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八十七章补充篇之雪天到卫家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次日,大清早。

    我刚起床,手机就收到了条短信,打开来一看,上面写着:许越,半个月内将钱快速打进我的账户,否则你就等着让余依去坐牢吧!

    后面还附了个银行卡账号!

    果然是许延望发给我的,看来,他开始急了。

    我看着冷笑了下,将手机丢进了公文包里。

    我先去了爷爷的书房,将这一切告诉了他,他仍然支持让我离婚。

    我无精打采地走了出来。

    ‘依依,先等等,等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就一定会接你和妮妮回来的,你要相信我。’我在心里暗暗说了句,开车朝民政局而去。

    “许总,请给我来。”我刚走进民政局大厅,一个身穿黑色工作服的男人走过来对我礼貌地说道,说完转身朝着二楼走去。

    我怔了怔,跟着他身后走去。

    他一定是卫兰青的工作人员,爷爷已经跟我说过了,为了余依的安全,离婚证将由卫兰青代余依领取。

    我心顿时无比的晦涩。

    二楼接待处。

    身着黑色夹克衫的卫兰青手拿公文包,面无表情地站着。

    此时的我满脑海里闪过的都是余依和妮妮的音容笑貌,心情不知有多么的糟糕。

    以前那么艰难时,我们都一起走过来了,而今天还要闹到离婚的地步。

    我没有多少心思,只是麻木的站着,遵循爷爷的意思。

    “许越,你这小子,我将余依交给你,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伤害她,你不是很有本事么,怎么竟连老婆孩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真是高看了你。”卫兰青一看到我就不无讥讽地挖苦着我。

    “……”面对余依的这位亲生父亲,也是我的绝对领导者,我一时不知该怎么称呼他,对于他的讥讽,我更无力说些什么,只是满怀愧疚地站在他的面前。

    “签字吧。”一会儿后工作人员打印了几份表过来,交给了卫兰清,卫兰青冷冷看我一眼,将它递给了我,生硬地说道。

    我低头双手接过了表,什么内容都没有看,不存在财产纠纷,不存在任何问题,因为这张离婚证只是暂时的,等这段时间一过,我一定会夺回我的妻子和女儿的,我有这个信心。

    我手指哆嗦着签了字。

    有卫兰青在,一切当然顺利。

    直到那本蓝色的本子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的整颗心揉成了一团,浑身都在发抖。

    但我依然沉稳地接了过来。

    “许越,我希望你在这次贸易战中不要让我失望,希望你公司研发的高科技产品,能够占领外围一定的市场,为民族争光。”最后,卫兰青郑重对我说了这句话后,转身带着工作人员走了,可才走了几步后,又回过头来对我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子,等着吧,这笔账我一定会给你清算的。”

    说完他不再看我,大步离去了。

    我怔怔站着,目光呆滞。

    一切结束了,不存在了。

    回家后我的感冒加重,但我没有精力去管。

    第二天我就去了深市,将全部心思用在了工作上。

    我相信卫兰青能保护好余依的。

    于我来说,现在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该要拿出我的手腕了。

    畏缩与退让,从来就不是我的性格。

    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下定决心,不信会解决不了这些问题,这一辈子我从来就没有真正怕过,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失手过。

    现在更不会例外了。

    我开始了亡命的工作,忘了一切,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收回许氏集团,收拾那些小人,绊脚石。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种空虚寂寞馋蚀着我的灵魂,让我痛苦不堪。

    渐渐的,我开始依恋酒,只有喝酒才能排解内心里的那种孤独寂寞及对余依,妮妮深深的思念。

    “冷啡,快,立即赶到许氏庄园去取了那一套粉色公主裙,就是去年到法国为妮妮的生日宴会特别定制的,赶紧订京城的机票,要快,今天可是妮妮五周岁生日,我不希望赶不上。”这天,我忙完手头工作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脸上变色,忙给冷啡挂了个电话。

    那边冷啡一听,马上开车去了许氏庄园。

    飞机在云层里穿梭的时候,我有一种深深的内疚感。

    我曾答应过妮妮,不管发生什么事,在她生日的时候,我都会陪在她身边,给她过生日。

    而今天,工作一忙,我竟然差点忘了。

    真是该死!

    一路上,我很紧张,生怕错过了妮妮的生日晚宴。

    飞机在京城降落的时候,天空中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

    我走出机场,天空中雨和雪像鹅羽般,从我头顶覆盖过来。

    我望着头顶,有些感慨!

    下雪了,下了一场属于我的京城的雪。

    这大千世界,冷漠无情,如这飞舞的雪花般,没有一丝温度。

    我的老婆和孩子与我分隔二地,到底是我的无能还是现实的无奈!

    我真不知道离婚后的余依过得怎么样,她是不是恨我?还是像我那样发疯地想我呢?

    “许总,下雪了,别淋着了,这几天你可感冒了呢。”冷啡立即将雨伞罩到了我的头上。

    “不用,赶紧叫车,一定要赶上妮妮的生日晚宴。”我望了眼漫天的风雪,冷声吩咐道,大步朝前面走去。

    “许总,车已经在侯车场候着了。”冷啡赶上我,替我打着伞,我提着妮妮的公主服,我们冒着风雪大步朝外面走去。

    我想象着妮妮眼巴巴地盼着我来,看到我后满脸的惊喜。

    余依呢,她一定也像我思念他那样地正在思念着我,渴盼着我过来吧!

    可还没走近卫家,远远地,就从卫家四合院里传来了热闹的欢歌笑语声,夹着动听的音乐。

    此时的卫家上下一派喜气洋洋,里面有许多年青男子的声音,正在说说笑笑着。

    我呆呆站着,被这个热闹喜庆的场面刺痛了双眼。

    汪琪涵竟然召集了全京城的青年才俊在替余依相亲!

    那我如此匆忙地赶过来意义何在呢?

    这才多久,不过是一个月而已,她竟然就忘记了我,开始在相亲了,非得要如此迫不及待么!

    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会如此的脆弱?明明,我记得那天离开时,我对她说过,再等我一阵,我一定会接她和妮妮回来的,可她现在在干什么?

    那些我们曾经携手走过的艰难岁月,那些曾经的缠绵恩爱,竟然会如此的廉价!

    我站在大树底下望着她被冷昕杰牵着手,送到舞台上的画面,心冷到了极点。

    他们手牵着手,男人意气风发,满脸宠溺的笑,女人温顺乖巧,没有半点难过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的恩爱。

    忽然间,我很愤怒。

    我千里迢迢而来,她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投入了别的男人怀抱。

    这就是我日思夜想想着的人儿吗?

    ‘许越,如果没有了你,我相信余依肯定会接受我,爱上我的’我耳边响起了那天冷昕杰对我的警告声,手握紧了拳头。,。
小说推荐