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五百五十二章你可真不要脸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许越眉头不易察觉地凝了下随即又舒展开来,温言说道:“这样吧,你脸上身上受了点伤,先回去休息吧,我让人给你请个医生来冷敷热散下,女孩子的脸可是最重要的,到时处理不及时留下疤痕就难看了。”

    沈星一听,看着他,点了点头说道:“好,阿越,那你送我去好吗?”

    “我……”许越迟疑了下,眸光不由自主地看了我一眼,我看过去时他眸光从我的肚子上掠过,闪过丝温和柔亮的光茫,轩瞬即逝。

    这时沈星在站起来时似乎才看到了我,想起了什么,立即将手背上的烫伤给许越看着,委屈地说道:“阿越,你看,我手背上的伤就是余依故意用开水烫的,你前妻可是一点也不厚道呀。”

    我冷冷看着他们。

    许越没有看我,只是朝沈星的手背看了眼说道:“等下我让医生给你涂点药就好了。”

    “可是我……”沈星似乎并不满意这样,噘着嘴巴,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伤,满心的委屈

    “不对,不对,这是余依为了帮我才倒的。”不知怎么的,吴向珍提着裤子就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朝着许越说道,“她当时抓得我的胳膊快要断了,幸亏余依帮忙才让她的手松开了呢,她这是活该。”

    许越一听眸光微拧地望向了沈星。

    沈星这时似乎也有些心虚,怕泄露了什么吧,不再说责任了,只是仰起肿胀的脸娇声说道:“阿越,算了,我也不追求她们责任了,你能陪我回房间吗?”

    “好。”许越突然答应了声说道:“深夜了,你们都赶紧睡吧,我陪她去。”

    说完他扶了她朝着外面走去。

    从我身边走过时,我看到沈星眼里一抹得意的笑。

    合着她还认为,她已经赢了呢。

    好吧,她要那样认为也无所谓!

    现在许越带着沈星走后,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我想起了还在昏迷中的冷昕杰,准备转身也要离去了。

    “余依,你不能走,你要帮我换药,陪我,照顾我。”这时吴向珍走上前来拉住了我的手,强烈要求着。

    我看着她:“阿姨,您真的记不得我是谁了吗?不是给你喝了解药吗?你还没恢复记忆吗?”

    吴向珍看着我,眨了眨眼后又摇了摇头,满脸的疑惑:“余依,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呀,为什么我会听不懂?”

    看她这样真的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般,我只好叹了口气,摇摇头,扶着她说道:“好吧,阿姨,我帮你换药。”

    吴向珍见我同意了,似乎很开心,眉开眼笑的,转身乖乖跟着我到床上躺下了。

    我揭开她后背的肌肤,果然,后背上面的伤口还有些发烫,看来,没来得及换药的原因。

    正准备去找昨晚剩下的药时,这时房门开了,冷啡带着医生走了过来。

    我一看,松了口气。

    “少奶奶,夜深了,您休息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这时冷啡对我礼貌地说道,“我已经替您准备了一间客房。”

    我看了下,医生进来后正在察看着吴向珍的伤口,准备替她换药,而吴向珍或许是闹腾了这么久真的累了,她一趴在床上就睡着了过去。

    其实这里哪里还需要我呢!

    “不用了,我还是赶回省城去吧,冷总还陷入晕迷中呢。”这样想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冷啡跟了上来说道:“少奶奶,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这个时候外面根本就没有车了,我这里还要替夫人上药照顾下她,暂时也无法送您过去,您现在怀着身孕,还是先去休息下,明天再去也不迟。”

    “不,我答应了冷总等下就赶过去的,如果他没看到我,怕会伤心难过。”我眼睛望着外面这样说道。

    “少奶奶,您看,他现在还在晕迷中,您现在赶过去也没有用,听我的劝,先睡一觉休息下吧。”冷啡或许知道我的固执,特意让陪护人员从那边传来了视频让我看着。

    我看了眼,病房里几个特护正双目炯炯有神地守在冷昕杰病房前,一眨不眨的,冷昕杰仍然在晕睡着,这个情景,似乎真不需要我立即赶过去了。

    这时我肚子里的小家伙似乎也很烦燥般,不安份地踢着我。

    “好吧。”我终于同意了,在冷啡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套房里,进去一看,这套房比起我们住的客房要高档多了,看来这应该是这个招待所里最有档次的客房了。

    “少奶奶,有什么事情请随时打我的电话,我先去照顾夫人了。”这时冷啡对我礼貌地说了声后道了晚安。

    我实在是太困了,冷啡一走,我走到床边揭开被子就躺了下去,头一挨着枕头沉睡过去了。

    半夜时分, 感觉到越睡越冷,直往一个温暖的地方钻去,后来我又被一团火热包围住了,又陷入了暗无天日的睡眠中。

    不知什么时候感觉有温热的手指在我肚子上抚摸着,我惊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天已经大亮了,而我的眼前,是许越那张俊逸的脸,眉宇间带着英气,特别的撩,人情思。

    我脸一红,迅速坐了起来。

    “醒来。”我这一坐起来就惊醒了许越,他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我没好气的问道。

    “哟,你问我,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这可是我睡的房间,当然要在这里了,不然呢?倒是你,主动睡到我的床上,啥意思呀。”许越看着我笑得邪魅,那细长的眼睛如狐狸精般,老奸巨滑。

    我一听,这才明白原来是着了那个古板的木头人冷啡的道了,被他坑了。

    当下是恼羞成怒 ,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拳朝许越打去。

    他懒洋洋地伸手一拉,捉住我的拳头就将我拉趴在他的胸脯上。

    “哟,亲爱的,大清早的不要这么激动嘛,到时将肚子里的宝宝给惊动了,我可心疼死了。”他贼笑着,抚摸着我的头。

    “你可真不要脸。”我气得捶他的胸口,眼圈红了。

    他看我动真气了,这才收起了脸上的玩笑,坐了起来将我搂进了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