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448章 野树林

时间:2017-11-04作者:有时糊涂

    柳寒不知道蒙面人在庄园内,出了柳林后,他略微判断下方向,便从边上的驿道向东奔去,帝都四周的交通很便利,无论在城内还是城外,四下交通便利,其实他还有一种选择,城南伊水是有码头的,码头附近便有客栈,完全可以在客栈住一晚,但他没有这样作,他觉着来得及赶到城东的庄园。

    天色渐渐黑下来,星光洒落,道上的行人稀少,偶尔出现在路边的,都是些衣衫褴褛的流民,这些流民无法进城,平日都躲在树林或草丛中。

    柳寒很早便知道,这个赶夜路可不是那样容易,这是个没有路灯的时代,路上一遍漆黑,不管黑豹多么神速,路上都超级慢,更何况还有可能有劫道的,这些劫道的便是白日在四周乞讨的流民,他们当中一些身体还算强壮的会在天黑之后,到四周田地偷窃,或者在驿道上抢劫那些急着赶路的行人。

    没跑多远,柳寒便遇上了两股劫道的流民,这两股流民人数都不多,不过四五个人,这些人自然不是柳寒的对手,挥挥手便将他们赶走,真正给柳寒带来麻烦的是天色。

    路还没过半,天便黑透了,柳寒不敢再继续放马奔驰,只能下马牵着马向前走,在路边扎了火把,他隐隐有些后悔,还是该在客栈住一宿,他牵着黑豹边走边琢磨,忽然觉着今儿这事有些奇怪,甄娘居然没让他在庄园留宿,这未免有些不合常理。

    不留男客?这个理由有些牵强,若真是不留男客,就不该在这个时段将他从城里叫来,在这个时段请他出城商议,就只有一个理由,要留客,否则就不该在这个时段。

    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柳寒越想越觉着不对劲,他很想返回绿桃园看看,这园子里究竟藏着什么。

    停下脚步,犹豫下,还是没有回头,心里想着算了,如果有什么,将来会露出马脚来,再说了,还有三娘在。

    走了一段路,柳寒发现这路的路况还不错,于是他又返身上马,让黑豹缓缓前行。

    如此,又走了四五里,看看天色,天已经彻底黑下来,前面黑黝黝的,隐约有灯光,柳寒心中一喜,驱马过去,走近了却是一座庄园,柳寒心里有些失望,勒马转头离去。

    他没想去借宿,这个时代借宿其实很普遍,象他这样错过客栈,可以随便敲开一间庄园或一间房间求借宿,都很正常,不管借宿人还是被借宿人,都不会有什么意外。

    但柳寒今天不想这样,他忽然觉着在这样安静的夜晚,就这样走着,很舒服,很惬意。

    柳寒干脆松开缰绳任由黑豹行走,不过,黑豹的速度也不快,借着微薄的亮光,走走停停,小心翼翼。

    这样走了一段距离,柳寒觉着不能这样下去,看到前面黑黝黝的,走近了却是一处小树林,小树林并不大,一眼便能看透,柳寒下马,他没有急着走进去,而是站在林边,展开神识探查四周。

    在他的神识探查下,林子一丝一毫的动静都躲不过,小树林里没有人,出了草丛中的一只田鼠正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蹑手蹑脚的寻找着今晚的夜宵,树杈上有个倒掉的鸟窝,窝里的鸟早已不知去向。

    柳寒没有系住黑豹,而是放开它,黑豹抬头看看,伸头亲昵的在他身上蹭了蹭,柳寒拍拍它的脖子,抚弄他的鬃毛,然后在它耳边说:“好好的,别乱跑。”

    黑豹打个响鼻,柳寒找了棵树,就在树下盘膝而坐,闭上双眼,作了两个深呼吸,心境渐渐平静下来,内息自丹田缓缓流出,沿着经脉安静的流淌,他慢慢进入物我两忘之境。

    星光穿过枝叶,洒在地上,洒在草丛中,洒在他的身上,就像为他披上一层银色的灰袍。

    忽然,满地的星光,草丛中的星光,四周的星光,缓缓流动起来,向那层银色的灰袍飘来,将银色的灰袍堆得更厚,将柳寒包裹起来,形成一个银灰色的茧。

    星光不断涌来,可银灰色的茧却不在增厚,相反却在渐渐变薄,银色的灰袍变得黯淡无光,随后慢慢消去,只是不断涌来的星光,又迅速填充了留下的空间。

    柳寒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一股股凉凉的元气进入体内,就像那天在度支曹屋顶,他始终没想明白,这凉凉的元气从何而来,不过,他知道这凉凉的元气对他的五行真元极为重要。

    元气进入体内后,迅速进入膻中,与五行真元融合,而后便开始改造起五行真元来,五行真元对这种改造有些抗拒,凉元气也不着急,就像拍案的海浪,只是持续不断的拍打礁石,最终礁石不得不接受海浪的改造。

    这种改造极为缓慢,可依旧瞒不过五行真元已经及其熟悉的柳寒,五行真元变得更温和也更厚重,也就是说,当这种改造完成后,新的五行真元威力会更大。

    时间渐渐过去,柳寒忽然觉着进入体内的元气少了,他知道今天差不多,于是慢慢的将五行真元纳入紫府,很快便发现紫府似乎扩大了点。

    正待细查,耳边传来一声马嘶,柳寒睁开眼,天色已渐渐明亮,黑豹正与两条人影搏斗,柳寒冷哼一声,身形微动,便到了黑豹身边,抬手便将俩人拍飞出去。

    俩人跌倒在地,起身看着柳寒,又互相看了眼,转身便朝林外跑去,柳寒没有追,这俩人显然是两个流民,俩人在林子里发现了黑豹,以为没人,便跑来偷马,没成想,黑豹非普通的马,暴烈反抗,同时发出警讯,将柳寒惊醒。

    “好了,好了,他们已经跑了。”柳寒轻轻抚弄黑豹,此时天边刚刚冒出一丝鱼肚白,红色的光照亮了天边的云。

    柳寒翻身上马,黑豹有点不满,心里直嘀咕,它已经饿了一夜,今天早餐还没吃,就又要跑,正思考着是不是要抗议下,肚子上已经被踢了一脚,于是它条件反射似的跑起来。

    经过一夜调息,柳寒精深焕发,思维变得更活跃,他开始梳理最近发生的事,大部分事情都好,但有两个隐患,分身柳漠被林公公看破,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这个身份的作用小了;第二个便是王许田三家依旧隐伏不动,躲在帝都不知那。

    还有那间小院,疑似总教官的老头再没出现,倒是那个马夫依旧在那,已经有几拨人去看房,可显然,双方价格没谈拢,这些人都失望而去。

    还有,便是那凉凉的元气,它们究竟从何而来?这世界的元气不是已经消散了吗?怎么还会有?

    这些疑问纷纷掠过脑海,还都找不到答案,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安,觉着危险正在逼近。

    思虑渐渐落在扬州盐政上,百工坊盯上了扬州盐政,试图火中取栗,他一直觉着很正常,可现在细细想来,又有点不对味,但他细细过虑半天,又找不出这不对味在那。

    黑豹快速奔驰了一段后,又渐渐慢下来,柳寒又踢了它一脚,黑豹又加快脚步。

    天光大亮时,柳寒到了庄园外,在庄园外勒住马,看着庄门略微沉凝,取出面巾将脸蒙上,然后自马鞍腾空而起,脚刚落在院墙上,庄内警讯大起,柳寒松口气,又纵身落下。

    “来的什么人!”

    庄园深处传来一声厉喝,柳寒没有答话,那个声音再度喝问:“来者报名,为何擅闯鄙庄!”

    柳寒依旧不答,那道声音断然下令:“放箭!”

    弓弦响起,数支弓箭离弦而出,柳寒身体平平移动数尺,弓弦再响,又是数支弓箭破空袭来,柳寒身体再度平移,身体刚刚稳定,三支弓箭无声无息的袭来。

    这三支箭与前面的箭完全不同,前面的箭,直来直去,风声猛烈,而这三支箭,无声无息,走的不是直线,而是略带点弧线,从三个方向袭来,就像三条毒蛇,封死了他前进的方向。

    柳寒心里暗赞,仅从这三箭来看,柳星的箭法又提高了。

    这柳星是庄园私兵的箭法教头。这半年多,柳寒从城外庄园抽调了不少人到城内,现在城外庄园的总管是惠安,私兵总教头兼护卫队队长是柳虎,柳星也是副队长。

    “是我。”柳寒说着挥袖,将三支揽入袖中。

    “停止!收箭!”那声音连下两道命令,一道身影从角落快速奔来,到柳寒跟前便下拜:“不知主子到来,柳星冒犯主子了。”

    “冒犯什么,嗯,练得不错,你也不错。”柳寒满意的点点头,他是故意想检查下庄里的防御,结果令他非常满意,当然,他是故意暴露行藏,否则以他的修为,庄园内没人能发现。

    “黑豹在外面,派人带去马厩,还有,给他喂些好东西,这家伙一晚上没吃东西,对我满肚子火。”柳寒说着向里面走,庄园内有他的固定房间,不管有没有人,都收拾得好好的。

    柳星赶紧吩咐人开门,将黑豹牵进来,正要去追柳寒,柳寒已经说道:“我要睡一会,午饭前不要来打搅我。”

    “是,主子!”

    还在找”天苍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