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四百三十八章太感谢了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om,。“没什么呀,我也只是一种直观感觉而已,如果能在那个地方修改一下下,既有新园林设计特点,又符合最新的城市指导规划,还能突出主题的协调性。”我淡淡笑了下,发了条消息过去讲解着。

    “嗯,真不错,不愧是大师,意见很中肯。”人在远方立即给我发了个竖大拇指的表情,真诚赞美着,赞美完后才小心翼翼地问询道,“这样吧,我先去修改下,等我修改完后再来请教你,如何?”

    我微微一笑:“若你真有需要的话,是可以的。”

    “谢谢,太感谢了,有需要,很有需要的。”他一听很高兴,马上发了个谢谢的表情来,很有礼貌,态度很诚恳,“就凭你刚刚给我提的意见,绝对是大师级别的,非常感谢你。”

    我见他态度还不错,就发了个微笑的表情,“那你先去修改吧,修改完后如果真有需要的话再来找我,我先有点事了。”

    我与他并不熟悉,也不想跟他多聊些什么,若只是学术上的交流,还是乐意效劳的。

    “好,那我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扰了。”他很节制,懂分寸,见我不想与他聊天了,立即向我告辞隐身走了。

    我则继续浏览着网页,去购买那些可爱的婴儿服了。

    一会儿后,买完了衣服,百无聊赖之下点开了一个浏览器,想看看最近的新闻。

    可刚打开,一则新闻赫然跃入眼帘:

    许氏集团又有大的动作了,昨天下午许氏集团总裁许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购了汇奇生物公司,这家生物公司前几年在海外名声不错,有不少的分公司,而且据说这家公司的总裁在国内多次被卫兰青接见。

    但最近几年,汇奇生物公司业绩惨淡,在海外很受排挤,据说那年汇奇的总裁吴信在美国被指窃取商业机密,受到了制裁,又有传言说有美国人要强行加入他们公司的股权,遭到了他义正言辞的拒绝,因此这几年处处受到排挤,最后导致业绩惨淡,风雨飘摇。

    据可靠消息,许氏集团许越收购汇奇后会收回所有公司的股份重新开发……

    不知怎么的,一看到‘许氏集团’许越这几个字时,我的眼皮就像被针扎了般,粗略看了那么几行后跳过去了。

    不得不承认,时至今日,他仍然是我心中过不去的那一道坎,或许这辈子都不会过去了。

    我心情有些烦乱,手指往下点去,一则新闻又吸引了我的眼睛:

    “许氏集团总裁许越的前妻余依带着女儿已经失踪了,据说余依曾经救过许越,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泥石流中,余依正是凭借着对许越的爱,在所有人都放弃的情况下,她坚信与他的心灵感应才找到了埋在泥石流下面的许越,救了他一命,可没想到曾经如此相爱的二人到头来也只能是分道扬镳了。

    真是一入豪门深似海,果然豪门的爱情都是脆弱的,真相令人唏嘘,据说是现在的新欢沈星介入的原因……

    我看着这些,唇角浮起抹冷意。

    顺手关掉了手机。

    “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的余总好像与平时有点不一样呢。”关掉手机后,我在吊篮里眯了会儿,觉得很无聊,想看会儿书,想到了那本特意从京城里带过来的园林设计书,于是下来吸了拖鞋到三楼办公室去取,刚上去就听到了金依梅挺神秘的声音。

    我脚步顿时停住了。

    “有什么不一样啊?”很快就是齐振云疑惑地反问声。

    “你们真看不出来吗?”金你梅压低了声音问道。

    “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啊。”这时肖然也搭了腔,“就是感觉她好像最近胖了一点,工作起来也不像以前那么拼命了,会懂得休息了,我觉得这很好呀。”

    “咦,你们真是没眼光,告诉你们啊,我有直觉,余总肯定是……”金依梅的声音愈发的神秘了。

    “咳,咳。”我立即清了清嗓音,推门走了进去。

    他们三个正各自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互相凝望着,说着话。

    “余总。”我一推门走进去,他们全吓了一跳,立即脸有尴尬之色,朝着我呵呵笑着打起了招呼。

    “嗯。”我点点头,佯装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说道:“你们可要赶紧完成手头的活,明天就要交货了,这次要是质量过关了,给你们发奖金”。

    “真的呀?”金依梅笑嘻嘻的,眼睛闪闪亮。

    “表现好就有,上班认真工作,不该说的别乱说。”这时俞初南大概也是听到了外面的议论声立即走出来接口说道。

    “好吧。”金依梅抬眼看了看我的肚子,朝她吐了下舌头,做个鬼脸,低头工作去了。

    他们二个一看,也埋头工作了。

    我无奈地笑了笑,去办公室拿了书,正准备出去,俞初南跟进来说道:“余总,你这肚子大概也是瞒不了多久了的。”

    我笑了笑:“先不管,能瞒多久就多久。”

    “嗯。”俞初南点点头,“余总,小镇上那些陌生人今天已经走了。”

    我愣了下问:“你怎么会这么清楚?”

    这几天她可是随着我一直呆在家里的。

    俞初南笑:“这几天我不仅招助理,也在县城招了几个殆拳道运动教练来住在镇上的旅店里,这方面我有经验,要想过好隐居生活,必要有警惕是要有的。”

    “嗯。”我赞许地点点头,疑惑地说道:“俞姐,你觉得那些陌生人会是什么人,来干什么的呢?”

    俞初南摇了摇头,沉吟着:“直觉总让感觉小镇似乎会不太平了,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般,不管怎么样,虽然与我们无关,但还是提高警惕的。”

    我点了点头。

    次日上午我从外面散完步回来,刚走进书房,手机微信音响了起来。

    我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昨天那个人在远方发过来的信息:

    “请问,在吗?”

    我一看,立即回道:“在。”

    “昨晚我将图纸修改了下,现在想发给你帮我指点下,可以吗?”他在那边问得小心翼翼的。

    “好。”我立即答应了。

    很快,他将图纸发了过来。

    我只拿起图纸看了一眼,就立即摇了摇头。

    “还是不太好,对吗?”他似乎在那边立即感应到了,马上发了条信息过来。om,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