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57章 太平道的太上长老

时间:2018-05-22作者:有时糊涂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子一怒,流血千里;权臣一怒,朝野变色。

    林公公不是天子,也算不上权臣,但他这一怒,京兆府的内卫色变,两眼瞪得溜圆,盯着过往行人。

    月朗星稀,城外野坟场,一个坟墓被挖开,坟墓内的枯骨被小心的取出来,然后被迅速装上马车,马车先城南驶去,经过一处柳林时,林中使出两部一模一样的马车,驶过三岔路口时,两辆马车分开了。

    马车身后,一个黑影出现,他看着两部马车,犹豫片刻,冲一部马车追下去。

    又过了几秒钟,又出现另一个黑影,这黑影没有丝毫停顿,追着前面的黑影追下去。

    月色从乌云中跃出,照在帝都的城墙,高大的城墙沉默着,默默的守候着这座雄城,在它面前,所有阴暗都不存在。

    同样的另一座城就要妩媚多了,春天的江南,姹紫嫣红,莺飞草长,乡野间,河道纵横,远处丘陵上的竹林深深,间或露出红白的梅花,白帆从花朵铺就的天野中穿过。

    扬州城好像并没有受到远方帝都的影响,城市依旧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码头停满了来自各地的船,船上都堆着高耸的货物。

    春天盛开,顾玮的病也好了,在他生病期间,句诞独立操作此事,召集扬州各地官员和陆虞张等大门阀士族开了几次会,结果都无疾而终,每次会上,官员们都提出不少问题,门阀士族则一脸无所谓,可最后总是不同意。

    新任的虎贲卫校尉柳寒在句诞眼中就是个异数,他好像是来游玩的,平时压根不在眼前出现,钦差行营的护卫也未见有什么变化,朝廷增援了两百多虎贲卫,将扬州的军务大权交到他手上,可也没见他采取什么措施。

    可要说他怠政,也说不上,朝廷增派的虎贲卫到后,武强武都尉带来了朝廷诏书,正式宣布柳寒升校尉,同时接管扬州郡国兵和水师,掌控了扬州府的全部军事。

    有了朝廷的任命后,柳寒立刻接管了扬州的军务,召见了水师将领和扬州郡郡国兵各级将领,巡查水师和各地郡国兵。

    雷厉风行,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可句诞就觉着,这柳寒是在推诿。

    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柳寒除了军务外,其他事绝不涉足,几次会议都没有参加,甚至连会后的通报都懒得听。

    对柳寒,句诞知道闻名没见过面,这次还是首次见到这位三篇震帝都的人物,这位以文才闻名天下的人物,却突然变成了武人,还掌控了一郡兵马,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所以,他试探了柳寒几次,但柳寒应付十分圆滑,依旧让他摸不着头脑。

    帝都的消息在最短时间里传到扬州,句诞顾玮都惊呆了,一夜之间,朝局大变,丞相甘棠致仕,蓬柱拜相,丞相府的属官纷纷辞官,蓬柱毫不畏惧,引入同学好友,重组丞相府。

    “这田家算是完了。”句诞看过朝廷邸报,朝廷下旨,抓捕田家家主田文,查封田家在帝都和冀州所有财产。

    “朝廷这是违制啊。”顾玮不咸不淡的说道:“太祖曾经下令,祖产不得因个人犯法而查封。”

    句诞笑了笑,轻轻叹口气:“千年世家,这田凝,唉。”

    “他该死,”顾玮冷淡的说:“盗窃了朝廷几十万石粮食,朝廷为此损失了三百万两银子。”

    “是啊,该死是该死,田家可受到牵连了,田家不得不补上这笔亏空。”句诞皮笑肉不笑的答道,这次田家绝对完蛋了,朝廷要把这三百万两银子全压在田家身上,田家即便是千年世家,要补上这三百万两银子的亏空,恐怕也得折腾得山穷水尽。

    顾玮没说话,他依旧仔细看着书案上的计划书,这是这他前段时间拟定的税制革新计划,这份计划最初脱胎于朝廷的计划,他到扬州后根据扬州的情况作了些修正,他打算最后再斟酌下,作最后的修改,再上报朝廷,作为税制革新的最后版本。

    税制革新,朝廷关注,可如何革新,是个关键,朝廷最先提供了一个版本,涉及丝绸粮食棉布木器等一系列商品,以及每个生产和销售环节。

    这个版本受到扬州官府和门阀的坚决反对,顾玮研究后,作了部分修改,上报朝廷,朝廷同意以这个版本为蓝本推行税制革新。

    无论句诞还是顾玮都知道,朝廷税改的目的是增加税收,如果税改后,税收还减少了,朝廷绝不会答应。

    可增加税收,盛怀与扬州那些官们众口一词,与民争利,坚决不从,一副爱民如子的圣人样;至于那些门阀就更不同了,明里不反对,暗地里鼓动那些商人坚决反对,什么万民书,联名信,啥招术都使出来了,而在士林中,这些读书人压根不懂什么经济民生,被那些士族指使着,跟着瞎胡闹。

    扬州上下,一体反对税制革新!

    声势汹汹!

    但民间还没什么动静,这也是扬州现在还安静的原因。

    句诞扭头看了顾玮一眼,嘴角咧了下,顾玮生病期间,他主持了几场会议,会上反对声不断,几乎就听不见赞成声。

    “盛怀这个王八蛋,”句诞忍不住骂起来,这几场会议,盛怀都来了,在会上他什么都没说,可句诞知道,那些反对的家伙全是他在暗中指使。

    顾玮迟疑下,轻轻叹口气:“朝廷该趁这个机会拿下盛怀。”

    虽然不在帝都,也知道这次尚书台调整,潘链受到重创,新入阁的两个人是宗室和外戚,很显然,这两个人不是潘链的人。

    更要命的是,蓬柱出任丞相,等于就掌控了六曹,这极大的牵制了潘链的势力,可以想象,今后几年中,六曹中潘链的人将慢慢被蓬柱排挤。

    而潘链在州郡的力量却很薄弱,在这种情况下,潘链更要力保盛怀,所以,在这个时候,潘链最虚弱的时候,拿下盛怀,否则,等潘链缓过气来,再要拿下盛怀,就难了。

    可皇帝和蓬柱不知为何,没有采取这个行动。

    扬州的事,依旧僵在这里。

    “谁知道呢!皇上恐怕另有想法,再说了,宫里还有太后。”句诞随口应道,忽然觉着这话很危险,他左右看看,还好只有顾玮在,他赶紧转移话题:“柳校尉呢?这两天又上那去了?”

    顾玮低下头没有回答,柳寒在钦差行营,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还算好的,有时候消失十天半月才出现,问他什么也不说。

    顾玮和句诞都是老江湖了,没两次便明白,柳寒多半还奉有宫里的密令。

    至于什么事,他们不想知道。

    ---------------------------------

    柳寒打量着眼前的老道,老道须发黑白相间,看上去五六十的样子,没有戴道冠,发髻有点松,上面随意的插了根竹木棍,身上的道袍干净但陈旧,脚上穿着一双草鞋,白色的袜子已经泛黄,靠在臂间的拂尘也有些年了,拂杆都有些裂了。

    这个看上去有些落魄,神情温和,还带着淡淡笑意的老道士却给柳寒强烈的压迫感,从未有过的压迫感,比当初面对老总管时还强烈。

    “这位道长,不知有何事拦住本官的路,若是有冤屈,可上扬州府衙告状,若扬州府衙不理,本官可带转朝廷。”

    柳寒一本正经的说道,三个虎贲卫护卫悄无声息的展开,警惕的盯着老道士。

    “贫道宝瓶见过大人,”老道士的目光浑浊,微笑着说道:“想请大人喝茶。”

    “好胆!”护卫厉声呵斥,柳寒微微摇头,护卫噤声退下,柳寒微微皱眉,略微想了想说:“老仙长请我喝茶,那感情好,我正口渴,还请老仙长带路。”

    老道士微微点头,也不多说,转身便走,柳寒跟在他身后,老道慢悠悠的在人群中穿梭,丝毫不担心被人撞倒。

    走过半条街后,老道走进一个道观,柳寒这才注意到这里有间道观,这段时间,他已经将扬州城逛遍了,扬州城内的道观几乎都在他记忆中,可这小道观却没有。

    走进道观,柳寒不由哑然,知道自己为何忽略了这小道观,这道观实在太小了,就前后两进,前殿供神,后殿住人。

    道观的道士不多,柳寒一路进来只看到三个,看到老道进来,三人都放下手中工作,恭恭敬敬的冲老道施礼,对柳寒等人反倒视而不见。

    道长推开门进去,柳寒示意护卫留在门外,他独自跟着进去,老道没有说话,跪坐在蒲团上。

    柳寒也不客气,径直坐在对面的蒲团上,然后凝视着老道,老道闭上眼,双手重叠,一动不动,柳寒也不开口,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门开了,茶不是什么好茶,就市场上最普通的,两个铜钱半斤的粗茶,水也是观里的井水,柳寒端起来,轻轻呷了小口,在嘴里略微停留,然后才咽下。

    “还行。”

    茶进来后,老道便睁开了眼,喝茶的方式与柳寒一模一样,放下茶杯后,便看着柳寒,柳寒半点不回避的看着他。

    老道在柳寒的眼中开始很清晰,可慢慢的变得模糊起来,他心中一惊,连忙调动内息,真气进入眼眶,老道这才又清晰起来。

    “上品宗师果然不俗。”

    “道长自称宝瓶,不知是长生宗还是太平道?”

    “这道观名为太一观,贫道恭为太平道长老。”宝瓶道长平静的说道。

    柳寒长身施礼:“柳寒见过前辈。”

    宝瓶道长凝视着他,这老道便是大晋六大宗师之一,太平道太上长老,柳寒稍稍有些意外,这老道居然做样,有点洪七公的味道。

    在宝瓶道长眼中,柳寒同样气定神闲,举止毫无做作,江湖上传言此人年纪轻轻就有了上品宗师的修为,几个月前,震动扬州的啸声便是此人发出。

    “象你这样年青的上品宗师,以前从未见过,请问,柳先生师出何门?”

    “说出来前辈可能不信,家师没有告诉我他的名讳,家师教了我半年,然后就走了。”柳寒不动声色的答道。

    “哦,半年就教出一个上品宗师,令师真乃神人。”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的功夫多数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柳寒笑道。

    宝瓶道长面露惊讶之色,看着柳寒,仔细打量后,轻轻叹道:“柳先生大才,数百年里,能自己走上上品宗师的,恐怕柳先生是第一人。”

    “哦,晚辈倒没觉着什么,师傅曾说过,天下武学,一理通百理通,自己练就行了,不过,我到觉着师傅这话有点敷衍我,他老人家吃喝玩乐,有点不负责任。”

    宝瓶道长闻言不由莞尔,却没再追问,只是看着柳寒,半响后摇头:“你说的是假话。”

    “何以见得?”柳寒没有动怒,平静的反问道。

    “如柳先生所言,令师教了你半年,而后所有都是你摸索出来的,”宝瓶道长微微摇头:“天下奇才异士很多,其中不乏惊采绝艳之人,他们可以开宗立派,但无一不是在发扬前辈,推陈出新,其中固然有摸索,可象你这样的,老夫活了八十多,还没见过。”

    “哦。”柳寒无可不无不可,江湖上怀疑他师门的,没有一万也有八百,宫里就一直怀疑他师门,甚至派人去西域探查,可那又怎么样呢,江湖上行走,不愿透露自己师门的多了去。

    宝瓶道长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俩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相互看着对方。

    “你是隐世仙门中人吧。”宝瓶道长突然单刀直入,平静的说道,似乎就在平静聊着一件小事,丝毫不知这消息传到江湖上去,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我回到大晋才听说这四个字。”柳寒笑道。

    宝瓶道长微微摇头:“除了隐世仙门,我想象不出那个宗门能培养出你这样的人物。”

    “我是为朝廷效力的虎贲卫校尉,道长,你要出手的话得小心点。”

    进入九品后,柳寒的感觉敏锐多了,在七品时,他遇上老总管只能逃跑,可现在,他却察觉到对面的大宗师有出手之意,与上次只能挨打完全不同,他心里有些痒痒,既希望这老道出手,又有些担心。

    大宗师给他留下的阴影太重了!

    宝瓶道长略微有些意外,他刚起念就被柳寒察觉了,他不得不重新审视柳寒的修为。

    柳寒异常小心谨慎的将紫府遮掩起来,这段时间,他依旧勤于修炼,虽然不能回鬼见愁,但手上还有灵石,借助灵石修炼也是一样。

    他并不知道这样遮掩能不能挡住,但遮一下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进门之前,他便将铁甲符拍在身上,不过,他不知道这位大宗师有没有察觉,反正就算察觉,他也来个死不认账。

    “老仙长,”柳寒决定转守为攻,他不习惯被人牵着鼻子走,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您这次到扬州就是为我来的?我不记得与太平道有什么冲突。”

    宝瓶道长很沉稳的摇头:“我是为方震之死来的。”

    柳寒微怔,他记得当时在梅园时,是小寒山的宗兴道长和长生宗的普济真人,这小寒山不过几百里,到现在小寒山还没人来,反倒是太平道的太上长老跑来了。天苍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