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99章 抄家

时间:2018-09-19作者:有时糊涂

    柳寒做梦都没想到,一块不知道是馅饼还是炸弹落在头上,拿着圣旨,呆愣愣的,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拔腿便到了句誕的房间。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大人,朝廷这是什么意思?让我来审这案子?”

    句誕看着圣旨,又看看眉头紧皱,迷惑不解的柳寒,想了想,觉得还是帮帮这笨蛋,这笨蛋与宫里关系颇深。

    与人善,留一线香火。

    “这案子,”句誕沉凝着,思索着说道:“现在情况咱们还了解不多,如果你在京里有消息,相信过两天就到了,如此事情就能清楚,不过,就这案子,我有点想法,子民,你姑且听听。”

    朝廷八百里急递,昼夜不停,从帝都到扬州不过两天多时间,快过度鸟,所以,不管帝都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还不清楚。

    “粮库一案,从开始我就觉着这里面有隐情,至于啥隐情,你以后自己慢慢琢磨。

    梁审理此案,我估计他是知道这个火山碰不得,所以有暗中想大事化小的企图,可不知道为什么,皇上可能有所察觉,故而让他病休,转而启用贺坚。

    贺坚这人,你不了解,此人原是廷尉右监,心狠手辣,有酷吏之称,我估计他发现了新线索,这案子恐怕再也遮不住了。”

    句誕说着连连摇头,叹息不已,柳寒挺佩服这句誕的,别看这老小子偷奸耍滑,贪污受贿,金钱美女,啥都敢收,可脑袋够用,难怪能进尚书台,连权倾一时的齐王都扳不倒。

    “可我还是不明白,有大人,还有莫大人,怎么就轮上我了?”柳寒揣着明白装糊涂,他估计是宫里的意思,可不知道宫里是让他严审,穷究其罪,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估计是宫里的意思,”句誕眯眼看着他,嘴角闪过一丝不满,那意思很明白,都是明白人,谁也瞒不过谁,用你肯定是宫里的意思,尚书台那几个人怎么可能想起你来。

    “我也知道是宫里的意思,”柳寒立刻改正错误,点头承认:“可我不知道,宫里到底是啥意思,是做大呢,还是控制范围。”

    “我说子民老弟,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你先把该抓的人抓了,宫里自然会有信,到时候,你就知道该怎么作了。”

    句誕一句话提醒了他,柳寒拍拍脑门,感激涕零的抱拳:“还是句大人看得远,看得深,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句誕笑了笑:“子民,这就多礼了,你是聪明人,只是骤逢意外,没想通而已,我敢说,你要不了多久就会想明白。”

    “大人过谦了,说实话,朝廷中的很多事,我都不明白,自从入仕以来,我一直都迷迷糊糊的,稀里糊涂的从禁军到了虎贲卫,稀里糊涂的升官了,老实说,我到现在还稀里糊涂的,有时候想起来都怕,不知道啥时候,稀里糊涂的就把命送了。”柳寒苦笑着摇头。

    句誕不由笑了,柳寒也不再打搅他,起身告辞,句誕看着他的背影,笑容渐渐凝固,心中暗叹,这人实在太精明。

    柳寒真的是不明白?还是装着不明白?恐怕后者居多,可他目的是什么呢?

    句誕暂时还没想明白。

    柳寒出来便将虎贲卫军官召集过来,同时让人将莫齐谢实都请到钦差行营,将朝廷命令交给众人传阅。

    虎贲卫在扬州有五百多人,但顾玮带走了三百人,剩下的两百多人,其中有三十多人到城卫军兼职,二十多人随莫齐到扬州府,还剩下一百八十多人。

    众军官看过圣旨后,全都迷惑不解的看着柳寒,在以往,他们只服从命令,至于什么任务,上司说就行了,今天柳寒的做法让他们新奇又纳闷。

    “诸位都看过了,”柳寒将圣旨收起,看着众人说道:“这次朝廷在扬州要抓的人不少,总共有七家,可这八家都是扬州市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第一位的韩家,韩记是扬州头号丝绸商,有丝绸作坊七座,店铺分布在扬州建康吴县,几乎遍布江南,这些全都要查封。”

    “这第二个是丰顺赵家,赵家是扬州最大的粮商,粮号同样遍布扬州各地。”

    “这七家虽然只是商家,可背后却是扬州的几个门阀世家,比如,这韩记韩家,背后是扬州的千年世家陆家,赵家的背后是上品门阀张家,所以,这次抓捕,明面上是针对这些商家,实际上很可能牵扯到扬州的门阀世家,这是这次行动的第一个要点。”

    众人齐齐点头,即便不关心朝政,可这些虎贲卫军官也知道,那些千年世家很麻烦。

    “韩澄韩大人,这赵家就交给你了,你带二十名虎贲卫和一百名城卫军,记住,账本和书房的书信,要全部抄回来。”

    韩澄领命,柳寒又让莫齐,谢实,马烨等人分别领兵,查抄其余各家,莫齐面带忧色,他有些懵了,朝廷在这个时候采取这样大的动作,对新税制推行是好还是坏,他实在无法评估。

    “韩家由我带队查抄。”柳寒最后说道,看看时间,已经过了申时,便要下令展开行动。

    “大人,这抓捕的人押到那?”谢实突然开口问道。

    莫齐回过神来,也连忙说道:“对,大人,这是抓一人还是一家?”

    “当然是所有人,这些犯的钦案,凡涉案官员和其他人等,要全数扣押,这七家不过开始,后面多半还有。”柳寒叹口气,想了想说:“这七家的犯人估计上千了吧,莫大人,扬州郡的大牢容得下这么多人吗?”

    “上千人!”莫齐苦涩摇头,扬州郡大牢已经关了不少犯人,那还有空间容纳上千的犯人。

    “这样吧,这些都是豪门,在他们家里找个不要紧的地方先关起来吧,唉,以后再想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莫齐叹口气,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悲凉。

    在官场混迹多年,见多了朝为天子臣,暮为阶下囚,可今天却让他感到世事无常。

    各路人马纷纷出动,柳寒带着二十名虎贲卫和一队城卫军到了韩家。

    韩家在城西的甜井巷,韩家虽然不是士族,但府邸占地面积挺大,占了大半个巷子。

    开门的家丁还想阻拦下,被魏豹一巴掌拍到边上,柳寒径直闯入客厅大堂,站在房中央。

    “来个能做主的!”

    韩府总管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看到柳寒来势不善,战战兢兢的上前:“大人,小的已经去禀报了,还请大人稍待。”

    柳寒一言不发,转身坐下,总管连忙让人送上茶,看看柳寒的神情,还有四周如狼似虎的兵丁,这些兵丁进门之后,立刻分散守住了各个通道。

    来者不善!

    总管心里有些发麻,可韩家不是普通人家,他平息下心情,鼓足勇气上前。

    “大人,不知大人今日有何事?”

    柳寒压根没理他,总管讨了个没趣,总管见试探失败,正要进一步尝试,从门外进来个中年人,那总管要迎上去,那中年人看了他一眼,总管退到一旁。

    “草民韩峰,见过大人。”

    柳寒抬眼打量下中年人,中年人穿着简朴,面容略微有些富泰,穿着却很简单,一袭布袍,发髻简单的用帕子包着。

    “韩峰,韩家你做主?”柳寒这是明知故问,韩家的情况早就查清楚了,这韩峰是韩家的家主。

    “是,大人,不知大人有什么吩咐?”韩峰不卑不亢的答道。

    “那就好,”柳寒起身,沉声下令:“拿下!”

    李桥上前便要将韩峰摁倒,客厅外的韩家家将见状便要冲进来,周胜上前与他对了一掌,那家将连退数步,还没反应过来,两把雪亮的钢刀便架在他脖子上。

    “大人!草民犯了何罪?”韩峰抗声道。

    “你的事犯了,”柳寒说着拿出圣旨:“韩家勾结田凝,盗卖国库,奉旨,查封韩记及韩家。”

    韩峰脸色大变,象是被抽了骨头似的,委顿在地。

    韩府顿时鸡飞狗跳,众兵丁在各个房间贴上封条,韩家人被集中到东院,直系女眷被集中在西厢,男人则被集中东厢。

    柳寒则带着韩峰到了他的书房,书房的规模不是很大,柳寒没让其他人进去,只让魏豹和李桥进去,告诉他们,书房的一个纸片都不要放过,要仔细搜查。

    韩峰面无表情的跪在书房中,厚厚的木枷已经枷在他脖子上,他低着头一言不发。

    柳寒在房间里四下打量,魏豹李桥将所有书信,典籍,账本全数收集在一起,贴上封条,放进箱子里。

    没有多久,书房几乎被搬空了,柳寒皱眉,让魏豹将书架搬开,韩峰闻言抬头,脸色陡然变得惨白。

    书架搬开后,柳寒过去,敲敲了墙壁,回头看了眼韩峰,然后在边上摸索了一阵,墙壁上突然响起轻微的响声,墙壁向后缩,露出一道门。

    “这还藏了道门!妈的,这老小子。”李桥惊喜的骂道。

    魏豹抢先进去,这房间不大,里面堆着十几个木箱,柳寒吩咐将木箱打开,全是账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