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29章 复原现场

时间:2018-03-18作者:有时糊涂

    “现在,我们回到原点,假设,我说的是假设,宗兴道长,您要杀方帮主,现在知道萧澜为内应,他身边除萧澜外,还有六个护卫,另外还有一个拂衣杀手相助,你会怎么办?”

    柳寒看着宗兴道长问道,宗兴道长显然有些措手不及,他茫然的摇头,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柳寒再看普济真人,普济真人也同样茫然,不明所以,倒是方杰,陷入深深的思索。

    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毕竟是世外人,对江湖上的鬼魅伎俩所知甚少,方杰则在江湖上混迹多年,对这些手段,很快便明白了柳寒所问的目的。

    “你们看,要杀方帮主,同时还要让六个护卫一招毙命,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结果?”柳寒见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还没有明白,便将事点明。

    宗兴道长苦涩的摇头:“柳大家,你就直接说吧,如果是你,要怎么办?”

    柳寒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做不到。”

    宗兴道长愣了下,皱眉问道:“这是为何?”

    柳寒轻轻叹口气:“别说几个月前,就算现在,我也做不到。”

    宗兴道长神情微变,柳寒的意思很明白,就算九品宗师都做不到,那出手的难道是大宗师?

    “你们看,这是小亭,这是六个护卫的大致位置,”柳寒指点雪地上的几个点,这几个点的位置都散布在小亭外围。

    “你们再看,驿道在这里,”柳寒又指了下外面的线条:“按照常理,方帮主和萧澜要在这里暂歇,这六个护卫就算松懈,也应该是远近搭配,门口有人,外面有人,对吧,少帮主?”

    方杰眉头皱得紧紧的,缓缓点头,柳寒接着说:“可问题是,这六个护卫却全部倒在小亭外面,为什么会这样?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们看到了小亭内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他们看到方帮主遇袭,所以,他们要进去支援方帮主。”

    “这个解释合理。”方杰点头道。

    “好,那么问题来了,他们要进去,以他们的修为,完全可以冲进去,然而却在一招之内全部被杀,同时,方帮主也没能逃出来,与他们会合,为什么会这样?”

    方杰思索片刻说:“来人修为极高。”

    柳寒摇头,方杰皱眉看着他:“难道不是这样?”

    “修为高是肯定的,而且摘下可以断定,来人的修为应该在宗师以上,绝对不会比萧澜低。”

    “按照少帮主所言,现场没有找到方帮主的刀,只剩下一个刀柄,是这样吗?”柳寒问道。

    方杰点点头,柳寒轻轻叹口气:“也就是说,方帮主在遇袭后,仍然有反抗之力,方帮主是宗师修为,他临死前的反击必定暴烈无比,就算三个月前的我,也要退避三舍,可为什么,他的六个护卫依旧没有一个人逃脱,而且,这小亭就在江边,要逃命,只需跳下江就行了。”

    方杰再度点头,可现在,他觉着有点乱,他有些糊涂了,柳寒看出来了,便说:“好,我们再说说现场那书生,那书生显然是被骗到小亭的,那么什么人可以获得那书生的信任,从而与他结伴而行?方少帮主,你行吗?”

    方杰迟疑下摇摇头,忽然说道:“你可以。”

    柳寒笑了下,点头说:“当然,我的诗词还可以,不过,少帮主,这说明一件事,这位书生多半是和另一位书生一块来的,书生与书生,意气相投,结伴相游,你们说这合理吗?”

    方杰点头,王泽心里暗惊,柳寒层层抽茧剥丝,将当时的场景慢慢揭开,就象在现场看见似的。

    “呵呵,柳大家说的合理,这我最了解,书生见识,大家一块把臂相游,很常见。”王泽赞同的点头。

    “对,”柳寒笑眯眯的看着王泽,这王泽很能沉住气,现在的事,看上去是他推断的,但却是萧澜告诉他的,他只需作出看起来象是推断出来的。

    “所以,现场应该是两个书生,甚至三个书生装束的人,”柳寒说道:“这一个或两个书生吸引了方帮主的注意力,给萧澜制造了机会,萧澜从背后袭击了方帮主,但这一击,并没有能杀死方帮主,方帮主依旧有出手之力,少帮主,我们来演一下。”

    柳寒说着起身,方杰也站起来,柳寒说道:“假设这就是那小亭,王兄,你来扮演那书生,真人你来扮那杀手,道长,麻烦你到亭外,扮下护卫。”

    王泽心里暗暗吃惊,柳寒又说:“少帮主,你把尸体最后的位置都说一下。”

    方杰想了想,将方震最后的位置指明,将书生和拂衣杀手的位置也指明了,柳寒点头,不过,方杰也没看到现场,但看过现场的捕头曾经向他详细讲过现场的细节。

    “那个杀手应该是扮着卖茶的,但,家父应该识破他,因为,前几年,我和家父去吴县时,曾经在那小亭停留过,家父和那卖茶的,对,应该叫老黄,家父认识他,那杀手绝对想不到这点。”方杰说道。

    柳寒轻轻哦了声,似乎有些意外,可实际上,萧澜也已经告诉过他,方震经过那小亭不下数十次,与卖茶的老黄是老相识了,那拂衣杀手一开口便露馅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更对了。”柳寒说道:“以方帮主的修为,那杀手被识破身份,定然难以逃脱,但方帮主多半不会杀他。”

    “对,那杀手身上的伤痕是剑伤,不是家父的刀。”方杰说道。

    “那说明我们的判断是对的,方帮主没有杀那杀手,目的嘛,恐怕是要追查幕后指使人,”柳寒思索着继续分析道:“但这个杀手暴露,方帮主多半对小亭内的书生产生怀疑,书生应该在那个位置,王兄,你站过去。”

    王泽站到柳寒指的位置,柳寒让方杰面对他,自己则站在他后面,普济真人则坐在杀手的位置,宗兴道长依旧在亭外。

    “现在我们要说说那第二个人了,我们姑且认为只有一个人。”柳寒说道,几人都看着他:“这人知道萧澜是潜伏的内应,现在,他该怎么作?少帮主,你说说,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作?”

    “简单啊!不对,”方杰顺口回道,忽然察觉不对,思索片刻后说:“我会和他说话,给萧澜制造机会,如此才能肯定杀死家父。”

    “少帮主的这个判断合理,”柳寒赞同的点头:“如果是我,我也会这样选择,这样作的代价最小。不过,这个时候,亭外的护卫应该已经发现亭内有动静了,所以,他们该进亭内,同时对外面展开警戒,对吗?”

    方杰想了下,肯定的点点头,柳寒示意宗兴道长进来,宗兴道长站在小亭门口,柳寒止住了他。

    “不,你不能进来,六个护卫都死在小亭外面。”柳寒说道。

    宗兴道长停下脚步,站在门口,目光有深深的疑惑,方杰普济也同样疑惑不解。

    “现在问题来了,”柳寒说道:“这六个护卫为什么没有进小亭,保护方帮主?”

    “要不,他们没发现方帮主遇袭?”王泽在边上插话道。

    “不可能!”方杰断然反对,这六个护卫都是从帮里挑选的,对方震忠心耿耿,而且有多年经验,小亭内出了这么大事,绝对不可能瞒过他们。

    “我也认为不可能,”柳寒当然支持方杰,说道:“如果他们连这个都发现不了,那方帮主恐怕早就死了。所以,一定有什么缘故让他们没法进小亭,那么是什么缘故呢?”

    方杰接受了这个判断,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也同时点头,王泽犹豫下,也点头。

    柳寒接着说:“那么好了,什么原因呢?是外面有人?不对,按照少帮主的说法,这六人都是面向小亭死的,对吗?少帮主。”

    方杰肯定的点头,建康捕头和建康分舵的都是这样告诉他的。

    “这说明不是小亭外面出现了什么危险,让他们没有机会进入小亭,而是他们试图进入小亭,却没有办法进去。那么,问题又回到开始,什么原因,让他们没有办法进入小亭呢?”柳寒问道。

    方杰困惑不已,扭头看着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他们也同样困惑不解。

    “这是一个疑问。”柳寒斟酌着说道,他不能直接说是隐世仙门中人,只好以这个为托辞。

    “疑问就先放在一边,咱们回到亭内。”柳寒继续说道:“这时,按道理,方帮主已经与那人对上了,那人吸引了方帮主的注意力,萧澜在身后偷袭,重伤方帮主。”

    说着柳寒走到方杰身后,顺手招来一根梅枝,看了看,交给方杰:“你看看与萧澜的剑的长度是不是合适。”

    方杰比较了下,将梅枝削去一段,交给柳寒,柳寒示意他转过身,然后刺出梅枝,从方杰肋下穿过。

    王泽惊讶的看着柳寒,除了位置稍微有点差以外,其他的与当时的场景几乎无差别。

    “少帮主,这时,方帮主要发动反击,首先便要击退萧澜,以你对令尊的了解,他会怎么作?”

    方杰想了下,突然拔刀,身体同时向后倒退,撞向柳寒,快撞到柳寒时,身形突然停下。

    “萧澜应该躲不过这一撞。”柳寒说着突然伸手拍向方杰,方杰踉跄向前跌去,扑向王泽,忽然之间,他脑中灵光一闪,挥手向王泽劈去。

    王泽困惑不解,茫然不知所以,方杰的手掌在离他半尺的地方停下。

    “对,是这样,应该是这样。”方杰有些兴奋的转身看着柳寒大声叫道。

    “这应该是方帮主临死前的最后一击,”柳寒说道,方杰沉默的点头,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也点头,柳寒悠悠的说道:“方帮主最后一击,必定不留后手,玉石俱焚,即便是现在的我,也要退让三分。”

    宗师高手的搏命一击,那怕高上一两品,也不敢轻易硬接。

    宗兴道长轻轻叹口气:“如果那人能硬接,那么此人的修为,必定在宗师上品。”

    柳寒点头,随即说道:“可问题是,方帮主的刀不见了,现场只留下刀柄,那么,问题来了,方帮主的刀身上那去了?那人用什么方法摧毁了他的刀身,只留下刀柄。”

    方杰宗兴普济同时陷入沉思中,柳寒又加了一句:“这个时候,外面的护卫,依旧想要进入亭内,他们依旧在忠于自己的职责,想要保护方帮主,但如果看到这一幕,如果你是,你会怎么作?”

    “逃!”方杰没有丝毫犹豫就答道,方震已经死了,显然,六个护卫都不是对手,那么他们应该逃出来,留下一个活口。

    “对,逃!”柳寒说道:“可他们没跑掉,而是在一招之间,六人同时被杀,那么,大家都说说,什么修为可以在一招之间,将六个在不同方位的人给杀掉?另外,还有个奇怪的地方,他们到现在为止,还没能进入小亭,这又是为什么?我想不出原因。”

    说到这里,柳寒深深叹口气,郑重的说:“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杀方帮主,杀方帮主的目的是什么?少帮主,我曾经想过,不外乎外敌和内鬼。外敌,杀方帮主,借此趁机大举进攻;内鬼,借此机会夺权。这些是我的一点想法,供少帮主参详。”

    方杰宗兴陷入深深的思考,王泽微颤,柳寒瞟了他一眼,含笑道:“王兄身子弱,这天寒地冻的。”

    王泽笑了笑,摇头说:“我身子没那么弱,只是听了柳兄这一连串分析推理,这江湖,”他摇头说:“波云诡谲,令人不寒而栗。”

    “江湖和朝堂差不多,争权夺利,谁都不会无缘无故出手。”柳寒含笑道。

    王泽心里叹息,自从离开宗门后,他没有出过手,回到家里才知道,之所以去青阳书院,其实兄长的目的便是书院后面的隐世仙门,自己离开宗门也让大哥非常满意。

    离开宗门后,他从未出手,这次对方震出手,是他这些年唯一一次出手,这次出手,其中有些是炫耀,比如毁了方震的刀身,他完全可以不必这样作,只需一剑断喉便可....

    当初以为,这一切都天衣无缝,除了萧澜,没有什么破绽,可现在经柳寒一分析推理,居然到处是破绽,若不是.....

    等等,这柳寒是知道隐世仙门的,他为什么不点明隐世仙门,难道,他不知道隐世仙门?不,不对,这里多半有什么玄机。

    王泽心里非常遗憾,他非常后悔,当初若不用炫技,就算放方震逃跑,他在重伤之下,也跑不远,现在多一些格斗痕迹,恐怕这才是最好的掩饰。

    但更后悔的则是今天,若不是顾虑隐世仙门,今天便不用挑弄方杰,希望借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试探下柳寒,将他与隐世仙门的关系逼出来。

    可惜事与愿违,强大的压力,居然让柳寒寻得机缘,再次突破,踏入宗师九品。九品宗师,即便他有隐世仙门的手段,也不一定能轻松战胜。

    与柳寒相同,他进了隐世仙门后,为了满足好奇心,也打听过大宗师的情况,也同样没有得到准确回答,但估计在炼体十层到十二层之间,简单的说便是与青灵的估计相差不大。

    大宗师是炼体十到十二层,仅次于大宗师的九品宗师,怎么算也该有五六层炼体,与自己的炼体四层比,还高一点。

    王泽这样想,是理所当然的,隐世仙门与俗世修为相比倒底如何,不但世俗武林中人不清楚,隐世仙门中人也同样不清楚。

    经过数千年乃至上万年分隔,双方严重缺少交流,彼此都难以作出准确的判断。天苍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