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321章 叩宫进谏

时间:2017-11-04作者:有时糊涂

    进贤冠下的白发被寒风吹,飞扬起来,悲愤的面容上满是绝望,干枯的双手捧着薄薄的书册。

    “皇上!”

    凄凉,绝望,又带着丝丝期望。

    “皇上!”

    上百官员齐声呼喊,他们跪在寒风中,对着紧闭的宫门高声泣声哭喊。

    “皇上<srp yp=”/jvsrp”>rds;</srp>!”

    “皇上!”

    柳寒带着士兵赶到宫门处,看着跪在寒风中的上百位大臣,听着这声声苦泣,禁不住有些发麻。

    “盯着点!”麦登纵马赶来,冲着队伍高声叫道:“传将军令,凡冲击皇宫者!斩!”

    “是!冲击皇宫者!斩!”

    众兵吼声如雷,压倒在寒风中的哭喊声,数千禁军迅速将广场包围起来,广场四周街道戒严,宫门前立时肃杀阵阵。

    与此同时,禁军其余各路,分别出动,迅速控制了内城各城门,所有进出人等一律严加盘查。

    但跪在广场上的大臣却象根本没看见,依旧对着皇宫苦苦凄盼。

    “皇上!”

    “皇上!”

    声声泣血,闻之肝胆皆裂。

    皇宫内,御书房内,皇帝神情凄凉,呆坐在榻上,尚书台诸大臣沉默无语,房外寒风中,隐隐传来诸大臣的呼喊。

    “皇上,是不是见见!”潘链小心的提议道。

    皇帝没说话,案几上摊开着一份奏疏,奏疏上赫然写着:“请斩佞臣蓬柱句誕以固国本疏”。

    皇帝看着奏疏,上面的字眼深深刺痛了他,“柱乃小臣,罔顾皇上之恩,所托之重,肆意妄为,倒行逆施,致陈国民不聊生,天下惊惧,国本动摇,乃国之大贼.。,句誕,鄙陋贪腐之人,皇上委其重任,整理盐政,可其贪赃枉法,徇私为政.”

    清理土地,改革盐政,是他登基以来的两大决策,蓬柱和句誕是负责执行的具体大臣..。。

    他不明白,更不理解,为什么那些大臣不理解他。

    外面哭泣请愿的大臣如果是门阀士族,他还能理解,因为这两策本就是针对那些门阀士族的,可.。,他们不是,他们是士林中人,领头的是御史中丞魏炎,

    魏典,颍川人士,出身寒族,从小苦读道典,不到三十岁便名满天下,拒绝朝廷征辟,安居颍川,设馆授学,颍川士子趋之若鹜,十多年时间教授学子数百,名满天下者便有数十,号称活道圣。

    四十二岁时,鲜卑入侵,幽州沦陷,冀州危急,冀州刺史战没,满朝大臣无人敢赴任,魏典却在这个时候,上书朝廷,愿赴冀州,就任冀州刺史,泰定帝怜惜不舍,魏典带着自己的学生子弟,径直赴冀州,民众闻之,莫不赢从,于是冀州军心民气大振,鲜卑军马因此步步维艰。大胜鲜卑后,朝廷再度征辟,可魏典却再次拒绝,返回颍川,依旧设馆授学,直到邵阳新政。但魏典也是反对邵阳新政的主将,他坚决反对邵阳新政,认为士族乃国家之本,削弱士族权力,会动摇国家根本,故而,他在邵阳新政最盛时,应征入朝,就职为太学祭酒,正是他的入朝,吹响了反对邵阳新政的号角,邵阳新政从此走向灭亡。

    不过,在邵阳新政覆灭后,魏典便又辞职,这次他没有返回颍川,而是在帝都附近的东贤书院教学,泰定帝病重后,特旨召回朝廷,出任御史左令丞,负责辅佐御史大夫令糜,这令糜也同样是儒学名家,更主要的是,他出身门阀士族,荆州令家同样是千年世家,在朝野享有巨大声望,不过,令家与石家交好,石家谋反后,令糜提出辞呈,皇帝挽留,但令糜态度坚决,皇帝虽然不准,他依然称病在家<srp yp=”/jvsrp”>rds;</srp>。

    皇帝抄杀石家满门,并不牵连其他人,这在历朝历代的谋反案中,处置算是最轻的,皇帝以为这下恩威并施,可以排除障碍,施行土地清查和盐务新政了,可没想到,魏典突然上书,而且一封留中后,接连上了三封,要求诛杀蓬柱,逮捕句誕,皇帝没法,这样声名卓著的老臣,他也没办法处理,只好将这些弹劾全都留中。可魏典依旧不依不饶,面见皇帝,再度直疏己见,逼得皇帝只好不见他了。

    可.皇帝万万没想到,他今天来玩了这一出。

    这一出在史书上是有记载,称之为叩宫死谏,凡是参加叩宫的大臣,都要做好被问罪斩杀的准备。

    “皇上,臣以为,是不是由尚书台诸大臣出去见见,将他们的奏疏收上来。”左辰也试探着建议道,可那语气分明表明,他自己都没信心。

    这样的叩宫死谏,都是皇帝亲自出面,接受谏书,安抚诸臣;可今天,皇帝不可能出现在诸大臣跟前,他绝不肯惩处蓬柱句誕,更不会罢去两策。

    “皇上!”

    寒风中,又隐隐传来群臣的泣厉呼喊。

    皇帝沉默的看着殿外,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潘链轻轻叹口气,上前一步,低声说:“主忧臣死,皇上,要不老臣出去见见他们。”

    皇帝茫然苦涩的摇摇头,潘链叹口气:“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时间久了,势必引起更大麻烦,老臣叩宫,皇上,尚书台总有一个要作出反应,臣出去收拢奏疏,安抚诸臣,哎,皇上,这本就是尚书台的责任。”

    潘冀眉头紧皱,看着潘链,微微张嘴,却没有开口,皇帝依旧沉默着,这时,一个太监从屋外进来,在皇帝跟前下跪叩首。

    “楮公公,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太后有什么吩咐?”皇帝问道。

    楮公公连忙答道:“太后在宫中听到外面的叫声,派奴才来问问,外面出了什么事?”

    皇帝缓缓转过身,苦涩的说:“回去禀告太后,没什么大事,朕会处理好,还请母后不要担心。”

    “奴才遵命。”楮公公起身冲皇帝行礼,然后才退出屋外,到了屋外,看到黄公公,便将黄公公拉到一边,低声询问。

    皇帝这样的回话,他回去自然交不了差,所以,询问的目的不过是催促,在大晋,太后权柄极重,别看皇帝登基以来,太后并没有干预朝政,任凭皇帝和辅政大臣处置朝政,可太后若要干预朝政,即便是皇帝也没办法。

    黄公公将外面的说了一遍,楮公公这才离去,临走前提醒黄公公,尽快处理好此事,别再惊动太后了,说完摇摇摆摆的走了。黄公公看着他的背影只能深深叹口气,说来,他与楮公公还是同门师兄弟,但师兄弟之间也有亲疏,他与主掌内卫的林公公关系较好,而与这位楮公公的关系便比较差。

    穆公公对皇帝忠诚无比,但下面的手段也是极辣,宫里最重要的几个位置,全是他的亲信弟子在掌控,其他人则被分到一些不重要的位置上。

    “你们去看看,尽量安抚,”皇帝叹口气,潘链等人应声出去,皇帝又看着那篇奏疏,心里更加烦躁,将奏疏抓起来狠狠的砸在地上,还不解气,又用力跺了几脚<srp yp=”/jvsrp”>rds;</srp>。

    “皇上!”黄公公见状大惊,连忙过去,将地上的奏疏拣起来,在身上擦了几下:“可不能!皇上,咱大晋没有这事,皇上,可不能!”

    皇帝重重喷出口粗气,黄公公将奏疏擦干净,又放在书案上,不过这次他放在已经看过那堆上,看到皇帝仍在生闷气,于是又宽慰道:“这魏典就是个掘老头,先帝以前也被他气过几次,要不是先帝大度,看在他当年的功劳上,没与他计较,要不然早将他发配充军了。”

    皇帝还是没说话,黄公公继续唠叨:“其实,这些臣子是不理解皇上,让潘大人出去安抚一下便行了,若他们还不听,继续在宫门外闹腾,就让禁军出动,两个抬一个,抬上车,送回家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

    皇帝苦涩的叹口气,恨恨的说:“朕不是为他生气,朕还记得,当年魏典入朝,先帝曾经高兴得连喝壶酒来庆贺,朕伤心的是,他们为什么不能理解朕,国库空虚,流民四起,塞外隐患重重,朝廷皆无力处置,所有这些,都有个根本原因,府库空虚,朝廷没钱,没钱安置流民,没钱震慑塞外,甚至没钱救灾,没钱为添置武器,甚至没钱给将士奖赏,盐税,田税,丝绸,棉布,年年下降,为什么?这些钱都到那去了?!都到门阀士族的府库里去了,朕清查土地,是为了将土地分给流民,流民不安置,他们会铤而走险,对天下的损害岂不更大!”

    皇帝越说越激动,脸涨得通红,双拳紧握,咬牙切齿的瞪着屋外,瞪着宫门方向,似乎他的听众不是黄公公,而是那些正凄嚎的大臣们。

    “听着啊!”柳寒边走边对自己的士兵低声吩咐道:“上面的大人们已经下令了,待会若是叫动手,不许用刀,不许伤一个,更不许杀一个,上面说了,就算是对方动手,也不许动手,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大人,他们打我们,我们就挺着,是不是!”

    “小子,”柳寒在那士兵的头盔上拍了巴掌:“没错!你小子虎背熊腰的,看看那些家伙,胡子都白了,打你两下,不过挠痒痒的,有什么了不起,都给我受着,明白没有?!”

    “明白大人!都是些老头,没事!”

    几周下来,柳寒已经与士兵们打成一遍,士兵们现在也不怕这位新上司,况且,刚才军侯已经将新上司叫过去了,这也是上面的意思。

    “大人,咱们回去是不是喝顿酒!”

    “喝酒?小子,输老子的钱还没还呢,你小子就知道喝酒!妈的,这世上有两种钱不能欠,知道吗?”

    “那两种?大人。”

    “一种是嫖资,人家姑娘就是靠这个挣钱吃饭,这种钱,欠了,生儿子没屁眼;”

    周围响起低低的笑声,柳寒又说:“第二种便是赌债,赌债不能欠,知道为什么吗?赌债是信用,欠了赌债便是欠了信用,没了信用,谁敢跟你交朋友,江湖上谁敢和你打交道。”

    “哇,大人,你欠过吗?”

    “老子怎么会欠这种钱!妈的,你小子还欠老子钱吧!屯长大人来了,都给我精神点!”

    柳寒说完便朝屯长快步过去,这时从宫里出来几个高官,柳寒眼尖,一眼便发现其中的秋云,这几个尚书台大臣中,他也只认识秋云。

    还在找”天苍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