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26章 梅园赏梅(上)

时间:2018-03-15作者:有时糊涂

    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一通酒喝到华灯初上才散,柳寒拒绝了赛义姆的邀请,没有与他同乘一车,而是安步当车,步行回到石鼓街。

    这房子只是在当初租时来过一次,此后便再没来过,原本就是准备用来掩饰身份用的。

    走在安静的街上,寒冷的风刮来,他下意识的在心里盘算今天的得失,今天这场见面是意外,结果呢,一半对一半。

    好的一面是找到了王泽,这家伙在扬州已经快两个月了,躲在那,一直没查清,现在总算找到了;

    坏的一面是,他从暗处走到明处,这事是好是坏,暂时还不确定。

    至于其他,包括与陆家在扬州城的主事人陆康见面,都是次要的,不过,这陆康给他留下的印象极其恶劣,这人不但嚣张纨绔,还不学无术,毫无世家子弟的见识和风度。

    推开房门,房间里一切保持原样,十多天没有人住,桌椅上都有些灰尘,柳寒简单打扫后,又挑了桶水,自己烧上水。

    坐在灶台前,再度打量这个房间,老实说,他不知道这里还有用没用,租这房间是不是有画蛇添足之感,瀚海商社在扬州城有商铺有住处,自己跑来租这样一个小院,有欲盖弥彰之嫌。

    柳寒拿不准,没过多久,听到院子里有了动静,他眉头微皱,随即展开,有人进屋来。

    “主子。”

    柳寒转身看着叶秀,叶秀也抬头看着他,柳寒露出一丝笑意:“你倒是来得快,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叶秀神情依旧有两分紧张,低声答道:“我在锦瑟楼就看到主子了,不过,此后我跟踪了陆康一段路,可那王泽与他一块的,我怕被他发现,没敢跟太紧,跟了一段路便丢了。”

    柳寒微微摇头:“王泽多半已经发现你了,没跟下去是对的。”

    说着他顺势站起来,在桌边坐下,叶秀跟着过来。

    “让你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查到了,只是缺少关键证据,”叶秀说道:“下手的是陆康的一个护卫,叫陆荼,有个小二亲眼目睹,但他不敢说,主子,陆家在扬州的势力太大了,这事就算悄悄查,最后上不了官府,主子这是要为那青楼女申冤。”

    “呵呵,我可没这个打算,”柳寒笑着摇头,在这个时代当包青天,他柳寒却没这个兴趣:“我只是想拿着陆家的小辫子。”

    叶秀秀眉微蹙,纳闷的问:“主子,那陆家在难为我们?”

    柳寒摇摇头,现在还说不上,不过,他隐隐有种感觉,这陆家对他扬州此行很重要,至于是什么,他还没抓住。

    不过,柳寒没有留叶秀在这过夜,而是谈完事后便让她走了,这让她很失望,但柳寒神情坚决,王泽知道这里,这个地方很不安全。

    可让他失望的是,这一晚没有任何动静,这王泽还是很能沉住气,可他不知道,这一晚,王泽同样高度戒备,几乎一晚没睡在等他。

    接下来几天,柳寒都没出去,每天在屋里喝茶打盹,要不然便打坐练功,到第三天时,他的等待终于有回应了。

    这天午后,有人在园子里叫道:“柳先生在家吗?”

    “门没关,进来吧。”

    一个穿着青衣的汉子推门进来,恭恭敬敬的送上一张请帖。

    “我家主子请柳先生在三天后,在梅园赏梅。”

    梅园,柳寒知道这个地方,那是在城西北十里处,有一片十多亩的梅园,据说这梅园属于陆家。

    柳寒看了看请帖,却是王泽的请帖,便随口问道:“你家主子是王泽王先生,还是陆康陆公子。”

    “小的是王家下人。”

    “除了我以外,不知还有那些人?”

    “还有两位先生,一位是小寒山的宗兴道长,另一位是长生宗的普济真人。”

    柳寒略微思索,心里冷笑下便点头:“回去告诉贵主人,到时候我一定准时赴宴。”

    青衣汉子再度施礼,然后小心的倒退出房间,然后轻轻的关上门。

    柳寒坐在房间里,没有动,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他想看看这王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三天时间快过去,这三天,除了吃饭,他足不出户,每天都在打坐调息,这是他第二次面对修仙者,上次有纯阳子在身边,这次必须是他自己面对了。

    小寒山的宗兴道长和长生宗普济真人,他们真的只是普通的世俗修行者?他不相信。

    思考过后,他没有惊动青灵,渔夫觉明都能对付,这三人,就算是世外异人,那有什么。

    正值梅花盛开,满园花开,香飘十里,这样的奇景,不但在这个时代,就算放在前世,也会引来无数游人。

    没有人引导,柳寒只是在门口报名,甚至还没报名,门口的庄丁便打开大门让他进去。

    漫步在花海中,花香阵阵,微风吹拂,花瓣飘飞,令人心旷神怡。

    “梅兰菊竹,四君子,梅排首位,自高洁,傲风霜,向为士人赞赏。”

    王泽缓步从花丛中出来,柳寒露出一丝笑容:“如此盛景,令人忘却俗世烦恼,王兄,多谢。”

    这梅园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梅园又称故园,乃前朝故王所建,这位王爷酷爱梅,曾经下令扬州每家都必须要种梅树,这还不够,又花了大价钱在城外种下千亩梅花,可惜的是,留传至今,仅剩下百亩,现在属于虞家所有。

    王泽微微一笑,与他并肩而行:“我在冀州时便听闻此梅园,早就希望一睹真容,唉,可惜的是,这园子居然有墙。”

    “王兄说的是,雪中赏梅,赏其风骨,观其娇艳,可被这院墙一围,虽留娇媚,却失了几分风骨,少了些韵味,令人扼腕。”柳寒赞同的点头,他现在也学会了这种酸不唧的言语,这个时代在这种场合,就是要不说人话。

    俩人缓步而行,穿过花丛,眼前出现一小亭,小亭里有两个道士着装的人正端坐其中,看到俩人穿花而来,俩人起身相迎。

    王泽给柳寒介绍了两人,让柳寒有点意外的是,两个道士看上去都不是很老,宗兴道长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普济真人也不过五十来岁,宗兴道长面容红润,普济真人身材瘦削,肤色较黑。

    宗兴道长在城东的三元观修行,普济真人在湖西的湖神院修行,俩人修行的道观其实不算太远,但一个在陆上,一个在湖里。

    四人坐下,花丛中出来几个侍女送上干果和佳肴,王泽自己动手煮酒煮茶。

    “煮酒赏梅,乃人生一大美事,柳兄,这是宗兴道长精酿的梅花清酒,酒味淡雅,温开后,乃寒冬赏梅的最佳佐味。”

    “青梅煮酒,乃人生快事。”柳寒酸不拉唧的含笑说道,踏入梅园,铁甲符便上身了,储物环里的飞剑符随时可以动,玉清子赐给他的飞剑也处于随时激发的程度。

    坐了这么会,这宗兴道长和普济真人看上去好像没有修为,身上没有灵气波动的迹象,这让他有些纳闷,难不成这王泽的目的今日就是闲谈聊天赏梅?

    自己和他有这样的交情?

    这一年多,王家的笼络的不少高手都死在自己手上,想要的黄河水道,被自己死死掌握在手中。

    这就是他们的交情!

    “宗兴道长乃小寒山长老,不知为何不留在小寒山?”柳寒问道。

    宗兴道长温和的笑了笑,王泽在边上说:“宗兴道长是小寒山忘忧峰长老,柳兄,坐忘峰是小寒山五峰之一,宗兴道长道法精深,只是少有涉足江湖,故而天下人少有知其名。”

    柳寒看着宗兴道长,宗兴道长神态平静,目光清澈,少有老年人的浑浊,显然他的修为很是精深。

    “道长见谅,在下孤陋寡闻,今日才得见道长真容,真是三生有幸。”柳寒很客气的恭维着宗兴道长。

    “声名不过身外之物,何况我这化外之人,闲云野鹤,不过,此来扬州确有缘故,方震方帮主是我好友,此次他遇害,老道不得不来扬州搔扰一番。”

    柳寒也叹口气:“方帮主雄才大略,英年早逝,令人惋惜。”

    “以方帮主的修为,放眼江南,能害他的人屈指可数,听说柳大家有上品宗师修为,当在这有数之内。”

    柳寒摇摇头:“道长这是怀疑我,可惜,我到扬州时,方帮主已经遇害,更何况,方帮主遇害时,身边有漕帮高手萧澜,据说萧澜有重大嫌疑。”

    宗兴道长点点头:“如果不是有萧澜,老道也不会与柳大家在这赏梅,但以萧澜的修为,就算偷袭,也很难害了方帮主,...”

    柳寒这时摇头:“江湖上流传过一句话,据说是拂衣的首领说的,杀人不难,只要抓住机会,一个毫无修为的老妪也能杀死一个宗师。”

    这话在江湖上流传了很久,但却是事实。

    柳寒自己还在只有武徒修为时便暗杀过一个武师修为的高手。

    这宗兴难不成是为方震复仇而来?

    柳寒说着便看着王泽,王泽冲他微微一笑,给柳寒倒上酒,然后点头说:“这话我也听说过,不过是不是拂衣首领说的,谁也不知道。”

    “不过,据我所知,建康捕头苗磊勘查过现场后,断定出手的至少三人,其中一人便是拂衣杀手,另外俩人,一个是萧澜,另一个则不知。”王泽说道。

    柳寒闻言不由大为佩服,王泽说这话时,神情很平静,仿佛说一件与自己完全没关系的事。

    柳寒转头又看着普济真人,难不成这家伙也是为方震之事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