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35章 柳火的报告

时间:2018-04-11作者:有时糊涂

    柳寒没有立刻去钦差行营,而是到瀚海商社的扬州分店,按照柳寒的布局,建康分店是江南总店,扬州分店则是江南总店下的分店。

    瀚海商社的所有店管理层都一样,经营和护卫两条线,扬州分店负责经营的掌柜是马济,二十六岁,护卫队队长叫柳江,是三十六铁卫之一,修为是武师四品。

    在柳寒未来计划中,江南的分量本就很重,搭上清虚宗的关系后,对江南更加重视,江南分店的配备比其他分店还稍微重点,三十六铁卫来了六个,最差的也是武师二品,而柳火的修为在这一年多里,也突破到七品上了,所以,江南的实力还是很强,只要不与陆虞张这样的大士族发生冲突,完全可以支持。

    柳江和马济看到柳寒进门,俩人都有些惊讶,连忙将他引到后院见礼,然后向他汇报扬州分店的经营情况。

    扬州分店去年的利润增长很快,去年一年的利润翻了三倍,织布作坊和绸缎作坊发展也很顺利,另外还开辟了粮食生意。

    柳寒没说什么,经营并不在他最关心的部分,对马济的报告不是很兴奋,只是顺势表扬了几句。

    “主子,三哥来了。”

    柳江第一句便让柳寒意外,柳寒很是意外,下意识问道:“他不是在幽州吗?他在那?”

    柳江笑了笑:“三哥是一个月前到的,现在应该是与火哥在一块。”

    柳寒立刻明白柳铁在那了,心里略微有些遗憾,错过了,他略微想了下,便吩咐:“好,柳火呢?”

    “火哥和康掌柜正在城里,主子要见他?”柳江问道。

    “他们怎么在这?”柳寒纳闷的问。

    “主子忘了,”柳江笑道:“今年开春后,要选择棉布作坊合作商。”

    柳寒一下想起来,这事他已经忘到脑后了,他笑了笑:“瞧我这记性,通知柳火,让他立刻过来,没什么事,你们忙去吧。”

    柳江马济很快走了,只在门口留下个伙计伺候,柳寒一个人坐在屋里喝茶,没有多久,柳火便一个人赶过来,柳江马济显然明白,柳寒只说了柳火,便没有让康成过来。

    “主子,你可算出关了。”柳火很是兴奋,三个月前那场震动全城的长啸,他甚至没去打听便知道是自家主子所为,随后几个月见不到人,他也不着急,他心里很笃定,柳寒多半在鬼见愁闭关。

    柳寒看了他一眼,满意的点头:“不错,没被花花世界蒙了眼,七品已经圆满了,再加把劲,就可以突破到八品了。”

    柳火嘿嘿笑了笑:“多谢主子赐予的丹药。”

    “你今年也有二十六七了吧。”柳寒问道,柳火笑呵呵的点头:“主子好记***才今年二十六了。”

    “二十六了,不小了,有合适的女人,就成个家,告诉弟兄们,看上谁了,店里出彩礼,不过,成家后,扬州店的家属得住在鬼见愁去。”

    “是,奴才替弟兄们谢主子恩典。”柳火当即跪下磕头,柳寒没有阻拦,柳火兴高采烈的磕了三个头才起身,不过,这里面有东西的,可以成家的。

    “柳铁在鬼见愁?”柳寒又问。

    “是主子,三哥是一个月前到的,半个月前,黄师爷调了三十个兄弟过来,奴才都安排在鬼见愁了。”柳火报告道:“另外,奴才招了七十私兵,都是身体棒的小伙子,他们都安排在鬼见愁。”

    柳寒点点头,沉凝片刻,说道:“这鬼见愁鬼见愁的,太难听,还是要换个名字。”

    “就等主子取名呢,奴才可不敢擅专。”柳火笑道。

    “这鬼见愁依山临水,无风时,江水滔滔,风起时,紫竹声声,这样,这庄园就叫听涛山庄,明儿找人可块匾挂上。”柳寒说道。

    “听涛山庄,这名好,还是主子学问大。”柳火笑呵呵的拍马屁。

    “少拍马屁啊!”柳寒笑着骂道:“柳铁在负责他们的训练?”

    “那帮家伙那值得三哥动手,是雷老弟在负责。”柳江笑道。

    “风雨雷电,”柳寒说道:“柳雷也过来了,嗯,江南的力量是应该加强。”

    “主子,这三十个兄弟都是见过血的。”柳火说道:“主子,都安排在这鬼见愁,不,听涛庄园,还行吧。”

    “行,怎么不行,”柳寒又叮嘱道:“记住,山顶半山腰以上不能去,后院不能去,这是铁律。”

    “放心吧,这些都吩咐了,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主子会怎么想,奴才连这点眼力都没有,还能跟着主子吗!”柳火笑道。

    柳寒笑脸一敛:“说说扬州的情况吧。”

    “是,主子,”柳火来的路上便知道柳寒一定会问这些,早就理清了,他顿了下,略微清理下思路才说:“自从那日主子啸震全城后,扬州忽然变得十分安静,漕帮现在也非常安静,不过,漕帮在秘密练兵,为了不引起外界注意,他们把练兵场所分成四个地方,两个在长春湖里,两个在江南,建康城外,参加的帮众有数百人。

    漕帮在练兵,让很多帮会感到不安,淮扬会也在悄悄练兵,让人意外的是,淮扬会会主易舒搭上了顾玮,在顾玮支持下,悄悄拿下了两个盐场,另外还打算与我们联手织布作坊。

    商业上,主子,三友盐号被人盯上了,”柳火小心的打量柳寒的神情,柳寒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便接着说:“盯上三友盐号的是扬州三大盐号的富泰盐号,这富泰盐号名义上是严伟严家,实际上是虞家的产业。

    据说三友盐号有办法将粗盐变成精盐的法子,各家都盯着三友盐号,不过,出手的只有虞家,不过,其他各家都在暗中支持。

    扬州府郡守沙昊被调走,新任郡守还未定,目前暂时由郡丞代理。

    朝廷下旨在扬州革新税务,新税务由句诞顾玮主持,刺史盛怀协助,据说,句诞顾玮已经起草了税制革新计划,已经上报朝廷,朝廷还在讨论。”

    让柳寒高兴的是漕帮安静了,看来方梅氏已经说服方杰,暂时不会北上,如此,他便可以腾出手来全力对抗王许两家。

    至于三友盐号的事,那不过是他故意丢出来的一根骨头,让他们去抢,然后掩饰自己真正的目的,那就是全力发展纺织业,买田买地,中桑养蚕。

    康成以前买过数百亩桑田和棉田,但这不够,柳寒的计划最少要上千亩,另外,太姥山那边也要进一步加强,再买上上千亩,将整个山口都包括下来。

    至于税制革新,柳寒估计朝廷已经有决定,说不定句诞和顾玮已经拿在手上了,倒是这沙昊跑得还挺快,居然宁肯到青州那样贫困的地区,也不肯留在扬州。

    扬州富庶,是青州完全无法比,沙昊居然舍弃了扬州,跑到青州去了,这让柳寒对他刮目相看。

    “帝都有什么消息?”柳寒又问。

    “没有什么大消息,黄师爷的信里说,第一批轮换回来的私兵已经回来了,第二批到边塞轮换的私兵将在上元节后出发,估计现在已经快到了。

    朝廷在雍州和凉州积累了大批粮食,定了北攻西守的策略,朝廷依旧认为吐蕃只是扰边,吐蕃的主要注意力还是在西域。

    尚书台内斗激烈,蓬柱和潘链频频发生冲突,皇帝现在颇为看重中书监,很多诏书都是在中书监讨论后便下诏。

    上个月,潘链受到太后的斥责,这段时间,尚书台安静了很多。

    青洪帮发展很快,已经占了帝都近一半赌场和青楼,黄师爷说三江堡今年将完工,可容纳三千人和供三千人吃半年的粮食。”

    听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最重要的消息是尚书台,看来尚书台的变化有可能提前到来,太后已经闻到点味道,所以才斥责了潘链,让潘链老实了点。

    “沙昊走了,新郡守没有任命,盛怀现在被弹劾,看来皇帝还是要动手。”

    “廷尉府对盛怀强占民田案只审理了一次,现在那女子还在廷尉府大牢内,太学的太学生们也开始上疏弹劾盛怀。”

    柳火说着神情有些怪异的看着柳寒:“主子,这盛怀犯罪的证据如此明显,这潘链为何还要袒护他?”

    “这你就不懂了,你知道饿久了的人,有了食物之后的举动是什么吗?就是大吃一顿,以至于被活活涨死,现在潘链就是那个饿坏了的人,他虽然是太师,可泰定皇帝却没给他什么权力,甚至连尚书台都没让他进,现在他有了权力,就象饿久了的人突然有了一大堆食物。

    所以,他不知天高地厚的享受起来,而盛怀掌控扬州,扬州是个可以给他带来更多食物的地方,所以,他要保盛怀,除非出现另一个可以替代盛怀的人。”

    柳江恍然大悟,不由骂道:“这老东西,真是不知死活。”

    柳寒说完后便没再理他,一手弄着茶杯盖,发出轻轻的响声,两眼盯着外面,扬州的事看来没那么简单,这个税制革新势必震动天下。

    但,以他对这个天下的了解,这事的风险异常大,弄不好就象前世看到的很多改革者一样,制定者和执行者都会被保守势力五马分尸。

    可这又何尝不是个机会呢!

    更快的接触朝廷中枢的机会!

    (本章完)天苍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