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185章 新店开业(上)

时间:2017-11-04作者:有时糊涂

    “咣!咣!咣咣咣!”

    两个壮汉奋力敲鼓,鼓声将整个街道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店门前迅速聚集了一大群人,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崭新的店门,店门前两侧各站着三个穿着奇怪服装的女孩,女孩们穿着的既不是襦裙,也不是贵妇们的那种长裙大袖,而是一种从未见过的服装,腰收得窄窄的,胸脯高高的,有个奇怪的曲线,可偏偏看上去还很漂亮。

    女孩们成了围观的对象,听到周围低声的议论,开始还有些羞涩,随后便渐渐正常了,这种情形都在主人的意料范围之内,早就给她们交代过,她们要做的便是在这个场合保持微笑。

    “咣!咣!咣咣咣!”

    鼓声大作,两头狮子边走边舞,从两边翻腾跳跃着走来,狮头一会气势威武,一会低头驯服;一会挑衅咆哮,一会张牙舞爪;引来众人纷纷叫好,街面上顿时热闹非凡。

    柳寒手一挥,鼓声顿时停息,柳寒冲着围观的众人抱拳道:“诸位亲朋好友,诸位街坊邻居,本人瀚海商社的主人柳寒,瀚海珠宝今日重新开业,本店珠宝真材实料,价格低廉,童叟无欺,为庆祝重新开业,本人宣布,三天之内,店内的所有珠宝全部八折出售,诸位,新年将至,上元将到,在本店购买珠宝遗赠挚爱亲朋,乃最佳选择!”

    柳寒说话期间,许远笑眯眯的将一张告示贴在大门两端,随后,六个女孩每人拿着数十张传单走到人群前,将传单分给众人。

    “欢迎惠顾,本店三天之内,所有珠宝首饰,一律八折!”

    声音轻柔温和,笑容甜甜蜜蜜,看着便让登徒子们冒火,可看着门前的几个壮汉还有周围的数个衙役,不敢动手动脚,只是嘴上花花,反正这个时候,店主一般不会动手。

    “姑娘,你那珠花怎么卖的?有婆家没有?”登徒子一脸馋相,色迷迷的。

    发传单的姑娘却丝毫不生气,依旧笑咪咪的。

    “待会您进去买一朵就知道了,咱们店今天八折优惠。”

    “美人,你这够大的,你多少钱?嘿嘿.”

    “本店只卖珠宝不卖人。”姑娘依旧笑眯眯的,丝毫没生气。

    登徒子还想继续调戏,姑娘却已经转向下一位,依旧是笑嘻嘻的:“大娘,待会您进去看看,咱们店今天开业优惠,八折,给您姑娘买根簪子,西域白玉制的,保证货真价实。”

    “大叔,马上要新年了,给嫂子买个新年礼物!”

    “这位公子,上元节要到了,给心仪的姑娘买根簪子吧,有翡翠的,也有西域白玉,还有纯金的,.。”

    促销的姑娘嘴巴甜甜的,公子倒吓了一跳,看着姑娘温和的微笑,再看高耸的胸部,不由连连后退。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扑哧!”姑娘终于乐了,绽开笑容,这些姑娘经过几个月的调养,就像干枯的土地受到雨水的滋养,一个个嗖嗖的发育起来,身材曲线玲珑,这个时代的人那见过这些。

    要说,这个时代还是挺开放的,对于女子在店里作促销,只是觉着惊奇,没有人感到说不行,至少还没有谁站出来呵斥说不行,官府更不会来管,着装上更是如此。

    现场气氛更加热烈,四周围观的人跃跃欲试,就等着仪式结束,好进店里抢购一番。

    三十六天国丧,整个帝都被禁锢了三十六天,不能喝酒,不能逛青楼,整个帝都好像沉睡了似的,把帝都人都憋坏了,现在国丧结束了,整个帝都好像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柳荫街又能闻到阵阵香风,听到妙曼的歌声,又恰逢新年和上元节,再加上这样一家新店开业,顿时激起帝都人的好奇。

    “柳兄,恭喜!恭喜!”

    锣鼓声中传来一道油腔滑调,柳寒甚至不用回头便知道是谁来了。

    “秋兄,秋大公子!你怎么才来!我这马上就要剪彩了!”

    秋戈笑嘻嘻的让人将一个匾额抬过去,许远在边上高声叫道:“秋府秋二公子送匾额一块!”

    两个店员将匾额接过来,秋戈走上去,将披在上面的红绸揭开,露出金灿灿的四个大字:“财源广进”

    “多谢!多谢!”柳寒拱手致谢,靠近秋戈耳边低声:“俗了!你这才子怎么就送这么俗的四个字。”

    秋戈笑容不减,低声回道:“你老兄本就是俗人,高雅二字配不上你。”

    俩人相视大笑,极其欢畅。

    “他们什么时候到?”柳寒问道。

    今天柳寒是广撒请帖,凡是认识的,只要还记得,便送上请帖,也不管人家来还是不来,反正请帖一定送到。

    国丧一结束,柳寒的生活也同时变得丰富多彩起来,秋戈给他带来几个新朋友,全是士族门阀子弟,一个个喝起酒来便放浪不堪,整天流连醉乡,痴狂不已。

    这些聚会中,倒是两个人没见了,薛泌和小赵王爷,国丧期间便没见出来,柳寒好奇的问秋戈,这俩人是不是追随先帝去了,秋戈大笑着告诉他,薛泌升官了,以前是闲职,犯不着上朝,现在是实职黄门侍郎,每天都得到皇宫里去,至于小赵王爷,赵王进京赴丧,小赵王爷自然得跟着,国丧还没结束,他哥哥因悲伤得病,卧床不起,病势沉重,赵王无法脱身,便让他回去看看。

    秋戈这话说得意味深长,柳寒略微想想便明白了,赵王的子嗣挺多,可嫡子就一个,接下来便是小赵王爷,简单的说,如果小赵王爷的哥哥若死了,那么接赵王爵位的便是小赵王爷。

    倒是江湖上很奇怪,长河令震惊江湖,漕帮磨刀霍霍,在任城大举聚兵,可落马双绝却没动静,就像没听见没看见似的,落马湖上静悄悄的。

    柳寒绝对不相信以风雨楼和落马水寨的实力可以对抗漕帮,更何况,那天晚上常猛还受了伤,柳寒相信没有半年时间,常猛绝对无法恢复。落马水寨还没开战便损失了一员大将,以萧雨的精明,他怎么可能弃他这样的高手而不用呢?

    既然没找来,柳寒便全力以赴投入拍马会的筹备中,国丧之后,很快便面临新年和上元节,这两个节日是这个时期最重要的节日,帝都的豪门都在为此忙碌,每天官道上都是载着各种过节物品的马车。

    节日带动了商业发展,整个帝都的商业非常繁荣,不但吃穿的商品都被抢购,连泥瓦匠人都非常忙碌,今年是新君登基的第一年个新年,宫里传出消息,皇帝有意在上元节时放灯,于是,帝都稍微有点资格的门阀商户都在准备,自然那些豪门大户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又是士子们展现才艺的一个机会,秋品之后,来自各地的士子多数返回故乡,但还有大约三成的士子留在帝都各个书院,以这个时代的风气,上元节这样盛大隆重的节日,岂能少了酒会;有了酒会,岂能少了吟诗作赋;有了诗赋,就少不了品鉴,那些自负的才子们摩拳擦掌的准备今年的上元节大展身手。

    拍卖会的准备早就开始了,但柳寒唯一犹豫的便拍卖地。

    这个时期的拍卖多在坊市里,那里有专门的拍卖场所,柳寒去看过,感觉这场所太简陋,普通的商品倒没什么,不过用来拍卖珠宝就不行了,更何况贵重珠宝。

    普通商品,那些豪门府邸来个外事管事便行了,那些不过数十百来两银子的交易,可珠宝却不同,特别是柳寒属意的贵重珠宝,那是几万甚至几十万两银子的交易,肯定不是管事或管家能做主的,必须是家主人才能做主。

    所以,柳寒很坚决的否定了在坊市拍卖。

    思索再三,柳寒决定将场所选在百漪园,这百漪园是帝都最大的销金窟之一,进出的多是豪门富户,在这里举行拍卖会,本身便抬高了身价;其次,柳寒让百漪园的美女们作模特先展示,以他和百漪园的熟悉程度,这比请模特的费用便可省下;最后,他还给这些贵人们挖了个坑,百漪园的美女闻名帝都,是贵人们常来之所,这些贵人们多与美女熟悉,争风吃醋的事少不了,他们一旦同时看上某件珠宝,美人在前,他们岂能退后。

    老黄听他说百漪园后,立刻便明白他的意思,笑着骂他真是个奸商,算尽人心。

    柳寒闻言只是耸耸肩,一个小坑而已,多弄点钱罢了。

    秋三娘对柳寒的要求倒是满口答应,这对提升百漪园的品牌有绝对的好处,还能给招揽不少潜在客户,当然,柳寒很高兴她没向他收场地费还有姑娘们的劳务费。

    不过柳寒也没太过分,他还是花了一笔钱,将百漪园整理装饰了一番,这些都是趁着国丧期间禁止娱乐时办好了。

    许远早就搞到了鸣玉斋的大客户名单,柳寒便以这个名单为基础准备的图册和请帖,国丧一结束,拍卖会便进入冲刺阶段,瀚海商社的所有人都为这个拍卖会忙碌。

    今天,这个新店开业便是拍卖会的第一步。

    还在找”天苍黄”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