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376章 皇宫密地

时间:2017-11-04作者:有时糊涂

    转念一想,穆公公应该还不知道柳寒将一成份子送给自己的事,毕竟当初谈这事时,只有他们俩人,另外还有一个知道的是罗师爷,但罗师爷是薛府老人了,他父亲还在世时,便在薛府,那时的薛府还不至于是内卫的目标。

    “既然如此,不知公公可有什么法子?”薛泌试探着问道。

    “法子?唉,能有什么法子,防吧。”穆公公的声音依旧幽幽的,薛泌笑了笑:“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这就让柳寒去烦吧。”穆公公说道。

    薛泌噗嗤一笑,穆公公睁眼看着他,薛泌笑得愈发欢快了,穆公公看了会,也笑了笑。

    俩人再没说什么,过了会,穆公公渐渐睡着了,这是真睡着了,薛泌也渐渐觉着眼皮重起来,头往下垂,节略掉在地上,他立刻惊醒,抬头看看,捡起节略,走到窗户边,朝御书房看了看,御书房的灯还亮着。

    薛泌迟疑下没有开门出去,回头看看穆公公,眉头禁不住皱起来,不由想起来,今儿他来究竟是为何事?

    打听柳寒?还是警告自己?

    对于前者,薛泌觉着不太可能,内卫无孔不入,柳寒是什么样,穆公公甚至比他还清楚,若非如此,岂敢将漕运这么重大的事交给他干?!

    那么后者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察觉澳那一成份子?薛泌感觉又不太可能,这一成份子是前几天才给的,家里甚至没入账,知道的只有自己和罗师爷,难不成罗师爷有问题?薛泌摇摇头。

    如果这两者都不是,那么他今天究竟要说什么?总不成是告诉自己漕运有可能出事?薛泌无声的笑了笑,忽然笑容凝固了,怎么不可能就是这事呢?

    可问题来了,他告诉自己这个消息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是让自己去通知柳寒?

    或者,还希望自己出动家族私兵帮忙?

    薛泌觉着头有点大,他首度感到朝政的复杂,再度感到身边无人。

    打更的声音传来,已经三更了,可看看书房,灯光依旧亮着,他忍不住叹口气,皇上这样宵衣旰食,勤于政务,可这天下依旧困厄重重。

    他开始有点同情皇帝了,觉着那个位置实在难坐。

    不过,现在已经三更了,既然皇帝现在还没召他起诏,待会也不会。

    同样是三更天,柳寒正带着一什的士兵在宫内巡逻,这种巡逻很枯燥,其实在柳寒看来,这几乎没用,如果有潜入者,可以很轻易避开他们,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们可以少很多麻烦,在柳寒看来,他的护卫队只需出动五六个人,便可以击败他这一队,除了修为的巨大差别外,另外还有协同作战和战斗意志的差异。

    宫里很安静,按照宫中的规矩,起更即关门,宫门落下,除非紧急军情和皇帝的特旨,其他任何人不得擅开宫门,也不得擅自入宫。

    二更之后,宫内便不准擅自行走,除非有特别通行的腰牌,这种腰牌只有中书监和********才有,而********的权力则更大点,如果有事,持他的手令可以在宫内行走。

    至于后宫,三更过后,则各宫各殿,都必须关门,除非有重病或特急的事,才能持嫔妃的手令外出,而且外出的人数不能超过一人,且第二天必须到皇后那说明情况。

    所以,皇宫中人很少在三更之后还在外面的,宫里的无论是太监还是宫女都很少外出,全都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

    柳寒还是首次担任这种宫中巡逻,主要原因是,他是新官,上级不会轻易派一个刚入职的军官带队巡逻,所以,前段时间,他的队主要是守门,要么在宫城四周巡逻,象这种在宫内巡逻,还是第一次。

    接到这个任务安排时,底下几个什长和伍长都在骂娘,原因很简单,守门多轻松,左右看看,一般下半夜就着地方睡觉了,可这巡逻却要不停的四下游走,当然路线是固定的。

    走了大半圈,巡逻队到了一处林木茂密之处,按照巡逻路线,巡逻队要从边上过去,柳寒也打算带队从边上过去,忽然,他感觉不太对,空中的元气流似乎正向某处飘去,这个飘去的速度很慢,几乎无法察觉,要不是他炼体六层的修为,根本无法察觉。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种元气不是普通的真气,而是有点象灵气,这就引起他的好奇。

    挥手让队伍停下,柳寒站在小径的入口沉默的看着那茂密的林木,林木森森,让人有点心悸,小径的尽头是处院子,院子里黑黝黝的,那些灵气就是飘向那院子。

    “头,怎么啦?”彭余跑到柳寒身边低声问道,彭余现在是全队最服柳寒的什长,当初他与柳寒较量射术,输得很干净,前几天,柳寒找了借口,将一个什长推荐到屯长那去,空下一个什长的位置,便让彭余升为什长,彭余完全没想到,在禁军干了三四年,没有升迁的机会,这个新来的队正才来短短几天,便让他升了官,于是便成了最铁杆的下属。

    “那边是什么地方?”柳寒问道,彭余朝那边看了看,略带意外的说:“那个院子很荒废,平时都没人来的,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柳寒没有开口,思索下说:“我们过去看看。”

    “头,这可偏离了路线。”彭余有点为难,这位新官手上很硬,出手也阔绰,可还是太嫩。

    这是在宫里巡逻,况且这样的巡逻都是走样子的,谁都不愿意去惹事,况且这里紧靠后宫,万一遇上什么不该遇上的事,后果便难以预料,曾经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事后,那些禁军将士全部调到西边或西南,最危险的地段。

    “没什么,出什么事,我担....”

    话没说完,柳寒神情陡地异变,彭余还在纳闷,柳寒顺手将他拨到身后,冲着夜色厉声喝问:“谁?!谁在那?出来!”

    彭余神情大变,士兵先是面面相觑,然后才结阵,柳寒站在最前面,彭余则站在他身后半步的地方,顺手将弓箭摘下来,弯弓搭箭。

    “回去!”

    黑暗中传来一个冷厉的声音,这道声音一点不客气,完全是上位者的口气。

    彭余神情紧张,禁不住看了柳寒一眼,柳寒纹丝不动,神识却已经展开,很快锁定了说话那人的位置,随即又发现另外还有俩人,让他有些纳闷的是,这三人居然对小院隐隐处于包围监视状。

    这个发现让柳寒对这个院子更感兴趣了,他深吸口朗声道:“下官禁军....”

    “这里的事,禁军无权!回去!”

    彭余更感紧张,咬牙将弓箭拉开,不过,以他的修为,还不知道该射向那里,后面的士兵们则有些茫然,可看到主官站在最前面,心里也有了几分底气,排成阵型,刀枪齐举。

    柳寒依旧不为所动,冲着黑暗朗声道:“下官奉命护卫皇宫安全,请现身说话,否则,别怪下官无礼!”

    那个声音冷笑数声,柳寒一点不让步,举起左手,彭余的弓立刻拉满,另一个叫谢明的什长随即拿出一枚信号,随时准备发射。

    沉默了会,黑暗中的声音再度响起:“擅闯此地者,杀无赦!滚!”

    柳寒冷笑数声,毫不迟疑向前走了数步,彭余正要跟上去,柳寒冲他摆摆手,彭余止步,弓箭依旧上扬。

    柳寒内息运转全身,缓缓往前踏出一步。

    对面的黑暗中,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柳寒走得很慢,一步一步的往前踏出。

    夜色中,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出现,彭余甚至还没作出反应,雪亮的刀光便朝柳寒头上劈,同样也没看清柳寒的动作,那道刀光随即湮没,那道黑影倒飞出去。

    黑影落在小径上,彭余这才看清他的模样,看清之后,他忍不住倒吸口凉气,此人的穿着居然是虎贲卫,相貌平实。

    “你是谁?禁军中居然还有如此高手!”黑影的声音略带惊讶。

    柳寒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上下打量他,然后抱拳说:“看着装,兄台乃虎贲卫中人,可不知兄台漏液潜伏于此,所为何事?”

    “这里的事不归禁军管,”虎贲卫的语气稍稍和缓:“回去问一下你的长官便知。”

    柳寒迟疑下,抬眼看看那黑黝黝的小院,感受到的灵气聚会,正要开口,小院的门开了,一个小太监从里面出来,小太监很年青,月光洒在他的脸上,清瘦干净。

    在场所有人都看着小太监,小太监似乎有点不适应,他走到柳寒和虎贲卫中间,很有礼貌的冲俩人施礼,细声细气的说道:“两位将爷,真人正在修行,还请两位将爷小声点,切勿打扰真人。”

    “是,请公公安心。”那虎贲卫恭谨的答道,柳寒心里大约明白是什么地方了,却故意皱眉:“真人?还请公公告知,不知是那位真人?”

    月光清清的洒在小太监的脸上,眉宇间有几分熟悉,柳寒心里有些纳闷,随即释然,除了来找过自己的麦公公,自己还不认识什么太监。

    小合子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人,他还记得在长安时,正是此人的商社掌柜收留了他,但掌柜最后也可能是死在此人手上,但以他受的教育,又很难责备他。

    “将爷,这位将爷负责守卫此地,还请将爷尽快离去。”

    小合子说完之后再没停留,转身便回去了。那虎贲卫盯着柳寒,柳寒皱眉看着小合子的背影,待他的身影消失后,才冲虎贲卫抱拳:“抱歉,抱歉,下官莽撞,不知此地规矩,还请上官原谅。”

    “你的修为不错,不过,你的确很莽撞,这里不是你们可以来的。”那虎贲卫说完也不理会,转身便走,很快便消失在黑夜里。

    彭余已经收起弓箭,见柳寒还站在那,便上前低声提醒:“长官,此地不可久留,还是尽快离开为妙。”

    柳寒点点头,命令大家整队,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

    待柳寒离开这里后,从小院的阴影中一前一后出来两个人,前面那人看着柳寒的背影沉默不语,刚才出现的那虎贲卫又从黑暗中出来,很快到了跟前。

    “队长。”

    “你输了。”队长平静的说道,那虎贲卫沉默下点头说:“是,他留手了。”

    “你的修为是武师七品,居然连他一招都挡不住,看来此人有宗师修为,嘿嘿,禁军之中居然还有宗师修为,而且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队正,嘿嘿。”

    “宗师?队长是不是估计过高了,咱们在这站了这么久,他不是一样没发现吗。”队长身后那人有点不服的说道。

    “哼,你刚出师门不久,江湖经验还少,我问你,你怎么知道他没发现我们?”队长头也没回的反问道,那人顿时语塞。

    “回去吧,别打扰了真人清修。”队长叹口气:“我可不想出事。”

    出事,他们这些人名为护卫,实际却是监视这些出自那些不知道的鬼地方的所为真人,虎贲卫人手如此紧张,可他们这两队人,却丝毫没动。

    每天对着这些真人,是件很费力的事,既不能太得罪也不能太松弛,好在这两位真人也不惹事,很少出去,每天都在院子里修炼,好像除了修炼便再没其他欲求。

    队长没猜错,他们还没出现在院子角落的阴影里,柳寒便已经感知到他们的存在,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大,小太监出来说了几句后,他便猜到那小院是什么地方,小太监口中的真人,多半是玉清子所言的,隐世仙门入世之人。

    不过,有一点,有一点他不清楚,皇宫里怎么会有灵气,难不成皇宫里还有灵脉?

    可总教头,虽然还没证实,可柳寒已经将那神秘的高手定为总教头,总教头的院子怎么会有灵气呢?

    这两者之间,有没有联系呢?

    更进一步,难道总教头也是出自隐世仙门?那个人与隐世仙门有什么联系吗?

    柳寒越来越感到事情的复杂!那个家伙倒底想作什么?

    还在找”天苍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