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第47章 欢欢喜喜

时间:2017-12-01作者:佛前一水莲

    腊月二十四小年一过,唐家村被过年的气氛笼罩了,家家户户杀年猪,年鸡,买鱼,鞭炮,做粑粑,写对联,做新衣……辛辛苦苦的忙了一年,有钱的准备过个肥年,没钱的,也会多少买些,犒劳犒劳一家子。

    唐黛家,唐风正铺着红纸写对联,唐绝穿着新衣陪着二只毛球胡闹,唐华,唐黛帮李氏准备过年的粑粑,粑粑全是糯米打成粉,加上热水揉搓做成,形似寿桃,上面还用天然的红染料点了几点,煞是好看。这粑粑是过大年祭祖时用的,也可以泡在水里留着给家人慢慢吃,蒸熟染上拌了白砂糖的芝麻粉吃,或是切成条煎了直接染上砂糖吃,放汤面里一起煮着吃,用青菜肉丝一起炒了吃,都是难得的美味,味道有点像现代的年糕。

    腊月二十六,家里的卢婶,李婶唐黛就给她们放假了,县里豆腐坊也停了营业,给他们几人都发了工钱,还一人给了五十文的年终奖励,五斤猪肉,二盒点心,一条鱼的过年福利。喜得唐瘦子几个都朝唐黛表忠心,保证明年一如继往的努力干活。

    大舅娘,除了说好的工钱,本是要分利给她的,但大舅娘,大舅舅,外公都不同意分这红利钱,说是豆芽免费放在铺子里卖已经是受了帮助,不能贪婪的再要红利。

    最后李氏与唐黛只有妥协了,给了大舅娘该给的工钱,另给了二两银子做为年终奖金,又给了十斤猪肉,四盒点心,二条鱼的过年福利。大舅娘又要推迟,唐黛说其他人都有,她管着铺子操心,是该拿的,大舅娘只好接下了。

    外公家的年礼由李氏出面买的,唐黛做了参考,外公外婆各人一套新衣,一双棉鞋,买了二坛状元红给外公,还买了一根素色银簪子给外婆。

    表哥表弟男孩子念书买的是笔墨什么的,表姐妹女孩子买的是绢花,还有小孩子的零食点心。舅舅舅娘也按各人的喜好买了相应的礼物。

    只有三舅舅另加了一样,一只玉烟斗子,是唐黛在街上淘来的,玉的成色还不错,花了三两银子。三舅舅接了,摸着滑溜溜的玉,喜的是眉飞色舞。

    机不可失店里,唐黛随小梅姑姑安排,愿意早关门回邻县过年也行,不愿意回去,一家住店里也可以。

    她不多操心,事情要渐渐都推给小梅姑姑自己处理,只是年前去盘了一次账,净赚不少,又给几人都发了大半月的工钱,一家子每人都有,多少不等。

    拿着手里的铜板,小清欢天喜地的去藏了起来,怕自己娘亲要了去。唐黛好笑的看着,甚是喜欢这小姑娘,长得不错,又很伶俐。

    府城,京城都接到了唐黛的年礼,宁未雨很是高兴的让厨娘按唐黛信里写的方法做了冬笋与豆腐吃,宁嬷嬷看小姐吃了不少饭,心里对唐黛又欢喜了几分。

    京城长平公主府,欧阳清接到年礼时,虽然嫌弃小丫头没有用心思,但还是开心的又哼起他的无名曲来。脚下生风的去了厨房,拿了做法的纸头扔给厨娘,让她们加紧了按法子做上来,他等着吃呢。

    厨房的婆子们吓了一跳,公子啥时候管起厨房的事了!帮忙的小丫鬟惊吓过后,都看痴了眼,他们公子可不是随便就能瞧到的,以往只听府里的老人说,长平公主的嫡次子长得是风华绝代,比漂亮女子都好看。今天她们算是开了眼了,那些人说的果是没错,一个个眼里冒红心,要不是顾忌自己的身份,估计全都扑上去了。

    似一阵风而过的欧阳清,无视那些眼珠子快要掉出来的下人,炫酷的拢了拢三千墨发,挥了挥红色的衣袖,恩,爷就是长得好看,咋啦?爷美的爷自己都嫉妒了,不是有一句,玉树临风美少年,揽镜自顾那个啥?哦,忘了,后面怎么形容来着。

    唉,爷是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but,难度有点大啊!

    臭屁着的欧阳清,又想起在安王府里表哥的打击,决定这次狠狠的回击回去,就让小厮分了些冬笋与豆腐干儿送到安王府,并指定那黑心的仙儿亲收才行。哼,让你羡慕,本公子可是有人送吃的来了,本公子心善可怜你,分点给你!

    安王府,白衣少年,从书房匆匆出来到了会客厅,以为那抽风的表弟有什么重要的事,竟然指明让他亲自接待。

    结果小厮说给他送吃食,看着躺地上的物什,脸就黑了下来,浑身放冷气,当他与那货一样每天无事,闲得无聊啊!

    一声“滚”,吓得送东西的小厮,连滚带爬的出了安王府,摸了摸脸上不存在的汗,还算好,小命总算保住了!自家公子也是,什么宝贝东西,还要安王府凤世子亲自来接?!

    听了小厮的汇报,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冬笋的欧阳清终于一扫这段时间的阴郁,扬起脸大笑起来,恩,这笋的味道真是不错!年后回长安县让小丫头再给他弄点。

    总算是戏弄了这黑心的一回,让你内里腹黑高冷,让你表面装逼装假仙儿!

    安王府白衣少年凤容若凤世子,见小厮滚了出去,停了准备回书房的脚,踱步走到那物什前,饶有兴趣的看了看,白白胖胖的是什么?金黄的小块小块是豆腐干?

    还有张纸,纸上写了吃法,字迹明显是女子的,清秀端庄里却又不失锋利。不禁挑了挑眉,是那小村姑送来的,怪不得那家伙得瑟的让他亲收。

    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吩咐边上侍候的人拿了去厨房,按照纸上的做法做上来,晌午饭他要尝尝这新鲜的吃食。顿了一下又让那人先把纸上的吃法照抄了一遍,那张有唐黛字迹的纸留了下来。

    书房内,太师椅上的凤世子凤容若,再看了一遍纸上的字。他是不是该年后再去一趟了?

    唐家村,新屋内。

    在厨房忙得热火朝天的唐黛,并不知道她那没有费心思的年礼却带来了一连串的反应。边忙边想着大年后,初八就是她的生辰,过了生辰她就九岁啦,希望快点长大呀!

    这样,她就能放开手的做她喜欢的事了。她不要像现在这样,人人都当她是小萝卜,想摸她的头就摸她的头!

    二只小毛球在她脚边用头拱拱她,又用爪子在她新衣服上印了几个灰扑扑的爪子印,被唐黛嫌弃的赶出厨房去。

    两只小狼越来越大了,毕竟不是温驯的狗,为免伤人,以后再不能这样放养着。等年后给两只重新一只做一个狼窝,体积大了一个窝不够睡,恩,还要再去打两只银项圈来,家里来人,或出去放风时,得用绳子栓着。

    被赶出去的两只,极尽高兴的在大厅里打着滚,互相挠着打小架,却不知道自己的童年生活已快要结束了,被主人打入了少年狼的行列,要被悲哀的束缚了自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