,她说她家两个堂妹来了,一会带个回来给大少爷瞅瞅,说是那个比姨娘她还齐整漂亮呢,让少爷在家里稍候。”虽然唐菊香孩子还没生下来,但是贾府里的人也都开始喊她姨娘了。

    “她堂妹?到底是哪一个堂妹?她搞什么鬼?行了,我知道了,正好今天我也没事在家里呆着。”

    李府中,唐黛带着唐草香来到白少奶奶的院子里,正在逗着小腊八玩呢,一个月的小腊八长得是白白胖胖的,比刚出生的时候可是好玩多了。

    坐了半晌,唐菊香给了唐草香个眼色,让她出去走走,认识人,看看别人,也让别人看看她,今天的李府来的可是不少富贵人家的夫人,太太,还有公子,少爷。唐草香明白唐黛的眼神,向白少奶奶说了声,起身走出白少奶奶的院子,慢慢的在李府闲逛着。

    “白姐姐,我一直没有问过你,你家相公是做什么的?怎么经常不在家?”

    “他啊?他的志向与他爹不一样,他爹是想做官,而他是做生意。所以他常年在外做生意,着家就少了。”

    “哦,原来是这样,不知道姐夫是做什么生意的?”

    “我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生意,他回家是不大与我谈起外面的事,我呢,也不问。保持二人互相信任,我相公对我的确是很好的,我相信他。”

    “那是,夫妻之间难得的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保持信任。她那恨你的表妹被赶出府后送到哪里去了?”

    “是相公去送的,听相公说是送回表妹的老家了,毕竟是亲戚,送回去后,给了她傍身的银两,她一个孤女子总得给她安顿好。”

    “当时,我记得她安排了一个丫鬟在你这,那丫鬟人呢?”

    “那表妹都送走了,她我还能留,远远的卖了。”

    “白姐姐,这样你就安心了,好好的将小腊月抚养大,有好日子享福呢!以后不用担心别人害你,也不用担心你婆婆催姐夫纳妾。”

    “是啊,这一个月来,是这几年过得最舒心的日子了。你姐夫体贴细心,小腊月健康可爱,只要看着小腊月的小脸,我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白少奶奶感叹着。

    在外面逛着李府的唐草香,正与一个夫人说着话,只见自家堂姐唐菊香朝自己走来,为免自己的声誉受唐菊香的影响,与那夫人告辞,往一处安静的地方走去,本想是避开唐菊香,不想唐菊香却跟着她的脚步走了过来。

    唐草香无处可避,只得站着等唐菊香。

    “草香妹妹,你在这里呀?我还到处寻你呢。”

    “菊香姐,你寻我有事?”

    “是有点事。是这样的,这李府开宴还要有一会呢,我那丫鬟小蹄子,让她回府帮我拿点东西,到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又贪玩去了。我这想回去一趟,又大着肚子不敢。你知道这肚子里孩子的对我的重要性,所以,我想妹妹陪我走一趟,我也安心些。妹妹,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在唐家村的你那个堂姐了,也没法与你比了……”唐菊香说到这里竟哽咽起来。

    “菊香姐,我……”唐草香不是没脑子的,陌生地方她可是不敢随便去。

    “哎哟,我肚子,肚子……不舒服,堂妹,你快扶我回去看看。”唐菊香见唐草香犹豫,心生一计,按着自己的肚子装不舒服不起来。

    “好吧,菊香姐,我扶你回去休息。你也是的,这种时候还跑来凑热闹……”

    唐草香不知道这个堂姐心已经变黑了,扶着唐菊香往贾府慢慢走去,也忘记在走以前去与唐黛说一声。

    到了贾府,那丫鬟见人果真被自家姨娘给骗来了,那丫鬟心里有些替这位姑娘着急,别看她家姨娘年龄不大,可是不知道是哪里学来的一些手段,可厉害着呢,要不然怎么前脚被老爷睡了,后脚又爬上了大少爷的床,肚子里还怀上了,连大少奶奶这个时候都忌惮她三分,怕被她算计了去。今天大少奶奶不在家,这下子又得出事了。

    那丫鬟走上前来,与唐草香一起扶着唐菊香往贾府里走去。

    “堂姐,你丫鬟来了,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我回去了,要不然,小妞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妹妹,你这都到我家门口来了,不进去喝杯茶怎么说得过去呢?走吧。哎哟……肚子,妹妹扶着我,快。”

    “这……”

    唐草香扶着唐菊香进了贾府,唐菊香往自己房间里走去,到了房间,唐菊香靠在床上,给那丫鬟使了个眼神。

    “去,倒杯茶给我妹妹解解渴,走这么远的路,她都渴了。”

    “是,姨娘,我这就去。”

    不一会,那丫鬟端了茶水过来,递给唐草香。唐草香觉得的确是有点渴了,也不作他想,接下就两口干了。陪着唐菊香说了一会话,正准备回李府,只是一站起身,就觉得头晕目眩的又坐了下去。

    “妹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唐菊香心里窃喜,她成功了,嘴上却装作关心的问。

    “是有点,可能是刚刚走路走急了点,没事,我歇会儿就没事。”唐草香撑着脑袋趴到了桌上,只感觉眼皮好沉。

    “那你到我床上来,躺着歇歇。”唐草香被唐菊香扶到了床上,躺在上面昏昏欲睡,又觉得身上慢慢的开始发热。

    “堂姐,我好热,好热啊……”唐草香意识已经模糊了。

    唐菊香冷笑一声,哪还有半点腹疼的模样,甩着手上的帕子,意气风发的抬脚朝外走去。

    “大少爷在哪?”问那丫鬟。

    “回姨娘,大少爷在自己书房里看书。”

    “走,带我去。”

    二人很快就到了贾大少爷书房,唐菊香一个人走了进去。

    “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李府还没开宴吧?”那贾大少爷抬眼见是唐菊香,在她的大肚子上扫了一眼,关切的问了声。

    “还没开宴呢,我是有事回来了。大少爷,来,你跟我来,在我房间里,我有一个大礼物要送你。”

    “什么礼物?”贾大少爷虽疑惑,但还是放下了手上的书。

    “哎呀,你来嘛,保证你会喜欢的。”唐菊香撒了声娇,上前拉着贾大少爷的手,往自己房间里走去。

    到了自己房间,将贾大少爷推进了屋,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大少爷慢慢享用”,就关了房门,自己亲自守在外面。

    贾大少爷走进唐菊香的房间,一看床上躺着一个身材曼妙,面容与唐菊香相似的女子,正脸色绯红,小嘴微张着叫“热死了,热死了……”,才明白过来刚刚唐姨娘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呵,这唐姨娘为了讨好于我,还真是舍得下重本……既然你都送上门了,我也就不客气,大不了事后纳了你就是。”

    贾大少爷双眼盯着唐草香的曼妙身姿,感觉很诱人,于是下了决心,接受唐姨娘的这份大礼。

    慢慢剥开床上人的衣裳,一切都映在他的眼帘……

    而意识迷糊的唐草香,浑身火烫得她难受时,只感觉突然一片清凉靠近了她,不由得急急的朝那片清冷挤了过去。

    李府已经开宴,正在到处寻找唐草香的唐黛,到处寻不着人,不由得着急起来。这人是她带出来的,若是好好的人给带出来,出了点事,她可是逃不了这责任,回去可真是无法交差。

    最后问了李府的守门人,那人告诉她跟她进李府的姑娘,扶贾府的那大着肚子的姨娘回贾府去了。

    唐黛心下一沉,也顾不得府里已经开席离席来得无礼了,向白少奶奶打声招呼,与小青一起,驾着马车就往贾府奔去。

    只是,她还是来晚了,贾府的守门人,被小青一路提拉着,带着她们来到唐姨娘的小院子,当黛黛急急走进唐菊香的房间里,看着披头散发,衣裳凌乱,哭得满脸泪的唐草香,唐黛恨不得将唐菊香当场就五马分尸。

    贾大少爷已经穿了衣裳坐在一旁,但衣冠不整。唐菊香大着肚子坐床沿边,假意劝慰唐草香,意思是唐草香既然与大少爷成了好事,那就留在贾府侍候大少爷也没什么不好,大少爷是个会疼人的,你看她自己,不就过得很好!

    看着唐黛冷着脸走进房间,还有一进门被小青扔在地上的守门人,唐菊香停了嘴,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又看着唐黛拿盯死人般的眼神盯着她,吓得从床沿边急急让开,躲到贾大少爷身后。

    唐黛伸手拉起唐草香的手,给她把脉,果不其然,又是使了下三滥的手段。哭糊涂的唐草香,正准备用手打开唐黛的手,却突然发现面前的人是小妞,一下子扑到唐黛怀里,抱着唐黛大哭了起来。

    “不怕啊,不怕,是我,是我……”唐黛抱着唐草香,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她。

    哭了一晌,唐草香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小妞,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呜……”突遭噩运的唐草香六神无主的问着唐黛,抽泣着,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题外话------

    感谢迷糊兔兔仔,彼岸之花,健少的公主,开心的亚美……小仙女们的票票,水莲谢谢你们,群么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