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715章 失窃案

时间:2018-02-08作者:有时糊涂

    月,昏黄,寒风刺骨。

    柳铁坐在冰冷的屋顶,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丝毫动静,乙字院里,两个人影在徘徊,柳铁从屋顶滑下,在院子里巡视一遍,而后站在院墙边上,翻开神识,向乙字院探查。

    踏入宗师门槛后,他的神识大幅增长,可以探查的距离比武师之时有天壤之别。

    乙字院的两个护卫很警惕,注意力始终保持很好,柳铁等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找到好机会,他很耐心的等待机会。

    月色西倾,寒风更盛,两个护卫守了大半宿,也有点疲倦,稍稍有点松懈,柳铁抓住机会,身形微微闪动,便贴在乙字房的墙面上。

    乙字院与甲字院的格局大致相同,都是两排房间,中间围出一个院子,只是相同大小的院落,甲字院只有四间房,乙字院则有八间房,柳铁早就探查出傅宪的房间。

    他贴在墙面上,借胸腹之力,慢慢向上游动,没一会到了傅宪的屋顶,这一路花了他不少时间,每经过一个房间,他都注意的探查下房间里的动静,或许是这两天太紧张,下午得到贼人的消息后,每个人都松了口气,睡得都比较沉。

    柳铁悄悄拿开傅宪屋顶的瓦片,这个过程花费的时间比较长,每取一片瓦,都用内息裹着,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搬开洞口,下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但这对柳铁来说没有什么麻烦,他悄无声的飘落在屋里,内息灌注到眼睛里,漆黑的房间就象有了光亮似的。

    他无声无息的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傅宪,傅宪睡得有点沉,吐出的气息中还带着丝酒气,点了他的黑甜穴,柳铁开始搜查起来。

    打开床头的包袱,柳铁忍不住摇头,主子在西域就发明了皮包皮箱,回到大晋后,在帝都便办了皮箱皮包作坊,现在帝都便有卖,各种漂亮的皮包成为女人的新时尚,而那些客商则更喜欢各种皮箱,提着皮箱比什么包袱,要方便多了。

    打开包袱,里面的东西一一检视,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倒是有个小瓷瓶,引起他的注意,里面有个蜡封的药丸,他略微想了想便将药瓶揣进怀里,思索片刻又将那叠银票收起来。

    仔细找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柳铁忍不住皱起眉头,这些东西肯定不是那伙贼人的目标,他们倒底在找什么呢?

    他看了会,将目光锁定在傅宪的枕头下,他轻轻的将傅宪的头搬开,向枕头摸了下,果然摸到一个信封,他将信封揣进怀里,然后将傅宪搬回来,准备将包袱收拾好,略微迟疑下,他又放弃了。

    闪身上了屋顶,也不将房瓦复原,依旧慢慢的游过屋顶,趁着院子里的护卫不注意,回到甲字院中。

    他在院子里找了个角落盘膝坐下,开始打坐调息,这次塞外之行,于他而言收获极大,不但境界稳定了,而且还隐隐有提升之势。

    第二天,田蒿一大早便起来了,或许是脱困的兴奋,他一大早便出来,看到柳铁在盘膝调息,便过来,刚要开口,柳铁突然睁开眼。

    田蒿稍稍受了点刺激,忍不住说:“我还以为你睡着了。”

    柳铁冷冷的答道:“我收了你的银子,我尊重银子。”

    田蒿哈哈一笑:“成,爽快,你这样不冷吗?这样打坐,晚上要有人进来怎么办?”

    “谁也进不来。”柳铁说完便闭上眼睛。

    “让你说话真难,”柳铁说得简单,田蒿却很满意,他也随意的坐在地上,感受到地上的冰冷,他连忙站起来:“你不冷吗?”

    “冷。”

    “冷还坐地上。”

    “我收了你的银子。”

    田蒿哭笑不得,柳铁缓缓站起来,看了田班一眼,然后径直向房间走去,田蒿在他背后不住摇头。

    “二爷,吃过早饭就走,是吗?”田班过来问道,田蒿点点头,看看天色,骂道:“这鬼天气。”

    早饭就在房间里吃的,伙计知道他们今天要走,伺候得很小心,生怕触霉头。

    田蒿刚放下碗筷,刚出门,忽然听到隔壁乙字院一阵骚动,有人在大声讲话,不由霉头微皱,抬头看着那边,冲田耕问道:“那边怎么啦?”

    田耕摇摇头:“不知道,二爷,管他作甚。”

    田蒿神情中满是担心,柳铁换了身衣服出来,田班收拾好行李,来报告马车已经套好,田蒿点点头,正要宣布出发,傅宪神情慌张的过来。

    “博闻兄,你这是.....,出什么事了?”

    田蒿惊讶的看着傅宪,傅宪神情十分慌张,甚至连衣服都是胡乱换上,脚上连袜子都没穿。

    “出事了!”傅宪神情灰暗,完全没了昨天那种张狂,甚至浑身在发抖。

    “别慌,别慌,”田蒿心里非常震惊,心中那丝担忧更浓,他将傅宪让进房间,吩咐田班守在门口。

    “昨晚有贼到我房间里,我丢件非常重要的东西。”傅宪急忙说道。

    “什么东西?”田蒿问道,傅宪摇摇头,垂头丧气的坐在,显然不肯说,田蒿深吸口气,也不追问内容,又问道:“怎么丢的?贼子怎么进你房间的?”

    傅宪摇摇头,失魂落魄的反复念道:“我怎么向王爷交代!怎么向王爷交代!”

    田蒿见状也忍不住着急:“博闻兄,你别着急,好好想想,你放在那了?”

    说着,忽然想起,连忙冲外面吩咐道:“田班,让马铁过来。”

    傅宪两眼无神,茫然的不知所以,田蒿给他倒了杯茶。

    “你先喝口茶,别着急,好好想想。”

    傅宪喝了口茶,依旧没有说话,田蒿叹口气,走到门口,将随他过来的护卫叫来,那护卫正好是昨天那护卫,问了下情况。

    护卫告诉他,昨晚进贼了,贼子是从屋顶下来的,丢了银票,另外还有什么,傅宪没说,只是说丢了重要东西。

    柳铁和田班过来,田蒿告诉俩人,乙字院失窃,傅宪丢了重要东西,昨晚是他们值守,有没有发现什么?

    “没有。”柳铁的回答很干脆。

    田班思索了下,摇头说:“我没留意那边,不过,我听见那边有人在说话。”

    田蒿说话时便盯着柳铁,他下意识的人为,柳铁是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若有人能瞒过护卫,潜入傅宪的房间,只有柳铁有这个能力。

    傅宪的护卫插话道:“这个贼子的轻身修为很高,我们有两个护卫值守,都没察觉。他是从屋顶下来的。”

    柳铁还是那样冷漠简单,没有丝毫表情,田班再度想了下,依旧摇头说:“昨晚我值的上半夜,天气很冷,我守在房间门口,没有察觉有什么动静。”

    傅宪的护卫看着柳铁,柳铁却没说话,田蒿想了想说:“你们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柳铁心里暗笑,这帮笨蛋,昨夜,他离开时,还作了几样伪装,伪造成飞贼盗窃,这些家伙居然都没发现,真是群笨蛋。

    “是!”田班答应下来,柳铁则转身就走,傅宪的护卫连忙跟上去,到了乙字院,客栈掌柜的已经在那了。

    掌柜的神色又惊又怕,客人丢了东西,而且还是身份尊贵的客人,摊上这样的事,客栈都要倒大霉。

    柳铁和田班先进屋去看,屋顶开了个天窗,天窗口不算大,身材只要瘦弱点便可以钻进去,这是柳铁故意的,缩骨功可以让他轻松进来,但不知道的人却可以以此将他排除嫌疑。

    “贼子的身材应该偏瘦。”田班第一句话便落入了柳铁的圈套,柳铁向上看了眼,然后仔细检查窗户和门。

    田班觉着有点奇怪,但知道柳铁的习惯,跟着过来看,检查完后,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柳铁抬头看着天窗,这时,院子里响起掌柜的有些慌张的叫声:“李里长,你可算来了,这客人丢了东西,有贼,有贼。”

    在掌柜的看来,只要证明是外面来的贼,至少可以不牵连客栈上下人等。

    李翼走进来,看到柳铁和田班,眉头微皱,似乎不明白他们怎么在这,略微迟疑,李翼说:“两位兄弟,在下要查案,还请两位行个方便,让一让。”

    房间不大,四个人便显得拥挤了,傅宪的护卫首先退出去了,柳铁也出去了,田班迟疑下却留下来。

    李翼抬头看看屋顶的窟窿,同样没有理会,转身检查起门窗来,细细看了一遍才点头。

    “没有动过,怎么啦?”田班的语气中带着不解和疑惑。

    “看门窗是看门窗有没有人动过,排除有人从门窗进来。”李翼说道。

    田班恍然大悟,看来这查案也是门学问,他没在江湖上走过,是田家的家生奴,幼年便被培养成护卫,师傅都是田家请的。

    腾身上屋顶,柳铁和傅宪的护卫都在屋顶,俩人已经查过天窗了,又在四下查看,李翼伏在窗口,仔细检查每块瓦片和屋梁,依旧没有查到痕迹。

    “怎么,没有线索?”田班问道。

    李翼点点头,他扭头看柳铁和傅宪的护卫,傅宪的护卫基本没作什么,在柳铁他们过来前,这屋顶便查过了。

    李翼和田班过去,李翼还没开口,傅宪的护卫便递过来一根细细的布条。

    “瓦片下面找到的。”傅宪的护卫说道,李翼小心的接过来,仔细看看,点点头:“这布料不错。”

    柳铁翻身下了屋顶,站在房屋的侧面的屋檐,李翼跟着过去,在屋檐下的梁上,有一块灰尘被蹭去。

    “是从这上来的。”李翼说道,柳铁点点头,抬头望着隔壁的丙字院,这院子便是大通铺,院子里并不杂乱,旁边便是马厩。

    检查完后,四人回到院子,柳铁首先开口:“飞贼的修为还不错,从外面进来的。”

    李翼将掌柜的叫过来,问道:“昨晚丙字院住的都是什么人?”

    掌柜的苦笑下摇头:“没人,前晚那伙卖艺的跑了,这院子昨天就没人。”

    那晚袭击傅宪的便是住在丙字房的三个江湖豪客和那帮卖艺的江湖人,另外还有四个客商。

    自从出事后,掌柜的多了个心眼,没再让丙字院住人,打算等傅宪他们走了后再说,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在掌柜的眼中,这傅宪就是个灾星!

    柳铁和李翼走到院子前,在墙头看了半天,找到一处极小的痕迹,又在墙的另一面找到了一根折断的枯枝,断口是新的。

    “飞贼是从外面进来的。”李翼叹口气说道,这下就难办了,这飞贼要跑了,上那找去。

    柳铁没说话,起身看着傅宪的护卫,说道:“飞贼从这进来,从那出去。”

    柳铁指着墙头的一个位置,又指了另一个位置。

    “从那出来的?”田班有点疑惑,上面没什么,李翼在边上说:“对,那上面的草被压扁了。”

    田班轻轻的哦了声,柳铁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便跃过墙头,在乙字院也不停留,直接回到甲字院,随后,田班三人也跟过来。

    “二爷,查到线索了,是从丙字院过来的,丙字院昨晚没客人,飞贼是从外面进来的。”田班说道。

    “田老爷,我想问问傅大人,他丢了什么东西?”李翼上前说道,傅宪的护卫闻言便走进房间里,没一会,出来让李翼进去。

    柳铁面无表情,田蒿轻轻叹口气,看来不是柳铁干的,他不怀疑田班他们,但柳铁值守下半夜,以他的经验,飞贼一般都在下半夜动手,所以,他自然怀疑柳铁,现在柳铁的嫌疑排除了。

    看了柳铁眼,柳铁依旧那么木讷,面无表情,不知道他有没有察觉。

    “马车套好好了?”

    “已经套好了。”

    “把行李放上车。”田蒿吩咐道,扭头看看房间,轻轻叹口气,这傅宪丢重要东西,估计一时半会走不了了。

    柳铁神情冷漠,耳朵却竖起的,他注意听着屋里的谈话,果然,傅宪没有说丢了什么东西,只承认丢了几百两银票,另外还丢了一个小瓷瓶装的丹药,这是送给王爷的丹药。

    李翼出来后又向柳铁和田班了解了昨晚的情况,自然什么都没了解到。

    “博闻兄,想开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王爷想必会谅解的。”田蒿轻轻叹口气,傅宪神情灰败,微微摇头,田蒿再度叹口气,拱手施礼道:“那我就告辞了。”

    傅宪抬头看着他,张嘴欲言,最后什么也没说,低下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