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天苍黄 第一百二十章 风雪归人 下

时间:2018-01-09作者:有时糊涂

    面对田蒿的搭讪,柳铁心里很是不耐,以往跟着柳寒,全是柳寒对付,这次到幽州,也有柳华他们应付,他压根不理会这样的人。

    可这田蒿跟狗皮膏药似的让他很无奈,可要发火也不行,田蒿好像还很有礼貌,没有半点失礼。

    至于田蒿,他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对这外表粗豪的汉子感兴趣,至于他身边的四个护卫,则更加纳闷,这位二爷今儿怎么啦,这马铁究竟有那点吸引力?

    田蒿喝了两杯酒,继续说道:“马兄弟从幽州过来,可知现在塞外情景?”

    柳铁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喝酒!”

    田蒿一愣,随即笑了,不再说话,柳铁也不言语,俩人就这样一杯接一杯,没多久一坛酒就见底了,两斤熟牛肉也一扫光。

    柳铁起身放下一张银票,什么都没说便往后院走了,伙计过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十两银子,这十两银子不但足够付柳铁的酒菜钱,就算加上田蒿他们也够了。

    田蒿依旧坐在那,拿着酒杯,从柳铁的不住的笑,这时那护卫过来,低声问:“二爷,这小子无礼,干嘛要理会他?”

    田蒿冲笑了笑,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马在店门口停下,随即便听见一个粗豪的声音叫道:“有喘气的没有,出来一个!”

    伙计连忙出去,粗豪声音吩咐道:“好好喂,这鬼天气,对了,前面渡口冻上没有?”

    “客官,您来得不巧,没完全冻上,过不去。”伙计连忙答道。

    “妈的!”粗豪声音说道:“这下麻烦了。”

    说话间从外面进来三条汉子,这三个汉子身上披着蓑衣,头上戴着斗笠,穿着麻衣棉袍,腰间挂着朴刀。看到田蒿他们,三人微怔,领头的汉子摘下斗笠,冲柜台吩咐道:“三坛酒,菜拣拿手的上。”

    三人说着在靠近门边的桌子坐下,护卫皱眉看着三人,田蒿起身问道:“吃好没有?”

    “回二爷,都好了。”护卫看看边上的三人,桌上都差不多干净了,田蒿没有说什么,护卫连忙吩咐伙计:“带我们上后院。”

    伙计连忙引着田蒿往里走,还没到后院,店外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伙计还没反应过来,外面便传来叫声:“小二出来!”

    另一个伙计赶紧出去,掌柜的在柜台后面不由在心里嘀咕,今儿怎么啦?按照常理,这几天该是淡季,却来了这么多客人,他忍不住抬头看看天色,外面铅云低垂,寒风刺骨。

    两个军官大步走进店内,军官在门口习惯性的扫了眼,看到刚坐下的三个粗豪汉子,稍稍愣了下,便吩咐要酒要肉。

    田蒿到了后院,伙计将三间上房打开,田蒿独占一间,剩下两间分给四个护卫。

    “二爷,干嘛理会那小子?”说话的依旧是在大堂的那个护卫,很显然他是四个护卫的头子。

    田蒿也不清楚自己为何要与柳铁聊天,他只是笑了笑,随意的坐下,护卫首领也不再问,将房间检查了一遍,然后才过来给田蒿泡上茶。

    “二爷,我先派人去看看,现在走,估计傍晚前就能回来。”

    田蒿点点头,护卫首领出去,田蒿皱眉伸手在火盆上烤火,家里让他尽快回家,他知道家里的事,自从田凝死后,家里便有了些纷乱,家主田文与长老田容和田梧意见相左,而田融则在帝都不肯回来。

    这些年,他一直在渤海国,打点家里的生意,不肯回家,老实说,不是不想回去,而是觉着回去太烦,家里的那些烂事,他心里门清,他不愿意参与,也不想管,也管不了。

    去年,田凝在帝都死后,他明显感到田家的颓势,这些年,田家在帝都也就一个田凝,在各州郡,虽然还有些田家子弟出仕,可多是低级官员,位高的极少,现在最高的也就是在并州出仕的旁系子弟田班。

    田凝死后,田家在帝都已经没有掌握实权的人了,按照大晋律,田家乃上品士族,家中直系子弟一出生便有官职在身,比如他田蒿,便有一个校尉职在身,可问题是这都是虚职,而且是没有薪俸的虚职。

    田蒿轻轻叹口气,外人不知道,他心里很清楚,田家衰败了。

    现在的田家,看上去依旧辉煌,可田蒿心里很清楚,田家衰败了,这衰败不是其他,而是缺乏人才。

    田家这一代和下一代,别说杰出人才了,就算上品人才都缺,这一代子弟其实已经垂垂老矣,下一代田融为代表的子弟,除了斗鸡嫖妓,其他本事没有。

    轻轻叹口气,田家的衰败根子埋在上一代家主身上,上一代家主田楷排挤打压族人,目的便是将自己的儿子田文扶上家主宝座,导致这一代的田家才干之士零落,而田文也同样如此,想将自己的儿子田翱扶上宝座,与家族两位长老发生激烈争执。

    田家现在内斗不休,田文老了,田翱想当家主,长老田绰却想让自己的儿子田宜当上家主,另外一个长老田智也别有用心。

    这个时候,家主田文让自己回去,唉,恐怕还是与家主之争有关。

    田蒿不想参与,家主之位与自己无关,自己那几个儿子也不是这个材料,说实话,他有些羡慕王家,王家那位老祖宗确是不世之才,同样是千年世家,王家现在欣欣向荣,家族中才干杰出的子弟层出不穷,与之相比,田家是何其悲哀。

    正想着,护卫首领推门进来,看到田蒿依旧在烤火,便问:“二爷,要不要休息休息,我派田智去了,这一来一回,要小半天呢。”

    “没事,我待会休息。”田蒿随口道,然后目光依旧盯着火盆,火盆用的炭并不好,就这一会,屋里便有股炭味。

    护卫迟疑下将床铺打开,将铜壶拿出来,灌满开水后,放进被窝走过。

    做完这一切后,他才站在边上,田蒿随口问道:“那位马老弟在作什么?”

    “不知道,他的房间的门没有开。”护卫答道:“二爷,这人不过是个江湖人,理会他干嘛。”

    田蒿起身将门开了点,寒冷清新的空气涌入,让他精神略振,柳铁的房间就在他对面,正想说点什么。

    “上房怎么就没了!”

    扭头一看,伙计带着两个军官进来,前面的那军官看上去很生气,伙计在边上陪着小心。

    “你们是那的?”

    军官看着正忙碌的一个护卫盘问道,那护卫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田蒿微微摇头,转身回到火盆边。

    护卫首领出来,那军官正冲那护卫发火,护卫压根不理会,依旧自己干自己的。

    “这位将军!”护卫首领拱手道,那军官抬头看着他,护卫首领淡淡的说:“魏郡田家向将军问好。”

    军官愣了下,上下打量下护卫首领,护卫首领毫不含糊的亮出田家的标志,一块小令牌出现在他手上,令牌正中心是个田字,外面有一圈花纹。

    “原来是田大人府上,下官失礼了。”那军官神情微变,冲护卫首领抱拳施礼。

    转身看着柳铁的房间,问伙计:“这间房是谁的?”

    “大人,这间房的客人已经入住了。”伙计的神情非常为难,刚才柳铁在大堂强硬回绝了田家的要求,现在面对这两个军官,他实在不敢想会发生什么!

    “砰!砰!”军官上前就砸门。

    柳铁打开门,伙计躲得远远的,军官看着柳铁,平静的说:“你换一个房间,这房间老子要了。”

    柳铁奇怪的看着他,没有说话,那军官有些恼羞成怒,喝道:“听见没有!”

    柳铁冷冷的看着他,只说了一个字:“滚!”

    说完,柳铁便要关门,军官大怒,上前一步忽然感到一股大力袭来,没等他作出反应,便已经腾空而起,直挺挺的落在三丈之外。

    旁边的军官和身后的伙计就看到军官突然飞起来,越过他们的头顶。

    “噗通!”

    军官直挺挺的落在院子里,另一个军官慌忙过去:

    “林兄!林兄!”

    林兄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好像没听见似的,军官上前要扶他起来,这才发现他已经被封了穴道,他不由大骇。

    他深知林兄的修为,比他要高出一大截,没想到一招没到,便栽在这无名的江湖人手上。

    田蒿和几个护卫看到这一切,几人都没看清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就看到那军官突然飞出来了,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林兄!林兄!”

    护卫首领看了田蒿一眼,田蒿微微点头,护卫首领快步过去,将正叫着的军官推开,俯身检查了一番,心中不由倒吸口凉气。

    “他没事,只是被封住了穴道,休息几个时辰后便好了。”

    说完后冲旁边的一个护卫叫道:“田,帮忙将他抬过去。”

    说完后,深深的看了紧闭的门一眼,才回到房间。

    田蒿看着他,护卫首领压低声音说:“这人修为很高,我不是对手。”

    田蒿微微点头,笑了笑转身坐下,那位林兄被抬出去了,院子里安静下来,护卫心里暗暗侥幸,当初幸亏没跟柳铁动手,否则吃亏的就是他们了。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